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16-08-06 11:34:01五藤高庆
剧本四:出现在西域的狼

炎利克二世:这位是西班牙历史上的枭雄,莱昂-卡斯蒂利亚王国特来斯玛拉王朝(House of Trastámara)的始祖恩里克二世(Enrique II de Castilla)此人因为是先王情妇所生之庶子出身,所以得了个绰号叫“私生子”(The Bastard)。他杀死的这个“别罗多王”,是指他的兄长,卡斯蒂利亚国王佩德罗一世。所以恩里克在西班牙历史上也被称为弑兄者。

生于塞维利亚,母为阿方索十一世的情妇古兹曼的埃利诺(Eleanor de Guzmán)。绰号“正义王”的阿方索十一世是卡斯蒂利亚史上的明君,同时也是有名的花痴国王,和情妇先后生了十个孩子。所以和他正妻关系一直不好。在他的情妇中埃利诺最受宠爱。恩里克是埃利诺的几个男孩子中第一个成年的男孩。所以其母媚惑阿方索十一世,为自己的孩子争取地位。因此阿方索十一世先安排恩里克通过被认养而继承了阿斯图里亚斯领地,随后他又提拔他为特来斯玛拉伯爵,封给加利西亚的部分领地。恩里克的领地里含有加利西亚地区的几个重镇大邑,这让他迅速成为卡斯蒂利亚王国中几个重要的大诸侯之一。与此同时埃利诺还为恩里克谋取了不少经济上的利益,进而让他地盘的独立性大为增加。埃利诺的行为大大惹恼了阿方索十一世的正室玛丽亚王后,因为她一直想把这些地区谋为王室直辖的领地,进而让她的儿子佩德罗继承。于是玛丽亚王后挑唆自己佩德罗敌视恩里克。这样阿方索十一世朝内部立即根据王子的不同而分裂出来了派系。而当派系斗争在结合了国内外局势后就逐渐升级为党派斗争。

1350年,阿方索十一世病逝,结果尸骨未寒之际就引发党派斗争白热化。因佩德罗是合法继承人,遗诏在手。所以这次斗争的结果是恩里克被迫逃亡国外。佩德罗加冕后,为粉饰太平,签协议同意恩里克回国。但随后佩德罗在他母亲的教唆下杀死了恩里克的母亲埃利诺。这让恩里克和他结下了血仇。于是恩里克开始和他的几个兄弟四处挑动卡斯蒂利亚诸侯造反。

佩德罗一世是西班牙历史上争议很大的君王,他上任后采用打击大贵族,而任用城市平民和小贵族来加强王权的措施,所以他在历史上毁誉参半。反对者称其为“冷酷王”,而支持者称其为“正义王”。佩德罗一世的这种政策使得恩里克很容易利用大贵族的不满来结党并鼓动他们造反。大贵族的叛乱让佩德罗一世的治世始终处于不稳状态。虽然佩德罗一世并非无能之辈,所以恩里克被迫多次逃亡国外。但因内乱而陷入不稳的卡斯蒂利亚王国因为外部因素,迅速滑向内战。首先是佩德罗执政时期持续的英法百年战争。卡斯蒂利亚王国在进行再征服事业时,从外国请了很多十字军助阵。所以外来武力在卡斯蒂利亚王国有着很大影响力。英法两国在进行战争时为了加强各自的力量,在外交上搞阵营划分,拉拢他国盟友助拳。而卡斯蒂利亚王国因其重要的地理位置,被英法列为首要拉拢对象。佩德罗一世在阵营选边中选了英国。这就让法国立即把恩里克视作奇货,予以支持。然后佩德罗一世企图谋夺瓦伦西亚的继承权,这让把瓦伦西亚视作自己出海通道的阿拉贡王国立即和他翻脸。阿拉贡王国国王佩德罗四世为此和卡斯蒂利亚掀起被后世称为两佩德罗之战(La Guerra de los Dos Pedros)的一系列军事冲突。法王查理五世上台后,为了击败英军,采用在外交上加码,煽动周边各国诸侯亲法,结成军事联盟来打击英国的战略。所以恩里克的地位立即水涨船高,迅速成为法国-阿拉贡-特来斯玛拉联盟的核心。随着加莱条约的签订,英法百年战争进入另一段间歇期,这让法国能够腾出一定程度的军力支援恩里克。在法军名将杜-盖斯兰的带领下,大批法军涌入伊比利亚半岛来支援恩里克的军队。借得法国军队助阵的恩里克开始和佩德罗开始了绵延了3年的第一次卡斯蒂利亚内战(First Castilian Civil War)。恩里克先在纳胡拉战役中失败,但是随后在法国的支援下恢复了力量,最后于蒙蒂尔战役中获得决定性胜利,击败佩德罗的军队。随后恩里克在西班牙历史上最著名的决斗中借助杜-盖斯兰的帮助杀死佩德罗,进而加冕成为卡斯蒂利亚国王。

