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本末分章全译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1 阅 3037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20 04:06:22
4435781 复 4380770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48550`19850`756673`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08-04-16 00:13:57`
左传本末分章译文119少姜有宠02/02

《昭三年传》:

齐侯使晏婴请继室于晋,曰:“寡君使婴曰:‘寡人愿事君朝夕不倦,将奉质币以无失时,则国家多难,是以不获。不腆先君之適以备内官,焜燿寡人之望,则又无禄,早世殒命,寡人失望。君若不忘先君之好,惠顾齐国,辱收寡人,徼福于大公、丁公,照临敝邑,镇抚其社稷,则犹有先君之適及遗姑姊妹若而人。君若不弃敝邑,而辱使董振择之,以备嫔嫱,寡人之望也。’”韩宣子使叔向对曰:“寡君之愿也。寡君不能独任其社稷之事,未有伉俪,在縗绖之中,是以未敢请。君有辱命,惠莫大焉。若惠顾敝邑,抚有晋国,赐之内主,岂唯寡君,举群臣实受其贶,其自唐叔以下实宠嘉之。”((p 1233)(10030301))(102、119)

晋-韩起如齐逆女。公孙蠆为少姜之有宠也,以其子更公女,而嫁公子。人谓宣子:“子尾欺晋,晋胡受之?”宣子曰:“我欲得齐,而远其宠,宠将来乎?”((p 1241)(10030601))(115、119)

我的粗译:

少姜既已入葬,还没出这年春天,大概二十多岁的齐侯(齐侯-杵臼,齐景公)就派大夫晏婴(晏平仲)前往晋国,请他们续娶一个继室,晏婴告诉他们:“寡君使婴(晏婴,晏平仲)曰:‘寡人愿事君朝夕不倦,将奉质币以无失时,则国家多难,是以不获。不腆先君之適以备内官,焜燿寡人之望,则又无禄,早世殒命,寡人失望。君若不忘先君之好,惠顾齐国,辱收寡人,徼福于大公、丁公,照临敝邑,镇抚其社稷,则犹有先君之適及遗姑姊妹若而人。君若不弃敝邑,而辱使董振择之,以备嫔嫱,寡人之望也。’(敝国主上派“婴”来传他的话:“寡人很愿意从早到晚侍奉主上,也很想自己按时来向主上进献贡品,可我这里国和家老出乱子,寡人的愿望没能实现。只好送先前主上的嫡女到您那里充当内官的候补,也让寡人有些指望,哪想到她没福分,这么早就去世了,寡人也没了指望。主上要是不忘与先前主上的交情,还瞧得上我们齐国,愿意接受寡人,还肯求我们大公和丁公保佑,能看顾我们这小地方,安定我们社稷,那我们这里还有几位先前主上的嫡女和咱的姊妹。主上要还没抛弃咱这小地方,肯让咱负责在里头细细挑些人,去当您妾侍的候补,那寡人就有指望啦。”)”。

晋国执政的中军元帅韩宣子(韩起)派大傅叔向(羊舌肸)答复说:“寡君之愿也。寡君不能独任其社稷之事,未有伉俪,在縗绖之中,是以未敢请。君有辱命,惠莫大焉。若惠顾敝邑,抚有晋国,赐之内主,岂唯寡君,举群臣实受其贶,其自唐叔以下实宠嘉之。(这也是敝国主上的愿望。敝国主上不能独任其社稷之事,可还没配偶,因为在丧服之中,所以也没敢提出请求。现在主上有这要求,是对我们极大的恩惠。要是主上还瞧得上咱这小地方,愿意照顾晋国,赐下一位“内主”,那不但是敝国主上,所有晋国群臣全能得济,咱这里自先祖唐叔以下都会打心里高看您。)”。

这年夏天,晋国执政的中军元帅韩起(韩宣子)前往齐国,要为晋平公(晋侯-彪)再迎娶一位齐国“公”的女儿作夫人。结果,齐国执政的公孙蠆(子尾)看到少姜受宠,就拿自己女儿替换“公”的女儿,让那位“公”的女儿另外嫁了人。有人问宣子(韩宣子,韩起):“子尾(公孙蠆)欺晋,晋胡受之?(子尾诈瞒晋国,晋国为啥就这么接受?)”,宣子就告诉他:“我欲得齐,而远其宠,宠将来乎?(我想拉拢齐国,要得罪了宠臣,还怎么拉拢呢?)”。

一些补充:

