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Taylor Branch:高天火柱——MLK三部曲之二 -- 万年看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56 阅 3421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20 08:43:11
4435842 复 4345403
万年看客
万年看客`28000`/bbsIMG/face/0000.gif`70`235`25371`186037`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8-09-25 10:28:43`
西贡,奥杜邦,塞尔玛4 2

周一这天金呆在亚特兰大。出狱之后这几天他一直在到处赶场,试图弥补回在阿拉巴马州耽误的一周——他先是前往马里恩发表演讲,鼓励那里遭受重创的新运动,然后在塞尔玛与已经有些疲乏的运动领袖们一直会面到深夜。他派安德鲁.扬和詹姆斯.贝维尔前往附近的朗兹县查看一下他们能否在附近开辟一条支援阵线,又匆匆安排了一场在蒙哥马利举行的登记游行,然后折返回家在以便以谢教会布道。与此同时哈利.瓦赫特尔则一直在向他汇报觐见总统事宜的最新进展。波莱古偷袭危机已经把约翰逊的白宫搅成了“马蜂窝”,以至于眼下谁也没工夫处理金公开提出的觐见请求。瓦赫特尔使尽了水磨工夫,总算从李.怀特口中讨来了一句承诺:如果金愿意在周二接受副总统汉弗莱的邀请前往白宫,届时总统可能会“一时兴起”邀请他过来随便聊两句——前提是金这边必须绝对保密。怀特坚持表示,只要约翰逊总统在星期二之前听到一丁点风声,这项承诺就会遭到毁弃。金一开始坚持恳请将会面日期时间确定在周一,因为周二这天他要去蒙哥马利。但是总统助理们提出可以用包机将金直接接到华盛顿,从而简化他的行程。于是金也做出让步,更改了自己的日程安排。此外瓦赫特尔与克拉伦斯.琼斯还取得了另一项谈判成果:金可以向媒体宣布自己将与汉弗莱总统会面。金于周日晚些时候在亚特兰大发布了这条消息。不过金、瓦赫特尔与琼斯都不知道怀特在私下里建议约翰逊根本不要与金碰面。

周一白天在塞尔玛,詹姆斯.贝弗尔带领五十名志愿者走进了法院。根据托马斯法官的法庭命令,选民登记的程序刚刚得到了修改,示威者们这次就是要与新程序的标志物打个照面。登记办公室门口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本“花名册”。登记委员会主席维克多.阿特金斯(Victor Atkins)告诉贝弗尔,尽管本周登记办公室关门了,但是有志登记的选民随时可以在选民名册上签名从而保证日后能在等待登记的队列里保有一席之地。贝弗尔驳斥托马斯的命令是一场虚假的改革,然后率领志愿者们排着队从签名簿跟前经过,但是谁都没有签名。接下来志愿者跟着贝弗尔离开了法院并且默默地伫立在法院门外以示抗议。他们的队伍当中还有三位来访的白人,两位是来自波士顿的唯一神牧师,一位是来自纽约的天主教神学家。有些示威者举着标语牌,要求增加登记日的天数。根据《纽约时报》记者的描述,克拉克治安官走出法院时“气得浑身发抖”,因为示威者竟敢蔑视县法院的让步。“你在嘲弄正义!”克拉克一边冲着贝弗尔高声斥骂一边用警棍戳得他在法院台阶上接连后退。克拉克的一名副手则在队伍后面袭击了艾凡赫.唐纳森(Ivanhoe Donaldson)。游行者拒绝解散,于是克拉克将全部五十人都拖上楼,让黑尔法官以扰乱法庭秩序的罪名将他们判处了五天监禁。当地报纸《时代期刊》第一次报道了针对示威者的暴力事件,报道称“贝弗尔受到了粗暴对待”,其他被送往县监狱的人员则“遭到了治安副官们手中电牛棒的戳刺”。