恩里克加冕后对他兄长的支持者进行了政治上的大规模报复清算活动。所以成4说他“实施高压政治”。在各种清算活动中最有名的就是他对犹太人的严厉迫害。恩里克二世是西班牙历史上第一位有组织有预谋有具体政策的对犹太人实行迫害的君主。佩德罗一世生前对犹太人并不友善,但他为了筹集军资,曾向犹太商人借钱。并以少数政府公职相赠,他的财政大臣就是一个犹太人。这种行为被恩里克用作宣传材料,用以指称佩德罗是犹太人的傀儡。因此在他当权后,出于宣传的结果和敛财报答支持者的目的,他下令大规模迫害犹太人。卡斯蒂利亚犹太人被赶入他建立的集中营,在其中饱受虐待,并被勒令交出所有财物和产业。同时他下令设立双税制,勒令犹太人要额外交税。犹太人还要佩戴辨别的标志,同时禁止使用西班牙人的名字。最后他死前还禁止犹太人任任何公职。这些措施为后来西班牙迫害犹太人的运动开了先声。但同时恩里克对于自己的支持者颇为慷慨。他建立西班牙城市同盟,并从法国引进公爵、侯爵的称号。建立世袭领地制度。并把亲属和支持者都列为有世袭领地的大公。特来斯玛拉王朝通过迫害异族人,强调西班牙人的西班牙特性,所以相比前朝来说,它更加“西班牙”一点。这让恩里克二世在西班牙民族主义思想里占有一定位置,所以恩里克二世在西班牙历史上也是褒贬不一的。

通过迫害犹太人敛得军资后,恩里克二世开始了他的扩张战争。首先他对法国的援助投桃报李,在内战结束后即派出卡斯蒂利亚军援助法军作战,在卡斯蒂利亚军的援助下,法军取得拉罗舍勒战役的胜利,一举扭转战略态势转守为攻。随后恩里克二世和葡萄牙开始了后世称为费尔南德斯战争的军事冲突(Guerras Fernandinas)恩里克和葡萄牙王室之间仇恨甚深,因为他的死敌佩德罗一世的母亲玛利亚王太后是葡萄牙王国出身。葡萄牙王室也因此有卡斯蒂利亚王室的血统。所以得位不正的恩里克决心要把所有潜在敌人斩草除根好让自己儿子继位。但是葡萄牙在接连了英国后获得充足的外援,英军名将冈特的约翰和恩里克反复征战,多次挫败恩里克的图谋。1379年,恩里克死,传位于自己的儿子胡安一世。胡安一世最终和葡萄牙签署了萨瓦特拉条约(Treaty of Salvaterra)。这个条约规定了葡萄牙和卡斯蒂利亚两国王统的继承线。因此使特来斯玛拉王朝保住了自己在卡斯蒂利亚的传承。

