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从“了解之同情”说开去 -- 大眼

2020-07-22 04:43:14大眼
陈王兄呀,我想我们还得再明确一下

对陈寅恪的定位,确定这个才能万箭齐发,却未中标靶。

陈寅恪有著名的大学者之名,是不是名副符实在这,在河里其他地方都多有讨论,其实这不重要,重要的他担了此名。但他不是国家领导人,也不是能决定国家命运的国家事务参与官员,他的言论是友人间的私下言论,不是类似现在网上公知,对公共舆论有影响的公开的言论。

“下愚上诈”是他对中国寓道德观判断于其中的事实判断,你由这个判断推出他汉奸言论,大节有亏,“是否汉奸言论" 这事在河里其他河友已有辨清。

先有如何看待这个世界,这个民族,然后才有你如何和这个世界相处,才有如何在这个民族中自处的道。人的节操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世界观,人生观才是一个人的节操由来。所谓三观,先有世界观,然后才有人生观,价值观。

这你说的有道理,所以陈寅恪只是一个孤高的教书先生,远离功名官场,于下民也隔离无知,不知道也不会知道人民的力量。但是这怎么也证不出他大节有亏呀。

我为什么要问你老毛会怎么办,你我都能想到老毛也会先放弃一些地方,那么老毛也是汉奸?大节有亏?

其实单独说中国上诈下愚,本身是一种论断,愚和诈都是一种主观程度判断,无所谓对错。

这。。。陈寅恪也没说日本人道德高尚呀,不奸诈呀,怎么还能得出

但是作为中日两国的力量对比中提出来,彻底暴露了陈寅恪的逆向种族主义真面目。
这结论来

“软弱济之以欺诈”更奸猾无节操底线,当然是对我战争力量的削弱,抗战汉奸多不就是这样嘛。“凶恶济之以奸诈”则更凶恶。

总言之,陈寅恪没有能力知道人民的力量,这是当时知识份子普遍的认知缺陷,只有共产党毛主席他们坚信这一点,并使之成为成功的基础。

陈王兄,这个事情方方面面都说的差不多了,我们就此打住好不好。

通宝推:燕人,朴石,四十千,
帖:4538367 复 453822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