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今天陪老妻看《山海情》,看到得福得宝兄弟俩谈心那一段儿 -- 钛坪樽逾

共:💬24 🌺193 🌵1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下页
  • 家园 今天陪老妻看《山海情》,看到得福得宝兄弟俩谈心那一段儿

    得福说了一段对白,让我很有共鸣。没法完全记下来,就说个大概吧。如果你在追这个剧,下面有点剧透了。

    如果你没看过这剧,先简介一下。整个剧集的背景是九十年代初宁夏西海固地区扶贫搬迁事迹。

    主角儿马得福是哥哥,有个弟弟马得宝。哥哥农校毕业做村干部,带领原村的部分乡亲先行搬迁,做新村的代理村支书,目前代理移民新镇的镇长。弟弟辍学,靠着去新疆扛包挖煤攒下的钱,从种蘑菇开始,到现在搞起了工程队。开始哥哥为了带领新村的村民致富,动员自己的弟弟带头吃螃蟹,在村里第一个投资种蘑菇。后来哥哥为了推进镇政府规划的基建项目,让弟弟承接了别人不愿意干的工程,还让弟弟用准备买婚房的钱垫付了工程款。

    这一集的重头戏就从清理欠款开始。得福再次让弟弟做牺牲,在镇政府偿付欠款的第一批名单里,没包括自己的弟弟得宝。得宝想不通,和哥哥吵了一架。晚饭时,得宝在自己家里喝闷酒,得福上门来给他赔罪、做思想工作。得福喝了杯酒后,说了一段对白

    (注:下面是得福对白内容的大意)。

    当年家里穷,没法供哥俩同时读书,只能让弟弟辍学,保哥哥继续升学进农校。他们的父亲事后悄悄叮嘱得福,一定要珍惜、要上进。

    父亲说家里这点儿钱,只够让一个孩子出息,就没法公平。如果硬要公平,匀着撒面粉,两个孩子都不能出息,那这个家也就没出息了。保了一个孩子的前途,以后出息了,还可以帮着另一个出息,这个家就还有希望。所以父亲要得福以后一定记得报答弟弟作出的牺牲。

    得福回忆完了,对得宝道歉,说自己不仅没能给弟弟帮助,为了自己的工作和仕途,还总是需要弟弟再做牺牲。

    看到这里,让我感慨颇多。普天下,谁不想两全其美呢?但是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混蛋,逼着人做二选一的抉择。

    通宝推:尚儒,caoban,陈王奋起,宝特勤,夜如何其,醉寺,普鲁托,胡一刀,
    • 家园 德宝演的挺好

      演员年轻,但是农村青年的样子挺真实。

      说到现实一声叹息,身边见到太多的家里集中力量供一个进城,结果城里留下反而嫌弃家里的。我舅家一个儿子就是觉得老丈人给他在上海买房出了大力,嫌我舅不仅不支持他还拖后腿。我妈和几个姨都说他不孝。但是你站到他角度,身边都是六个钱包买房的,他不仅没家里支持还要给贴钱也确实不容易,年纪轻轻头发都白了。他弟倒是不嫌弃家里,就是一家四口都要吃我舅的饭,住他哥出钱在老家盖的房,小两口挣得钱也就够个零食和义务教育的学杂费。

      • 家园 商品社会里讲亲情很无力

        刚才我一个侄子电话中说他爸爸用钱很抠,我说这个问题要这么看,假如你爸爸有1万块钱,你只花了他10块钱,他就会很大方地给你,如果你要花他9000块,那他就嫌得比较抠了。他说:正确的路子还是应该开源,去想办法挣更多的钱才是解决问题正确的路子。

        • 家园 正确的路子还是应该开源……

          一下子就想到了闻香识女人里艾尔帕西诺最后的答辩陈词:

          每次当我来到人生的十字路口,我都知道哪条是正确的道路,我就是知道。但我从来都不走,为什么?因为我知道那条路太难走了

          自己也是,每当家人督促我要我多找门道多赚钱,我心里都会想起这段台词,沉默不语

    • 家园 这一段包括大家的讨论真的蛮有意思的

      我一直觉得,河里的很多左派有很重的儒家色彩,虽然他们在言论中对于儒家非常反感,然而人被浸透了真是自己都感觉不到了。儒家色彩的意思就是,他们愿意/习惯用家庭式温情关系,即父慈子孝来治理国家。

      通宝推:猪啊猪,
    • 家园 西北贫困地区生态移民和省对省的对口支援两大政策是哪位提的

      山海情无意中看到画面就追进去了。演员一个个能黑红着脸,穿着灰扑扑的衣服,就觉得应该是现实主义的作品。

      不是没见过土得掉渣的装束,都有伤痕文学的影子,精气神不对。

      这部剧里到处都是政府主动性的行为:吊庄,开会大喇叭,一锤定音的老支书谁不去吊庄扣谁救济粮,好了散了;县上来的同志评理,让两个(村)支书商量逼婚打人。

      最后是整村搬迁,老先人和后人地喇叭宣言。

      这个视角既不是俯视施恩的,也不能是苦情讨同情的。政府一级级的组织,小到村大也就到县里干部了,都好好干着活。

      这个政府,非要替西海固百姓做着主,背着脱贫挣钱的责任,迁村迁地用强也要完成,推着拉着拖着拽着也要顺着政府划下的道儿走,前所未有地展现了中国政府执行能力,的的确确是真正做到责任和权利集于一身的最优化结果。