附安:这位是卡斯蒂利亚第十七代国王,特来斯玛拉王朝的二代目胡安一世(Juan I de Castilla)。

恩里克二世的长子,卡斯蒂利亚王国的庸主。他上任后延续了恩里克二世对葡萄牙的仇恨。继续谋夺葡萄牙。胡安一世利用萨瓦特拉条约中的漏洞,想用自己妻子来自葡萄牙王室的关系来吞并葡萄牙(萨瓦特拉条约仅规定了葡萄牙和卡斯蒂利亚两国应该并行两套王统而不能相互吞并,没有规定葡萄牙王室不可以外国人来继承)。当时葡萄牙先王费尔南德斯一世一生无合法儿子,只有一位合法的女儿贝尔特丽丝(Beatrice of Portugal)嫁给了胡安当王后。于是胡安借助自己老丈人费尔南德斯一世死掉的机会,开始鼓动葡萄牙的亲卡斯蒂利亚派成员闹事。胡安的做法激励了另一位窥视王位者 —— 英国兰卡斯特公爵冈特的约翰(John of Gaunt),因为约翰的妻子来自卡斯蒂利亚王室。也利用自己妻子的关系要求卡斯蒂利亚王国的继承权,这让胡安一世寝食难安。于是胡安一世决心延续自己和法国结盟,对抗英国和葡萄牙的政策。胡安一世的政策刺激了葡萄牙,让葡萄牙加紧和英国的联系。在进行百年战争的英国见有机会,立即出来给葡萄牙撑腰打气。英国对葡萄牙的援助和进而的结盟,是日后绵延了数百年的英葡联盟的开始。葡萄牙一直到现代都采取亲英政策。并成为英国在伊比利亚半岛的外交政策的基点,都是源于这个援助。英国的行动刺激了法国的反应,于是法国进一步加紧了对卡斯蒂利亚的援助。得到英法增援撑腰打气的两派力量开始在伊比利亚半岛进行新一轮角逐。胡安一世开始组织力量向葡萄牙渗透,导致葡萄牙1383-1385危机的开始(Crisis of 1383–1385)。葡萄牙本土派对于卡斯蒂利亚的吞并企图洞若观火,于是以阿维斯骑士团为主的葡萄牙本土派力量开始武装起来对抗卡斯蒂利亚。随着葡萄牙本土派力量的日渐壮大,胡安一世按耐不住性子,亲自组织军队下场侵攻葡萄牙。眼见卡斯蒂利亚行动的英法两国立即大量动员军队来给自己的盟友提供支持。

1385年8月14日,胡安一世带领的卡斯蒂利亚-法国联合军和葡萄牙-英格兰联合军在阿茹巴罗塔地区遭遇,开启了葡萄牙历史上最重要的战斗之一的阿茹巴罗塔战役(Battle of Aljubarrota,就是成4提到的安鲁杰巴罗达之战)。葡萄牙军以6500人对阵卡斯蒂亚军31000人。葡萄牙虽然人数处于劣势,但是葡萄牙军的指挥官,一代名将努诺-阿瓦雷斯(Nuno ?lvares Pereira)充分吸收了英法百年战争的经验,在分析了两军的情况后,他为葡萄牙制定了优越的战术。葡萄牙军在一个三面环绕不深不浅的小溪的山坡上构筑了防御阵地,这使得卡斯蒂利亚骑士无法提速冲击的同时,只能通过一个正面来冲击葡萄牙的军阵。随后葡萄牙军在阵地前大量布置障碍物,进一步妨碍了卡斯蒂利亚骑士发挥冲击力。葡萄牙军在战前除了英王派来的增援部队之外,还高价雇佣了其他英国长弓兵来支援自己,并训练自己的部队使用长弓,大大加强了火力。而且在战斗之前葡萄牙军经过充分休息,士兵状态很好。而卡斯蒂利亚军因是远道行军赶到战场的,士兵又累又饿。卡斯蒂利亚军指挥官见两军兵力差距大,急于建功立业,无视葡萄牙军优越的防御地位,企图单依靠骑士的冲击力来击破葡萄牙军,结果部队被地形挤入一个狭窄的冲击正面,在无以发挥兵力优势的同时,反而使葡萄牙军的弓箭几乎是百发百中。经过一小时的激战,卡斯蒂利亚军大败溃散,葡萄牙军取得胜利。阿茹巴罗塔战役在葡萄牙历史中被称为独立之战。因为在此战后胡安一世又连遭军事失败,被迫在艾莉翁条约(Treaty of Ayllón)中承认阿维斯王朝是葡萄牙的正统王室,并确认了它对葡萄牙王统的绝对权利。艾莉翁条约和之前的萨瓦特拉条约一起,确认了一个独立的和纯粹的,不受西班牙王室干扰的葡萄牙王国的诞生。之后葡萄牙王国的国王必须是葡萄牙人。所以阿茹巴罗塔战役在葡萄牙的民族史上有着重要地位。葡萄牙为纪念此战胜利,在巴塔利亚建立胜利之后大教堂(Mosteiro de Santa Maria da Vitória)。这是哥特式建筑在葡萄牙的最高杰作。连遭失败的胡安一世在国内遭到反对,不得不放弃征服葡萄牙的梦想。1390年,胡安一世在骑马出行时因马受惊,坠马而死。

