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楢山节考 -- 玉垒关2

2019-08-08 05:17:04Queenzar
我不是说你们的世界观一样,是指对善恶的执着态度

他是那种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道德观极其明确的人,也正因为这样才对年少时的我那么有吸引力。他真的是很好的老师,极其认真负责的传授知识和道德,但看着我们的目光总是带着悲悯。他那时始终认为我们是不幸的一代,这个国家的历史和现实都太不堪,这决定了我们的努力基本都是徒劳,而他对此无能为力,只能尽力完成教导我们的责任,这样至少无愧于心。当我看到你帖子里关于对下一代的责任和本分的说法时,就马上想到他当年说的这些,所以我才说你们比较像

我其实没有讽刺他或者你的意思。虽然今天的我并不认同他的大部分想法,但我也还是从心里尊敬他的。所以在前面那篇文中,我删掉了强烈批判和讽刺他的很多话,可没想导致了坛友们的误会。回头去再读一遍,我也发现问题挺大,东拉西扯了半天竟连自己观点都没说出来,以后我会改掉用这种矫情的文风写东西的习惯。

我只是想讲个老生常谈的说法:一个人是不是在好好活,绝大部分取决于你自己,不是取决于这个世界。我的历史老师那殉教徒式的气质,可能是以往人生的黑暗经历,让他对眼前的世界也灰心了吧。但一代人会有一代人的人生,你觉得这部电影给你的冲击力很大,这多半来源于你自己的一些经历的映射,但不一定对你的小孩会有效,你以为能向他揭示世界的真实面目,可他更可能的反应是猎奇,到最后才发现你其实只是自己把自己给感动了。一如当年的我,虽然在最初会有少年的热血愤怒,但消散得似乎也更快。毕竟对每个人而言当前的生活才最重要,纠结过往到和自己过不去的程度,本来就不是人的天性,更何况,那甚至都还不是我自己的过往。。。

通宝推:川普,
帖:4418438 复 441796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