      生态移民的政策来源不知有哪位解释得清

      通宝推:南寒,
      • 家园 这个政策原型应该很早就有了

        91年去的那个村子就已经有退耕还林了,后来三峡工程大移民也是大规模实践,再往前追,建国后不久,往新疆青海就组织了大规模移民,我妈就是那个时期全家移民到了青海。。国外搞不了主要原因是土地国有这条,假如国内也是土地私有制,那肯定没法搞了。。当然政府有直插基层的执行机构也是重要原因。

        对口支援也是很有点历史了,三线建设期间就是这种对口包建的模式,甚至更彻底,人员机器都要负责。。改开后西部民族问题一度恶化,这种由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对口支援西部的模式就比较普遍了。也是持续了很多年历史了。。反正土共对于地区差阶层差还是很重视的,这些年回青海看看,发展变化非常大,很多地方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 家园 大概可以从“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开始溯源

        百度: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

        九四年提出的计划,内容里有对口支援,对口扶贫。不仅是发达地区对口扶持落后地区,也要求各个行业、机关、团体、院校、部队,等等做对口支援。

        还提到了要搞“开发式移民”:

        对极少数生存和发展条件特别困难的村庄和农户,实行开发式移民

        我没有看到关于生态移民的说法,只有“改善生态环境”这样的字眼。

        剧情里的第一批吊庄户是九一年还是九二年就已经去新址拓荒了。这个剧我是在晚饭后边洗碗边看的,并没有一集不落地看下去,对很多剧情并不是很清楚。

        所以搞这种搬迁式脱贫应该还要早于这个《八七扶贫攻坚计划》。

        • 家园 敦隍旅游时听司机说他们镇上就有生态移民来的在开荒

          2010年前后,敦隍旅游时在镇上吃饭,听司机说他们镇外的荒地上就有移民在开荒,当时只知三峡库区移民这种类型,就问哪儿修水库弄出来的移民呢,他们说是生态移民,从特别干旱的山区移来的。

          在榆林窟听讲解员提到敦隍地区历年来的民族成份时说,原来这儿农村地区是纯汉族区,近些年来一下子多了好多民族,移民来的。

          可见生态移民应该是一种类型。如果如您所说,应该和扶贫有一定关联,但要比扶贫范围广。不知道和朱熔基时代的退耕还林是否有关联

        • 家园 对宁夏穷地方的“扶贫”,比90年代要早;

          那里很早就搞过搬迁,把那些山里、荒滩上的穷的只有一条裤子的农民搬到好一点的地方,因为宁夏有这个条件,黄河河套是“塞上江南”,但是缺人耕种。然而,政府花钱花力气,动用车马把这些人搬迁了,不过一年半载,这些人又都骑着毛驴回老家去了,故土难离嘛!

          直到90年代、本世纪初,时代不同了,国家强大了,扶贫的力度大了,而且人也见识多广了,才会“乐意”搬迁,才能脱贫。

    • 家园 无语的事

      当年支边是整产业链往那儿迁,艰苦奋斗几十年好歹总算有个城市的模样了,接着政策转向开发东南沿海,现在看象个踢球的假动作,把一部分人晃到西北后这球直奔东南而去.......

      这种剧都是上帝般的救苦救难伟光正,有这钱还不如给支边的移民们每年免一次回故乡探亲的车票呢。

    • 家园 这就是网剧里必须得有个大款的原因啊。
    • 家园 改开更混蛋,把兄弟二者选一改成二者全弃并挑拨兄弟关系

      父亲说家里这点儿钱,只够让一个孩子出息,就没法公平。如果硬要公平,匀着撒面粉,两个孩子都不能出息,那这个家也就没出息了。保了一个孩子的前途,以后出息了,还可以帮着另一个出息,这个家就还有希望。所以父亲要得福以后一定记得报答弟弟作出的牺牲。

      得福回忆完了,对得宝道歉,说自己不仅没能给弟弟帮助,为了自己的工作和仕途,还总是需要弟弟再做牺牲。

      看到这里,让我感慨颇多。普天下,谁不想两全其美呢?但是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混蛋,逼着人做二选一的抉择

      这不就是新中国工农关系的写照么。

      毛主席时代为了国家的全局发展,资源重点倾注在工人阶级,而牺牲了农民的利益(所谓工人九天,农民九地,其实也就是相对说法,工人的绝对生活水平仍然清苦)。目标就是工人出息了,回头帮助农民出息,而且这不是说说而已,七十年代开始,工业已经开始反哺农业,以县城为据点,五小工业开始兴盛,工业化成果开始向农村辐射。

      然后到八十年代改开了,东一头,西一头扑腾十几年,到九十年代后期农村集体主义经济已经不见踪影,国企几千万工人大下岗,农民陷入真穷真苦真危险的深渊,工农阶级两兄弟携手坠入深渊,一帮别有用心的贪官污吏狗腿子还在挑拨“你们工人享了那么多年的福,怎么就不能和农民一样过过苦日子”。

      说白了,不是生活混蛋,少把责任往虚无缥缈的“生活”上推,真正混蛋的东西实实在在地存在着。

      通宝推:海中山,
      • 家园 嗯,你算是看出点门道了

        一直都是这么操作的,挑动群众仇恨群众,然后他们在幕后得利。

        以前是挑动工农仇恨,现在是挑动所谓的有钱人和没钱人之间的仇恨。

        比如房地产,有点钱的人用高得离谱的价格买了房,政府把大头拿去投资公共设施,然后没钱买房的人免费享受这些公共设施,享受的同时还被媒体教唆着咒骂那些掏钱买房的人,骂着他们有钱买房,要么是贪污的,要么是赚的黑心钱,反正你有钱买房,就不可能是好人。而且这招到现在很好用!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下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