裘安一世:这位是葡萄牙历史上的明君,葡萄牙阿维斯王朝的太祖若昂一世(Jo?o I, House of Aviz)。因为他任内击破卡斯蒂利亚的干涉,保住了葡萄牙王国的独立。还和儿子一起资助航海事业,使葡萄牙走上了一条康庄大道。因此深受葡萄牙人尊重和纪念,故被尊称为“缅怀王”(de Boa Memória,意思是of Happy Memory)和大帝。

生于里斯本,葡萄牙王佩德罗一世的私生子。母名特蕾莎(Teresa Gille Louren?o)。出自加利西亚王国一贵家。特蕾莎经一场艳遇后怀上若昂,随后就向佩德罗一世要名分。佩德罗一世承认了若昂的身份,但是将其过继给特蕾莎家,没有让若昂列入勃艮第王室。不过佩德罗一世对若昂甚是喜爱,为若昂找老师时不惜金钱。若昂为人自小聪颖,勤奋用功,在父亲的关照下仕途顺畅。结果于1364年做上了阿维斯骑士团的团长(Grand Master of the Order of Aviz)。阿维斯骑士团于1146年由第一位葡萄牙国王阿方索一世仿效当时流行的医院骑士团和圣殿骑士团而创立,是葡萄牙历史最悠久的军事组织,也是葡萄牙王室御用的骑士团。在再征服事业中的葡萄牙征服战阶段功勋赫赫,影响及于当代。现在葡萄牙国家设立有阿维斯骑士团勋位,该勋位如荣誉军团勋位之于法国,嘉德骑士团勋位之于英国一样,是葡萄牙国家的高级勋奖。勋奖一共五级,最高级别称为阿维斯骑士团大十字骑士勋位(Grand Cross (GCA))。是葡萄牙国家重要的奖励。最新的一位获奖者是美军欧洲司令部第13任司令长官琼斯上将(2006年获得大十字骑士勋位)

有了武力支持的若昂雄心勃勃,而时代也很快给了他一个大显身手的机会。1383费迪南一世死去,因其没有男性后裔,唯一的女儿又嫁给了卡斯蒂利亚王国。这葡萄牙王国内部各王公贵胄纷纷投身争夺最高权力,而卡斯蒂利亚亦借机开始干涉葡萄牙。葡萄牙1383-1385危机爆发。在这次危机中若昂借助卡斯蒂利亚干涉葡萄牙内政的机会,打出葡萄牙王国独立自主的旗号,结果成为葡萄牙独立派的旗帜。1385年葡萄牙诸省联合议会(Portuguese Cortes)宣布拥立若昂为葡萄牙国王,称为若昂一世。若昂一世上任后宣布他的三大政策:葡萄牙的独立自主不受干涉、和亲英国与对外扩张。这三大政策符合了葡萄牙的民族利益,所以大收人心。因此若昂一世所到之处,葡萄牙各地望风归顺。仅两个月时间,若昂一世就控制了大部分的葡萄牙王国。卡斯蒂利亚王国国王胡安一世见自己阴谋失败,立即举大兵来攻。若昂一世则以和亲英国,娶英国公主为对应,借得英军相助。1385年8月14日,在葡萄牙名将努诺-阿瓦雷斯的指挥下,英国-葡萄牙联合军在阿茹巴罗塔战役中大破卡斯蒂利亚军,随后葡萄牙军又在瓦尔维德战役(Battle of Valverde)中以坚强的步兵方阵背水死战的战术大破卡斯蒂利亚军,夺回全部被卡斯蒂利亚夺取的葡萄牙领土。连遭惨败的卡斯蒂利亚王国不得不被迫签订艾莉翁条约,从而放弃对葡萄牙的干涉。若昂一世因击败外国干涉,成功捍卫民族独立,被葡萄牙议会上“大帝”尊号。

