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父亲的空军生涯——一些题外话 -- 一直在看
共:💬140 🌺39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历史是人民写的.

父亲是空七师19团负责飞行的副团长,从1964年到1979年,一共15年。他曾经被暗示明示过不少次要升官了,只要他如何如何(投靠、整人等等等等),他没有如何如何,自然也一直原地踏步当他的副团长了。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只有正直的人才会得到人们真正的尊敬!向老人家致敬!!

看到帖子不由想起自己的爷爷.爷爷的一生亲自目睹了中国航空制造业的发展.

爷爷16,7岁进入张作霖的兵工厂开始了学徒的生涯.后来东北被占,在小日本的占领下和工友被强制转到满洲航空株式会社工作.东北解放后老人家加入党组织,被选入"鲁班部队"参加了对北陵机场的接管,后来又参与沈飞的组建.抗美援朝时期,老人家为了前线的需要,几个月没有回家,彻夜组装由苏联铁路运来的米格战斗机.在1950年被评为省级劳动模范.

因为老人家念过几年私塾,加上一手好技术,50年代初期就在沈飞担当车间主任.性格决定命运,在58年反右时,因为看不惯,受到压力离开沈飞,参加我国另一个航空基地的建设.文革期间被打成苏联特务.一直到离休都是原地踏步当车间主任.

做人就要正直,受到爷爷的教育,我的叔叔和父亲都坚持这个原则,两个文革前的大学生一直担任基层领导,仕途没有起色.在经济改革的大潮里,两个人没有利用权力谋过一分私利,反而给国家上缴了上千万的利润.一次叔叔家被盗,小偷什么值钱的都没偷到.后来小偷被抓,交待问题时说还真没见过这么穷的当官的,成为一个笑谈.

爷爷去世时,已经离休在家快20年了.现在我还记得,参加追悼会的人近千人.一个无权无势的老者,何以让许多陌生人到现场悼念? 老人家走了,留给我的是深深的启示.

从小看着飞机长大,现在很多爷爷讲的飞机故事都忘了.只还记得一个.东北解放时,起义缴获的飞机越来越多,这些飞机要用油漆把国民党标志涂掉,以防误伤.当时特种油漆供应很紧张,不能完全满足.后来爷爷看到别人糊膏药,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在机翼有国民党标志的部位再铆上附加的一层蒙皮遮盖掉标志.爷爷因此还受到了表扬!

帖:850326 复 84947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