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伊朗猜想(八卦) -- 泉畔人家

2010-02-09 22:36:22泉畔人家
【原创】伊朗猜想(八卦)6

这2天大致看了下汉书。陈汤传,感觉有几个疑点能解释的更清楚了。

汉书.陈汤传的全文我就不贴了,感兴趣的河友可以去http://tieba.baidu.com/f?kz=198794872 上或者找纸版的汉书来读。

陈汤传里我发现了几个地方,我感觉还是可以用来八一八的。

建昭三年,汤与延寿出西域。汤为人沉勇有大虑,多策谋,喜奇功,每过城邑山川,常登望。既领外国,与延寿谋曰:“夷狄畏服大种,其天性也。西域本属匈奴,今郅支单于威名远闻,侵陵乌孙、大宛,常为康居画计,欲降服之。如得此二国,北击伊列,西取安息,南排月氏、山离乌弋,数年之间,城郭诸国危矣。且其人剽悍,好战伐,数取胜,久畜之,必为西域患。郅支单于虽所在绝远,蛮夷无金城强弩之守,如发屯田吏士,驱从乌孙众兵,直指其城下,彼亡则无所之,守则不足自保,千载之功可一朝而成也。”延寿亦以为然,欲奏请之,汤曰:“国家与公卿议,大策非凡所见,事必不从。”延寿犹与不听。会其久病,汤独矫制发城郭诸国兵、车师戊己校尉屯田使士。延寿闻之,惊起,欲止焉。汤怒,按剑叱延寿曰:“大众已集会,竖子欲沮众邪?延寿遂从之,部勒行陈,益置扬威、白虎、合骑之校,汉兵,胡兵合四万余人,延寿、汤上疏自劾奏矫制,陈言兵状。

。。。。。

明日,前至郅支城都赖水上,离城三里,止营傅陈。望见单于城上立五采幡帜,数百人披甲乘城,又出百余骑往来驰城下,步兵百余人夹门鱼鳞陈,讲习用兵。城上人更招汉军曰“斗来!”百余骑驰赴营,营皆张弩持满指之,骑引却。

。。。。。

于是延寿、汤上疏曰:“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昔有康、虞,今有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籓,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通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天气精明,陷陈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县头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

后数岁,西域都护段会宗为乌孙兵所围,驿骑上书,愿发城郭敦煌兵以自救。丞相王商、大将军王凤及百僚议数日不决。凤言:“汤多筹策,习外国事,可问。”上召汤见宣室。汤击郅支时中塞病,两臂不诎申。汤入见,有诏毋拜,示以会宗奏。汤辞谢,曰:“将相九卿皆贤材通明,小臣罢癃,不足以策大事。”上曰:“国家有急,君其毋让。”对曰:“臣以为此必无可忧也。”上曰:“何以言之?”汤曰:“夫胡兵五而当汉兵一,何者?兵刃朴钝,弓弩不利。今闻颇得汉巧,然犹三而当一。又兵法曰‘客倍而主人半然后敌’,今围会宗者人众不足以胜会宗,唯陛下勿忧!且兵轻行五十里,重行三十里,今会宗欲发城郭敦煌,历时乃至,所谓报仇之兵,非救急之用也!”上曰:“奈何?其解可必乎?度何时解?”汤知乌孙瓦合,不能久攻,故事不过数日。因对曰:“已解矣!”诎指计其日,曰:“不出五日,当有吉语闻。”居四日,军书到,言已解。大将军凤奏以为从事中郎,莫府事一决于汤。汤明法令,善因事为势,纳说多从。常受人金钱作章奏,卒以此败。

这里边尤其明确的写出,郅支单于的地盘,就在大夏之西。而安息则也是东接大夏 。估计郅支单于的地盘应该是和安息交界甚至不少地盘就是抢的安息的,否则陈汤怎么会说“西取安息”。显然,陈汤对安息的战斗力根本不指望。这样汉书记载郅支单于有摆鱼鳞阵的罗马兵也可以解释了,这些俘虏被安息安排在东边,结果这些地盘被郅支单于抢了。而安息把罗马俘虏放在最东边,防止逃跑是一种可能,更可能我猜测是这些俘虏是被汉军远征军抓的,带到安息东界后就都安排在那了。带一小部分先跟随主力回师,向宣帝交差,至于剩下的怎么处理,带不带回西域都护境还是直接带回内地,则需要再向宣帝请示了。