成为大帝后的若昂一世开始在葡萄牙进行殖产兴业,富国强兵的事业。因为受他儿子,“航海王子”恩里克的影响,所以他对葡萄牙的海运和商业发展很有兴趣。他听从儿子的建议,对海运和商业大行奖励政策。从而使葡萄牙的海运和外贸欣欣向荣。为了进一步拓展葡萄牙的商业利益,若昂一世决定率军占领非洲大陆上一等一的港口,有地中海的咽喉之称的休达港。若昂一世之所以这么决定,首先是因为他是阿维斯骑士团的团长,阿维斯骑士团本来就是为了再征服事业而成立和出名的。征伐异教徒是骑士团的使命,也是骑士团长的义务。其次若昂一世从恩里克那里听说到了著名的泛撒哈拉交易圈的存在。这个交易圈长期是被柏柏尔人和阿拉伯人把持的,欧洲人无法入内。而这个交易圈里包含了好几个物产丰富的国家,例如非洲著名的黄金帝国马里。无疑,如果葡萄牙可以加入这个交易圈,甚至取得主导权的话,那么葡萄牙国运必然昌隆。第三,如果拿下休达港,就等于地中海的咽喉——直布罗陀海峡就落入了葡萄牙的控制之下。这样如果西地中海交易圈的商人想要运输货物去北方就只有两条路,即走正处于百年战争中盗匪横行官贼一体的法国陆路,和走葡萄牙控制的安全的海路。商人怎样选毫无疑问,而商人的选择会带来怎样的利益,对于葡萄牙来说也是全无疑义的。所以动力十足的若昂一世立即召集兵马进军休达港。45000葡萄牙军坐着恩里克组织的200条军船,全副武装的登陆休达港。休达港此时正处在马林朝的管制下。但是马林朝此时国家陷入混乱,国主黯弱无能,所以休达港竟然全不设防。葡萄牙军仅仅正步走进去就控制了休达港。狂喜的若昂一世立即宣布将休达港变为殖民地。若昂一世的命令,宣告了西方殖民时代的开始,其影响远达今日,难以言说。

尽管葡萄牙控制了休达,但是泛撒哈拉交易圈依然是被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把持,他们排斥葡萄牙,把交易中心迅速转向丹吉尔,这让若昂一世大为失望。在恩里克的劝说下,若昂一世加大对远洋航海事业的支持,打算用远洋航海的办法越过阿拉伯和柏柏尔中间商,直接和西非黑人王国进行交易。在若昂一世的支持下,葡萄牙的远洋航海事业获得空前发展。在发现一系列中间岛屿后,葡萄牙航海家顺利突破传统禁忌,直接登陆和探索西非,获得极大成功。葡萄牙迅速在非洲沿岸建立起很多个殖民地,并猎取各种有高附加值的产品,后世的泛大西洋交易圈由此开启。在泛大西洋交易圈的刺激下,葡萄牙王国国势蒸蒸日上,最后以伊比利亚一隅之地成为一个地跨数个大洲的大国家,成为一个影响远及今日的欧洲大国。这样的成绩是和若昂一世的勤奋和努力分不开的。所以若昂一世被葡萄牙人目为明君,而他创建的,绵延了195年的阿维斯王朝,也被葡萄牙人认为是葡萄牙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

炎利克:这位是葡萄牙王国的维塞公爵恩里克(Henrique of Portugal, Duke of Viseu。恩里克就是英语的亨利,)他是葡萄牙历史上的奇人,也是世界史上鼎鼎大名的人物。他一生热衷探索事业,敢于慷慨资助航海冒险。人类史上伟大的地理大发现时代之所以能开启,和他对航海事业的资助密不可分。在他的资助下,葡萄牙的航海史得以开创。葡萄牙人作为地理大发现中成就最辉煌的族群,其成绩和兴盛可以说都起于他的赞助。而地理大发现时代的一些重要的基础技术,也都是他赞助研发的。恩里克对于地理发现和航海技术开发的慷慨资助,和在他组织下葡萄牙探险队取得的斐然成果,使这位一生没有出过远洋的人,被后人尊称为“航海王子恩里克”(Henry the Navigator)

