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其实俺是个变态 1 -- 百丈村长

共:💬439 🌺2464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30
下页 末页
家园 我靠,你不要总追到别人家里
家园 好,花之。

8过菜园子张清的地位高过小5哥,这可超于我的想象了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5

到了钱粮支应署,我先探头看看,果然只有蒋先生一个人在。蒋夫子照旧坐在柜台边,左手捧本书,右手摆弄着算筹。

我走上前去,先打个稽首,道:“先生真是手不释卷。。。"

柜台后声音冷冷地打断我的寒暄:"找我做甚?"

他并非针对我.蒋夫子一向不近人情.

我摸出条子,恭敬地递过去道:"我来支领些钱粮砖木.酒庄又散了架“。

蒋先生把条子接过去,一个字一个字仔细念道:“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怠。如何知彼?广通耳目。人无耳目,聋瞽也,尚求生有门;山无耳目,待毙也,乃必死之道。今有头领张青、孙小美,不辞劳苦,不避风霜,愿于泊东设局,打探消息,张我耳目,殊堪嘉许。一应钱粮,照需拨与,不得留难。宋。“ 念完后他把条子扔出来:“这个不算。“

我做出吃惊的表情:“哪儿不对么?“

蒋先生道:“宋清批的不算。“

“上次就许了的。。。“

“柴进说了,宋清批的不算。诺,你看。“ 说着他往墙上一指。 我看墙上贴着的条例,“须宋头领亲笔签押。“旁边,果然注了一行小字:“宋清签的不算。“

这柴衙内着实可恶。活该他家的天下被夺。

我只好灰溜溜地出来。跟蒋夫子蘑菇没用,他是个轴子,油盐不进。

宋江,是我顶不愿见的。找萧让仿一个?他敢我也不敢。擦边球是一回事,造假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我正没主意,沿着街瞎逛,忽然想起:好像云里金刚也姓宋。

于是我溜到后山宋家。

宋金刚是山寨最元老,他的房子也是山寨最老的几间之一。 走到宋家门口,宋家嫂子正坐在门槛上依着破门作针线。 我家里的也这么贤惠就好了。

“大嫂,宋大哥在么?“

“宋家哥哥? 没在我家,一早就跟老杜出去了。 说是找史大郎喝酒去了。“

原来我错找到杜擎天家了。这也不能怨我。山上一百多弟兄,谁能都认全了? 他俩儿我记得名字,算不错了。

我匆忙逃往东边史大浪庄上去。走到半路我又有些后悔:咱脸皮忒嫩。我错认家门,她又不知道。为何不乘机好好看看杜家娘子?杜家嫂子原来是那个死鬼王大寨主的媳妇,听说长的花容月貌,比扈三娘不差. 不过错过了也就错过了,去史大浪的庄上,也另有好处.

山上百多位,要说我最待见的,还就是史进这个伙计.他质朴又不蠢笨,有教养却不骄傲,胆大而不蛮横.这种青年,江湖上少有.

关键词(Tags): #水浒传奇,
家园 你确实是个变态!

这都能写得出来!

希望一鼓作气写完, 别让大家栽到坑里!

家园 才明白

孙小美敢情和张青是两口子...

家园 我靠,一定要起这么娇气的名字吗……幻灭啊
家园 此地文好宝多,速来。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6

史进的心意很耐捉摸.当地主时,他一心想做好汉,当了好汉,他又一心想做地主.

他的庄子打理的极好。

远远看去,只见晒干的芦苇编成篱笆,疏密有致。篱笆里围着一团绿,篱前篱后两排黄花正开的烂漫。顺着秋风远远送来香气。走近了瞧,几只耐寒的蜂蝶趁着秋日正暖,嘤嘤地绕着菊花飞。青石铺的小径通往柴门,柴门半掩,吱拗一声推开,左边架的瓜蔓,右边植的豆荚。鸡鸭闻了人声,从四面围来,翘首要食,等了等见我两手空着,也就唧唧咯咯散了,自去找虫蚁吃。小鸡跟着老鸡,纤细而冲动,小鸭跟了老鸦,憨厚而固执。 顺着石板路走三五丈,是一排青瓦房,房前好大槐树,树上挂个秋千,有两个小孩玩耍.秋千荡了黄叶飘洒下来.我认的推秋千的是朱武的儿子朱小武,坐秋千的不知是谁家的丫头.

