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转载备查:赵志军:新石器时代植物考古与农业起源研究(上) -- 大井故事
共:💬295 🌺2058 🌵13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20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 想着有人系统性地上百年地洗地,修改历史

帮你塑造他们想要的思想和观念。然后搞出黄丝太阳花,恨不能剥了自己的皮。真的既恐怖,又有点佩服。

最近老和一个兄弟在微信上辩论,关于中美之间的那些事。这个兄弟,人非常聪明,就是信了这些裁剪编造的事实,非常坚定地认为,只要中国态度卑微一点,别那么战狼,对美国多礼让和友善,一切就会变好。因为英美历史上就是比俄罗斯更爱和平,更先进文明的国家。我给给他举了许多实例,证明英美的种族主义对待非昂啥和日耳曼人,他们比俄罗斯更具侵略性,和残酷性,杀灭了两个大陆的土著。但在这些事实面前,这个兄弟选择了不继续辩论,估计从小到大看了太多英美高大上的宣传,已经从情感上升到信仰了。有点感情上无法面对。每次一到这种事实硬撼的时候,他都选择不继续辩论。但下一次,遇到某个具体事件,他又仍然会跳出来,把英美高大上一套搬出来。我有一次不得不说,兄弟啊,你的三观基于事实啊。但他有无穷无尽的已经饱含童年青年时期情感浸润的这些被人加工过的事实。而且已经发展到感情上不接受质疑的程度。

英美的文化霸权,真很牛。而要中国崛起,我们中国的那么多外语学院的学生,国家一定要用媒体和互联网企业把他们组织起来,到全世界去争夺舆论阵地,把这些“事实”再次解构,用中国苦难和中国梦的叙事方式再叙述一遍,在亚非拉的电视电影和报纸杂志上。英美已经在这块深耕了几百年。我们得加大力气去追赶。这是中美差距最大的地方。

通宝推:云山,死扛着,陈王奋起,方恨少,shyukyo,海外俗人,加东,等明天,青青的蓝,梓童,心远地自偏,ziyun2015,途人,心有戚戚,盲人摸象,
帖:4760079 复 4759142
家园 反华论坛把战狼骂的狗血喷头,搞的好像弄死他妈一样

然后是嘲笑,笑话11说,看,进行不下去了吧?幸灾乐祸。

虽然说战狼时机不太对,但是也不至于这样吧!!

实力弱就不能反抗了?这叫什么道理?承认差距不等于不反抗啊?否则抗战躺平不就得了?这汉奸的思路无法理解!!毛主席那时很强吗?

也是,他们认为毛主席就是瞎咋呼,按照他们说法,那时饭都吃不上,更应该做孙子。呵呵。神奇的逻辑。

非洲人做孙子多久了,有意思么?还要继续做呗!!!无法理解!!!无法理解!!

通宝推:hwd99,玉米菜,脑袋,
帖:4760085 复 4760079
家园 绿营反正这事也能扯到传教士身上也真是脑洞大开。

对于军队来说,只有胜利才能带来胜利,清军入关前几乎打赢了每一仗,闯军又输了,自然军头会倾向于投清。

至于南明那个弱鸡,江北四镇哪个不是李自成的手下败将,李自成都打不赢清军,这些军头怎么会去联系南明。

而李成栋、金声桓、姜瓖、吴胜兆等人在和南明的交战中也意识到,清军也不是三头六臂,只是纪律比明军严,补给比明军好。

他们的军队经过整顿以后还是很能打的。之前打不过清军,一是军队没钱,二是自己吓自己。

然后清朝剃发令加各种羞辱,让他们意识到他们不配姓辽,更不可能成为三顺王第二,自然就都反了。

当初清朝在山西选出各官,又肆行凌虐,民益难堪,顷者,英王(阿济格)师至,催办粮草,绅士军民,苦不可当,动辄欲行,早就引发众怒了。

大同的起义也是清军抢掠民女引起大同驻军自发攻击清军,姜镶才顺势反清的。

明末那个年代,天命之类的虚名没啥用,就看谁的军队更能打,能撑更久。

这也去怪传教士,只能说你开心就好。

帖:4760159 复 4759472
家园 靠外语系学生基本没戏

中国文科教育不行,培养的学生太过“文青”。对付西方那些泼皮无赖式的“媒体战士”必须有主见,有各方面丰富的知识,这样才能与之一战。相对来说工业党还可靠一些。

好在经过昂撒这几年的歇斯底里式的表演,特别是新冠流行以来,认清它们面目的青年人逐渐增多。以前不可一世的公知们失语,纷纷沦为过街老鼠就是一个好的开端。总之这件事急不得,必须有要一个渐进的过程。

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去发展中国家去帮助本地人,比如我最近比较关注的“老弟环游记”、“飞哥巴基斯坦星光村”等,他们以个人名义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当地做些真正慈善性的工作,与当地人交朋友。通过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件,就可以用“水滴石穿”式方式,树立中国人的形象,解构昂撒人的话语霸权。