生于葡萄牙的波尔图(Porto),本是葡萄牙国王若昂一世的三儿子。因为其母是英国人,而此时英国正值英法百年战争时期,骑士道精神四处泛滥。与此同时各种关于欧洲之外的世界的传奇野史在这个时期开始在欧洲四处流行,因此恩里克幼时颇受影响。他自小喜欢阅读那些传奇故事,执着于骑士道式的使命感,因而立志要成为一位传奇人物。21岁时恩里克为了获得骑士头衔,跟随父兄参加了攻占休达港,控制直布罗陀海峡的军事行动。在这次军事行动中他被派去负责打造船只和招募水手。恩里克因此接触到了航海技术,并认识了不少海员。1415年8月15日,葡萄牙军队坐海船发动奇袭,以微不足道的损失攻克了休达港。从此直布罗陀海峡落入了葡萄牙的控制中,因此海峡贸易也成为葡萄牙的一大收入来源。这场战斗被后人称为“西方殖民战争的第一场战役”,它为后来西方殖民扩张开启了先例。1417年,不甘失败的马林朝军队开始反过来包围休达,而恩里克则率军来援。为了解围,他在休达呆了3个月。这段时间里恩里克通过战俘和商人提供的信息进而知道了西非泛撒哈拉交易圈的内幕。这些信息极大的激发了恩里克的兴趣。他一方面想通过让葡萄牙插入这个交易圈里面来以获取巨大的收益,另一方面他也想通过进行探险事业来证实那些中世纪流行的传说,比如普莱斯特-约翰王国等是不是真实的。但是葡萄牙人因缺乏经验和地图,所以对撒哈拉的陆路交易不甚了了。早就对船舶和航海有兴趣的恩里克为达自己的目的,开始了对葡萄牙航海探险事业的资助。恩里克对政治兴趣不大,他更加关心自己的航海事业。所以对于葡萄牙王国的政治斗争他持实用主义态度。他26岁时加入了阿维斯骑士团,利用骑士团的政治影响力来保持自己的地位。随后在1433年恩里克因为支持兄长继位,并且以西非贸易圈的利益为理由来游说他的兄长,所以他得到优待,被他的兄长赋予了相关免税权力。他的探索事业也因此由葡萄牙一省的土政策升级成为葡萄牙国家的国策。1438年,葡萄牙王室宣布自博哈尔角以南的航海与贸易垄断权一体交给恩里克,并免除进行航海事业所得收益的一切税金。在国家和教会的支持下,恩里克获得了充足的资金进行他的航海事业,葡萄牙的航海史也因此开始。

1418年,恩里克获得了葡萄牙最南部的阿加维省(Algarve region)为自己的领地,然后他搬家到葡萄牙小城萨格里什(Sagres),在此大兴土木,招贤纳士,建造船舶,培训海员以准备探险。他建造了葡萄牙有史以来第一所专门的航海学院、航海图书馆和观象台。恩里克的航海图书馆收集了大量的旅行记,是当时世界上收纳旅行记最全的图书馆,其内容极大推动了葡萄牙的航海事业。同时恩里克下令在航海学院设立技术部门,专注收集和改进各种航海设备。葡萄牙的技师们在恩里克的资助下开发出了早期的象限仪和横标仪,并改进了指南针。从而让葡萄牙航海家如虎添翼。在这些新航海仪器的支持下,远洋班船的航行成为可能,进而让葡萄牙能够在西非的岛屿和大陆上建设稳定的殖民地。同时,恩里克大力支持造船。为支持造船事业,他宣布优惠措施,规定任何建造100吨以上船只的人都可以从葡萄牙王家的森林里面免费得到木材,而任何其他必要的材料都可以免税进口。在恩里克的支持下,葡萄牙造船师的技术日益精进,他们在总结了前人经验的基础上,大胆进行创新,于1440年左右创造出了号称大航海时代西方三大船型之一的卡拉维尔式帆船(Caravel,另外两大船型是克拉克Carrack和盖伦Galleon)。卡拉维尔式帆船是大航海时代的一大杰作,也是世界早期远洋帆船中的最佼佼者。这一船型因其首次采用多面帆控制和浅吃水设计,所以操纵简单,帆效率高,速度和稳定性均十分优越。因而成为整个大航海时代中最具统治性的船型。后来的全帆远洋船型几乎都是在它的基础上改进过来的。卡拉维尔式帆船被称作是大航海时代探险家的首选船,伟大的探险家哥伦布的第一艘旗舰尼娜号,就是一艘卡拉维尔式帆船。

