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我的南疆 楼二 -- 故乡在喀什
共:💬309 🌺3037 🌵5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地缘经济话南疆 电力篇

今天我们讨论一下南疆的经济潜力。

中国在南疆,甚至南疆以西,基本呈一洞中局势。找到突破口,一统江湖是早晚的事。

新疆,或南疆就是这个突破口,即:出口。南疆不是中国的问题,而是中国问题的钥匙所在。

南疆要发展,就一定要从地缘开始。

“地缘”即“地理缘由”。就是地理方面的各种条件,有优势,也有劣势,甚至还有危机。分析一地的政治、经济、社会、军事、外交等方面,必须考虑地理缘由,所以常见“地缘”与其他词汇联用,如“地缘经济”:即有地理因素参与作用,形成的经济状况。形象地说,地缘就是以地理位置为联结纽带,在一定地理范围内共同生活、交往产生的人际关系,经济关系和政治关系。

一方面,南疆有地缘优势。翻过周围高山,就可俯视十几亿人口的市场。另一方面,南疆也有地缘的劣势,如,各种制造业比较滞后,人文环境比较复杂,国家间法律法规对接困难。这就需用各种手段化险为夷,因地制宜,趋利避害。

西部大开发自1999年提出,到目前为止,尚无明确的数字目标。我认为:利用地缘优势,南疆可带动半个中国GDP规模的经济成长。

目前南疆的经济意义非常有限,2018年,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生产总值1027.5亿元,阿克苏为1027.4亿元,喀什为890.1亿元,和田为305。57亿元,克州为128.89亿元。共3379.49亿元,约等于乌鲁木齐(3099.62亿元)加上阿勒泰(259.21亿元)。约等于泸州(1694.97亿元)与达州(1690.2亿元)之和。

而2018年,中国的GDP总额为:919,281亿元人民币。一半为45,964.5亿元。换言之,通过对南疆地区地缘经济要素的开发,可带动自身经济总量136倍的增长。

这种增长最易入手的是,南疆周边电力市场的开发。经营得当,其规模可与广东电网相当。

目前南疆周边利用地缘优势大做文章的案例: CASA-1000。

CASA-1000(Central Asia-South Asia power project)即中亚到南亚的电力走廊项目。其总投资初步预算16亿美元(后期总预算估计达22亿美元), 把喀什周边的吉尔吉斯斯坦南部“达特卡”变电站和塔吉克北部的“胡占德”变电站的电力通过1200公里的线路输送到巴基斯坦白沙瓦。 预计每年输送1300兆瓦水电。基本相当于刘家峡水电站(甘肃省永靖县)输电量,或介于四川猴子岩水电站和亭子口水电站之间的输电量。

但它其实先天不足。

1, 季节性。 塔吉克和吉尔吉斯输出的水电。 5 - 9 月丰水期供电, 10 - 4 月无电可用。

2, 地域性。 CASA-1000 输变电线路基本避着中国输电线走。吉尔吉斯至塔吉克斯坦, 再至阿富汗,、巴基斯坦。翻山越岭, 跋山涉水, 在阿富汗境内穿越9省, 其中包括昆都士和纳嘎哈尔。伊斯兰国和塔利班可不仅骚扰那么简单。2017年4月, 美国在纳嘎哈尔投下一颗"弹娘" (炸弹之母, the GBU-43/B Massive Ordnance Air Blast , 11吨当量, 仅次于核弹) ,可见,CASA-1000 面临的风险实在巨大。

3, CASA-1000由世界银行投资,主要建设者为印度公司。除吉尔吉斯, 塔吉克斯坦外, 乌兹别克也想参与。这些参与者的执行力, 实在无法评价。现在这个项目非常诡异,阿富汗不由此进口电力,独联体国家(包括俄罗斯)在拼命争取贷款。中国外交部明确表态该项目应走喀什线路。但其在新疆基本没啥声音。

还有一个项目也值得探讨:

吉泉特高压起点于新疆昌吉自治州,终于安徽省宣城市,途经新疆、甘肃、宁夏、陕西、河南、安徽6省(区),新建昌吉、古泉(安徽芜湖与宣城)2座换流站,换流容量2400万千瓦,线路全长3324公里,送端换流站接入750千伏交流电网,受端换流站分层接入500/1000千伏交流电网。总投资407亿元,是全球电压等级最高、设计容量最大、输电距离最远、技术水平最高的特高压输电工程。

同时云南向外出口电力也值得关注。

据云南电网统计显示,其上半年累计向相邻的越南、老挝送电13.5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54%,“云电外送”已成为连接大湄公河次区域的又一经济通道,电力也成为云南省出口贸易中的第三大类出口商品。据悉,云南水能蕴藏量达1.04亿千瓦,居全国第3;可开发装机容量约0.9亿千瓦,居全国第2位。

与吉泉线路、云南出口电力相比,CASA-1000针对的仅是有电难卖的吉尔吉斯、塔吉克斯坦,和急需电力的的巴基斯坦,技术传统,如果经喀什输出的线路也是1200公里。喀什和CASA-1000相比,差的不是距离,而是眼光。喀什多一点努力,这样的项目没有不成功的道理。

1992年, 吉尔吉斯就把电线拉到了吐尔尕特。但如何付费, 谁付费,一直到口岸各单位从吐尔尕特南迁至托帕都没搞清楚。

塔吉克斯坦也一直希望向南疆输电。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成。

南疆周边各斯坦的电,就是地缘优势最好的体现。用好了,事半功倍,顺风顺水。

各斯坦在苏联解体后都陷入流通的困境, 电尤其如此。

2017年, 塔吉克斯坦发电量为172亿度。而奴列克水电站一家即发电40亿度(中国电建成都院目前正执行塔吉克斯坦努列克水电站技改EPC合同), 满足了塔吉克斯坦98 % 的用电量。 剩余电力可见一斑(注一)。 但是, 自苏联解体后塔吉克斯坦的电就非常尴尬。

解体前, 塔吉克斯坦的水电丰水期可输出乌兹别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贫水期和冰期, 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就以热电(煤电和天然气电)补偿。

解体后, 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因为自己发的电够用就不再接受塔吉克斯坦的电了。 同时, 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还把去往哈萨克斯坦南部的线路封了。

现在, 一方面哈萨克斯坦南部缺电, 但周围的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都不愿送电,除非用美元结算。同时,哈萨克斯坦北部还向俄罗斯送电,也从俄罗斯进口电。看似一团乱麻,其实还是唯俄罗斯马首是瞻。塔吉克斯坦成了弃子。整个CASA-1000就是围绕这个棋局展开的。一条经喀什向巴基斯坦输电的线路其实杯水车薪,还要有胜过印度的手段。所以经喀什向哈萨克斯坦输电的设想就是CASA-1000的升级。

这样一条线路, 里程计算如下:

努力克到喀什: 500 公里

喀什至阿克苏: 500 公里

阿克苏至哈萨克斯坦巴颜库勒 : 160 公里

总计: 1160公里

哈萨克斯坦南部电力的短缺空间有多少?夏天基本上就是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电力的余额,冬天差一个核电站。

夏天的电可以从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输,那么冬天呢?

同时,从喀什引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电,输出巴基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看似不错,但对喀什的发展没有根本作用。因为,各斯坦的水电仅半年业务期。冬天,塔吉克斯坦也缺电。要解决这个需求,一个巨大的可兼容缺电、多电状态的四川就成了最佳选择。

四川是中国水电站最集中的省。相当数量电力资源被浪费,因电力需求的时间差。但四川和南亚及中亚的时差,则可轻松送给四川电网三小时高峰用电,实现电力生产余额和弃水的变废为宝。四川电网是华东供电的大本营,其弃水和弃电摆上市场,都相当惊人。整个华东电网与西南电网都将赢得3-4小时的高峰。这种电力版图的开拓,进可攻,退可守,拿无用的生产能力换来近20%的销售额增量。何乐而不为!

