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二 凯旋 1 -- 橡树村

共:💬71 🌺373 🌵1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5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二 凯旋 1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一 变革 5

    1960年代初期,南非的黑人反抗运动刚刚开始,就惨遭镇压,两个最重要的反抗组织非洲人国民大会ANC和泛非洲人大会PAC的主要领导人大都被捕,入狱,反抗运动陷入低谷。黑人的反抗虽然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几声同情,但是并没有带来国际社会实质性的帮助。在黑人的反抗被完全压制之后,1960年代中期开始,南非经济上开始高速发展。1960年代,南非的经济增长成绩斐然,增长率仅次于日本,黄金产量多次创造纪录,牢牢保持世界第一大产金国的地位,带动的其他矿业、工业、服务业,也进入黄金发展期。这一段时间里,南非与西方国家的贸易也快速增长,来自英国、美国、法国、德国的资本纷纷进入南非,到1970年,进入南非的外国资本竟然比十年前增加了六倍。经济腾飞也给南非带来了大量的白人移民,仅仅在1960年代,白人新移民就增加了二十五万。这样的背景下,白人普遍对这个种族隔离政府充满信心。与同时期黑非洲政治经济的混乱衰退相比,似乎,白人统治才是非洲问题的唯一出路。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政区。由于历史原因,南非分成四个省,分别是来自英国开普殖民地的开普省;来自英国纳塔殖民地的纳塔省;来自布尔人德兰士瓦(南非)共和国的德兰士瓦省;来自布尔人自由共和国的自由省。

    南非的经济腾飞过程中,受益最多的就是亚非利康群体。亚非利康人,也就是布尔人,主要来自欧洲大陆,以荷兰人为主,也有不少德国人,法国人。这些人大多定居南非超过两百年,以农牧业为主。由于亚非利康人的社会相对封闭,受教育程度偏低,与讲英语的人口相比,亚非利康人在经济上处于劣势。在二战后亚非利康政府上台之后,政府出台了全面提升亚非利康人地位的政策,很快,在金融、商业、工业领域,亚非利康人的比例越来越高,政府控制的各个部门、行业,比如铁路、港口、钢铁、电力等,更几乎完全是亚非利康人的天下。在政府的补贴下,亚非利康人的主要产业农业也飞速发展,新的农牧业技术得以首先应用,产品价格也有政府保证。1946年的时候,亚非利康人的平均收入仅有英语人口平均收入的一半,到1970年,亚非利康人口的平均收入已经达到英语人口平均收入的三分之二,差距在缩小。英语人群自然也没有吃多少亏,享受着南非经济发展的成果。在1960年代后期,南非可能是世界上白人日子最舒服的地方了,南非经济中心约翰内斯堡的北郊,豪宅比比皆是,家庭游泳池的密度,仅次于比佛历山。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不过是有一份普通工作的中产,也可以买得起两三千平方米的豪宅,过着周末打高尔夫,玩游艇,时常度假的悠闲日子。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约堡普通中产的住房

    不过南非白人也距离世界越来越遥远。南非政府的宣传机器控制了整个南非,连社区的小报纸上面,也能见到政府的官样文章。电视出现后,南非政府花了很长时间的研究,一直到确保能够对电视内容进行控制,开允许电视台的建立。南非的各种文学、娱乐、新闻,都要接受非常严格的政府检查,独立媒体只能在政府控制不严格的领域发表自己的声音,不敢触动政府的底线。这样的洗脑下,1960年代席卷西方的黑人民权运动在南非得不到报道,在绝大多数白人眼里,种族隔离是天经地义的。而对外,南非符合几乎所有的西方民主标准:有效的议会系统,独立的司法系统,时不时批评政府政策的媒体,市场经济,教会生意兴隆,使得南非白人以自己是民主国家而骄傲。只不过,占这个国家人口大多数的黑人,被完全忽视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距离市中心不远的高尔夫球场。约翰内斯堡的顶级高尔夫俱乐部数量众多,南非也是盛产高尔夫球顶尖选手的地方

