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宿命难逃,命运玩笑 第4章 -- xx28

共:💬2 🌺2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
下页 末页
家园 【原创】宿命难逃,命运玩笑 第4章

修炼是为了什么?绝非小说上描写的修神仙之法,飞天成仙;而是为了掌握本门流传千载的医术,不使传统医术这样的中华古文明在我手上中断。可以确切地说老祖宗会的东西,这个道门传下的东西,有些特别,学起来挺费劲的,需要一个得气的过程,不得气就入不了门径,像现在所谓的“执/职业认证”。

老爷爷的门派在道家是个医药宗,得气后在老人家眼里小子我算是入门了。他老说:“修炼什么的与门派的医术传承,应该并行不悖。”其实,他老早就打好主意,现在把门中艰涩难懂的医术推到我的面前,“孩子,你要把本门医术继承下来,亦是不能不努力。”

因为老,他老人家不能不急,竟赶着鸭子上架!

学医之始,我是背着药篓跟老爷爷上山采药,从懂药起。因已认识不少的药材,一路走老爷爷让我先采,那些漏掉的,他老人家最后指出,让我强记不忘,还说道:“孩子啊,能够不漏下长在地里的药材,才不会疏忽生在人体内的病啊。”这样讲道理挺形象的哦!

草药采回要学习处理了,用晒干、净制、切制、炮制等等方法加工,是掌握最基本的制药技术,老爷爷说:“不会制药还给人家瞧什么病?开了方子得会选药材,得会煎制,才会让病人在你手上痊愈。”依他老的说法,是本门医道的要求及规定。

老爷爷要求太高了,我还是个孩子好不好!

现在想想,采药和加工不难,难的是小小年纪的我要干那么多的事!九、十岁的我,懂事能懂多少?有些力气又有多少?我还记得当时爬山采药很累了,回到茅舍,喘着大气,把药篓一放,就想躺下阖眼睡觉,肚子虽饿,也有些顾不上。可见累得有多惨!

可每逢这个时候,老爷爷替我把草药摊到地上后,喊一声“上课”了,我有了条件反射,赶快爬起,或是被老爷爷拿烟杆敲起,跟着他老人家把采来的草药一根根、一条条分开晾晒,生怕处理不及时糟蹋了辛苦采来的药材。

老爷爷真的老了,干完这些活计也是不想动弹,可还得咬牙带我练功,一天都不漏过,真真是难为他老人家了。看在眼里,难过在心里,我是个懂得恩情、师情的孩子,只好自己主动起来,不敢有一丝松懈。

渐渐我成了老爷爷的好助手,每次回茅舍都能采集满满一背篓的各种药材,也不用老人家督促便一点一点地处理好。

现在一说小孩子苦,就是上街乞讨,可乞讨比我无穷无尽的劳作还苦么?

他老人家早就教我识字了,净看些古文繁体字,四五年来已经认得多了,能够读些古文体裁的文章。

一天,老爷爷在墙上挂了一幅手绘图,画的是人的两面,在人形里有不少的线条,线条上标有很多的字。

我问:“老爷爷,上面画的可是经脉和穴位?”

“然也,孩子你挺聪明哟。”

“这有什么,好多线条我看都是运功行气的路线,有字的地方是我记住的穴位所在嘛。”

我明白地说出后,老爷爷便夸奖起来,“不错,不错,联想得蛮对,这就是人体经脉穴位图,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学习掌握喽。”

然后,老人家诵道:“经脉者,所以行血气而营阴阳,濡筋骨,利关节者也。”一付老夫子的模样,并讲解说,经脉可分为正经和奇经两类,正经十二条,是气血运行的主要通道;奇经八条,有统率、联络、调节正经十二经脉的作用,在图上一一为我指出。

待我认清,老爷爷强调说:“黄帝内经云,经脉者,所以决生死,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要我记住学习掌握本门医术要以通经脉为先。

在讲解穴位时,老爷爷说,穴位又叫腧穴、孔道、穴道,是脏腑经络气血输注出入的捷径,也是道医针灸、按摩、气功疗法的施术点位。

我看了图上密密麻麻的穴位名,尚有很多是不识的字,便问:“人体有多少穴位呢?”

“周身共有五十二个单穴,三百个双穴,五十个经外奇穴,即七百零二穴。”老爷爷张嘴即来,说得清清楚楚。

“那么多的穴位,记得住吗?”我疑问道。

“记得住,怎么记不住呢?反复认记,终是能记住的。”老爷爷不以为然地说,又补充一句,“孩子,你还得记住,穴位有‘按之快然’、‘祛病迅速’的要意,不论针灸或是按摩治疗他人病症时,选好穴道,有事半功倍之效。切记,切记。”

老爷爷那般强调的语气,让我对经脉穴位的认知格外重视,知道那是道医医术施展之本,不懂不通,无以为医。

于是,我便勤加认识,经脉走向掌握得快,但穴位太多了,用了很久时间,并在自己和老爷爷身上反复试穴识穴,每每感受那按在穴位上的酸麻胀感,同时听着老爷爷的评说,方才掌握,好不容易!

