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们都是机器人 -- 编号87405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12 阅 43231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07-21 12:15:13
4034753 复 3967880
编号87405编号87405`87405`/bbsIMG/face/0000.gif`70`722`7087`55876`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12-06-27 21:09:14`
我们都是机器人(5) 25

最近读了一本书,《人是如何学习的》。这本书实际上是美国教委的一个研究项目的总结报告,该研究项目会同了几位心理学家、人类学、教育学……等等一大串XX家,共同对人类学习的科学知识基础及其在教育中的应用进行评估。尽管书中提到的许多观点及方法和我闭门造车出来的东西有不谋而合之处,但我仍然怀疑书中的一些结论是否靠得住。这其中我最为怀疑的是,所谓的启发式教学和中国流行的填鸭灌输式教学真的有质的不同吗?

为了把我的困惑说得更清楚,我想有必要先对一些名词下个定义:所谓知识(学习阶段),乃是为大多数人所接受的关于事物的定义,比如数学中定义了数,定义了运算法则等等;所谓方法,就是指从“已学的知识和技能中提取所需要的部分来解决问题”之路径;所谓技能,就是基于已学知识和技能,运用最佳方法来解决一类问题的能力。显然,在我的这个定义中,技能是知识和方法的结晶。

那么,我的困惑到底是什么呢?回到第四章中的那个教学流程,我后来发现,要想寻找到20*3分解成2*3*10这个路径,对于小学生来说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我的意思是说,这需要对十进位制有深入的理解,同时还需要很强的洞察力,才能“凭空”想出来把几十分成十组之后再做运算(这是非常巧妙的构思,分和合都非常简易)。实际上,对于大多数学生而言,这一技能的习得,仍然是一种灌输的结果,尽管表面上看起来很像是启发式教学。

这并不是一个孤证。鸡兔同笼问题想必接触过奥数的人都不陌生,但如果给这些人提一个问题:17枚硬币共计1元,请问需要几种面值的硬币,各多少枚?许多人(我的测试对象为成年人)就答不上来了。这两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类型的问题,但为什么许多人学会了鸡兔同笼却不会分硬币呢?

这让我想起了笛卡尔的话,“方法完全在于对我们必须加以注意的事物给以适当的整理、分类,使之条理化。”可见,方法有多么的难学!我甚至开始怀疑,方法是无法教的。依我所见,一个人,只有当他对事物的本质有深刻的理解,并具有深远的洞察力和丰富的想象力,才能真正找到方法,在此之外,恐怕只剩下了模仿。

同时,还有一些方法也是无法真正教会的(能学会靠的是悟性),比如对勾股定理的许多证法,是典型的先有结果,再逆推出来的方法;还有许多结论,起初是偶然间发现现象,尔后经由归纳得出推论,最后再予以严谨的证明成为定理,好比上百年过去了,还是有许多人对天空划过的彗星和树上掉下的苹果熟视无睹;更有一些事情是我们现在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如在我看来属于神级发明的弓箭——古人究竟是如何掌握这种蓄能方法的呢?

就此,我不得不重新去思考,既然方法是教不会的,而技能是可以记得住的,启发式教学真的有那么神奇吗?灌输式教学真的有那么低效吗?我们又如何才能摆脱机器人的宿命呢?

(很抱歉,我没有找到答案)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铁手,石狼,
最后于2014-07-21 12:22:19改,共1次;
2014-07-21 12:15:1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