周一晚上,金来到蒙哥马利举行了一次集会,地点是他曾经主持过的德克斯特教堂。他敦促民众“成千上万地”和他一起参加周二上午的大规模选民登记,但是教堂里总共只来了不到二百人。尽管金早就知道当地民权阵营的内讧早已削弱了当年公交车抵制时期同仇敌忾的精神,但是听众人数如此之少还是令他颇为尴尬。何西阿.威廉姆斯试图让记者相信,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在于他本人的组织工作没有做好。周二中午,金在前往华盛顿的包机即将起飞之前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他在会上承认黑人选民对选举漠不关心。周二下午晚些时候,金、哈利.瓦赫特尔以及一大帮随行人员聚集在了副总统汉弗莱的办公室。司法部长卡岑巴赫与他的律师团队也加入了讨论,主题是什么样的立法最有可能打破南方黑人进行选民登记的政治障碍。前人密州自民党律师约瑟夫.劳提交了一份新立法的草案初稿。这时李.怀特也从隔壁赶了过来。刚才他通知了约翰逊总统,金按照承诺保持了沉默。随着时间的推移,瓦赫特尔忍不住向怀特投去了焦急的目光,想知道约翰逊究竟会不会履行诺言。怀特则一直回避着他的目光扫射。

此时总统正在参加危机简报会,这将是日后一系列简报会的第一场,几乎每天都会有三十名左右的国会议员参加这些简报会。美国副国务卿乔治.鲍尔(George Ball)代替生病的迪安.拉斯克描述了中国历史大背景之下的越南冲突:“我们不能忘记,在基督教的第一个千年时期,东南亚地区完全由中国的附属国组成。”在当前这个世纪,中国作为主导东南亚的地缘政治力量更是将共产主义革命“最生猛的扩张状态”与“自豪且傲慢的天朝上邦国民心态”结合在了一起。鲍尔警告说,除非这一势头“在南越得到遏制”,否则“赤色中国迟早会覆盖整个东南亚”,美国的势力将会被迫撤退。新德里、东京乃至柏林对于美国的信心都将遭受严重打击。鲍尔总结道:“从长远来看,这里的利害得失十分简单。我们正面临着北平与莫斯科两方面的共产主义势力扩张。我认为我们的选择非常有限。”

约翰逊总统随后介绍了刚刚从跨太平洋归来的乔治.邦迪作为见证人。邦迪承认形势非常不利,但他坚称“当前局面还远未发展到木已成舟的地步。”除了前一天公开发表的积极评论(新闻标题声称“邦迪对越南的报告很乐观”),他还补充了一份来自战区的报告:“我遇到的所有美国人和越南人都认为,美国自身的意志、力量和决心可能是这一努力中最重要的变数。”邦迪强调麦克纳马拉和他在波莱古遇袭之前就针对美国的对越政策提出了至关重要的建议。约翰逊总统拒绝了国会要求发动民众反对越南敌人的请求,因为他担心会挑起无法压制的好战情绪。

在汉弗莱办公室这边,终于有秘书进门打断了副总统与金等人的会谈,通知大家总统将电话打了过来。汉弗莱接了这通电话,没说几句就表示总统叫自己过去一趟,然后就径直走了出去。这一来知道本次计划内情的少数几人一下子慌了手脚。李.怀特赶紧追出办公室赶上汉弗莱,这才发现汉弗莱把这件事给忘了。于是副总统赶紧又折返回来,邀请办公室里的所有人与他一起去参观椭圆形办公室外面的几间历史性房间。约翰逊总统按照约定出现在一行人面前与大家握手,然后就迅速将金与怀特拉到僻静之处讨论政治问题去了。这次会谈持续了十分钟。会谈结束后金并没有向等候的记者发布白宫为他起草的声明(“我们全都十分感谢总统能在日理万机之余……”),但他也没有透露约翰逊的评论,而是本着一贯的作风选择了中间路线。他谈到了自己对一项投票权法案的建议,并且表示总统下决心要在这方面采取行动。后面这条言论登上了多家报纸的头版。


最后于2019-10-20 08:54:56改,共1次;
2019-10-20 08:43:1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