    1960年代,南非政府的种族隔离政策也达到了顶峰。隔离从根源上开始,限制黑人人口在城镇的居住,几乎使得黑人人口在白人区居住成为完全不可能。政府有计划地降低在白人城镇附近的黑人人口。按照南非政府的计算,居住在白人城镇周围的总数六百万的黑人,至少有四百万人可以遣送回到保护地。在德兰士瓦和自由州两个省,超过七十万的黑人被重新安置,一些地方,整个区的黑人被迁移到保护地,有的时候,政府把老人,孩子,妇女迁走,失业的也不留下来,仅留下有用的廉价的男性黑人劳动力,把他们安置在集体宿舍里面,统一管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索韦托,约翰内斯堡附近最大的黑人聚居区,起源于1930年代,是在1960年代开始兴起的。

    南非白人社会的繁荣,离不开廉价的黑人劳动力,南非政府的安排,就是尽可能的减少需要在白人区长期工作的黑人,所缺乏的劳动力,由季节移民来补充。既然是季节性移民,那么就不需要在白人区安排这些黑人的长期居住场所,有个集体宿舍也就够了。这些季节性移民,家乡往往距离城市非常遥远,每年仅可以回家一到两次,所得到的合同,也必须一年一续。那些居住在白人区附近的所谓长期居民,日子也非常辛苦。政府安排的新的黑人区往往距离工作的地方有三四十公里远,上班族每天需要花三四个小时的时间搭乘各种交通工具。在这些在所谓白人区内的长期的黑人聚居区里,黑人受到的限制也非常多。这里城镇的基础设施很差,基本仅能保持基本的卫生条件。黑人做这里做生意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每一个黑人只能从事一项生意,所能够从事的范围,也仅仅限制在维持基本的日常必需品的范畴,比如卖薪柴、煤炭、牛奶、蔬菜。略微需要一点技术的行业,甚至超市,服装店,干洗,修车,加油站等,黑人都没有机会,跟不要提同时需要技术和资金的行业。黑人也不能够在城镇内成立公司,或者成为合伙人,不能在城镇内给自己盖房子。黑人在这里只能租房子。这种由政府统一安排建造的火柴盒一样的房子,供水供电都不正常。尽管如此,由于政府的开发计划落后于发展,这里也很快人满为患,到1970年,平均每个火柴盒里面,居住了十三个人。黑人再也不能从事任何技术行业,更不能成立工会,不能罢工。劳资双方出现纠纷的时候,警察会直接介入,协助资方镇压闹事的工人。而黑人一旦失去了工作,那么几乎立刻就会被遣送到保留地。这样的条件下,黑人的工资被压得越来越低。在1970年,黑人的平均工资,竟然比维持一个正常的五口之家所需要的基本生活费用还要低上百分之三十。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夹在约翰内斯堡市中心与北郊的豪宅区沙腾之间的亚历山大黑人区,是约翰内斯堡周围第二大的黑人聚居区

    在农业区,政府同样开始了对黑人的居住限制。历史上,有不少土地被划给了白人,但是仍然由传统的部落居住;还有很多地方,被黑人购买,有很多黑人居住;还有一些传教点的土地,也居住了不少黑人。到了1960年代初,这些在保留地之外的土地,还有三百多处。南非政府决定对这些白人社区中的“黑点”重新安置,很多时候,整个社区被全部迁移,放到那些白人不要的贫瘠土地,更不要谈供电,供水,医院,学校等基本的生活设施,很多地方连道路都没有。而任何反抗,都会遭到警察无情的镇压。农业也需要雇用很多的人口,这些在农场工作的黑人,被政府牢牢地限制在农场主的土地上。而随着农业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农业所需要的劳动力逐渐减少,政府又开始把不需要的劳动力迁走。整个六十年代,至少有五十万在农场工作的黑人失去工作,而那些保住了饭碗的黑人,很多也失去了自己原来的家,成了季节移民。白人区里面所有“多余”的黑人都被赶到了面积狭小,土地贫瘠的保留地,“家园”,使得保留地内的人们很难维持温饱,又只能寻找出外打工的机会,而出外打工,又必须老老实实地接受政府的限制,老老实实地接受低得可怜的工资。政府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散落在南非境内的黑人家园