朱小武见我来了,远远地问:"张叔叔早."我问他史叔叔在么?他说在后园.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酒味肉香和史大浪呵呵的笑声都遮不住.

"史大郎你好适意呀!"

"啊呀,莫不是张青来了!来得正好.“

绕过青瓦房,几个人围坐在稻草上,方桌上摆着酒碗淋漓,一边炭火上架着肉,烤得半焦,哧溜哧溜往火里嘀油。我老实不客气,挤进人圈坐下,史大浪已经递了一挂肉过来。 我接过来咬了一口:“兔子?“

“昨晚刚打的。“

“硬是要的。“

看看周围,肩头顶个孩子的是宋金刚,旁边的壮汉是杜擎天,此外当然少不了黑面大眼的朱武、尖下巴的杨春、大胡子陈达哥仨,此外还有一个秃头,张横。

杜、宋两个,我不怎么熟;朱、杨、陈三个,都是好朋友,但张横有些讨厌。他有两个毛病,一,是爱财,不爽利; 二,是好色。好色也就罢了,他实在是噪呱地紧,无论我们谈论什么,他都能扯到他还打光棍这件事上去。山上少说有一半弟兄没成家,唯他没媳妇就过不下去,每日坐不安席行不循路睡不落枕食不甘味。但是到史家吃酒,也避不过这秃子。张横和他兄弟张顺两个就住在史家东边的浅滩上,确切地说,是住在船中。只要你有酒肉,他必然闻香而来.

我准备乘秃头还没开口就把事办了。倒一碗酒,我端给宋金刚:“宋哥哥,我借花献佛,敬你一碗。“ 却见扛孩子的巨汉有些愣怔。

Shit--我又认混了。

装着咳嗽几声,我把酒横移三尺,递到真正的宋金刚面前。

那秃头却不肯放过我:"哎,这位才是宋万.那个是杜千."

朱武道:"船火儿,宋大哥和杜大哥气宇轩昂,一见难忘.菜园子怎会错认? 他那是被酒呛了,停了一回而已."

关键词(Tags): #水浒传奇, 通宝推:鹦鹉螺,踢细胞,
家园 爱看,请继续.
家园 你该不是风神吧?

好久没见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 7

神机军师,知情知趣,十分可人。

秃子却不开眼:“什么器宇轩昂,要不是他俩今日来喝酒,我就认不得。”

朱武笑道:“这是张头领你的不是啊。”扭头问陈达:“你什么时候知道宋大哥、 杜大哥的名号?” 陈达道:“打一上梁山,俺就记得了。这样昂藏的大汉,怎能不识?”杨春也道:“我原在关西,未上少华山,就听说山东水泊梁山有两条好汉,极其魁伟。” 史进也是戏弄张横惯了的,跟着道:“张头领,你少情寡义。” 张横翻了白眼,看看这个,看看哪个,半信半疑。朱武一把拽住张横道:“一山兄弟,你居然说不认识!是贵人多忘事么? 还不敬碗酒,陪个不是?” 宋、 杜两个连称不敢。

秃子倒是光棍,反正酒不是他的,拎着酒缸满满倒了两碗,冲宋、 杜两人各搭一恭,道:“是我张横失理。两位哥哥见谅。”说罢左右各持一碗。宋、 杜两人面带尴尬,伸出手来乱摆,也不知该接着,还是该推却,谁知这秃子并不把酒递上,道是:“先干为敬”,先左手后右手,仰脖儿咕咚咚,两碗酒都自家喝了。

我们都没料他有此一着,面面相觑;那秃子自得其乐,又取了肉来,啃着赞好。老杜脖子上的孩子闹起来。老宋问他,那孩子说是想吃肉。老杜把他放下来:“去,找你小武哥哥耍去。” 那孩子哼吱着不肯。

秃子一边啃肉,一边叹:“唉。杜千你儿子都能抢肉吃了,老子连个女人毛都没沾着。人比人,气死人哪!”