对此,我没啥特别的感觉,学习的事不过用点脑子,认真用功便可。但老爷爷却是乐坏了,捋着白花花的胡子,对我说:“小子可教也!宗门有后人也!”

所以,我年龄小,能不能学医,在老爷爷那里不是问题,那么难修炼的内力功法小小的孩子都上道了,识字习医还足论么?这是他老人家的说法。

老爷爷仍是心急情迫,在我能够认清经脉穴位之后,立刻逼着我去读医书,背医书,描摹经络走向,人形图上标示穴位所在,用以掌握最基本的道医理论。多亏了我已有识字基础,才马马虎虎地坚持下来。

一天,老爷爷检查了我背诵“汤头歌”、“针法口诀”等等学过的道医知识,即使他老人家认可了,我仍抱怨说:“老爷爷,逼我如此狼吞虎咽,焉知不是揠苗助长?”

“你小子还和我老人家掉书袋子,须知你不是不行,是怕苦怕难吧?!”老爷爷一句话便把我怼了回来。

可我不服,辩驳说:“怕苦怕难说不到我的头上吧?”

“以前是说不到你头上,现在嘛,怕是能够按上了,或是你骄傲自满?”

说不过,说不过!

为了让我识字背书画图掌握得快些,老爷爷减少了上山采药的时间,用来陪我学习,花很多时间给我讲解、示范。在他老人家的勤教和督促下,我每天都有学习的进步,不断深入地掌握那些功法、道医的知识、方法、技能,一段时间以后像模像样地模仿老爷爷画行功图和号脉、针灸的手法。

如此咬牙捶地、克烦克躁、不懈地坚持了两三年,真的好不容易啊!我才初懂那些功法、医书的含义,也可上手号脉和扎针灸了,同时古文上要比同年龄的孩子懂得多多。

自我懂事后,老爷爷时常向我解说本门传承,还让我记住,本派称作“千金门”,以医术为本,传自隋唐时代药王孙思邈,并奉他为师门之祖。

小小的我,当时对孙思邈这个名字,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就是当作祖师爷那般尊敬,老门主般供着。所以,打那以后,逢初一、十五跟着老爷爷敬拜师祖,听他老在祖师像前嘱咐叮咛,“孩子啊,你要以虔诚之心修道,才可继承道统。”

老爷爷对那个“道统”的观念很重,反复强调,可“千金门”的道统是什么,老爷爷也说不上来。就老爷爷的说法,我所修习的医术,应称“道医”,不可乱称中医,须心分之。长大后我扪心自问,“这和道统沾边么?”

老爷爷在外,是远近闻名的赤脚医生,山里的乡亲常找来让他看病。他老人家对山中老乡收取的诊费很少,怀有慈悲之心,并以此教导我学医、行医。

老爷爷出山卖草药也摆个诊摊为人治病,找老爷爷看病的乡人挺多的。在海城博出名声,外面城市的病人也不时有请老爷爷出去瞧病的。

老人家下山为人瞧病,我到山上后即使很小,他每次也带我前去,不放松每次让我观摩的机会。以后学的渐渐多了,内气也渐渐练出,我便能帮他一些,给病人扎扎针、熬熬药,推推拿,跟着号脉、认脉,掌握患者的病情。老爷爷每逢我号脉都嘱咐:“要仔细,搞清脉象,不可疏漏。”还要求我:“掌握脉象,必须坚持为他人号脉,从大量的脉象中理解每种脉动的意义。”

在我生出内气和掌握认穴后,老爷爷格外催我苦练本门的针灸之术,依他老人家所说:“针法大成,必入先天;手持银针,无病不医。”进入先天,是说练出内气、真气,针灸术才能治疗那些疑难病症。

他老人家告诉我,之所以世人难以理解和掌握,是因为他们没有真气。所以,光学医是不够的,得“凡刺之真必先治神”,治神,就是练出真气,便是“针法有全神养真之旨。”这才是修炼之人可得古人医术之妙、之灵的关键。

其实,本门针灸之法并无特殊的手法,关键是以气御针,通过针灸向病人体内输入真气,再通过真气吞噬病灶,疏通经脉,达到治疗的目的。可以说没有真气,本门针灸术就没有什么威力。可施用针灸输入真气,其法其要窍也把我难住好一阵子,练了好久都不得法,无法将身体里的真气通过手指导入银针。

我问老爷爷这是怎么了?他老回答坚持下去,必可做到。他老也没什么窍门,只能笨着练。最后,依老爷爷所说,练习日久,用他老的一副银针,渐渐感觉能输出些自己的内气了。

老爷爷听了我的汇报,急急地说:“来,在我身上试试!”针扎入老爷爷的穴位,运气捻动银针后,老人家竟感受到经脉中有了丝丝凉气,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可喜的是,用我的童子之气,输入老爷爷身体,竟可以让他老人家明显地有精神、有气力。见此,我对本门针灸术更上心了,希企凭此之技能延缓老爷爷的日渐衰弱。

家园 这是小说?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