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张王与雪个 – 欲说还休的故事(一) -- 禅人

本楼:阅 104797 复 193 🌺820 🌵0 最近: 复0 🌺 🌵0
2010-10-01 01:52:17禅人
1 【原创】张王与雪个 – 欲说还休的故事(一)

[西贝和尚按:前日,张王来了段书生自道【原创】张王三计 之一,本当等书生接着发之二之三,发现今日是国庆,干脆不等了,先唱上一和。]

--------------------------庆祝国庆的分割线---------------------

书生张王,我好友也,才女雪个,亦我好友也。自从铁手给西河每人雕了一个好友匣子,这二位的名片就一直装在我的好友匣子里。

不过,说是好友,对于这二位之间的关系,我却一时清醒,一时糊涂。

雪个曾经对张王赋诗一首:“一贯文雅,偶尔疏狂。平生最爱,唯有张王。”

冰雪聪明而又清高到N…(赫兹乎?分贝乎?)的雪个,竟然对张王如此青睐有加,还公然地把情诗签进了西河签名档,可以想见,书生张王的才具和形象,必定属于极品之列。

张王对雪个,也是从不吝啬赞美之辞的,比如,他曾经这样自述:

“我读西西河的法子,是点击雪个,打开她的「所有贴」,然后一贴一贴地蔓延开去。

如她有时言简意赅,只是「花之」,我就找到被花的贴,看看何以竟被花之。如她有时惜墨如金,只是「呸」,我就找到被呸的贴,看看何以竟被呸之。

一言以弊之,一叶轻舟的我,漂在漫无边际的西西河上,雪个是指南针。”

可见,雪个对张王赋诗,绝对不是单相思,在张王心目中,河里的任何人都不及雪个的位置。

那么,极品书生究竟长得是啥模样尼?我尚无缘得识,但八卦地想象过。

龙门老牛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张王在我心目中怎么就是和刘三姐对唱的秀才?”可见八卦者非西贝和尚一人。

雪个在“张王诗”里早就曰过:张王是“一贯文雅,偶尔疏狂”。”对此,我不得对老牛当头断喝:“你竟敢拿唱山歌的山野土秀才来作比,小心雪个猛踩油门,把你老牛轰下山去。”人不可以这样不识相,牛也不行,挂个铃铛就更牛咩?

不识张王真面目,却也无妨,老牛竟不懂得,有句老话说得好,文如其人么。

张王的文字,河里多有评论,愚以为,唯以“又仙又妖”四个字,最为神形兼备。要是书生张王本相是下面这副模样…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恐怕不仅雪个会以头抢地,纵使他剃了头上那一撮,我家隔壁庵里的师太,也会吓得扔掉木鱼,当场厥倒,菩萨也保佑不了的。

其实,张王曾经警告过好奇心过强的MM:”告诉你,孙悟空长得也不好看。” 很是意味深长的说。但是,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我还是时常忍不住想:雪个的最爱,究竟该是啥样子尼?一定不会是孙悟空的猴样!

若是以“文如其人”为标准,貌似是:净面无须,羽扇纶巾,白衣飘飘,不很Man,也不会Niang…嗯,不够,单是这几条,梁山伯也足够吸引小九妹子的,到头来还不是呆头鹅一只?还得再加上一个字:“精”-- 人精?狐精?妖精?味精?百兰氏鸡精?我也说不好,反正就是张王的字里行间所弥漫、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那种…呃,你懂的。

这样一个形象飘逸亦仙亦妖的风流才子,对MM们眼球和心灵的杀伤力,当然是相当相当强大的。

你看,张王帖下,除了来凑书生趣显示咱们原先也识得好大一筐字的神仙妖怪和尚道士们,从来都是美女如云的。

雪个自是无帖不从,书生每发一帖,她必在下面舞之蹈之,花之推之,俨然是当仁不让的张王啦啦队长。

仔细观察,她的闺密,古怪精灵的马鹿MM,也是鲜有缺席。记得好象有人因此误会过,不识趣地挑马鹿去追张王,逼得马鹿MM只好期期艾艾地发誓:“我、我、我…我是不会去抢雪个的最爱的。”看到这里,我又很八卦地想对马鹿打破沙锅到到底:那如果,张王不是雪个的最爱,又如果,竟是不曾相爱尼?阿庆嫂说:“听话听声,锣鼓听音。”什么意思?你也懂的。

马鹿与狐狸老玩在一起,毕竟对雪个与张王的关系了解的很,即使也对书生暗生欢喜,顶多是发乎情止乎礼,决不至于逾越界限想入非非。而别的后来的MM若不知情,就可能在状况之外了。比如有一次,我看见希宝MM读了张王的文字,不顾张王“告诉你,孙悟空长得也不好看”的事先警告,依然痴痴地跟帖表白:“我一边读一边希望,这个张王自己长得不要那么难看才好”。八卦的西贝和尚戚戚然以为不可,断然地对希宝MM一指:“去看雪个的签名档!”望见希宝MM惊愕的表情符,我承认,这么做有点残忍。不过,早点梦碎总比迟点心碎的好,是不是?

