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新回回民族问题研究 -- 山川悠远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76 阅 8890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01 23:31:00
4429506 复 4428116
诸葛小花诸葛小花`103026`/bbsIMG/face/0033.gif`70`223`963`7862`正八品上:给事郎|宣节校尉`2014-12-26 07:51:49`
我问几个问题 73

山川悠远河友所论,命题重大,资料翔实。西河键政局的兄弟们,佩服得紧。不停地上花宝推,就是明证。

我近年留意西藏问题,基本的结论指向,也是问题的根子,在内部。但是目前楼内主贴,仍然没有提到涉及这个问题,我随便提几个,估计也是广大河友所关心的问题。

第一,TG治边,多倚重所谓“少数民族上层人士”,其实是变相在少数民族内部承认、容忍、乃至维持和强化阶级差异。这种代理人策略,原意是节约治理成本,没想到这些代理人看出TG的慵懒,反过来代表少数民族和TG要实惠,少民内部,对这些代理人从原来的若即若离,变成了死心塌地追随,对TG外恭顺而内存异志,这种政策的来由和变革,未来可会论及?

第二,TG的政协体制,一方面羁縻社会各种“有力人士”,但另一方面,也使这些“有力人士”获得和TG政府各级官员硬至分庭抗礼、软至勾肩搭背的机会和本钱。到底什么是统战,应该怎么搞统战,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严重的失焦和混乱。

第三,楼内主贴所论,大部分谈及清真食品。依照清真食品的加工流程及教内天课制度,清真食品确实是伊斯兰团结而生异志的经济基础。但是打乱这个布局,一食安执法人员、一税吏,差不多也就够了。阿訇等神职人员的权威,很大程度上来自撮合婚姻和调解民间纠纷,即定婚权、主婚权和司法权。有了这两个上层建筑,伊斯兰及其他宗教,才能完成国中之国的目标。这两方面的讨论还没有看到。楼主至少可以介绍介绍念尼卡怎么回事。

第四,TG民族和宗教官员,乃至更高层级的官员,在对工作对象的了解上,往往陷入两个极端:第一是不学习、不深入了解,用僵硬的所谓的马列宗教理论、民族理论解释现象,制定方针;第二是稍微学了一点以后,就立刻认同和同情。所以有网友讥讽宗教管理局是“宗教事业发展局”,应该不算是很过分的批评。

TG官员,不知何时起,以自己讲话中能夹杂几句宗教教义为荣。比如宁夏的领导,每逢节日,祝少民获得“两世幸福”。在我看来,这个有点脑子进水了:你每年祝人家好几次获得“两世幸福”,人家从来不祝福你“共产主义早日实现”,这与跪舔何异?

第五,归根到底,我认为TG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历代治少民的政治智慧,也忽视了宗教问题的复杂性。

TG在建国后重新以马克思主义构造史学叙事的过程中,也在相当程度上解构了史学中原本包含的帝国治理经验,而用脸谱化的阶级分析作为政策来源。TG是在新疆吃了大亏以后,才重视左宗棠的历史功绩的。此前左宗棠无非封建统治者的文人走狗和刽子手而已。推动左宗棠后人及其他研究者出版《左宗棠传》的,正是在新疆一线主持军政事务的王震。TG在西藏问题上有力使不出、乃至无力可发的之后,才发现自己手上的王牌,原来是“腐败反动”的清政府留下的金瓶。

TG号称要消灭资本主义,但是却实现了与资本主义最大限度的共生和妥协。因为资本主义的生命力第一很强大,第二还在延续。TG是在无数次碰壁和受气后,正视资本主义的力量和历史地位的。同样,作为一种存在数千年的心理控制方法、社会控制机制、资源动员机制,我认为TG对宗教的研究和认知,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

第六,近三十年来,TG大量发展理工、经济、政治、法律方面的学科,而轻视哲学、历史、宗教、比较文化等方面的研究。现在不是没有懂行的宗教学者,而是懂行的宗教学者拿课题以及各类资助,从体制内拿到的少,从对立阵营拿到得多。比如藏传佛教的一流研究者沈卫荣,从未对藏密置半句批评之辞,颇令不少人失望。我认为其实看看沈卫荣的学术简历,应该能猜出为什么。

从事哲学、历史、宗教、比较文化等研究的学者,在很长时间,几乎就是浪费粮食的。只有到重大关头,才能显示出这些人的价值。我们今天所有的研究,也建立在老一辈学人留下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之上。但是如果用今天的标准衡量,这些老人,留下多少基金项目?多少A类期刊文章?多少学术组织的会长头衔?产生了什么样的社会效益?有哪篇文章被内部批示了?按今天的标准,这些老学人,都要在学术考核以后,被优化乃至被降职。国力虽盛,但养士这一基本的政治选项,竟然被忘掉了。以至于看不下去的若干民科,跑到河里来发帖,亦令人一叹!

第七,在建国以后,曾经在很短一个时期,我们用阶级斗争的方法,解构了民族和宗教叙事,完成意识形态的空前统一。目前的第一个问题,是在前四十年的时候,有人有意无意地,破坏了这份重要的遗产;第二个问题,是这个策略和方法,不可能回去了。在反腐这么殊死而事关国运的问题上,都没有祭出阶级斗争和群众运动的大杀器,不可能指望在民族宗教问题上重新回到这条路线上来。

我们的任务,是找出新路,新的方法,新的机制,新的手段,新的策略。这可能也是所谓“新时期”的内涵之一。

我们眼见欧美穆斯林化的危机和乱象,也曾记得中国历史上无数惨痛不堪回首的血泪故事。我辈寻常人,日日为稻粱谋。到河里来写个贴,冒个泡,无非为一件事:决不重蹈“亡天下”的悲剧。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明心灵竹,尚儒,陈王奋起挥黄钺,崇山彩云,梓童,橙与蓝,脑袋,迷途笨狼,审度,匪兵甲,桥上,
最后于2019-10-02 00:20:22改,共5次;
2019-10-01 23:31:0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