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皖西乡村亲历记 -- lmylqh

2020-09-14 21:18:42lmylqh
人以群分

太祖立政,人分阶级,有打有拉,遂取天下。

其实就我老家那块地方在分田到户前也能分出三六九等。

一等是家有吃公家饭的人,包括但不限于公社干部、粮站职工、公办教师,厂矿职工等等。一般是男的在外工作,女的在家务农带小孩。他们是乡村中的富裕阶层,能吃饱饭,有衣服穿,有玩具图书。我说有衣服穿,可能有人觉得我说错了,应该是有新衣穿,没错,我说的就是他们有衣服穿,作为对比,贫穷家庭的孩子只要天气允许就不会穿鞋,夏天除了一个小裤头外不会穿任何衣服,我还见过最贫穷的家庭,孩子一点不穿,全身光溜溜的。这种家庭是大家羡慕的对象,老人闲谈往往会说:你看人家祖坟,坟上有大树,福荫后代出贵人;旁边二楞插话:我家祖坟上也有树啊;你家那树是什么玩意,歪脖树,狗尾巴蒿,只能出你这种毛猴。我所在的自然村就有三家属于这种情况,一个公社干部,还有两个公办教师,公社干部家的儿子是小村子里唯一的胖子,教师家的孩子不胖也不瘦,剩下的我们都是瘦猴,肋骨根根可数的那种。长辈经常说小胖子福气大,像我们这些小孩,天天给肉吃也不可能长那么胖,他没看到,若干年后大家都变成了胖子。

一等是家里有人做大队干部、名办教师之类,名办教师每月能拿钱,虽然不多(我有个印象是70年代一月拿几块钱),但在当时钱中用,日子还是过得比较好,最起码孩子不挨饿。大队干部我不知道拿不拿钱,就算不拿钱,他们也有各种好处可得,比如孩子当兵,推荐上学,厂矿招人(我们那偶尔会有淮南煤矿招工),前面讲的一个姑姑就是答应嫁给大队书记儿子才被推荐上师范,我还曾经问过父亲,既然这个姑姑那么看不上姑父,为什么毕业了不嫁给别人,比如同学,双职工多好,我父亲说不行,他们能把你姑姑的工作捣掉(土话,就是用各种方式闹),以前还有男孩上学不要女孩出过大事,姑姑家不敢。

一等是普通农户,但家里有门富亲戚,比如叔伯姑舅姨岳父等,兄弟姐妹也行,只要他们愿意帮,日子总是好过些。我岳父有不少亲戚在农村,帮了不少年,以至于我老婆看见农村亲戚就没好脸色,因为一上门就是来要东西的。也有没好亲戚,但干了份好差事,比如,生产队豆腐坊、油坊、保管员,大队炊事员等,这些人经手买卖,一般都能落些油水。

最后一等就是八下不靠的生产队社员了,我家就属于这种,饭不够吃,只能少吃一顿,衣不够穿,那就光脚光膀子。这一等里有一言难尽者,旁边一个生产队有一家姓朱的,那人瘦小单薄,女人残疾,不能出门挣工分,真是家徒四壁,他家只有一间房,门还是篱笆涂泥做的,一家老小就住在这间小房里,一直到分田到户他家都是我们那最穷的,90年代孩子长大,女孩好嫁,男孩难娶,没办法她妹妹把自己女儿嫁回来,怕哥哥绝后。就这样一家人2000年后种田打工盖房也干得和别人一模一样,我每次回老家就会打听这家人情况,我是想,如果这家人能变好,那其他人日子肯定也好了。

不同等级过得日子在生产队时代不说天上地下,也还是很大的。如果你和条件最好家庭的孩子说那时没饭吃,保不定他就会问你为什么不吃肉包。

还有另类一等-知识青年,今上也是知识青年出身,还干出一番事业,也算是他龙兴之基础。可在我们那,老老少少眼里,知识青年就是祸害。原因如下:一是游手好闲,我们那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个知识青年,还都不愿下地干活,生产队只好让他们做看青的,就是看庄稼的,然而他们并不看,总是成群结队玩,玩无聊了才到地边看看能不能抓到吃庄稼的猪羊等,抓到了就要罚款,这时主人一般要买包烟或买瓶酒才能了结,如果猪羊是孩子看丢的,这孩子免不了一顿打。二是偷抢爬拿,偷鸡摸狗是常事,在庄稼地里抓到的鸡鸭,他们一般不找主人,直接吃了,小女孩都知道到知青住处旁边找鸡毛做毽子,我家有一条黄狗丢了,后来有人看见知青的家里就有黄狗皮。生产队年底清塘抓鱼,其他队的知青会选一个最好最大的鱼直接拿走,本队社员还不敢吱声,吱声就会有一帮知青和你打架。三是败坏风气,这个是老一辈人说的,男女知青谈恋爱关着门在里面吃饭喝酒,老辈人为之侧目,但年轻人都很好奇,经常有小伙子房前屋后偷听偷看,我一直以为后来轰动地方的那些乡村爱情事件就是受知青直接影响的。

通宝推:假日归客,
帖:4555602 复 455554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