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讨论】餐馆里的哲学训话 -- 任爱杰

2017-06-27 19:05:55解甲
附和几句。

张翰、贺循等一干吴地士人纷纷入洛,是西晋武帝太康末年的一场政治风潮,领头的是吴郡陆氏的陆机陆云兄弟,他们拜的是张华的码头。张华是晋初的烂摊子里比较有能力和公心的一个人,起用吴士,是谋国的必然举措。而且张华出身庶族,执政必然被中原豪门掣肘,引吴人入洛,自然也有倚之为助力的意思。

然而吴人身为亡国奴,在洛阳不免招人白眼,世说新语中有陆机的相关记载三则:

陆机诣王武子,武子前置数斛羊酪,指以示陆曰:“卿江东何以敌此?”

卢志于众坐问陆士衡:“陆逊、陆抗,是君何物?”

陆士衡初入洛,咨张公所宜诣;刘道真是其一。陆既往,刘尚在哀制中。性嗜酒,礼毕,初无他言,唯问:“东吴有长柄壶卢,卿得种来不?”

这三问都非常妙,其中体现出的意味,不只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嘲笑,甚至是文明人对野蛮人的蔑视。吴人在中原豪门(其实刘宝都不太能算豪门了)心目中形象如此,在官场上混得艰难,可想而知。

而等到张翰辞官的时候,事情就又有变化了。张华两年前在内乱中被杀,吴人多有退意,比如和张翰一起入洛的贺循,一年前就已经借病辞官回乡。所以张翰所谓的见机,其实没有丝毫特异之处,刚撂挑子司马冏就败死,只是凑巧而已。

啰嗦这么多,想说的就一件事:社会地位的5%,和个人能力的5%,真没多大相关性。不说张翰,就说陆机,陆家是孙吴第一望族,一门二相五侯十余将军,其家学渊源,对上层政治的熟悉程度显而易见的不低。而陆机本人也不是只靠祖荫的无能之辈,其文名也是经过了时间考验的——固然文学才能在政坛上不算是一门重要的才能,但公然折辱陆机的人,乃至最后让他被夷灭三族的人,又有什么才能可被后世追颂呢?

其实说穿了,社会地位的5%,就是圈子而已。想往这个圈子里挤,个人能力不能说没有用,但并不起决定性作用。

通宝推:白玉老虎,
帖:4250182 复 425000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