    失去了领导人,黑人的反抗运动陷入了低谷。1960年代中期开始的十年,被称为沉默的年代。但是,有压迫的地方必然就有反抗,老一代的领导人都被关押,新一代的领导人就会出现,填补真空,代表人物,就是比科Steve Biko。比科来自东开普省,在纳塔大学念书。上学期间,比科参加了跨种族的南非国家学生总会,但是很快就感觉到需要有非白人学生自己的组织,于是,1968年,非白人的南非学生组织SASO成立,比科成为首任主席。比科对于绝大多数黑人对于种族隔离政策所表现出来的顺从非常不满,认为首先需要唤醒黑人大众的自尊,于是,比科发动了黑人觉醒运动BCM,宣传黑人的自我意识,宣传黑人的传统,宣传黑人取得的成就。在这个运动中,黑人,实际上就是所有的非白人的统称。黑人觉醒运动完全发自黑人群体,不依赖白人同情者和白人自由派,口号是,黑人,你要靠你自己。1972年,比科放弃了学业,全力投入到BCM之中。BCM的逐渐推行,也引起了政府的注意,1973年,比科开始受到政府的限制,不能出居住的威廉国王镇一步,禁止公开讲话,禁止为一个人以上的场合写作。比科就在威廉国王镇继续从事自己的觉醒运动。三年期间,比科被捕二十九次。但是南非政府并没能阻止黑人觉醒运动的蔓延。1974年,葡萄牙放弃了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的殖民地,1976年,南非从安哥拉撤军,莫桑比克的MPLA也完全掌握了局势。消息传来,黑人学生们竞相庆祝。到这个时候,黑人觉醒运动已经遍及南非,觉醒之后的反抗,仅差火种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比科

    这个火种,是南非政府的班图教育改革。南非政府对黑人教育有很多的限制,认为满足白人社会对黑人的需求就够了。这样的背景下,南非政府对于黑人教育投入很少,学校设施不足,教室拥挤;教师训练不够,素质低下。在1970年代初期,政府花在每个黑人学生上的费用,仅有花在每个白人学生身上的十六分之一。黑人能够接受中学教育甚至高等教育的机会更少,绝大多数黑人在完成小学教育之后,就要进入劳动力市场。能有机会得到中学教育的,仅占黑人同龄人的百分之五。但是即使完成了中学教育,也发现由于对于黑人工作的种种限制,自己所能从事的工作,与小学毕业时没有多大区别,仍然以出卖劳动力为主。到1976年,石油危机引起了南非经济衰退使得政府进一步削减华在黑人身上的教育费用,不满情绪蔓延。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索韦托暴动

    就在这个时候,南非政府又有了新的主意,要求中学里面原来使用黑人语言教授的课程,改用亚非利康语教授。这些课程的比例,大约占了所有课程的一半,余下的一半,一直使用英语教授。这个政策的实施有很多具体困难,黑人教师接受培训的时候,基本上是全英语教育,很少接触亚非利康语,大多数根本就不会讲亚非利康语。于是,教师们首先提出反对意见,然后,学校董事会,校长,家长们也开始要求政府改变政策。政府对此无动于衷。反抗声音最大的地方在索韦托。索韦托位于约翰内斯堡西南面,索韦托这个名字,就是西南镇三个字的缩写。这里,南非政府利用了三四十年时间,把居住在约翰内斯堡周围的非白人迁到这里,形成了南非保留地外最大的黑人聚居区。索韦托的学生们,认定亚非利康语是压迫者的语言,拒绝学习,拒绝使用,这个时候,开始罢课,组织示威。1976年六月十六日,一群学生在索韦托街道上示威,遭到武装警察的拦截。混乱中,警察开火,杀死了一个十三岁的男孩。警察开枪杀人的消息传开后,学生们愤怒了,开始攻击政府机关,汽车,公车,暴乱立刻遍及全国。南非政府开始在亚非利康语的问题上松弛,但是已经压不住学生们的怒火。解决问题的还是军队和警察,在全国范围,大批学生领袖被捕,强压下,很多学生领袖逃亡,但是,很快就有更多的领导人涌现出来,填补空白。不过没有外部支持的暴力也持续不了多久,九月份,暴乱开始减少,到十二月份,局面又恢复平静。到这个时候,已经有六百人死亡,四千人受伤。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索韦托暴动第一个被射杀的男孩

