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所经历的国企改革 -- blessing

本楼:阅 429014 复 528 🌺4878 🌵8 最近: 复0 🌺 🌵0
2010-12-23 06:00:14月色溶溶
这些豺狼和蛆虫是怎么爬上领导性的位置的。

很多人说国企国企,好像这就不是国企的一部分一样。

从根子上说,人的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包括领导和工人。

帖:3216930 复 3216765
2010-12-23 06:02:11手表不准
你没看懂我表达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一个国家,利益集团的名额是有上限的,最多发展到1亿(或者别的数目)。这个判断来自日本的说法:1亿总中流。(现在变成1亿总下流了)

拿美国说,美国的市场是全球,绝对没一千万这么少。

至于俄罗斯,现在肯定是笑话;不过俄罗斯前身的苏联不是笑话,它刚好是达到过你说的那种模样的。

顺便推荐个帖子,看看曾经的苏联:外链出处

帖:3216936 复 3216880
2010-12-23 06:02:51s0158
好像与毛主席在的时候不一样

现在有的孩子,一生下来注定未来就是人上人,有的人一生下来,除非发生奇迹,注定就是被管理,被统治,被压榨的人

还是那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帖:3216938 复 3216708
2010-12-23 06:04:05青石崖下
那是因为78年到了

我不是故意抬杠,但倘若忙总您早出生10年,您能上大学吗?能成为所谓的工农兵学员吗?

我爸当年就是大队不同意读高中,成绩再好就是不能读,只能下地种田挣工分。我想忙总应该比我更清楚60-70年代的事情。

现在和将来一段时间像您这样靠个人本事闯出天下的几率很小,我完全同意这种判断。我在07年找工作的时候就很有体会,进部委、大央企的同学几乎都有深厚关系。08-10年春天,我连续三年进入发改委和商务部的最后一轮公务员面试,都未果。还记得当时发改委人事司的人对我一好友说,快找关系吧。呵呵,我哪里去找副部长级别的关系?今年索性不考了,在小企业也能通过工作保持稍微的尊严和自由。但我真的觉得78年以前对农村和城市的强制分割,以及以出身定等级,也是真正的阶级社会。

帖:3216942 复 3216921
2010-12-23 06:05:48
本因坊幻庵
代理人的败德

在个体户思路盛行的地方会猖獗一些

制度成熟的地区就好一些

帖:3216946 复 3216930
帖:3216950 复 3216942
2010-12-23 06:09:29
wqnsihs
几乎100%是这种:你们为什么不安分守纪,老有非分之想?

帖:3216961 复 3216928
2010-12-23 06:15:20桥上
刚在看您的张厂长,只想说您为什么救那个牛市长

还有那个王省长还是书记,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个姓陈的死的冤,省长们还不如这位张厂长。

帖:3216970 复 3216961
2010-12-23 06:17:25
wqnsihs
我救他是救我自己,我需要他的权力来帮忙解决企业问题:

资产重组,财务剥离,社会负担剥离,离退休人员安置等等。我是在做生意,交换而已。

帖:3216974 复 3216970
2010-12-23 06:19:15
桥上
当然,我是借贵宝地发发牢骚而已,我还没有上山的本事

帖:3216975 复 3216974
帖:3216986 复 3216946
2010-12-23 06:24:42jxl
可能不会太久了

"这个改革的长远代价需要我们下一代,甚至若干代来慢慢体会,偿还。"

这次的危机没有那么简单,而是和大萧条一样深刻的危机(如果不是更深刻)。

帖:3216987 复 3216708
2010-12-23 06:33:07【子衿】
那也是一个等级社会,成分不好的,找对象都困难

当然这个政策确实是有年代区别的,即使是在78年以前。政策在不同的年份之间是有变动的,一会儿左,一会儿右,你碰上那一波完全凭看运气。

我妈考大学那年就不讲成分,所以她能上大学,我姑比我爸妈他们低一届,本来也是按照原来的政策按成绩录取,但是后来中央不知道又出个政策,大概左的方面战了上风,于是按照成分重新录取一遍。我爸(姑)家成分比较好,本来我姑是上不了大学的,结果就因为这次重新录取,就上大学了 。

不过我父母也都不是成分很差的家庭,成分很差的家庭,那个年代其子女真是没有出头之日,别说这个,在农村,连找对象都困难。

这当然也有地区之间执行政策的区别,LD他们家就他一个最小,所以从上学开始虽然还有人骂, 但是上中小学,考大学完全不受影响,但是他哥,他姐,连初中都不让上,其实他们成绩也是蛮好的,更别提什么其他上升的渠道了,找个对象都很难的。

帖:3217001 复 3216942
2010-12-23 06:42:26一二三四
我帮忙总说一下这个问题吧

很多。甚至很多原来党性觉悟都很高的人摸爬滚打当权以后想法改变也非常大。只不过很多人表达上有不同方式,或者倾向于不表达,其实意思就是一个意思。

其实这也是忙总说的体制内逆向淘汰的一种表现形式。只有坏蛋爬得上去,好人被坏蛋欺负久了,信仰价值观被现实击溃,爬上去后也做坏蛋,爬不上去的看见上面都是坏蛋,自己还被坏蛋欺负爬不上去,所以也要变坏。最后在上面的都是坏蛋,或者价值观崩溃掉的准坏蛋,于是他们也都倾向于用坏蛋维持自己利益,只不过后者比前者负责点,要脸点。

得失心不那么重的,或者说实在没办法,又不想同流的,就没事自己学点东西,看看书。或者上网灌灌水,就像忙总这样。这样的干部也接触过,有的真正是能为党国奉献分忧的人才啊,说到这里心里就难受。最后的结果就是群众离心离德,干部也离心离德,所以工作越来越难开展。现在到什么地步了不好说,最大的问题是趋势是向下的。向下速度很快,用一个朋友的话说这根本就不是堕落,这就是陨落!

忙总说现在最大的危机是体制内的逆向淘汰,本人是非常认同的。

帖:3217007 复 3216928
2010-12-23 07:00:14桥上
先花,谢谢回复,

不过我之所以请教老忙,是因为他似乎有机会接触到比较多的统治者,不知您接触到的不如此的统治者有多少,印象也行。

帖:3217029 复 321700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