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首发西西河,原创小说,征求意见。 -- ccceee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 阅 163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1-07 22:37:32
4441418 复 4441417
ccceee
ccceee`82531`/bbsIMG/face/0000.gif`70`4546`5762`60738`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12-03-19 01:19:22`
第二章 吵出来的朋友 6

第二章 吵出来的朋友

闹钟响铃的时候,胡大维习惯醒来已经十多分钟,正躺着发呆,床边忽然站起一个人来。

能自动接通全息个人终端的,当然是家人或死党。

能源补给站主任桑德斯就是胡大维在月面上的唯一死党。

桑德斯说,你今天还来吗?我这里刚收到一批上等南美咖啡,解酒醒神。

你知道我喝了?胡大维懒洋洋的说。

巴掌大的地方,放个屁都能闻见,何况英雄救美这种桃色桥段,传得更快,起来吧,我等你。

胡大维瞄了一眼手上的古董腕表,地球时间早晨9点,该上班了。

你等着,我这就过去。他说。

窗帘自动拉开,此刻还处在月球夜晚,外面漆黑一片,只有星星点点闪烁不停的灯光显示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月球基地由四个功能大区组成:矿区,能源补给站,中转发射站和管理生活区。除了开发月球资源,还要承担地面各种航天器的迎来送往和补给。白天时候从通讯塔上放眼望去,大大小小的穹顶建筑就如同一个个恐龙蛋竖立或躺卧在月面,蔚为壮观。胡大维作为土建工程师,为此付出了艰辛劳动,虽然他并不是披荆斩棘的第一批开拓者,却也曾在没有可靠防护装备的野外环境中,率领几十个建筑机器人安装巨型穹顶打印设备,三番四次被砸穿刺穿宇航服几乎因公殉职。任何人对以死换来的东西都会格外珍惜,除了让机器人每天例行检测外,他还时不时到各区抽检,一来确保安全工作不出纰漏,二来可以咂摸一下成就感。

磁浮车悄无声息驶过连接各区的地下廊道,空旷而孤寂,胡大维觉得自己就像个滑行的幽灵。

当他一跳一跳走进桑德斯那间简陋得连重力模拟器都没有的办公室,再次深刻体会到这个间谍之城名副其实,就连朋友说的话都很不靠谱,因为他看见的所谓南美咖啡,其实就是几袋固定在办公桌上的速溶咖啡。

桑德斯嗬嗬的笑着,哥伦比亚大区出产的,虽然不是巴西豆,也别有风味,你试试。

胡大维苦着脸说,你咋不弄几包雀巢呢,特别香浓。

下次,下次一定给你弄几罐野生豆子。

每回包票都升级,实物却成反比,您饶了我吧,变着法儿折磨人呐。

嘴虽耍贫,看着桑德斯抓过速溶咖啡,艰难地飘到饮水机冲出两杯,胡大维心头还是漫起一股温暖。

朋友就是无论多不靠谱都替你着想的人。

昨晚终于抱得美人归了?桑德斯问。

你没看见床上就我一个人么?胡大维呷了一小口咖啡。

这架打得有点不值。桑德斯摇摇头。得罪如日中天的上帝派,他们全面掌权后你可没好果子吃。

你也是教徒,会不会顺势就跑他们那边去了?胡大维开玩笑说。

你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不认同上帝派把宗教狂热化和政治化。我一直都是传统教庭派,仅仅上帝有形无形的问题上,两派就势同水火。

战事进展顺利,世俗化对他们功不可没,胡大维说,宗教是顺手就能用的意识形态,可以理解。

可是狂热化就让人接受不了,翻版中世纪么?

怎么个狂热?胡大维问。

你平常不看新闻?都三十多个盟邦宣布承认上帝临凡了。

胡大维说,每天被这种耸人听闻的消息狂轰烂炸,麻木了。

你是故作鸵鸟吧,桑德斯笑道。

老生常谈的事,还打算炒冷饭呢。

桑德斯说,昨晚发生的事我觉得很蹊跷,怕你吃亏。

胡大维苦笑,你以为我不知道后果么。事发突然,根本没时间犹豫。

桑德斯饶有深意盯着他,我看你是爱上那个舞女了。

胡大维支支吾吾,无棱两可。

爱上了我就什么话都不说,没爱上可就一肚子忠告。桑德斯看着他这表情,几乎笑出声来。

那你最好啥话别说。胡大维摇摇密封杯中的咖啡。

你自己多点心眼,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实在悬乎就返回地面避避风头。

胡大维再度苦笑,整个地面世界都快被他们占领了,回去等于自投罗网;留在月面还安全些,好歹还不至于明刀明枪杀人放火。

总之有备无患,我家里还有两个机器人,带安保内核,稍后送你那儿去加強防范。一共四个机器人,够抵挡一阵子的,没事少出门。

胡大维说,只能这样了,静观其变。

胡大维和桑德斯虽然是同事,但一个在公司总部负责基建拓展和维护,一个主持单独运营的补给站,本来没有多少交集;凑巧两人都喜欢在同一个全球论坛混迹,又都是喜欢臧否风物的才子,很快两人就头角峥嵘,被推举为意见领袖。宗教风潮兴起之时,他们一个正方一个反方激烈交锋,就人与神的地位掀起了一场影响甚巨的辩论。月面生活枯燥无味,两人线下自然而然经常约到一起品茶论道,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后来上帝派得势,胡大维预感到自己言论不合时宜,怕惹来麻烦,就收敛安静了许多。桑德斯却在此时开始动摇原先信念,转而支持胡大维对极端宗教的批判和人神共处的原则。

有一点他们是共通的,那就是反对神权社会,拥抱多元文化。

几年下来,当初意气风发的他们,心里越来越清楚,自己确定无疑变成了少数派,那张无形大网正逐渐收紧。

胡大维选择了退出论坛,不再公开发表言论。平常埋头技术工作,见到上帝派就绕道走。然而谨小慎微之下,还是没能避免直接冲突,虽然表面上只是酒吧斗殴。

上次部落例会来了多少人?胡大维问,他那天在工地现场,没时间上线。

38个吧,桑德斯答道,补充了一句,又少了5人。

胡大维心里泛起一阵悲凉,这个由他俩亲手创建,鼎盛时期5百多人的部落,几年风吹雨打,已渐近穷途末路,整个儿就是社会形势的缩影。

我在想,部落里剩下的都是死硬分子,若援引前例,他沉吟着说,没来的难免横遭迫害的可能。

桑德斯欲言又止,斟酌一会儿才宽慰道,也有在战争中牺牲的,毕竟炸弹不长眼睛。

嫂子怎么样,胡大维问,她们那儿可是战乱区。

还好。住在联盟军营里,安全还算有保障。

你几年没回去探亲,儿子恐怕都该认生了。

认生又怎样,桑德斯笑道,走在路上,还不是翻版桑德斯么。

这倒是实话。光看桌上那张合家欢,父子俩真像一个模子复印出来的。

胡大维忍不住坏笑,我一直想问,你儿子到底是不是克隆人。

桑德斯气得哇哇怪叫,抓起空咖啡杯劈头盖脸朝他扔过去,滚,再看见你,脖子都给你扭断。


  • 本帖 1 回复
2019-11-07 22:37:3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