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中国历代人口分布图 -- 阴霾信仰
共:💬160 🌺971 🌵25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疆土的扩张不是某一个朝代的功劳 -- 有补充

古代的统计虽然有不少疏漏,不过看趋势还是能看着很明显的。

领土扩张是上百代人前仆后继堆了多少人头才搞完的,功劳是大家的,怎么能由一个朝代独吞了?

秦汉唐元明清和本朝,谁都没资格说领土就是靠我打下来的,每个政权都只完成了蛋糕的一部分。

每个朝代相对于前朝都有继承,有发展,有损失。

看看历代人口分布图,这个趋势就很明显,虽然秦汉时候疆域就能划到南海边了,但是人口还是集中在四川盆地,关东和关西,南方没多少人。三国时期蜀吴加起来人口也没北方的魏多。

统治统治,有统也得有治,历朝历代对于边疆的控制加深是靠迁徙、驱逐和同化达两千年之久,不是领土划到哪里就自动牢牢控制住的。

疆域和控制区域也不是只增不减的线性变化,有增长,也有损失,既有秦汉拓地千里,也有东汉羌乱延绵不绝。唐朝在安史之乱之后,安史之乱以后,唐朝的西部边疆巨额缩水,河湟一十八州及疏勒、于阗二镇尽数沦陷于吐蕃,西州、北庭、焉耆、龟兹等则被漠北回鹘汗国占据。晚唐五代时期的河西、陇右这些传统汉地,出现了比较典型的汉人大范围胡化现象。到了宋朝,面对宁夏等地皆胡化的状况也很挠头。

现在虽然把宁夏当成汉地,不过宋朝时候可是:灵州非蕃帅主之,戎人不服,虽卫、霍名将,必见逐矣。晚唐带来的地缘灾难影响还是很深远的,这个坑一直到明朝才填上。

从图上看,总得来说,中国的疆域一直在扩大,北方人口一直到北宋年间仍然是占优的,南方人口也在不断充实中。

地图上看好像汉朝和明朝的“核心领土”差不多,就觉得双方差不多大,但看看人口分布就能明白,实际开发控制力度千差万别。

但是,到了元朝,这种趋势被打断了,特别在忽必烈死后,元朝一片混乱的粗放式管理下,北方农耕水平剧烈下降,北方人口占比也是大大的倒退。

看看这张人口分布图,就能明白为啥朱元璋击败张士诚和陈友谅之后北伐能成功。人多的地方全是朱元璋的地盘了。

比如辽东,经过元朝百来年之后,金辽在辽东的痕迹除了留下几座古墓,几乎被抹平了。元末辽东才50来万人,经过15年混战,等到明军去辽东,纳哈出投降,军民总共也就20多万人,又为了防备北元把8万多户内迁至北平周边,辽东都司就剩下10多万人了。

西北也是缺人缺粮,陕西布政司一直都喊,陕西一省供那么多卫所根本供应不上,延绥,宁夏,固原,甘肃等等军镇,都得依赖后方运粮。

西北的明军干得最多的就是挖沙子和种树,不然风沙都能把边墙给埋了。

明朝在一片空白上重建了传统的北方防线。这条防线保障了明朝的两京一十三省,一直到明末还是基本完整的。

看到朝代评价,就想起河里前后三十年的争论了。对于改开前后,还知道要看刚建国时候是啥样,后来有啥条件。

而玩起朝代斗兽棋的时候,朝代初始的不同局面就被华丽地无视了,好像历朝历代起点都一模一样似的。这么机械地看历史,真是让人无语。

通宝推:死扛着,西安笨老虎,龙牡,桥上,qq97,匿名:1
帖:4696651 复 4696638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2)
家园 明朝的以夏变夷,帮俺答修寺庙 -- 补充帖

