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09 🌺3037 🌵5新:
主题:我的喀什,我的南疆 楼二 -- 故乡在喀什
家园博客 棉花,定海神针

变局!替天行道!这根定海神珍!搅得陆地贸易没美元,海洋贸易没美军,数字贸易没美国!走霸权的路,让霸权无路可走!

有些商品,是决定贸易体系命运的。

决定贸易体系命运的商品,不只是石油,还有棉花。

棉花是一种世界商品。只要有商品经济,棉花就有市场。

棉花贸易做的好,金融就有了根基。

棉花,是一种打通从工业,到贸易,到金融的定海神珍级的特殊商品。这个是英国,美国和苏联的前车之鉴。

当前,美国直接对中国新疆的棉花开了炮。

但是,如果应对得当,中国将迎来一个“我本无心求富贵,谁知富贵逼人来”的变局机会。

当然,如果应对得不好,也将会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被动,这将是美国人求之不得的局面。这种局面拿一句简简单单的“亲者痛,仇者快”来形容显然不够的。

兵不厌诈。国与国的纵横捭阖,绝不仅仅是靠摆事实、讲道理的。美国并不觉得欺骗、撒谎有什么问题。当年的伊拉克就是这样被美国彻底搞掉的。

入侵科威特前,伊拉克认为美国是自己的盟友,是默认了自己的武力解决债务手段是可行的。但是,萨达姆没有看到苏联解体和冷战结束,已经让美国的前盟友都成了“狡兔死,良弓藏,走狗烹”中的待藏和待烹之物。

沙漠风暴之后,美国一直在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作为拒伊拉克于世界之外的理由。然后十年里,伊拉克也一起天真地拿自己没有化学武器作为洗白自己的重点。直到一直以诚实为商标的鲍威尔在联合国大会上拿出了一管洗衣粉,萨达姆被绞死,世界才反应过来,美国原来根本就没有把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武器当回事,美国一直想做的,就是把伊拉克搞掉,把中东搞乱,把世界搅得乱七八糟。

鲍威尔后来也没有隐瞒,他坦白:洗衣粉搞错了。但是能够把伊拉克搞掉,值了。在美国的眼中,为了得到自己的东西,把一个世界搅得乱七八糟,天怒人怨算不了什么。

在美国的眼中,今天新疆的棉花,污名化无非就是第二管洗衣粉而已。所以,仅仅说我只吃了一碗凉粉,是远远不够的,美国及其盟友并不在意你吃了几碗。

对于如此的美国,中国的选择还真不多,唯一的一条路,就是:走霸权的路,让霸权无路可走。

什么路? 坚船利炮之下,诞生的海上贸易,英美系的西方是贸易立国,控制产地,制定贸易的规则,并由贸易延伸出来金融,并形成全球性的金融霸权。对,这就是霸权走过的路。

有产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依托产地制定贸易的规则,贸易的货币,贸易的金融,把全球绑在一起,形成一整个贸易的生态。

那么,在喀什建立一个棉花交易市场——应该是英美等霸权最深恶痛绝的事情了。

中国已经在郑州建立了一个棉花交易市场,这是中国这个产棉大国正面挑战美国棉花金融控制权的正面市场。

喀什棉花交易市场不应该是郑州市场的复制,而是分别在陆地贸易上的升级,海洋贸易上的补缺和数字贸易上的扩展。

这种在三个维度上开一个市场上就响起全线冲锋号的阵地,只有在喀什。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或者从亚洲(中国和印度)到欧洲的陆路贸易,和现代占主导地位的航海贸易相比,有什么缺陷?没有可控的货币。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马上就落实了车同轨,行同文,统一度量衡和货币。这种制度化的统一,为中国自秦以后的中国奠定了模板。