在完成了相关准备后,恩里克开始派出他打造的探险船队进行探险,恩里克的探险队先后发现了大航海时代中战略意义极大的马德拉群岛、加那利群岛、亚速尔群岛、阿尔金岛、绿角等等。这些群岛之后都被葡萄牙开发成为殖民地,随后成为向东方探险的中继点和桥头堡。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中继点和桥头堡的支持,在那个海船自持力还不很高的年代,航海家们才能逐步拓展他们的探索范围。1433年,在葡萄牙的英雄船长吉尔?埃亚内斯(Gil Eanes)的指挥下,探险船巴尔卡号成功越过博哈尔角并返回。这是大航海时代第一个富有重大意义的成功。在埃亚内斯船长之前,博哈尔角被欧洲的海员认为是世界的尽头,是不可能越过的。还创造出种种吓人的传说来加以渲染。之前的船员受这种迷信的影响,都不敢越过博哈尔角。埃亚内斯的航行首次打破了这个心理障碍,并成功证明博哈尔角以南地区是有人类生命的存在的。埃亚内斯的成功掀起了欧洲人探险精神的大爆发,从此欧洲的航海家们开始不断探险扩张地盘。接下来葡萄牙人继续刷新大航海时代的新纪录。1435年,埃亚内斯和另一位船长越过博哈尔角320海里,到达一个叫尼奥?得?奥罗(Rio de Oro)的地方。在拓展了地理记录的同时还捕获大量海豹,并获得金砂样本。这是大航海时代第一次能够证明新的地区是可以实现商业盈利的航行。1441年,葡萄牙船长安陶-龚沙维斯(Ant?o Gon?alves)和努诺-特利斯坦(Nuno Trist?o)成功抵达现在的几内亚地区。并在这一地区通过和当地酋长交易换来了十几个奴隶,带回葡萄牙出售。之后葡萄牙王室承认这桩交易合法,导致这个模式被广泛复制,每年为了捕获奴隶和获取新鲜商品的葡萄牙私人贸易船很快就达到25只之多。这就是之后绵延了400余年的大西洋奴隶贸易的开始。在特利斯坦探险后,恩里克因为葡萄牙卷入加纳利群岛宗主权的争夺战而不得不暂停航海,把他手下的船只调去打仗。直到1454年,恩里克才得以恢复其探险事业。这一年恩里克招募到了一位在群星闪耀的大航海时代里也非常显赫的明星船长,威尼斯航海家阿尔维塞?卡达莫斯托(Alvise Cadamosto)。在恩里克的资助下,卡达莫斯托沿着葡萄牙前辈的足迹,成功于1455年探索到了冈比西河河口,并首次观察到南十字星座。1456年,卡达莫斯托再次出发,沿冈比西河朔流而上,探索了冈比西河流域。他是第一个深入冈比亚河流域的西方人。在他之前,所有试图进入的探险者都遭到了土著的驱赶,但当1456年卡达莫斯托进入冈比亚河时,却神奇地没有遭到土著的攻击。受此好运,卡达莫斯托在冈比亚河流域的探索、沿途河流的标示和佛得角群岛的发现大大完善了西非的地图,是十年间葡萄牙探索非洲的最大一次突破。随后卡达莫斯托回国后留下了大航海时代葡萄牙的第一部航海学和博物学专著《航海志》(Navigationi)。《航海志》详细记录了西非地区的风土人情,涉猎非常广泛,对当时泛撒哈拉交易圈,马里帝国和沃洛夫黑人王国的社会形态和文化风俗,西非地区富有特色的动植物都予以了详尽的描绘。是西非史研究上最为重要的史料之一。恩里克在这些英雄船长的探索的基础上,大力开发葡萄牙海外领地,建设起多个海外据点和城市。连接起来早期的大西洋贸易网,并让葡萄牙的探索范围越来越远。他于1460年逝世时,葡萄牙国家已经有了十分完善的航海贸易网络,从此走上了兴盛发达的康庄大道。恩里克的人格魅力、探索精神和显赫功绩,都被同时期的葡萄牙历史学者 戈梅斯?埃亚内斯?德祖拉拉(Gomes Eanes de Zurara)记录在他的《几内亚发现与征服编年史》(Chronicle of Discovery and Conquest of Guinea)中。这本书出版后,恩里克名声大噪,被世人公认为是一位伟大的英雄。葡萄牙人将这位王子视为自己民族的至高骄傲而深深的怀念他。因此葡萄牙特别设立了唐?阿方索?恩里克王子勋章,用来奖励对葡萄牙做出贡献的本国和外国的文化人士。1960年正值恩里克王子诞辰500周年之际,葡萄牙政府决定在贝连塔设立航海纪念碑(Padrao dos Descobrimentos)。纪念碑上刻了80位的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英雄,而恩里克王子在这80英雄中排首位。这座气势恢弘的纪念碑是葡萄牙光辉的300年航海史的不朽纪念,也是人类勇气、智慧和求知心的最佳象征。纪念碑自落成后游人四季不绝,是当代葡萄牙的一大胜景。

通宝推:上古神兵,mezhan,
帖:4207593 复 420758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