藏传佛教虽然在正德朝被认为是异端邪说,到了隆庆万历时期,边臣把藏传佛教作为了以夏变夷之策的。

北虏顺义王俺答请金字番经及遣剌麻番僧传习经况总督尚书王崇古以闻因言虏欲事佛戒杀是即悔过好善之萌我因明通蔽亦用夏变夷之策宜顺夷情以维贡市礼部亦以为可许

上从之

总督尚书王崇古奏顺义王俺答纳款之初即求印信互市之后累求经僧节蒙朝廷允给既足夸示诸夷尤可大破夷习虏王既知得印为荣必将传示各部落珍重守盟永修职贡虏众既知奉佛敬僧后将痛戒杀戮自求福果不敢复事凶残是朝廷给印赐经之典真可感孚虏情诸转移化导之机尤足永保贡市议者乃谓印器不可轻假佛教原非正道岂知通变制夷之宜查 祖宗朝敕建弘化阐教寺于洮河写给金字藏经封以法王佛子差发阐教等王分制西域无非因俗立教用夏变夷之典今虏王乞请鞑靼字番经以便诵习似应查给昭 天朝一统之化其剌麻西番等僧开导虏众易暴为良功不在斩获下宜各授僧录司官仍给禅衣僧帽坐具等物以忻虏众庶诸虏感恩遵教贡盟愈坚边圉永宁礼部覆从崇古请惟无经典可给

摘个文摘:

从明朝后期到清朝前期,西藏教廷的巨大影响力成了重塑草原与中原关系的重要因素,深刻的改变了中国的文化面貌和地缘格局,其影响极为深远。

1、堵不如疏

明朝经营藏区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隔绝蒙番”。元朝虽然北遁,但是藏区和蒙古还存在着特殊的关系,防止西藏与北元勾结,避免藏区成为北元反明的后方,是明朝最重视的战略方针,即所谓“北拒蒙古,南捍诸番,俾不得相合”。也因此,明朝高度重视从陇右到河西一线对藏区外围的控制,先后设立河州卫、凉州卫、庄浪卫、西宁卫、关西八卫等等,最终对藏区形成了北面到东面的半环形包围,实现了隔绝蒙藏交往的目的。

然而到了明后期,伴随着明朝边防的衰落这变得越来越困难了。16世纪大批漠南蒙古部族像潮水一般突破封锁线南下,逐步占据环青海湖地区。特别是在俺答汗时代,他不断从宁夏渡黄河越贺兰山,穿越庄浪卫或凉州卫境扫荡青海。1561年,俺答汗在从青海东返河套时留下儿子丙兔驻守青海,侄子宾兔驻守甘肃松山。这样,不但将青海纳入了其牧场,而且将兰州松山作为了其从河套到青海的跳板,使得其得以更方便的进入青海。通过青海,蒙古人把手伸的很长,甚至进入了进入四川松潘高原与藏人结盟,令明朝忧心忡忡,一度担心蒙藏联盟会有入寇成都的危险“以余而观松潘事,其忧不在西羌,而在羌与虏合也......番寨凋落......松茂侵寻,则成都尘警"

隆庆时代,明朝立场出现了巨大变化。高拱、张居正等一批政治家上台,使得明朝边防局面焕然一新。1571年,俺答封贡,结束了明蒙长期以来的敌对关系;另一方面,明朝对蒙古与藏传佛教事务有了别样的心思。

2、以夏变夷

1571年,实现与明朝和议的俺答已经是64岁的老人。而就在这一年,他遇到了从西藏入蒙古传教的阿兴喇嘛。阿兴喇嘛的佛法讲述,让已经垂垂老矣、逐渐厌倦了沙场拼杀的俺答深深沉醉于其中。除了心灵上的慰藉,更让俺答感兴趣的恐怕是——藏传佛教可以通过宗教的力量,将他多年以来苦苦追求却永远只能是镜花水月的神圣尊严赋予给他。不论土默特部的俺答获得多少胜利,都无法改变他只是出于偏支旁系,不是正统黄金家族,无法享有“汗”之尊号的现实。而喇嘛们却向他承诺,他们将让忽必烈与国师八思巴的佳话再现于今日,他们将证明他是世祖忽必烈的转世,是全蒙古的大汗,无法想象这会让征战一生的俺答带来多么大的诱惑。喇嘛教善于迎合封建统治者。喇嘛教进入蒙古地区后,总是宣扬统治者今生今世有极高的权威和荣誉是他们前世修身积德,乐善好施的结果。他们命中注定有君临天下统治人民的权力。这样的宣传迎合了封建统治者的心意,博得了统治者的欢心,因此封建统治者极力支持喇嘛教,力图作为统治人民的力量。当阿兴喇嘛离去时,俺答已经成为了狂热的喇嘛教信徒,并决心用余生所有的力量,去和西藏格鲁派领袖索南嘉措会面,去将神圣的佛法推向整个蒙古世界。