    虽然有种种禁令,比科继续着自己的使命,悄悄地潜出去,继续写作,演讲。1977年八月,比科从开普敦返回,被警察发现,逮捕。接下来的二十天里面,比科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面,全身赤裸。随后,比科被带到押送到了伊丽莎白港,仍然赤裸。审讯中,比科被殴打,虐待,几次休克。这时候的比科已经神志不清,说话不完整了。晚上,比科带着全身刑具被送回来牢房。第二天,终于来了一个医生,对比科做了简单检查,结论竟然是没发现明显伤害。比科又在监狱里面呆了一天,然后被送进了监狱医院,人已经开始吐白沫。医生建议立刻转到正规医院治疗。警方决定把比科转移到七百英里外比勒陀利亚治疗,全身赤裸的比科就被押上了警车,十一个小时的路途仅给了一瓶水,没有任何食品。抵达比勒陀利亚几个小时之后,比科死亡,年仅三十岁。比科之死又爆发了新一轮的暴乱,新一轮的镇压,最终,南非警方几乎逮捕了大批的黑人觉醒运动的领导人和学生运动的领导人,事件才平息。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游行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二 凯旋 2

    关键词(Tags): #乱侃非洲#非洲风云#凯旋元宝推荐:神仙驴,禅人,逸云三洲,

    本帖一共被 6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 家园 【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二 凯旋 4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二 凯旋 3

      有敏感图片,慎入

      接替博塔的,是德克勒克F W de Klerk。Klerk,在亚非利康语里面是教堂神职人员的意思,姓这个姓的,大多是来自法国的胡格诺Huguenot人。胡格诺人是最早到达南非的白人殖民者之一。1685年,这群法国的加尔文教派信徒受到天主教的排挤,开始大规模逃离法国,有一部分就来到了开普殖民地。1701年,开普殖民地强制推行荷兰语教育,使得这群法国人逐渐失去了法语传统,成为布尔人(亚非利康人)的重要组成部分。德克勒克本人也算是出身政治世家,他的曾祖父就是参议员,祖父也两度参选议员未果。到了德克勒克父亲这一辈,他的姑姑嫁给了1954年到1958年出任南非种族隔离政府总理的史垂顿Johannes Gerhardus Strijdom;他的父亲,也在国民党赢得政权的1948年出任国民党的秘书,之后当过部长、参院议长。德克勒克在1969年就成为议员,1978年进入内阁,在博塔政府,德克勒克出任了好几个部长的位置,主掌过矿业、能源、邮政、通讯、教育、体育、经济、内务等等要害部门,在1988年,是教育部长。德克勒克是种族隔离制度的坚定支持者。作为教育部长,德克勒克坚持黑人白人的大学要分开,作为国民党德兰士瓦省的领袖,德克勒克也远远不是改革派,其保守的观点,与博塔相差不远。不过在与博塔的斗争中,德克勒克这个保守派却选择与党内的改革派走到了一起。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南非胡格诺人纪念碑