通宝推:脑袋,
帖:4760160 复 4760079
家园 17世纪的中西交流肯定不能把封建王朝带入工业革命

但是可以为以后的学习打好基础。西方19世纪超过东方没啥问题,无论哪个王朝来打鸦片战争,输是肯定会输的。

对西学感兴趣的人多了,还是能够量变引发质变的,只要在19世纪能有个万把人知道西学,对西学有一定兴趣,我们挨打以后的近代化转型也不会那么慢,不至于连要不要派留学生出国都要墨迹好多年。

明人当年有自信说汇通中西。能逼着利玛窦他们把自己打扮成饱学之士,以西方哲学和科学吸引士大夫而淡化传教色彩,搞出中国特色的天主教已经反映了中国文化的底蕴远不是新大陆土著可比的。

无独有偶,中国化的回教的格底目派也比后来的新教温和多了。

传教士也有书信提过明人对他们带来的知识的兴趣远远大于传教,明人入教和他们去庙里拜菩萨拜关公没啥区别。

帖:4760176 复 4760020
家园 西法党被华丽地无视了。。。

17世纪西方能带来不少基础理论,这部分倒是中国当年比较欠缺的,明人对西方传教士带来的学说还是挺感兴趣的。方以智的《物理小识》里面就有不少传教士带来的内容,还通过计算纠正了日地距离。

历法的算法的引入帮助明末清初的士大夫搞明白了古书上的天元术是怎么回事,历法应该怎么编写。

我们的中式帆船设计了水密舱,所以重炮一开始没法横放到船舷两侧,只能放船首。明末借鉴西式帆船设计思路以后,在中式船上加了一两层火炮甲板,船的侧面也开始用西式帆船的密肋来支撑甲板。

学西式帆船船体结构的密排肋骨,头帆和顶帆,梯形的斜衍帆,锁具滑轮,水平绞盘,舵轮,船尾柱舵等等,这些全部或部分来源都指向了明郑时期。

中式帆船的潜力在17世纪基本上被挖得差不多了。帆船这块确实是经历过大航海时代的西方更先进。

至于火炮,就要提提有名的西法党了。

何汝宾所著《兵录》;其二是崇祯五年(1632年)孙元化著的《西法神机》;崇祯十六年(1643年) 汤若望授、焦勖纂《火攻挈要》都引用了西班牙路易斯·柯拉多(Luis Collado de Lebrija)的《实用炮兵手册》。

宁远本来就不是棱堡,棱堡土方量太大,明朝在辽西走廊的预算根本造不起。

国内棱堡有,真保太监方化正题稿崇祯11年4月记载,县城城墙周围12里230步,高3丈5尺,顶阔1丈5尺,并设有4座西洋铳台,开八字炮眼,即所谓的棱堡。根据郑诚的考证,明末在雄县建了10座西洋锐角铳台。

孙云球曾赴杭州向陈天衢学习光学,陈则学自利玛窦、汤若望。他还曾把一批杭州学者请到苏州一起讨论、研究。苏州还有个富有科学技术知识的薄珏,他的年龄稍长于孙云球,曾经制造过望远镜和浑天仪,对于孙云球有一定影响。孙云球把从他们那里学来的简略且原始的光学知识具体化,利用苏州的琢玉工艺,成功地磨制了各种凹凸透镜,并在此基础上制作了大量光学仪器,把我国民间光学制造业和眼镜业推向了一个新的起点。

为啥利玛窦汤若望他们这些传教士到明朝要伪装,在新大陆就不用呢?

帖:4760178 复 4759142
家园 自己找不到搞工业的办法,那样不会更崇拜西方么?
帖:4760259 复 4760176
家园 最基本的是数学

中国本土文化是无法产生牛顿力学这样系统的科学。

帖:4760264 复 4760178
家园 你楼上那位真的脑洞很大

我早就服气不说了。

帖:4760265 复 4760159
家园 没有意义

针对第一句话来讲。

因为这是未经重构的,文艺复兴时期为主的知识。西方自己科学革命重构都用了二百多年,连已经解决的问题都又花了上百年,甚至至今仍有争议,比如“进化论”的问题康德就已经解决,但现在呢?(还在争论达尔文)比如科学基础问题在胡塞尔那一代已经解决,但现在呢?(还在发明新理论)

这个问题并不是“感兴趣”或者“有知识”就足以做出改变的。如果不对认识世界的基础(所谓“哲学”或者“本体论”)进行根本意义上的改变,那就没有任何意义。而这个时期的基督教倾向于重构中国文本(四书五经)来传递他们的自然神学,比如《天儒印》、《天主实义》等等,仍是以上帝为主,是不可能带来这种改变的。

具体学科之前也说过,比如《天步真原》中有早期的日心说模型。且不论数据和插图错误,也不论那些人为改动,这些知识过于简陋,并没有提供理解他们的相应预设。更没法说带来什么冲击和理解上的优势。比如方以智、黄百家都了解这些学说,然后呢?

西方让日心说成为一种能够接受(站稳)的理论,尚且用了上百年,直到牛顿才算完成。期间涌现了数个英雄人物,中国这边有几个人了解一点错误理论有什么意义?