但是,中国以金,银,铜等金属为本位货币制度,有一个天生的基因缺陷:与贸易很难搭配。

很多草原部落,和中原进行贸易后,会收到圆形方孔钱。收到这种货币后,草原部落只能用于和中原的贸易,或者把这种货币溶化了打造工具和武器。

今天的人民币也有同样的难题。各个愿意接收人民币的国家或者公司,只能把人民币花在和中国的贸易上。这种一对一的模式,是中国金融的一个历史难题。

喀什可以为国家解决这个难题。

作为“陆地贸易之脐”,喀什历史上就是一个为各种贸易进行远行欧洲进行“金融加工”的地方。

丝绸之路上的货币是什么?丝绸。

当年丝绸之路只是全球性贸易大循环的一部分(注一),东方的丝绸,中亚的马,印度的香料,在世界性的循环贸易的过程中,本身就具有货币的作用,都是硬通货,这样才能让贩运的商队不需要额外的美元来作为交易的货币。当时也根本就没有美元。

这些全球性的硬通货本身就具有了货币的交通价值,解决了全球贸易的一个最大问题,交易和金融问题。从而实现了零成本运输和8字形循环,也就是不存在卖不出去的库存,实际上,贸易都是在有丝绸和香料等欧洲奢侈品贸易存在的前提下进行的。

丝绸起到了公共货币的作用。

公共货币的作用非常大。

作为一种经济作物,有的时候把棉花卖出去比把棉花种出来还麻烦。苏联在埃及的退出,就和棉花贸易的僵化与粗暴有着直接的关系。苏联占尽陆地贸易和海洋贸易的地利,但既没有按照陆地贸易的法则,开发出相应的货币系统;也没有遵循海洋贸易的法则,发展出公平的贸易模式。

对于植棉业来讲,今天的棉花贸易有时候就是一种赌命的游戏。在印度,每年都有几千农民因为种棉花破产而自杀(注二)。有的时候甚至是举家自杀。如此惨绝人寰的产业悲剧没有人指责,反倒是说新疆的棉花是需要抵制的。这是颠倒黑白,是人性缺失。

棉农需要货币,去换取需要的生活资料,这条产业链上每个环节,都需要公共货币,可以自由兑换所需要的商品。单纯人民币或者黄金都不足以承担这样的使命,古代丝绸之路的商队通过几种全球性的通用商品,为所经过的贸易地区实现了公共货币的功能,搞活了经济,棉农以及产业链上各个环节,都可以换取所需商品。这就是贸易的秘密。这也是霸权的秘密。更是霸权不想让别人知道的。

在喀什设立棉花交易市场,首先就可以把棉花和一些大宗商品,比如丝绸通过一个比例机制联系起来。

然后,再通过人民币分别对棉花和丝绸进行价格操作。这种双重标价,一次性地解决了两个金融问题:无美元贸易,和贸易去美元化。

在美国之外的产棉区,都面临着一个美元二次盘剥的境遇。

喀什设立棉花交易市场,就要在贸易和金融的根本性要素和模式上进行探索,把中国制造的金融属性开发出来。

一旦通过进入喀什的棉花交易市场,任人宰割的棉花,马上就有了待价而沽的选择。

对于国际化势在必行的人民币,各个植棉国即使门依然紧闭,但门缝显然已经出现。

如果棉丝挂钩可以成功,第二步可以进一步发展为棉毛麻和丝挂钩。中国的丝绸如果和羊毛,黄麻挂钩,整个来和南亚的经济作物将会形成一个次区域贸易的几个环状热点。

通过这几个热点,与丝绸挂钩的羊毛和棉花会产生相互交易动力。如此一来,当年丝绸之路和全球贸易的零运费的基础将形成,中国制造的丝绸和人民币将会向西北和西南延伸。

比较理想的状态是西北可至里海,西南可至缅甸。无美元,去美元,水到渠成。很多刀枪没有办法解决的政治难题,可能会在喀什棉花交易所的贸易突破中迎刃而解。

美国今天的海洋霸权,不完全是打下来的。这种霸权更多的是从英国继承来的。

美元的海洋贸易体系更是如此。这套体系是有软肋的:没有战争,就没有海洋贸易。

海洋贸易体系经不起推敲,因为海洋贸易体系之上,还有一个天王老子:金融资本。不要看英国号称“日不落”,美国动不动自称“霸权”,但是两股军队在金融资本面前,都是耳提面命的乖巧。