      1988年,在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莫斯科峰会之后,世界局势开始了剧烈变化,在非洲,代理人战争终于打到了尽头,关于安哥拉和纳米比亚问题的会谈终于开始进行。经过艰苦谈判,南非政府同意从安哥拉和纳米比亚撤军,同意纳米比亚在国际社会监督下进行选举,结束了南非对纳米比亚大半个世纪的殖民统治。博塔在谈判中的态度,使得自由派的外交部长很是不满,也使得内阁中的改革派人物,开始决定把博塔弄下台。1989年一月,趁七十三岁的博塔心脏病发作,国民党改革派势力开始动作,二月二日,博塔因为健康原因辞去党主席职务,本来以为能安排自己的亲信接任,却没想到国民党推举出了德克勒克成为党主席。两个人的冲突立刻激化,德克勒克要求立刻大选,终止博塔的总统任期,博塔却要坚持执政到1990年三月。三月,国民党就正式推举德克勒克为南非总统,但是博塔拒绝辞职。四月,双方妥协,决定九月份大选,也就是允许博塔继续执政到九月份。八月,德克勒克去会见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没有征得博塔同意,双方再次爆发冲突,博塔指责德克勒克会见非法的非国大的支持者赞比亚的总统卡翁达,德克勒克则认定博塔小题大做,终于导致博塔辞职,德克勒克成为南非种族隔离政府最后一任总统。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德克勒克

      1989年的南非,政府仍然有能力粉碎黑人的暴力反抗,白人仍然处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上,控制着这个国家绝大多数的财富、资源。一些所谓的黑人精英们,也在和政府合作,统治着黑人城镇和黑人的家园。虽然政策备受谴责,但是国际社会对南非的各种制裁,给南非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却还不至于致命。在南部非洲地区,南非仍然是这里的老大。戈尔巴乔夫领导下的苏联已经明确不再介入非洲事务,南非、古巴、安哥拉的三方协议签订之后,南非终于摆脱了安哥拉的战事,古巴也即将从南部非洲撤出。1989年,苏联撤销了对莫桑比克的援助之后,Frelimo也放弃了对马克思主义的支持。几个月内,围绕南非的共产主义圈子,忽然瓦解。博塔政府视自己为西方反对苏联第一线的基础,忽然消失了。进一步,1989年东欧剧变,也使得非国大失去了重要的资金来源,非国大会在南非实行共产主义的担心,也消失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西南非洲独立后更名为纳米比亚

      德克勒克迅速捕捉到了这个难得的机遇。虽然德克勒克本人不久之前还是种族隔离制度的坚定捍卫者,但是德克勒克对最大可能地保护亚非利康人的长远利益看得更重。现在局势已经很明显,任何对于种族隔离制度的修修补补最终都行不通,那么,白人要保留目前所享有的一切优势,就只能作出根本性的让步,否则,事情拖得越久,白人所处的地位就越弱,政府的控制力也越差,一旦局面无法控制,这个地方就没有赢家了,而白人显然会比黑人失去更多。北面邻居罗得西亚的伊安史密斯,就是一直保持坚定的态度,毫不让步,结果就是长达七年的游击战争,等到备受各方面的压力不得不让步的时候,白人已经没有多少优势,史密斯只能把政权让给共产主义革命者。现在,既然南非的黑人革命者里面还有人在尝试进行建设性的谈判,那么,就不能轻易放弃这个机会。同时,曼德拉在几次秘密接触中所表现出的宽容、理性,也使得德克勒克认定,曼德拉会是个难得的合作伙伴。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回到罗本岛的曼德拉

      1980年代末的普通白人对于种族隔离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变化。经济腾飞之后新成长起来的白人,面临普遍的国际指责,开始觉得很不舒服;南非面临的各种制裁、禁运、禁赛,使得这些白人也无法融入到西方社会里面;西方的宣传,已经开始影响了很多南非白人的想法。资本家们更是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既能够摆脱国籍制裁的影响,又能够有平和的办法协调劳资关系。到了八十年代末期,对于南非的白人来讲,经济利益已经高于对种族隔离制度的需求了,变革的时候到了。南非大多数的白人,与西方国家一样,对南非政府提出了新的要求:接近非国大,释放曼德拉,开始谈判。在德克勒克看来,谈判的时机也是不错的。黑人的反抗力量实际上仍然处于分裂状态,反抗最坚决最暴力的非国大本身组织混乱,白人也许有机会与保守的黑人势力一起,达成妥协,而趁着白人政府仍然拥有绝对的优势,谈判显然会更有利于白人。多方面权衡之下,德克勒克下了改革的决心。虽然有极右翼的白人武装分子公开反对,1990年二月二日,德克勒克还是在议会发表讲话,宣布解禁非国大,释放政治犯,确定了政府将要努力的方向:民主宪法,全民投票。这个讲话,基本上宣布了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的死刑。1990年二月十一日,曼德拉牵着妻子温妮的手,走出了维克特佛斯特Victor Verster监狱的大门,南非历史,要掀开新的一页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曼德拉出狱