而这,让一旁冷眼旁观的明朝感到了有机可乘,他们决心因势利导,利用俺答年老好佛,用御制番经加强对其的控制。

(王)崇古幸俺答晚喜佛,意欲番僧阐扬慈教,启发善心,乃取抚赏金,造禅衣褊衫,市税金,给米面茶果菜蔬,及红黄纸沓,贡器具。而以汉僧八人,陈列法器,令番僧至虏营。二僧出地藏王神像及心经、华严、金刚、观音等诸经......黄台吉亦请僧建斋,而虏众亦以佛为宗,以僧为师矣。于是相率念佛传咒,同戒杀生,化凶残与慈悲之念,易豺狼受狮象之驯。

除此之外,明朝还采取种种手段推进局势。如探听到俺答要以迎佛为借口西征后,就将其计划泄露出去,导致俺答西征失败,被迫接受去迎佛的既成事实;

在得知俺答欲与西藏格鲁派领袖索南嘉措会面后,就从中帮助提供大量财宝、茶叶,并帮助修建二人会晤的寺庙(被万历命名为仰华寺)。

1578年,俺答终于在仰华寺和索南嘉措会面,二人一见如故。索南嘉措尊俺答汗为“转千金轮咱克喇瓦尔第彻辰汗”,这正是当年八思巴赠予忽必烈汗的封号;而俺答汗也赐予索南嘉措“圣识一切瓦齐尔DLLM”称号。这便是黄教最高教主称谓“DLLM”的由来。索南嘉措活佛往上追称两世,自称三世怛赖。通过宗教的力量,俺答汗被认定为转轮王成吉思汗、忽必烈汗的转世,他的转世是佛的旨意。而俺答汗自然投桃报李,为了感谢教廷对他的支持,俺答汗也颁布了推行黄教的法律《十善福经法》,规定黄教上层僧侣享有的与蒙古贵族同等的政治、经济待遇,并免征赋税。尊奉黄教,尊敬喇嘛成为每个蒙古人的义务。同时,对蒙古的传统宗教萨满教进行封杀。

对于俺答汗的沉迷佞佛,明朝方面洞若观火,颇为得意:俺酋之雄心,半耗于奉佛。以后虏中得西僧,辄奉为活佛,中国因而縻之,尽得其力。佛教之有益于国家如此。俺答自此仁懦恶杀,而势亦渐衰...意者天生异人,使驯扰虎狼、安我赤子,既名曰佛,亦无不可。

有的蒙古人对此感到极为痛心,如俺答汗之子黄台吉日夜扼腕叹息:“老婢子有此兵而老死沙漠,可笑也!”然而,不管如何哀叹,藏传佛教还是像野火一般在草原上传播着。

仅仅约半个世纪后,几乎所有蒙古人(东蒙古和卫拉特)都成为了虔诚的佛教徒。从喜马拉雅山到巴尔喀什湖,从伏尔加河到嫩江江口,从贝加尔湖到万里边墙,一个面积超过八百万平方千米的藏传佛教世界形成了。

这时候可能有人会问,俺答汗与索南嘉措会晤的仰华寺后来怎么样了?

哦,建成15年后就被明军一把火烧成白地了

明朝方面对河套蒙古“借道”明朝与青海蒙古联络的行为愈发不能忍受,终于决心使用武力解决问题。一方面攻破河套与青海间的跳板松山地区,建成松山新边将其纳入内地管辖;另一方面猛击西海蒙古,打出“湟中三捷”,仰华寺也被视为“匪巢”一并毁掉。

历史一再证明,大凡封建统治者无有例外,当他们认为利用宗教可以达到有政治军事手段所难以达到的目的的时候,便不遗余力地去扶植佛教,广修佛寺,而当事与愿违时,则往往毫不留情地予以打击,惯用的手法就是焚毁寺院,简单地认定宗教寺院是地方滋事生非的根源。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3431463/answer/1177036620

现实事物是复杂的、始终处于动态变化的。朱瞻基与朱祁镇一对父子尚且相差甚远,明朝初年到清朝中期四百多年过去,蒙古也好中原也好更是早已天差地别。达延汗和林丹汗是不一样的;明朝河套生态环境和唐朝以及战国年代的更是不一样的(比如榆林这个地方,赵国时候还是森林密布,到了宋明时期就荒漠化了,现在只能看到一两株千年古树顽强地生存下来了);不能用一种固化的思维看待历史,尤其是这种同时兼备了中原和边疆、政治与外交、军事与地理的复杂问题。