因为,如果资本的运营不按照军事的规律来运转,英美的军队马上就失去了动力和润滑。了解历史就知道,西方国家的军事霸业,是从公司开始的,比如东印度公司。军事霸业的上面是公司和董事会,是金融资本。

在喀什建立棉花交易所,就是在棉花等作物交易中,更多的体现经济规律,是钱的规则,是金融的规则。

这种“替天行道”的豪迈想法,其实就是一个种植业和工业结合的路径。

一带一路提倡的“命运共同体”,要给苦欧美久矣的难兄难弟发钱发枪,其实充其量就是授之以鱼。

如果提供棉花到棉纱的产业发展路径,这就是授之以渔了。

中国在民国的时候有一个资本家叫张蹇。他开创了一条非常有效的棉工结合的道路。即:农时务农,闲时务工。大大降低了棉纺业的门槛。只要把棉纺和植棉结合起来的机会在喀什的棉花交易市场体现出来,这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将是极大的助力。

如此意义重大,其实就是在喀什建立棉花和棉纱转换系数,即:中国帮助下纺纱业的建设台阶。正如前文所说,棉花,是一种打通从工业,到贸易,到金融的定海神珍级的特殊商品。

也如前文所说,对于植棉业来讲,今天的棉花贸易有时候就是一种赌命的游戏。在印度,每年都有几千农民因为种棉花破产而自杀。有的时候甚至是举家自杀。

为什么你是生产者,你是劳动者,却无法享受生产和劳动的成果,关键在于交易的生态,在于要打造这样一个平台,拥有平台者才拥有垄断贸易的利润。(今天我们打击某些平台,也是打击其垄断的超额利润。)我们需要建设这样一个无美元的交易平台,并且要善于建设这样的一个新世界。

中国只要能把各产棉区的工业化路径作为一个方向指出来,这就是善莫大焉的好事。对于很多棉农来讲,这是可以改变命运的!

一个更有人性的贸易体系以静水流深方式来超越海洋贸易将是可以期待的。因为中国的植棉和纺织不就是这样走出来的吗?!

对于海洋贸易这个维度来讲,因为美国的刻意打压,有一件中国人长久以来的心愿也许会达成。

这个心愿就是棉花的定级。以前的棉花体系都是英美制定的。在英美体系中,中国新疆的棉花是超一流的。

既然美国现在准备群殴新疆棉花,那么喀什棉花交易所就以新疆棉花为定级的标准,这种定级制度的影响将是非常深远的。从喀什向西北至土库曼斯坦,向西南至孟加拉,这一片广大无海水隔断的区域有着超过世界百分之六十的棉花产量(注三)。如果,这一区域的棉花进入喀什棉花交易所的无美元交易系统,那么这对海洋贸易的冲击将是翻天覆地的。

最后,是数字贸易。

这次疫情中,中国对于大数据的运用让世界看见了数字贸易的威力。

无论是AI公司利用人工智能对疫情中的实时人群监控,把宏观趋势和微观的措施一体化,还是“5G+医疗”,还有智慧物流保障的物资调配,都证明了两件事:

一,中国在数字经济上的投入是值得的。

二,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加速与交通、医疗、教育、科研等领域深度融合,助推了全社会的信息化转型升级(注四)。

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互联网和电脑科技发端于美国,但一个抱残守缺,无理取闹,贻笑大方的今日“老大帝国”依然是美国。