这样做还是很合理的,远征军只要一出安息境,那后勤补给就需要自己想办法了。如果俘虏有几千人,那是一个很大的后勤压力,尤其是中亚那样的地理环境。而给朝廷的密报上肯定要报上斩首多少,俘虏多少,这样才能计算军功。而卡莱距离长安如此远,可能携带首级回来比较难,俘虏就是证明军功的重要证据了。而把俘虏和首级安置在安息的最东界,先把少量俘虏和罗马将领全带回去交差,然后朝廷的核对军功的官员来的时候就直接去安息东界清点俘虏和首级数量(西汉对军功的计算极为严格,斩首数,俘虏数半点来不得马虎)。如果朝廷不要求把俘虏带回了(应该是这样,带回来还得养着),那就直接把俘虏都移交给安息了。古代不是现代,不讲什么日内瓦公约,这几千罗马俘虏在安息的东界生活的肯定不是什么好日子,当苦力,作奴隶是应该的。等郅支单于夺了这片地方的时候,应该也10来年了,战争加上恶劣条件减员,只剩下1,2千人也正常。这么多年,他们应该也学会安息话了,估计是向郅支单于说,我们以前都是罗马战士,是被安息压迫的,我们能给你打仗,不要让我们再做奴隶,苦工了。郅支单于于是收留这支罗马残兵,让他们重新制作武器装备起来,用来对付周围的一些小部落或者和安息打仗还是有点用的。

所以陈汤才会遇到“步兵百余人夹门鱼鳞陈,讲习用兵”的情况。如果卡莱战役是安息自己打的,即使考虑防止俘虏逃跑,也不应该放到最东边的边界地区来,以至于郅支单于能轻易打进来然后把这些罗马兵带走了。安息那么大的国家,放在国家中间地区,或者找个四周沙漠的地区之类的更合理。在卡莱抓的俘虏,不远几千里的运到国界最东边,不合常理。古代几千人穿行几千里,可不是个小成本的事情,这一路的后勤保障压力还是很大的。安息人不应该为了防止逃跑就把几千人全弄到东部边界地区去,而西汉远征军这么干,就好解释了。

另外一点也更能解释罗马村的问题了。如果网上那些什么罗马村墓碑都朝西等是真的。原因也就明确了,他们都是克拉苏军中的将领,可能不少级别还都比较高。所以他们在做了俘虏,被西汉安置在甘肃软禁起来( 估计当时肯定有部队看着他们,免得逃跑,而且位置应该远离贸易路线)不得不当了农民。对这些在罗马当将军过人上人生活的人来说,这生活反差还是挺大的,怀念故土和留恋过去人上人的生活是人之常情。尽管罗马士兵多是公民,贵族,但如果都是普通士兵,可能感情还不会那么强烈。都是些将领,头头,一直过的都是要么打仗,要么当奴隶主的日子,现在确要干他们眼里奴隶才干的活,尽管明知道不可能回去了,但怀念罗马的感情肯定会很强烈的。这样,罗马村的一些风俗,也就理顺了。

从里面还可以看出,陈汤假传圣旨的情况下,都可以组织起4万人的汉胡军队。而且,里边明确写到了郅支单于有西击安息的可能。从陈汤对甘延寿的描述看,那么17年前罗马大举进攻安息,安息如果拍使臣来求援,那么郑吉估计也会这么样对宣帝说。而陈汤时期的元帝爱好儒学,所以陈汤直接不请示(因为请示也肯定不批准),直接矫诏了。另外按陈汤的描述,即使胡兵有汉军一样的装备,也是3不当1,显然,在那个时代,汉军战斗力远强于其他军队。这样克拉苏在卡莱败的如此惨,也是合理的。

另外,晁错《言兵事疏》里明确写着“弩不可以及远,与短兵同;射不能中,与无矢同;中不能入,与无镞同” 意思就是“弓弩不可以射出很远,和短兵一样;射箭不能射中,和没有箭一样;射中了却没有穿透,和没有箭头一样。” 显然,西汉弓弩的要求第一是射程要远,第二是精确度高,第三是穿透力强,要能穿透铠甲,盾牌。卡莱战役里那支打败克拉苏的军队,弓弩的穿透力实在太强。如果安息一直掌握着这方面的生产工艺和技术,那罗马兵团的打法什么的也就应该因此而相应改变了。 但卡莱之战以后到罗马帝国灭亡,罗马好像还是一直那么个编成和打法,也一直没装备远射程,强穿透力的弓弩。

帖:2715807 复 270396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