      二十七年的牢狱生涯,使得曼德拉非常成熟,外人无法从他的表情里面捕捉到他的真实感情,他发表出来的,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言语。曼德拉究竟是否憎恨白人,外人看不出来,至少曼德拉从来没有表现出对白人这个种族的憎恨。曼德拉声称他所憎恨的是那个种族隔离体系,会对某个白人个体不满,但是对于白人整体,并没有仇恨。对于二十七年的牢狱生涯,曼德拉连牢骚都几乎不讲,所宣传的,是在这些年里面学到了什么,如何开始接触亚非利康文化,如何对亚非利康人的很多做法有了理解,强调在黑暗的日子里面,自己的坚定信念,乐观的斗争精神。无论曼德拉自己受过什么磨难,现在的曼德拉表现出来的,仍然是对不分种族的民主的渴望。这个立场,激励了太多的人,感动了太多的人,使得曼德拉的声望迅速上升,既改变了不少要报复白人的黑人,也改变了一些要翻盘的右翼白人,很快,曼德拉就成了南非最受人爱戴的角色。不过曼德拉的家庭生活并不算完美。二十七年前,曼德拉的妻子温妮还是一个介入政治很浅的家庭妇女,现在,温妮已经是很有威望的政治领袖,但是温妮的很多做法,曼德拉并不满意。温妮是非国大新一代暴力斗争的带头人,公开鼓励全面暴力反抗,公开鼓励那种叫做项链的残酷刑法,她手下有一个名是曼德拉联合足球俱乐部的团体,就是这个暴力政策的执行者,在1980年代的索韦托名声很响,是极端暴力反抗的代表。不过更麻烦的,是温妮竟然毫不掩饰那个比她年纪小上一半的情人,直接公开这种关系。在其他很多方面,温妮与曼德拉也有很大分歧,1992年,两人正式分居,1996年正式离婚。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温妮曼德拉,离婚后保留了曼德拉的姓

      曼德拉出狱之后,非国大就开始与国民党谈判。1990年五月,双方就签署了备忘录,为谈判扫清了一些技术障碍。但是谈判准备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实际上,这个变化实在太突然,双方都没有准备好。1990年,双方的极端分子仍然有很强的势力,在准备过程中,暴力冲突时有发生。一个叫阿扎尼亚人民解放军的组织,拒绝和白人和谈,索性开始攻击白人平民。极右翼的白人团体,组成了自己的战争委员会,寻找机会阻挠谈判的进程。暴力不仅发生在黑白之间,黑人之间的暴力问题也很严重。在纳塔省和最富有的豪登省,支持祖鲁王室的因卡塔与非国大实际上处于半战争状态,针对对方支持者的暴力非常常见,屠杀时有发生。而一些极端白人右翼分子,也利用这个机会支持因卡塔,试图削弱非国大的影响力。1990年八月,非国大终于宣布停止暴力反抗,随后经过一年的商谈,1991年九月,南非政府、家园,以及二十多个政治团体终于签署了协议,关于新政府的民主南非谈判这才开始。第一轮民主南非谈判从1991年十二月开始,参加会谈的有十九方,白人极右的保守党,和黑人左翼的泛非洲人大会拒绝参加会谈,代表祖鲁王室的因卡塔也没有直接出席。会谈第一阶段结束后,1992年初,南非有三个议会补选,国民党都输给了反对和谈的保守党,很令人为和谈的前景担心。德克勒克不得不举行白人的公投,公投的结果,百分之六十八的人支持继续会谈、改革。会谈的第二阶段在1992年五月举行。国民党提出两阶段的过渡计划,在过渡政府中,黑白轮换执政。非国大要求一步的过渡计划,全民选举,多数人执政。其他的分歧,还包括少数民族权益、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还有财产问题、政治犯罪问题等等多方面的问题。双方分歧很大,进行得非常艰难。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临近全民大选,黑人之间的冲突同样血腥

