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春秋经》与《左传》中的无名之辈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93 阅 2158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6-13 04:18:57
4406834 复 440471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5572`18703`695902`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
十二、骄横 7

有猛人,就有骄横的人。那些骄横的人,虽有所依仗,但过分了的话,就难免碰钉子。

这头一位骄横的人属于鲁国,自身地位不太高,但他弟弟却是鲁国实力最大的三家卿族之一孟家的族长孟献子。他的口味奇特,无处实现,于是趁着孟献子出访晋国,把家里装修得花里胡哨,等孟献子回来,尽管很不喜欢,还受到来访的宋国重臣向戌的批评,但也拿他没办法。

这位无名的哥哥虽然骄横,好歹没太出格,也没受太大挫折。

下一位骄横的人属于晋国,自身地位同样不太高,是“晋之边吏”。当时郑国发生了火灾。火灾过后,郑国执政大臣子产下令给“民”发兵器让他们登上城墙警戒。郑国另一位卿子大叔问:“晋国不会来讨伐我们吗?”,子产告诉他:“我听说,小国忘守则危,何况我们不是刚经过火灾吗?任何国家都不可小视,但必须一直戒备才能不被小视。”。

很快,晋国那位无名的“边吏”就来向郑国问罪说:“你们郑国遭了火灾,我们晋国的国君和大夫不敢怠慢,占筮占卜,祭祀山川之神,完全不吝惜牺牲和玉器。你们郑国失火,也让敝国主上非常担心。现在贵执事悍然拿起兵器登城,这是要讨伐谁啊?我们这些边人很害怕,不敢不来问问。”。

郑国执政的子产亲自答复说:

就像大人您所说的,咱这小地方的灾祸,也会让主上担心。现在由于咱这小地方治理不善,上天降灾,我们又害怕那些心地阴暗的人挑拨离间,引来那些贪婪者的侵犯,对咱小地方不利,也让主上操心。要是咱顶住侵犯没灭亡,还能辩解一番,要是不幸而亡,主上再想为咱操心,也来不及了。何况我们郑国虽不止和晋国接境,可一旦有事,我们就只奔往晋国求救,拿晋国当作咱的指望,就像祈求山川之神那样。咱既已决定依靠晋国,岂敢有二心?

子产这话让那位骄横的“边吏”无话可说。

再下面两位骄横的大夫也属于晋国,其中一位自身地位虽然不太高,但女儿嫁给了郑国卿族驷家的族长,生下了嫡长子驷丝。

当时,驷家那位族长驷偃去世。驷丝年纪还小。所以他叔叔和哥哥们要立他一位叔叔驷乞当族长。郑国的执政大臣子产本就讨厌驷乞,认为这事“不顺”,一直没批准,但也没制止。驷家族人们很不安。

后来,驷丝把这事告诉了他舅舅,也就是其中一位晋国的无名大夫,到冬天,晋国方面就派另一位无名的大夫带着礼品出访郑国,责问为什么立驷乞。驷家族人害怕了,驷乞准备逃跑,但子产不让他逃走,驷家族人请求用郑国公室的龟甲占卜,子产也不给。

郑国大夫们聚在一起商量对策,但不等他们商量出结果,子产就答复使者说:

我们郑国没能讨老天爷的欢喜,敝国主上手下几位卿老病昏乱,现在又死了我们先大夫驷偃,他儿子还幼弱,所以他几个叔叔哥哥生怕宗主立不住,私下在族中商量,立了年长的族亲。敝国主上和手下几位卿认为:“这也是上天要搞乱这个宗族,我们为什么要搅进去?”。谚语说“无过乱门”,就算“民”遇上有人用兵器开打,都不敢从旁边过,还有谁敢搅进上天搞出来的乱子吗?现在大夫要追究这事的根子,但敝国主上是真没敢掺合,又有谁知道呢?当初平丘之会,主上重申旧盟说:“无或失职!”,要是敝国主上手下几位卿去世的时候,都由晋国大夫来决定继承人,那我们郑国就成了晋国属地了,还算是“国”吗?

于是子产退回那另一位无名大夫的礼品,但还是派了使者回访。晋国那两位无名大夫也放弃了原来的打算。

又有一位骄横的大夫则属于宋国,职位是“大尹”,他很受当时宋国国君宋景公宠信,“大尹”这个官职既未见于别家诸侯,也不见于之前和之后的宋国,搞不好是宋景公为此人因人而设的。

宋景公因为没儿子,就把公孙周两个儿子“得”与“启”养在自己宫中,但没决定立谁为继承人。当时,宋国六卿分属三族,“皇缓”为右师,“皇非我”为大司马,“皇怀”为司徒,“灵不缓”为左师,“乐茷”为司城,“乐朱鉏”为大司寇,他们共同提出行政决策,再通过“大尹”报告给宋景公。但那位无名的“大尹”常常并不报告,而照自己愿望伪造宋景公命令,他们国人对此十分不满。

于是,司城乐茷提出要除掉“大尹”,但左师灵不缓却告诉他:“让他搞去吧,让这家伙继续犯错把罪过累积起来,累积多了,头重脚轻,他能不栽跟头吗?”。

过了些日子,宋景公出游空泽,突然死在了连中。“大尹”调集空泽的一千名甲士,护送宋景公尸首从空桐进入沃宫,然后让人去请那六个卿,对他们说:“听下面说有军队进犯,主上请六位大人去商量。”。那六人一到沃宫,就被他指使甲士控制起来,然后对他们说:“主上得了重病,请几位大人来盟誓。”,于是在少寝之庭举行了盟誓,盟辞是:“决不做对公室不利的事!”。

“大尹”随即将“启”立为国君,主持将灵柩停放到大宫,三日而后他们国人才得知。司城乐茷就让人在他们“国”里扬言:“大尹蛊惑我们主上,独吞所有好处,现在主上没病却突然死了,死后又隐瞒不报,没别的解释,一定是大尹干的。”。而那位“大尹”则琢磨着:“上次盟誓我没参加,会不会把我赶走,还是再盟誓一次吧!”,于是让“祝”按自己意愿制作了盟书。

那六位大人在唐盂,正准备盟誓,一位叫“襄”的“祝”把盟书内容通知了六卿之一大司马皇非我。皇非我拉上司城乐茷、门尹乐得、左师灵不缓一起商量:“民现在拥护我们,把他赶走怎样!”,于是都回去发放甲胄,派人在“国”里到处宣扬:“大尹蛊惑我们主上,欺压公室成员;拥护我们,就是救主上。”,大批“民”都说:“拥护!”,“大尹”也派人到处宣扬说:“戴族和皇族将不利公室,拥护我的,肯定发达。”,大批“民”都说:“没两样!”。

戴族和皇族那些人还想去攻打“公”(启),但乐得告诉他们:“不能这么干,他因为欺负公才有罪,我们要去攻打公,就更过分了。”,于是鼓动国人追究“大尹”的过错,“大尹”只好奉着“启”流亡去了楚国。

这位无名的“大尹”毕竟还是依靠着国君才骄横的起来,国君一死,就怎么折腾都没用了。


  • 本帖 2 回复
2019-06-13 04:18:5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