数字贸易上,对于中国来讲,如何把数字经济上的领先转化为竞争的优势是下一阶段的突破口。而喀什的棉花交易所就可以成为把中国的数字经济技术全部发挥出来 。

无论是棉花,羊毛,麻和丝绸的挂钩,还是棉纱和棉花的转换,及中国棉花的定级革命,归根到底都是成本和利润的计算,原材料和商品的配送,及物流系统的整合。

美国并不缺乏数字技术,美国缺乏的是学以致用的场景。中国一旦利用喀什棉花交易市场打通了陆地贸易,海洋贸易和数字贸易三个维度,中国的数字技术就将具有了高地效应。

未来的发展战略,是需要想象力的。德国的工业4.0就是:由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和服务联网(Internet of Services)所引领,最终会将机械、仓储、产品等都纳入信息物理系统中(Cyber-Physical Systems,简称CPS),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个性化生产、高度自动化生产等效果(注五)。对于中国来讲,如果利用三个经济维度(陆地贸易、海洋贸易、数字贸易)的现有条件,实现与工业4.0的金融对接。在美国打击的名单上,中国不孤独,德国也是。

一个没有相应金融配套的工业能走多远?所以,一个可以从棉花交易出发,沟通了三个贸易维度的数字贸易模式也是工业4.0的求之不得的。

从喀什出击,如果实现和德国工业4.0的握手,那么航海贸易圈上的围追堵截还有意义吗?

通过在喀什建立一个棉花交易市场,搅得陆地贸易没美元,海洋贸易没美军,数字贸易没美国。看似轰轰烈烈,其实成本极低。我以前写过一篇,说喀什是今天的延安。意义就在于此。

中国想要一个怎样的世界?中国的历史,浩浩荡荡数千年,但是把历朝历代的政治抱负总结起来,无非就是三个词:和平,公正,公平。

从世界的历史上来看,世界上最昂贵的也无非就是这三个东西。

只是中国人从来都没有参透的是:和平,公正和公平,从来都是需要建设的,需要维护的,需要经营的。

中国的工业化走了上百年的路,才发现一个庞大的统一的大市场,是需要付出多少血和汗的代价。(工业化需要一个统一的大市场,但是大市场是有代价的,从军阀割据,百年风云,帝国主义,三座大山,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才最终实现了这个统一的大市场,中华民族的历史也开始触底反弹!走上民族复兴之路!)

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退让求和平,则和平亡。一味的迎合,反思和躲闪,只能让自己离理想越来越远。

中国和各个霸权的差异就在于此。中国让各个霸权不理解的地方也在于此。在各个霸权的眼中,中国怎么不去维护自己的权利?中国怎么不去维护自己的利益圈?中国怎么不去经营自己的利益圈?这些才是霸权的疑问与庆幸。

中国的历史上,士农工商,作为一个农耕民族,贸易是最不被重视的。而贸易,交易,在今天全球化的时代,在命运共同体的时代,就是如何协调不同国家、民族的利益关系,靠什么?靠贸易的规则、公共货币,我们不能再轻视贸易了。

贸易,就是权利的体现,就是利益圈的体现。世界贸易说起来复杂,其实也简单。

中美之间的纷争,如果在生活中,那就叫:暴力分手。如果把喀什的棉花交易市场搞成了,暴力分手一定会峰回路转。有的人赶都赶不走。

到了喀什的棉花交易市场成功的时候,回忆起今天的贸易战,估计都会想起一首歌:小雨来的正是时候。美国人唱的。

注一:洪七独立评论:《截断粮道!命门在此!因为那些异族,都是从中国看不上的贸易缝隙和金融维度空白间冲出来的!这才是他们真正的老巢!》

注二:https://politheor.net/killer-cotton-fashions-parasitic-relationship-with-indian-farmers/

注三:https://www.atlasbig.com/zh/棉花产量的国家

注四: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11/23/c_1126776955.htm

注五:http://www.chinaipmagazine.com/journal-show.asp?2323.html

通宝推:脑袋,梓童,xhUserI,小书童,东海后学,楚天,为什么不可以,布隆施泰因,mezhan,海底鼠拨土,愣头兔,酸酸,愚弟,崂山一道士,心远地自偏,起于青萍之末,和平共处,
帖:4609355 复 441212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