说到这里,也许有朋友不耐烦:你对张王与雪个的关系明明清楚得很么,怎么又说一时糊涂?

俗话说,花无百日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还分出春华秋实严寒酷暑来,好友间一会儿两肋插刀一会儿背后捅刀的事也不是没听说过…咳、咳、咳,那啥…别误会,我不是说张王与雪个会闹出这等不堪的事情,不至于的。我的意思是说,我听到过张王咬牙切齿磨刀霍霍的动静,而且,这事貌似与雪个有点关系,我猜的。

(土鳖,扛铁牛)

禅人:【原创】张王与雪个 – 欲说还休的故事(二)

关键词(Tags): #还是雪个(大地窝铺)资深推荐:马鹿,今昔,海天,喜欢,牛铃, 版面翰林推:小糊, 通宝推:☆☆☆,面壁,雪个,牛铃,二宝,李禾平,希宝,GraceUSA,履虎尾,史文恭,chaos,jufeng,
主题:3098372
2011-01-02 02:53:32禅人
2 号外!号外!!新年特大号外:孙、孙~ 孙...

孙勇进回来啦,好消息:教授头颅还在~

孙勇进:热泪盈眶~~~ 哇哈哈哈。。。

帖:3230577 复 3098372
2011-01-07 18:19:40
徐雷波
3 。。。。。。。。。。

。。。。。。。。。。。。。。。

帖:3238200 复 3230577
2011-01-06 23:09:39
燕庐敕
3 今日和尚呼大圣,只缘道士又重来?

帖:3237350 复 3230577
2010-12-25 02:14:01细雨梦回
2 原以为禅人。。。

无非是个酒肉无戒,缠中说禅的胖大和尚,不想却是位千娇百媚,尤喜八卦的佳人?

异数,异数!天下大乱啊!FFF

帖:3219167 复 3098372
2010-12-23 08:31:40面壁
2 大师兄,写的好!

“我读西西河的法子,是点击雪个,打开她的「所有贴」,然后一贴一贴地蔓延开去。

如她有时言简意赅,只是「花之」,我就找到被花的贴,看看何以竟被花之。如她有时惜墨如金,只是「呸」,我就找到被呸的贴,看看何以竟被呸之。”

不过这种文章,倒真是锦绣。。。爱上雪个,是早已的事了。

帖:3217117 复 3098372
2010-12-23 23:55:10禅人
3 你又是去哪里面壁回来?

不过这种文章,倒真是锦绣。。。爱上雪个,是早已的事了。

这最后一句省略的主语,莫非是...FF

帖:3217896 复 3217117
2010-12-24 06:12:53
面壁
4 京畿千里,为吾所止。

这最后一句省略的主语,莫非是...

大师兄真是细心。F

帖:3218251 复 3217896
2010-10-07 02:15:09燕庐敕
2 大家都喜欢胡乱掉书袋,故意说错话

阿庆嫂说:“听话听声,锣鼓听音。”

人家阿庆嫂何时这样说过?第几幕的台词?对谁说的?

西西河不是讲究考证吗?阿庆嫂的原话是“这茶到现在才吃出点味来”,出自第二幕《智斗》。

俺大煞风景,和尚不知是拿蒲团扇,还是拿禅杖打?

帖:3107292 复 3098372
2010-10-07 07:08:00禅人
3 拖出去翻过来一一用禅杖打!

想当初小学生的我,闭着眼睛也能把沙家浜第二幕《智斗》一人三角从头唱念到完,至今唱半出都没问题,老燕你不好好温课居然就出来乱挑战,哼哼,罚你抄写第二幕10遍,再从“这茶到现在才吃出点味来”一路哇哇哇唱下去,直唱到阿庆嫂对刁德一发飙:“听话听声,锣鼓听音...听参谋长的意思...”!

帖:3107635 复 3107292
2010-10-07 17:25:56燕庐敕
4 糟啦,糟啦!

内蒙版74年的没找到,上海版71年的找到啦,是第四幕,不是第二幕。

FFF

看来要打个折扣,抄写5遍了,呜呜呜。FFFFFF

和尚姐要不然把俺的打给免了?FFFF

帖:3108112 复 3107635
2010-10-07 17:48:50赫然
5 和尚姐?

再配一个道士妹妹?

燕大侠,俺服了U!F

帖:3108141 复 3108112
2010-10-07 17:55:07
燕庐敕
6 你真的不知道这个爱八卦的大和尚是花木兰吗?

你可是老一代西河了,居然。。。。。。

帖:3108150 复 3108141
2010-10-07 17:58:30赫然
7 俺错了,

一起一直叫馋人mm的,现在你给升级成姐了,不适应中。。。

FFFF

帖:3108157 复 3108150
帖:3108178 复 310815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