通宝推:梓童,龙牡,
帖:4696691 4696651
家园 【整理】别小看辽东的朝鲜,明初的时候朝鲜可是很猛的 -- 补充帖

王氏高丽末年实际上武德非常充沛,武士文化突出,还热爱骑射。

先是利用元朝的优惠政策,在元朝100年内向大同江以北甚至辽东地区移民,再大破攻入高丽的四万红巾军精锐(这伙人从河南一路打穿辽东进入高丽,战斗力可想而知),将其几乎全歼而崛起,收编了许多精兵,还获得了很多先进的装备和军事技术,获得然后在元末和大同江北部的高丽移民里应外合,夺取鸭绿江以南之地,再侵入辽东,暴打木华黎的后代,元末名将纳哈出,一路打到辽阳城下。

可以想象,如果明朝崛起速度不够,和残元势力长期在黄河流域拉锯,高丽偷取东北三省的概率非常大。被蒙古人削弱的女真部族四分五裂,压根无力抵挡高丽的侵袭,而元朝的辽阳行省区区50万人口在高丽军面前也是螳臂当车。

等到明军去辽东,当地人口经过一片混战以后只剩下10来万了。

如果朱元璋对东北的重视不足,不能在立国后以巨大的魄力对辽东发动移民实边,辽东地区也将被朝鲜蚕食。

至于云贵,现在觉得这是中国自古以来的领土,但是明初嘛,大片土地全是化外之地。

贵州:

点看全图

贵州中间一堆小字的地方就是明初设立的卫所,为了拱卫从贵州入云南的通道。

云南:

点看全图

元朝对云南的控制很水,中期就丢了。占据云南的麓川王国在那个时代把周围的势力全都揍了一遍越打越大,棘手程度比清朝时的准格尔汗国有过之而无不及。

红线以南全是人家麓川王国的,蒙古人1260年彻底征服云南,1283年打败缅甸夺取缅甸北部。1312年麓川独立,云南西南部和缅甸北部丧失,1316年麓川攻取腾冲、保山,与元朝划澜沧江而治。蒙古人对缅北的统治只有20多年,和明朝对交趾差不多。可以说,元朝在中期就丢失了半个以上的云南行省。

点看全图

为了对付西南这个庞然大物,明朝四伐叛乱的思氏父子,前后用了上百年时间,才征服麓川。

明朝连续几代皇帝征讨麓川王国,其难度之大,时间跨度之长,战争规模和烈度之巨,都远超清准战争。

作者:北庭都護長史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9345222/answer/2615039906。

----------------------------------------------------------------------------------

明朝在西南干掉了一大堆土司,基本上把流传千年的大部分著名大中型土司都干掉了。

比如:

乌撒土司在川滇驿路节点上,被平叛打残了,并在土司城边上设立了乌撒卫。

同样在川滇驿路上的永宁土司,也给拆分成泸州卫,普市所,赤水卫,毕节卫等等,土司城边上设立了永宁卫。

思州土司被拆成思州,思南两家,永乐年间因为叛乱被彻底剿平。

播州土司也给拆出了一个兴隆卫。

贵州土司比较识相,自动让出了毕节,让明军和平进入水西,把贵州土司南北分割,相当于自废武功。

播州土司万历年间被灭,千年杨家烟消云散,平叛之后拆设成分属川黔的两个府。播州可是有人口百万(是大小金川的十倍不止),土地144万亩,比平定播州之前贵州全省田亩(134万亩)还多。

广西也扫平了大量土司,明军在广西有一大堆平叛,捣巢的记录。

四川宜宾那一带在明朝时候也是土司所辖,都掌蛮从成化年间到万历年间经过数次数万大军的围剿才扫平。

明朝在西南,从明初不断用兵到明末,可以说是硬骨头全给明朝啃光了,200多年下来,西南几乎已经见不到高度自治的大型土司了。剩下稍微有点实力的土司,比如湘西永顺、保靖,川东酉阳、石砫,广西田州、云南景东,都是对明朝忠心耿耿。

有名的秦良玉就是出自石砫土司。

通宝推:桥上,真离,
帖:4775206 469665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