主题:关于《流浪地球》 -- 本嘉明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50 阅 9753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2-18 20:53:03
4391838 复 4391785
本嘉明
本嘉明`27365`/bbsIMG/face/0002.gif`70`9996`116431`869310`正四品下:通议大夫|壮武将军`2008-08-31 12:49:54`1
我是这么想的 4

关键在于,西方几千年的作战方式。

西方(包括今天伊朗以西的中东,就是古罗马势力达到极盛时的版图内)的作战方式,以精英骨干为根本,就是我曾介绍的罗马军团里,依靠百夫长和老兵。到了中世纪,更加依靠精英(骑士)。

一个骑士要养成战斗力,很昂贵很难。而且西方没有造纸术,文化在非常小的贵族祭司(到了中世纪祭司就变为天主教教士)圈子里传承。这两条,决定了西方无法出一个孔子,去宣传“有教无类”,因为物质条件上根本不具备。

马克思是对的,经济基础决定(筛选)上层建筑。组织严密的天主教会成为西方的国教,贵族精英成为国家唯一的栋梁,这都不是偶然的,是国家生存下去的必要条件。不是这个宗教比其他候选宗教更伟光正,或者这些贵族比其他农民更高尚。

但同时,拿中华文明中孟子说的“君轻民贵”来说,我认为孟子心目中这个“民”,不是我们今天主席教诲我们的“广大人民”,而是体制内的精英,搁今天就是8800万;主席心里的“广大人民”,在春秋时代只是“野人”,不是“民”。肉食者固然鄙,他们是相对于“民”(士)显得无能(鄙),不是相对于“野人”。因为“野人”只是低种姓,根本没资格插嘴。

西方的贵族,相对人口比例小(法国大革命前,贵族据说接近总人口的10%,那是长期文恬武嬉后的结果,一般在战乱求生时代,贵族大量率先死于战斗,人口比例不高),所以容易内部统一意见,贯彻中央新路线新方针的转弯效率高,王位和爵位转替的成本也低(只看血缘和长幼,不用争,全部遗产归长子)。中华文明从孔子刻意培养“非嫡长子”的贵族后代开始(我以前有介绍),有参与国政能力的“士大夫”在全国人口比例上虽然低(我在介绍清末识字人口比例时也说到过),但绝对数量看已经大得惊人,要管理好这么多既没有当上官却懂得“治国魔术”的精英(比如务农的诸葛亮),只有洗脑是最佳(最便宜)方法,否则黄巢吴用遍地走,天下不乱也难。

所以我个人的看法,中国文化中的毛病,确实比西方文化要多。西方可以比较直接,科学地分析任何事物和(普鲁士军官团内部)理性交流;而东方必须先察言观色,再决定眼前这是鹿还是马。

中国文化中确实有很多很好的地方,比如勤劳认真,众志成城,以天下大同为己任。但这多数是虚幻的“大志向”,具体到每天作为蚁族的劳作/糊口/升迁技能,主要说办公室政治吧,中国文化不要说希腊罗马文化,就连印度文化都打不过。我觉得我们这个文化可以逐步自信,但务必要“一直在改”。指望请回国学,请回孔子,请回尚书,能解决中国当下和未来的问题,那都不是刻舟求剑能够评价的了。

在“文化自信为表,一直在改为里”这个极为漫长的新长征路上,中国务必要谦虚谨慎,勇于吸收外来的营养。把《流浪星球》捧得太高,我看是有害的-----自信心暴升太快而实际改得太慢,自傲的步子太大了。


  • 本帖 3 回复
最后于2019-02-19 00:34:58改,共1次;
2019-02-18 20:53: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