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讨论】我们应当怎样纪念李文亮医生 -- 任爱杰

2020-02-08 04:19:41真理
不要陷入“今不如古”的思维怪圈

批判当下的时候,很多人都很容易陷入“今不如古”的思维怪圈。本次疫情也一样。因为本次武汉和湖北的官僚拖延了20天,全社会就开始痛骂官僚因循守旧,拙于任事,勇于甩锅。以至于产生了一种幻觉,以为官僚的这种风气是今天才产生的,尤其是在某人反腐败、加强对官僚监督之后才产生的。用这种思路做宣传的人,要么就是在为党内派别斗争服务,要么就是已经上当受骗了。

我前几天就说过,不说大清,本朝以前就没有官僚打压异见,推诿卸责,缺乏主动性的恶性事件吗?先帝在位的时候非典各地不约而同地捂盖子长达四个月之久,西藏、新疆连续暴乱,无辜百姓死伤无数,内里的盖子到现在都没揭开。这难道能是先帝所任官员勇于任事的表现吗?至于再往前,恶例就更多了。只说先帝,就是针对九龙治水年代体制内某些拒绝受监督,拒绝建立法治社会,妄图利用群众对基层缺乏民主的不满抵制上级巡视,扩大官僚团体自由裁量权的坏分子。这些人的做法,和文革时期扛着红旗反红旗的修正主义分子是一样的。

本次疫情其实应对措施都远比往年要有力,无论是纵比(2003年SARS或者1967年脑膜炎),还是横比(美帝H1N1)。感染人数和经济影响虽然超越非典,这是因为这次病毒本来传染性就高。如果按照2003年非典时期拖延四个月的水平,这次的病毒早就打爆全国的医院了。更何况,武汉官僚的拖延,正是由于他们遵守了2004年依据非典经验制定的卫生防疫法依法上报,等待上级批复,在此期间没有权力公布信息。武汉警察处罚李文亮等八位医生,依据的是2005年的治安处罚法。有人说官员不应该“因循守旧”、“墨守成规”,是不是说官员就应该无视既存法律,随意行使权力呢?如果这样做,那只能说中国离法治社会越来越远了。

群众如今对疫情的不满,有自身生活受影响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人民群众对公共事务的关注度提高,思想自由,舆论活跃,此外对政府能力要求提高。维稳时代拟定的法律已经不能适应于新形势。这是社会进步的体现,是任何过去的年代都不能比拟的。朝廷只要顺势而为,对热点问题给予开诚布公的交代,该道歉的要道歉,该平反的要平反。事后还要修订落伍的法律。只要这样做了,国家的治理能力自然会提升一个台阶。而如果按某些人说的,停止监督,允许地方官员“积极主动”地无视法律,那才是倒行逆施的取祸之道。

通宝推:三笑,北纬42度,zouhl,红军迷,发了胖的罗密欧,
帖:4471803 复 447166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