      六月,在非国大和因卡塔冲突的最前线一个叫Biopatong的镇子,因卡塔的成员杀死了四十六名非国大的支持者。血案发生后,曼德拉指责南非政府参与了大屠杀,退出了会谈。后来的法庭调查,认定Biopatong血案,国民党并没有参与,不过这个时候,停止了会谈的非国大开始发动群众运动。1992年九月,在西斯凯Ciskei家园里面的Bisho,示威的群众遭到警察镇压,二十八人死亡,给南非和谈蒙上了阴影,全国范围的暴动似乎近在眼前。不过曼德拉却终于做出了相反的选择,认为只有和谈才能解决问题,反而建议恢复和谈,直接与国民党对话,而非国大与国民党的谈判,也就替代了多方参与的民主南非谈判。恢复了的谈判很快就达成了协议,过渡政府将是为期五年的联合政府,修订新宪法,随后才是民主选举,具体内容还包括很多细节条款,涉及各个方面,终于确立了南非的多党政治框架。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棒棒俱乐部记录下来的黑人之间的血腥

      非国大和国民党两党谈判,实际上最终就是曼德拉和德克勒克的较量。曼德拉和德克勒克两个人之间的冲突非常多,这两个人几乎没有什么相同点,对绝大多数事情都有分歧,甚至直接坦言不喜欢对方。不过两个人也互相承认对方的重要性,都理解没有对方,就不会达成什么和平的协议,就无法实现双赢。两个人也就这么多共同点,终于奠定了南非种族和解的基础,也给两个人赢得了足够多的国际声誉,包括诺贝尔和平奖。1993年四月,多党会谈开始,这一次,连白人极右的保守党和黑人极左的泛非大会都参加了,但是实际上会谈仍然在非国大和国民党之间进行,提交到多党会谈上的议题,都是非国大和国民党达成协议之后的版本。这样的谈判方法,使得很多小党派不满,特别是因卡塔自由党,以至于因卡塔与一些传统领袖、家园政府、和白人极右势力在一起,成立了自由联盟,退出了多党谈判。会谈前景看起来又不大妙。1993年四月,南非共产党总书记,非国大的高级领袖哈尼Chris Hani被白人极右势力刺杀,哈尼的死使得南非的主要政治势力意识到谈判不能再拖下去了,需要尽快寻找解决方案,否则局面不好收拾。六月,全副武装的极右翼的白人团体又冲进了谈判会场,使得愿意和谈的人们再一次认识到加速和谈的必要性。1993年十一月,过渡宪法终于得到了多党谈判的认可。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哈尼

      1994年四月二十六日,曼德拉在德班附近的一所中学里面,投下了自己的一票。这一年,数百万的南非人生平第一次站在了投票站外,行使自己的权利,很多人都穿上了节日的盛装。大选的组织并不能说很好,热情的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很多人需要等待十几个小时才能投票,但是,人们热情不减。投票的四天时间里,南非终于恢复了平静,纠缠了南非二十多年的暴力,竟然在这几天消失了,甚至在已经导致上万人死亡的夸祖鲁纳塔,选举也是平静的。在金山地区,前几天还打成一团的对手们,竟然在同一个队伍里面排队投票。对于白人们,与黑人一起排队投票也是全新的体验,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斗争,能有一个和平的结局,实在超出了不少白人的预期。大选结果并不出乎意料,凭着曼德拉超越所有人的个人威望,非国大成为执政党。1994年五月十九日,曼德拉宣誓就职南非总统。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曼德拉与德克勒克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三 圣战 1

      关键词(Tags): #乱侃非洲#非洲风云#凯旋元宝推荐:海天,

      本帖一共被 3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 家园 好文,不过似乎有个bug

      至少有四百人可以遣送回到保护地

      是否为四百wan人?

      鲜花已送出。

    • 家园 作者意外获得【西西河通宝】一枚

      村长请客吧。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