这些知识也许能够提供一些发展的潜能,但这种潜能首先要有相应的知识阶层,乃至相应的工匠团体释放出来。单纯囿于某些士人的个人喜好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即便如此,也没见受到冲击后的学习有多慢。或者说,问题不在于学习上,而在于决定。你已经把问题的核心说出来了。

这也是为什么最后把问题放到人文。科学革命的另一面是精神感召,无论是早期的基督教热情,还是后期的启蒙运动,无论哪种都为知识发展赋予了充分的动机,中国这边呢?理学是提供了类似的基础,但是有几个是真君子?他们是热衷于做官还是研究?

同样的,这些精神背后都有非常现实的支持,宗教的研究环境、国王或贵族的经济支持,乃至后来自发形成的团体(学会、学院),中国呢?除了司天监还有什么?

说到底,西方也在进步,我们只是拿到了一点文艺复兴时期的知识,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改变一下时间,比如五十或者一百年后,拿到的并不是自然神学,而是那些科学革命的成果,那情况就可能完全不一样。

尤其是通过“发现型实验”更新“自然的认识形式(本体论预设)”。

最后再说一下基督教为什么是一条死路。那就是礼仪之争。所有能在中国立足的宗教,必须首先要接受中国的世俗伦理,或者说,排除在政治秩序之外,只能作为超验世界的一种补充。这点是基督教所不能接受的。传教士普遍认为祖先崇拜侵占了对真神的崇拜,是邪恶行为和信仰的堕落。这在利玛窦时期就已经是核心问题。1645年教廷开始介入,禁止祭祖。中间反复,18世纪最终裁断为迷信与异教崇拜。而撤销禁令要等到1939年。

另外,上面已经解释了为什么“明人入教和他们去庙里拜菩萨拜关公没啥区别”那就是,他们用的是中国文本。以《天儒印》为例

  

大学云:“在止于至善”。超性学论,惟有天主可云至善,则至善即天主也。其曰:“止于至善”者,得见天主之至善,而息止安所也。夫止者,吾人之向终也。故曰:“知止而后有定”,盖既知吾人究竞,即当止。向天主,则定而静而安而虑矣。“虑而后能得”者,谓于目前而能豫筹身后之图,则有备无患,自得所止也。凡失天主为永祸,得天主为永福,得即得至善永福之天主也。

即便不考虑士大夫的宗教观,也能够说明问题所在了吧?国人所信的基督教,和佛教一样,一开始伪装成国学面目。

通宝推:心有戚戚,
帖:4760268 复 4760176
家园 汤若望南怀仁,比牛顿还早呢,他俩死的时候

牛顿在欧洲刚刚发表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

从时间上说,汤若望南怀仁这样的传教士,就不可能给中国带来牛顿力学。

而牛顿之前,欧洲有什么样的系统科学?好像也没有嘛。教廷烧活人倒是挺卖力的。

也就是说,康熙之前,中国没有,西方也没有系统科学。这跟什么本土文化没有关系。

系统科学是工业化发展的结果,或者说,二者是互相促进共同发展的。

工业化本身就会摧毁旧文化,无论东西方都是这样。

通宝推匿名:1
帖:4760292 复 4760264
家园 这叫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战狼在大屏幕上公然杀白人,还说 “那他妈是以前” 。

在公知看来不就是杀他亲爹吗?那他妈是以前是啥意思?不就是新时代嘛。一尊搞新时代,公然提出东升西降,还说要平视西方。你平视公知的爹,不就是鄙视公知嘛。

不共戴天。

通宝推:放牛郎,猪啊猪,脑袋,
帖:4760294 复 4760085
家园 啊?数学史看看吧

牛顿是集大成者,提炼出基本力学和形式化的微积分。其他国家的数学家也有贡献。你不会认为牛顿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学问吧。在代数学的基础上分析数学的进步是自然发生的。中国文化很遗憾未能产生代数。所以现代科学的一切都是来自西方。

帖:4760327 复 4760292
家园 经典力学体系要到拉格朗日的分析力学(1788)才算完成

这个问题其实没法讨论,因为数学革命就是科学革命。现在最多是把发生过的事情解释清楚,不可能给出什么推断。你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尤其是,中国确实没有欧美那样的多元环境和产生数学化思想的文化背景。

更直白点说就是,中国只有一个“国家”、没有多次文化移植(知识来源);缺乏公理演绎的范本(潜能);中国没有基督教、没有启蒙运动、缺乏自然哲学的传统(人文背景);中国更没有足以带来革命的连续偶然(运气);中国也没有足够国家间竞争来推动发展……等等。

所以这里准确的说法是,中国的本土知识难以产生近代欧洲那样的革命性剧变。这是一句废话,因为这是事实,我们永远也不会有机会去理解另一种可能的进路,只能是与西方发生过的事情相比较。

然后逻辑闭环——因为没有产生,所以没有可能。

通宝推:心有戚戚,
帖:4760332 复 4760292
家园 没办法工业党只能对内,大多英语都不够灵光,对外得各种外语啊

不是外语专业的,真的无法。

帖:4760335 复 4760160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20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