得,又被他绕到女人这个话题上了。

如果不岔开他,他会一一列举他优良的条件,痛陈老天是怎样不开眼;然后他会追问我们,娘们看不上他,是不是因为他谢顶;然后他会掏出N年以前的一张通缉海捕文书,给我们看上面的画像,追问我们,那画儿上的小生秃不秃。凭良心讲,那张画像不但不秃,甚而真的很帅气;但那画的肯定不是张横----我们大宋的捕盗司不敬业到了极点 。

我不得不打断这秃子的牢骚,干脆开门见山,道:“我这次是来找宋大哥,有事相求”,遂把我的章程讲了一遍,拿出纸条,便请宋金刚签字。

宋金刚显是吓坏了,变颜变色道:“我替宋公明画押?这可使不得 ,使不得!”

史进却是好事之徒,呵呵笑道:“什么叫使不得?我史大郎怎么不得?” 宋金刚摆手道:“不不不,不是史兄弟不得,我是说,这种事情使不得。”

朱武笑道:“这事儿又不是头一次。蒙蒋敬那个书呆子的,怕甚?”。

老杜却懦颞道:“这个,老宋他不会写字。。。” 宋金刚可抓了救命灵符:“对对对,我不会写字。”

杨春笑道:“按个指头印儿也一样。”

关键词(Tags): #水浒传奇, 通宝推:静处闲看,
家园 文笔很好,继续啊!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 8

杨春笑道:“按个指头印儿也一样。”

张横一拍大腿:“对!杀只鸡,弄些鸡血来按指头印儿!”,说罢起身,便要去捉鸡。朱武一把将他拽住,道:“好计!不劳张头领,我兄弟去来。”说罢朝杨、 陈二人使个眼色。宋金刚也待要走,却被史进按住。我也就势傍住老杜。

宋、 杜面如土色。

听前院一阵鸡飞狗跳,杨、 陈二人回来,手上挣的嘎嘎叫,却是两只鸭子。杨春讪笑:“鸡太机灵了,逮它不着。鸭子好逮。” 陈达道:“我怕一只不够,又弄一只来。”我心中暗笑,看张横,他是又羞又恼----是史大郎家的,鸭却是他与张顺所养。陈达找个空碗就着,生生把鸭头拧下,便倒提了放血。杨春瞥见朱小武与那丫头也从前院跟来,便把他们叫到跟前,把手中的鸭子叫给朱小武:“看见了没有,象你陈叔那样,哎,对,就着么拧。好!倒着拿,把血放净了,去拔鸭毛。你妹妹不是一直嚷嚷要做个毽子 耍么?”

秃子终于没忍住:“操。有拿鸭毛作毽子的么?”

朱武呵呵笑道:“不做毽子,添被窝也好---不过添被窝怕是不够。。。”

秃子忙道:“做毽子蛮好。”

话说间,那鸭血已经淋漓了满满一碗。朱武便端到宋金刚面前。老宋兀自不肯,却由不得他,杨春、 陈达别了他的肩,史大郎拽着他的胳膊,朱武扳开他的手指,往碗中一蘸,我递过纸条铺在桌上,伙了朱武把硬生生拿他按了指印。我再拿起纸条,吹了吹,收在怀中,道:“这回好了。多谢宋大哥慷慨相助。”

宋金刚欲哭无泪,竟然也有些怒了:“你别谢我,谢谢你这帮土匪兄弟就是了。”

史大郎笑道:“一家兄弟,何必见外? 咱不都是土匪么?”