关于齐景公(齐侯-杵臼)此时的年岁,《襄二十五年传》中有:“叔孙宣伯之在齐也,叔孙还纳其女于灵公。嬖,生景公。”((p 1099)(09250206))(090),明言齐灵公(齐侯-环)乃其父,齐灵公于公元前五五四年(鲁襄公十九年,周灵王十八年,齐灵公二十八年)去世,而此时是公元前五三九年(鲁昭公三年,周景王六年,齐景公九年),已过了十五年;但齐景公去世于四十九年后的公元前四九〇年(鲁哀公五年,周敬王三十年,齐景公五十八年),在位共五十八年,则其即位时我估计也就八九岁,因此他此时大概二十多岁。

杨伯峻先生注“不腆先君之適以备内官”曰:

腆,厚也。不腆,当时常用之谦词,如僖三十三年《传》“不腆敝邑”。少姜或为齐庄公嫡夫人之女,故云先君之適。备内官亦谦词,充晋国内宫之数也。

下面是2005年曲沃羊舌墓地M2(晋侯夫人墓)出土玉蟠龙(长5公分,宽4.3公分)的图片,以及1993年曲沃县北赵村晋侯墓地63号墓(晋侯夫人墓)出土西周玉人(高6.3公分)的图片,两图均出自《山西曲沃两周晋侯墓地出土高古玉(100多张高清图,收藏好资料)》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杨伯峻先生注“焜燿寡人之望”曰:

焜音昆。焜,明也。燿音耀,照也。焜燿犹《郑语》之“淳燿”,句谓照明我之所望。

杨伯峻先生注“辱收寡人”曰:

收,绥辑也。与《战国策•秦策》“内收百姓,循抚其心”之收义同。

杨伯峻先生注“则犹有先君之適及遗姑姊妹若而人”曰:

先君之適谓嫡配所生,遗姑姊妹则非嫡配所生。姑姊妹盖灵公所生,则景公之大姑小姑也(桥:景公为灵公之子,而灵公之父顷公四十三年前即已去世,此姑姊妹只可能是景公之姊妹,则疑“姑”乃“孤”之误。),互详襄二十一年《传》。若而人,即若干人,沈钦韩《补注》云。

杨伯峻先生注“而辱使董振择之”曰:

董振,同义词连用。《尔雅•释诂》:“董,正也。”隐五年《传》“入而振旅”《注》:“振,整也。”薛综《文选•西京赋•注》:“振,整理也。”董振犹今慎重之意。

杨伯峻先生注“寡君不能独任其社稷之事,未有伉俪,在縗绖之中”曰:

孔《疏》云:“少姜本非正夫人,而云未有伉俪者,盖晋侯当时无正夫人,其继室者,使韩起上卿逆之,郑-罕虎如晋贺之,则后娶者为夫人也。”在縗绖之中,即在丧服中。古制,为妻齊衰杖朞,贵贱同之,或晋侯以正夫人之礼礼少姜之丧,或仅外交辞令耳。

杨伯峻先生注“其自唐叔以下实宠嘉之”曰:

杜《注》:“唐叔,晋之祖。”齐言大公、丁公,故答言唐叔。

杨伯峻先生注“以其子更公女”曰:

古人男女俱可称子,《诗•周南•桃夭》“之子于归”可证。

“齐”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5,北纬36.87(临淄北刘家寨周围有遗址,长方形城,大城西南部分为小城,共2000万平方米;大城:4500╳4000;小城:1400╳2200,300万平方米。大城:春秋战国?小城:战国)。

“晋”——“新田”——“绛”——“绛县”推测位置为:东经111.31,北纬35.62(成六年后,新田遗址,4000万平方米,在同一区域内有6座城址。春秋中期至战国早期)。

《昭三年传》:

秋七月,郑-罕虎如晋,贺夫人,且告曰:“楚人日征敝邑以不朝立王之故。敝邑之往,则畏执事其谓寡君而固有外心;其不往,则宋之盟云。进退,罪也。寡君使虎布之。”宣子使叔向对曰:“君若辱有寡君,在楚何害?脩宋盟也。君苟思盟,寡君乃知免于戾矣。君若不有寡君,虽朝夕辱于敝邑,寡君猜焉。君实有心,何辱命焉。君其往也!苟有寡君,在楚犹在晋也。”((p 1241)(10030701))(094、119)

张趯使谓大叔曰:“自子之归也,小人粪除先人之敝庐,曰:‘子其将来。’今子皮实来,小人失望。”大叔曰:“吉贱,不获来,畏大国,尊夫人也。且孟曰‘而将无事’,吉庶几焉。”((p 1242)(10030702))(111、119)

我的粗译:

到这年秋七月,郑国地位最高的卿罕虎(子皮)前往晋国,祝贺晋侯(晋侯-彪,晋平公)娶了夫人,并向晋国报告说:“楚人日征敝邑以不朝立王之故。敝邑之往,则畏执事其谓寡君而固有外心;其不往,则宋之盟云。进退,罪也。寡君使虎(罕虎,子皮)布之。(楚人老来咱那小地方,追究咱为啥不去向新“王”朝贺。可咱那小地方要是去了,就怕您这里的执事认为敝国主上一直有外心,但要不去,则宋之盟又有约定。无论前进后退,都免不了犯错,敝国主上让“虎”来解释解释。)”。

于是晋国执政的中军元帅宣子(韩宣子,韩起)让大傅叔向(羊舌肸)答复他说:“君若辱有寡君,在楚何害?脩宋盟也。君苟思盟,寡君乃知免于戾矣。君若不有寡君,虽朝夕辱于敝邑,寡君猜焉。君实有心,何辱命焉。君其往也!苟有寡君,在楚犹在晋也。(主上心里要有敝国主上,就算去楚国又有啥关系?本来就是履行宋之盟的约定么。主上能想着我们之间的盟约,敝国主上就放心了,知道不会因此遭祸。要主上心里没敝国主上,就算主上一天到晚降临咱这小地方,敝国主上还是放心不下。现在既然主上有那个心,何必再来向我们解释。主上尽管去吧!只要心里想着敝国主上,在楚国就和在晋国一样的。)”。

见此次郑国来的是罕虎,于是那位晋国大夫张趯(孟)让人传话给郑国的卿“大叔”(子大叔,游吉)说:“自子之归也,小人粪除先人之敝庐,曰:‘子其将来。’今子皮(罕虎)实来,小人失望。(自打上次大人回去后,小人打扫干净先人留下的老房子,告诉自己:“高贵的大人还会来的。”,但这次来的是子皮,小人的念想落空了。)”。

“大叔”就告诉他:“吉(游吉,子大叔)贱,不获来,畏大国,尊夫人也。且孟(张趯)曰‘而将无事’,吉庶几焉。(我“吉”不够高贵,所以没让我来,这也是我们敬畏大国,尊崇夫人的表现吧。而且“孟”上次告诉我“你会闲下来了”,我“吉”是希望如此的。)”。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楚人日征敝邑以不朝立王之故”曰:

楚灵王新立,郑未尝往,故楚日问之。征,问也。

杨伯峻先生注“敝邑之往”曰:

此以子句作假设句。

杨伯峻先生注“君若辱有寡君”曰:

有谓有心,下文可证。《诗•王风•葛藟》“亦莫我有”,谓无心于我。

杨伯峻先生注“吉庶几焉”曰:

庶几可以无事也。

“郑”推测位置为:东经113.71,北纬34.40(郑韩故城)。

“楚”推测位置为:东经112.18,北纬30.42(纪南城。有遗址,长方形城,4500╳3500,1600万平方米。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晚期:楚——为郢:庄十七至庄十八,庄三十二至僖二十七,僖二十七至文十四,宣八至昭五,昭三十至定六)。

“宋”推测位置为:东经115.60,北纬34.38(宋国,商丘-老南关。有遗址,西3050,南1100以上,北1400。东周)。

————————————————————

本章《左传》在我看来主角并非少姜,而是晋国执政的中军元帅韩宣子(韩起):此次齐国执政的公孙蠆(子尾)把自己女儿冒充齐国“公”的女儿嫁给晋侯(晋侯-彪,晋平公)作夫人,韩宣子虽然知道,却不动声色就接受了下来,尽管可能有他“懦弱”的成分,但显然他是很知道轻重的。而且他号称“懦弱”,也未必不是他知道进退,有意给人造成的印象。我想,《左传》作者在本章要着重教给那时“君子”继承人的,就是这种不动声色吧。

本章《左传》另一位主角,就是那位明白人张趯(孟)了,据说他祖父就是解张(张-侯),四十九前在“鞌”之战中为当时晋国执政的中军元帅郤克(郤献子)驾车。当时郤克受伤,此人左臂也中了一箭,流出的血把左臂下的车轮都染成黑红色。但这位张-侯还是接过郤克手上的鼓槌,坚持擂鼓催动晋军,反败为胜,追着齐军绕华不注山跑了三圈。而张趯的父亲是张老,四十三年前担任晋军候奄,三十年前升任晋军中军司马。张趯又有个嫡出的弟弟张君臣,十七年前也担任了中军司马。九年前,张趯的儿子张骼还曾单车挑战楚军,很出了一回风头。因此,此时张趯的岁数也不小了。另外,据说他是张良的先祖。看来张家张趯这一系,还真是经常能出明白人啊。


2019-10-20 04:06:2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