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从陈胜吴广到弗洛伊德谈秦朝和西方的法治困境-1 -- 龙眼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69 阅 2801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6-13 22:49:51
4528025 复 4526912
孟词宗
孟词宗`93617`/bbsIMG/face/0037.gif`70`1364`8294`65853`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13-07-02 14:34:36`
【原创】这就是个如何执法的问题 25

法律是死的,人是活得。所以任何法律执行都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死扣字眼把嫌疑犯弄死。

像军人失期不到之类,法律规定没有正当理由要处斩,但可以拿钱赎罪。但在执行这个法律之前,还要有个审讯和定罪的过程。民法如此,军法也是如此。而且还不能不教而诛。

古今中外,正常情况下执行法律都是这样的。你举的那个张骞失期不到,按律当斩,出钱赎为庶人的例子,也是要先经过审讯和审判才能进行的。司马迁虽然被武帝下诏治罪,也是先走了程序,而且也给了出钱赎罪的机会的。

那么有没有不正常的情况?当然是有的。好比现在美国那个警察压死黑人就是不正常的。因为这是私刑,没有经过任何审讯和审判的过程。而且从整个录像看。黑人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多次求饶,警察仍然冷酷得将他活活压死。完全说明警察是蓄意谋杀。或者说,警察草菅人命,认为杀个黑人没啥了不起。而这是个普遍现象。美国警察动不动就滥施暴力,在行动中将黑人打死,不管黑人是不是有武器或反抗了。

所以,这根本不是法律如何规定的问题,而是如何执法的问题。法律定得再好,执法过程中草菅人命,黑暗不公,则任何良法都会成为暴政。

陈胜吴广起义的问题和美国现在警察执法类似。为啥当时“天下苦秦”?这是因为秦国对于山东六国来说是个征服者和占领军的性质。六国被灭,上层建筑被摧毁,但老百姓非但没有得到好处,还要被不断征发,不是去修长城,修宫殿,修陵墓,就是去戍边,去跟随秦军远征匈奴或南下桂林象郡,扩张版图。

而秦国对于六国百姓没有任何回报。这样当然会有反抗。反抗有消极的,例如刘邦都当上派出所长了,押解一帮人去服劳役,结果人都逃散了。他根本阻止不了。最后自己干脆弃官落草去了。反抗也有积极的。例如大泽乡起义。事实上,大泽乡并不是孤立的事件。还在秦始皇在位时,关中地区都有“盗贼”出现。

史载“秦始皇三十一年十二月,始皇为微行咸阳,与武士四人俱,夜出逢盗兰池,见窘,武士击杀盗,关中大索二十日。”

如果连秦朝帝都附近都盗贼横行,那么全国是什么情况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大雨失期当斩”只是个导火索罢了。纠缠于是不是秦法残酷毫无意义。秦法就是没有这条,难道陈胜吴广就不反?


通宝推:唐家山,北纬42度,龙眼,
2020-06-13 2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