于是大伙儿满了酒碗,接续着牛饮。我有事,本要走,但想,能吃一口秃子的鸭子,机会难得,于是也坐等那鸭子烤熟。那鸭子却难熟得紧。大家等着,边行酒猜拳,渐渐就有些醉了。

张横忽然叹道:“我们吃鸭子都得自己整治。家里若有个婆娘便好。”我有些糊涂了:“你得找杜家大嫂那样的才好。若是讨了我那混家,每天伺候着,尚且喊打喊杀,让她做饭给我吃?下辈子也未必等着!”说完吓了我自己一跳。

幸好这群醉汉并没有刨根究底,却开始数算他们当年未成的姻缘。陈达说了邻舍的小妹,杨春说了西城的表姐,朱武说了东家的小姐,史大郎说了城里的花魁。轮着张横说时,他却一个也无,想了半天,说见过一个戏班子的旦角叫什么白香玉,长得那叫一个如花似玉。我们问他怎生如花似玉,他又憋了半天,说就是如花似玉般的如花似玉。朱武便笑话他辞穷,并引“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又说什么“盈盈秋水,淡淡春山”,说这才够情调。我毕竟是酒没醒,不免较真,说你这是转贴,不算真本事,醉汉们便叫我原创一个。

关键词(Tags): #水浒传奇,
家园 赞一个,看到最后一句笑喷了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 9

明日有事不更,今天先赶出来发了。

-------------------------------------------------

原创我也不拿手。虽然同李逵一样,我也有个当教师的爹。

当年我爹迫我背了三 五百首唐诗,说是“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后来我发现,他分明教错了,应该是“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硬要吟”。但如今我被将到这儿了,也只好“硬要吟”。

我端着酒碗站起来,踱了几步,憋得头重脚轻,只憋出这么几句:

“昨夜幽梦忽还乡,青衫还我少年郎。不远南山踏春去,莫逆同窗戴月狂。”

念出这几句,我就着碗喝一口酒,心中忐忑,不知将被如何褒贬,却听张横称“不懂不懂。”,朱武与他解释:“说得是张青昨夜作了一梦,梦回他年少青狂之时,天色未明,即与好友往南山踏春。”史大浪连连叫好,还同宋、 杜、 陈、 杨到前院篱下采了菊花献于我。 想不到我的作品这般受听! 我喜出望外,续道:

“日出东方云着彩,春来南山花如海。香郁柔风流不定,蝶唤小蜂弄影来。”

朱武料知他们不懂,复又解释道:“这四句说得是他们到得南山,日头已初,染得朝霞着色,那南山遍地都是花,开得极其茂盛,如大海一般无边无际;花香随风流转,招得蜂儿蝶儿都来。”于是大家一同叫好,又献上菊花若干。我再喝口酒,诗性遂大发不可收拾:

随心漫入芳菲处,叶秀花深及马腹。忽见蕊浪浮伊人,流光溢彩椎我目。

朱武道:“这就看见美人儿了。” 文盲们都点头。我接着念:

彼之旖旎直若贼,排榻夺户直入我心扉;彼之窈窕真如烙,烧肠撩胃真烙我心窍;彼之婀娜好似磨,把我七魄碾碎了磨,彼之气韵即为风,将我三魂放了风筝。

张横道:“这段不好,字儿太多。”我诗性正浓,本不欲理他,却见这秃子鬼鬼祟祟捧了颗灰黑的鸭蛋,不由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你待怎讲?莫非要给我送蛋么?”

那秃子忙不迭把蛋吞了,含含糊糊地道:“这皮蛋我只腌得一颗蛋,自家吃的。”

我靠。误会了。 朱武、 史大浪又带领众文盲上了一轮花,请我接着做。只是这么一打岔,我的诗意断绝,就有些接不上了。

正在此时,忽听得前院脚步声大作:“张青哥哥! 大事不好!”

何人叫我的名字?

闪过来一个人,却是王定六:“张青哥哥,大事不好! 嫂子被劫持了!”

酒碗不觉坠地。“你待怎讲?”

“孙二娘被歹人劫持了!”

关键词(Tags): #水浒传奇, 通宝推:wlr,鹦鹉螺,回旋镖,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30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