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4 🌺38新:
主题:新冠病毒,穷国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广发疫苗? -- 胡一刀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1
家园博客 新冠病毒,穷国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广发疫苗?

新冠病毒,照欧美这个抗疫德性,不来来回回搞几波看来是难以消停了

大国发达国家可以指望正规疫苗,穷国,尤其是穷的人口大国,指望正规疫苗恐怕缓不济急,所以我个人觉得,实在不行可以尝试一下广发疫苗

啥是广发疫苗呢?当然不是广发基金搞的疫苗,而是参考了当初国家专家组成员王广发的感染-发病-治愈过程来做的简陋疫苗。

回顾一下他的整个过程: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1-23/doc-iihnzahk6029383.shtml

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20_01_23_532888.shtml

另一个节点是在回京前两天去了几家医院的发热门诊和临时隔离病房

...

他认为在发热门诊感染的可能性最大,因为当时没有配备防护眼罩。一个重要的线索是,王广发回京后出现最早的症状是左下眼睑的结膜炎,很轻。2-3个小时后出现了卡他症状和发热。但经抗流感治疗无效,发热时断时续,最后做了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呈现阳性。说明他的结膜炎很可能也是新型冠状病毒引起,而且是局部结膜首发。因此 高度怀疑是病毒先进入结膜,而后再到全身

很多病人一般需要一周多到两周,病情才能逐渐控制和好转。而他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体温就降下来了

王广发的病例意味着,可能从眼睛先感染症状会比较轻微,病程短恢复快。这个河里也有人分析过是可能的。我觉得吧,毕竟从病毒接触呼吸道进入到抵达肺部这可以乘着呼吸来,好比是坐着飞机从空中走,速度快,立马病毒就能以战养战对付我们的免疫力了;但是从眼睛来就费点劲了,如果从血液我觉得不太可能,这好比羊入虎口;从鼻泪管比较可能,这好比走水路,速度要慢很多到达肺部。身体的免疫力可以有更多一点的时间来适应这个病毒,类似空间换时间。等病毒到肺部了,这边免疫力的防御工事也做好了

王广发自己使用了柯立芝好了,大规模对比试验表明这药对新冠病毒没效果,说明这种感染危害性可能确实不强

当然风险肯定是有的,首先量不好把握,病毒入眼的数量少了直接自己完蛋了没生成抗体;数量多了直接把人送走了也不好;

其次王广发毕竟是孤例,拿人体做实验实在政治不正确

所以我写这个无非是死马当活马医给个招数,万一哪个穷国实在没办法了,这也算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其实当年琴纳搞的牛痘,也和这个类似,没办法也只能倒退一下。

已经守不住了的情况下,短促突击试试也未必不可以,看造化呗。反正他们也未必能看到,不吐不快!

通宝推:朴石,
主题:4507080
家园博客 还有牧师

完全环保,节能。。。。

牧师们努力吧,意识反作用于物质,成功了就是圣. 床铺

帖:4507133 复 4507084
家园博客 别总是犯幼稚病。

哪怕用了别国疗效99%的疫苗,只要有1%的死亡,那屎盆子肯定扣你头上了,索赔认罪会滔滔不绝而来,西方媒体更是马上来煽风点火咯。国家间斗争就是如此残酷,死的p民算个啥啊?

农夫与蛇做不得,必须是对中国友好,状态低的国家中国才能去救。

帖:4507146 复 4507080
家园博客 你恐美也够可以的,我这是私人建议,也不需要国家干啥

你以为啥也不做,屎盆子就不扣过来了?天真

我这是站在全人类的高度,为第三世界穷兄弟们出主意

能看到算有缘,实践到啥地步看造化

与其傻乎乎等靠要,自力更生没准儿也行,给一思路而已

肯定比牛粪、牧师靠谱,比苯酚、硫酸锌应该好点个人觉得

帖:4507199 复 4507146
家园博客 不一定吧,反例是李文亮

据认为也是眼睛先感染的

帖:4507287 复 4507080
家园博客 所以量很重要,他给青光眼患者做手术

到底怎么感染的其实不一定,可能是通过眼睛,也可能是手接触了口罩上的病毒然后手口传播

按我的设想,找一个轻症患者对一盆蒸馏水打俩喷嚏,然后滴两滴到眼睛里,这个量或许还行吧

帖:4507298 复 4507287
家园博客 本质上早期牛痘也是这么干的,我这个无非很简陋而已

我也说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穷兄弟们除了饿死和病死,再一条可能的路

帖:4507309 复 4507300
家园博客 先让病毒感染猫狗,筛选更适应猫狗但对人是低毒性的病毒

你可以大规模的感染动物而不用担心人道危机。

帖:4507369 复 4507309
家园博客 偶觉得可以考虑有计划的感染,每人配上两盒连花清瘟

有计划的感染,控制感染的规模,尽量控制在轻症范围。同时准备类似连花清瘟这样的药物,避免转重症。中成药的价格很便宜,即使非洲的黑蜀黍也买得起,这样才比较可靠

帖:4507630 复 4507080
家园博客 想法不错,昨天国内的灭活病毒疫苗已经临床测试了

您这想法是五大路子之一,灭活或者减毒弱毒疫苗,也是最传统的办法。但同时也是比较不安全的办法,因为毕竟来自活病毒,一个处理不好,就算做到了百万一失,一百万人接种,出一个事故,那十亿人的话也要死一千人。所以美国的疫苗生产厂家是有豁免的,个把事故总是难免,牺牲了极少数倒霉者。我小时候住传染病院,听护士说过,每年打脑膜炎疫苗(记忆不清,应该是这个,是病菌引起的的,原理相似,那时候都是灭活或者弱毒减毒疫苗)的时候,总有几起反而引起脑膜炎发作的例子。

您说的这个具体想法,太原始太直接了,这个病毒的毒性太强,通过眼睛传染的手段不可控。但是这个路子在生物群中在讨论,比如现在发现的大量轻症或者无症状病人,他们的传染性已经研究过和有症状的没大区别,但是致病性似有较弱,那么只是因为病毒数量少,还是他们的病毒有某种突变,导致了这个区别?如果只是病毒数量少那没什么用,如果是突变那么这可能就是弱毒病毒的种子,可以用来做群体免疫的起始。但是具体的研究也很麻烦,因为这个是感染人的,弱不弱只是推测,在有适当的动物模型之前,安全/伦理的考虑不好处理。但这个如果能证实,它符合您的穷国原理,就好像山火烧来逃不掉的时候,就先放火烧掉自己身边的燃烧物,给自己清出场子。虽然也很危险,但有一线生机。

理论上说还是灭活的病毒更快,大量生产病毒,各种处理,干掉传染和致病活性,保留引起特异免疫反应的性质。现在第一步临床实验都是先测试安全性,下一步看有没有引起特异反应,产生能够中和病毒的IgG,滴度够不够,捂的。

通宝推:桥上,胡一刀,
帖:4507922 复 4507080
帖内引用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