除每天的峰值差,中国电网和独联体,南亚间尚有季节差。中国的风电,光伏经过整合,可缓解塔吉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冬季供电短缺。根据风光电力特性,结合南北疆火电网络,设计出一套塔吉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过冬的方案,如:集中式热水和暖气中心,适合风电与光电特性的家用电器。在绿色能源不断发展的未来,这些产品将迎来一个巨大市场。

另外,哈萨克斯坦一直想建核电站,南疆可提出承接方案。南疆一旦把电力市场铺垫好,哈萨克斯坦用不完的电,即可销到巴基斯坦。冬季新疆核电也可以输到四川。南充核电站也许就不必了。如果新疆核电与哈萨克斯坦的缺电结合,核燃料可能免费,哈萨克斯坦开办有低浓缩"铀储存银行"。背靠大树好乘凉,背靠铀矿好发电! 如果新疆核电模式可行,四川的火电站更可以降低污染。喀什和新疆的经济学界一起在炒一个词:支点。只要把这一副电力版图画出来 ,支点是什么,不言自明。

从贸易的角度说,在喀什谈电网,无论买或卖,都是救人水火。在金融层面,这种贸易还有更深层次意义。

搭建起南疆地缘电网,喀什就可通过现有网络,一方面收购弃电,输送缺电市场。另一方面给人民币找到一个走向国际化的市场。购销(电)皆用人民币。

2017年,中国的发电总量是64,951亿度。00 GWH, 其中,广东省全社会用电量 5,959亿度(9%中国的电量)。

同年,其它国家发电量分别如下:俄罗斯:10,912亿度, 哈萨克斯坦:1,030亿度,吉尔吉斯斯坦: 160.35 亿度,乌兹别克斯坦:601亿度00 ,塔吉克斯坦:149.56亿度,土库曼斯坦: 228亿度,白罗斯:343亿度,亚美尼亚:77.63 亿度。总计:13,501.54 亿度。

上述国家近年在干一件事:一体化。即,欧亚经济联盟。但实际上“眼大肚子小”。这样一个弱弱联合体,也念念不忘把电力和电网放在首位。只是,发电,电网建设,结算和输变电在缺乏资金和金融大背景下,这才是人民币厮杀的疆场。

目前欧亚经济同盟的电网都在吃苏联老本。其损耗惊人,据测算,约17 - 21 %的电力在老化电网中白白损耗。同时,电网设计早就与苏联一同解体,连以前的互通互联都无法实现。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之间基本代表了联盟电力贸易的水平。以电易电,这种连结算都折腾不清的电力贸易距同盟一体化有多远?从独联体内结构性矛盾着手,南疆电网贸易的落脚点就扎实了。

喀什以北及西北的欧亚经济同盟有电用不完,输不出,而喀什以西及西南的巴基斯坦、印度又嗷嗷待电。巴基斯坦企业每月平均停电75次,用户用电的25%依靠自备发电机,缺电经济损失为21%。印度企业每月平均停电14次,用户用电的4%依靠自备发电机。两国高温期,气温达50多度。电扇降温最有效。空调尚可望而不可及。南亚电力市场潜力可见一斑。把欧亚经济同盟发电总量的22%算进这个市场,基本就可达到2017年广东省的用电量。而这个22%,亦即原苏联电网的损耗。这种损耗,随着维修、保养的缺失,只会越来越大。市场之大,由此可见。

南疆经济增长136倍很难吗?

喀什地缘经济的潜力巨大,对于未来的南疆,西部,甚至整个中国的意义重大。

这种两条线(北向独联体,南向南亚),一个库(四川电网)的电力市场值得研究。南疆是一个新大陆!是事业的好疆场!

注一:努列克坝(304米)总装机容量270万千瓦。锦屏一级电站位于中國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和木里县境内(305米)

通宝推:桥上,布隆施泰因,愚弟,为什么不可以,楚天,mezhan,风雪,
帖:4552386 复 441212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