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正说唐之梦 -- 编号87405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92 阅 2598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1-29 09:05:55
主题:4448629
编号87405编号87405`87405`/bbsIMG/face/0000.gif`70`794`8313`65447`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12-06-27 21:09:14`
正说唐之梦 26

在一些中国人心目中,唐就是最好的时代。这种看法是如何形成的呢?先看事情吧。

开元九年,唐玄宗拜张说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同中书门下的意思就是等同于宰相。就在同一年,早些时候,也就是二月初十,唐玄宗颁布《科禁诸州逃亡制》,任命宇文融为劝农使,长达四年之久的检括田户工作就此拉开序幕。玄宗一边倚重张说,一边重用宇文融,可谓文学与吏治并举。

先来看检括田户。宇文融最初提的是三项建议,色役伪滥,检括逃户,籍外田,《资治通鉴》在记载此事只提了逃户问题,可见括户才是问题的核心。

逃户问题,也就是流民问题,是由来已久,到今天还是如此。什么原因造成的不是我可以议论的,这里不说。

逃户有几种。一种是名义上的逃户,这些人并没有背井离乡,而是临时的或者长期的为了逃避赋役躲到了山里,躲到了亲戚朋友家,甚至躲到了地主家里,最后这一点一会再说。一种是实质上的逃户,他们逃亡有不同的选择,有的是逃进了深山老林,有的是逃到了开发度不高的地区,有的是逃进了城镇。

不论是哪种逃户,都可以说,不再是“国民”。按所谓无产阶级的论调来说,那就是皇帝这个地主头子手上的佃户变少了,不利于皇帝进一步剥削他们。我并不想在这里讨论这种所谓非常深刻的问题,只说明一点,逃户问题严重,直接影响朝廷的财政收入。

那么逃户或者说流民问题,真的是严重威胁到社会的安定团结吗?恐怕不能这么说。我来简单的算一笔账。开元十四年有过一次“人口普查”,全唐700万户,而众所周知的是,唐名义上控制的领域超过1200万平方公里。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有大量的、可供开发的区域。逃户这支流动大军,起到了扩大耕地面积、开发新区域的积极作用。

逃户流民问题,在什么情况下利大于弊,在什么情况下弊大于利,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说得清的问题。正因为如此,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看法。

毫无疑问,宇文融的建议正中唐玄宗下怀,而张说这一派,却在明里暗里表示反对,加以阻挠。阳翟县尉皇甫憬上疏,(检田括户是)“故夺农时,遂令受弊”。唐玄宗将其贬为盈州尉。括户工作开展不久,唐玄宗召集百官在尚书省开了一次会,讨论得失,户部侍郎杨玚当场抗议,“所得不补所失”。不久,杨玚被贬为华州刺史。宇文融括户之功被其本司校考为上下,但主持考核的卢从愿死活就是不同意。这些人的后台不是别人,就是张说。当然,张说反对之缘由,恐怕并非是“看到了开疆拓土的积极意义”。

有人说,这是利益问题。自士族地主们倒台之后——这里的士族是狭义,专指汉代——普通地主们开始兴起。这里的普通二字,指的是,不像他们的“前辈”那样依靠显赫高贵的出身,而是通过科举考试进入朝廷。张说正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些取代士族地主的普通地主们,趁着唐初立足未稳,推行无为而治之机,大肆扩张,大量占有土地和劳动力,甚至把手伸进了“国家的腰包”,这当然是不容辩驳的事实。这样来看,检田括户将遏制这些新兴地主的扩张势头,甚至要把他们据为己有的利益夺过来(前面提到一类逃户,就与此相关),张说们当然就会反对就会阻挠了。然而真实情况是,这一成份确实存在,但实际影响非常之小,否则,唐玄宗就不会拜张说为相。

有人说,这是三观问题。张说自己就不用说了,他拔擢的人才,都以文词而知名,比如贺知章、张九龄,又经常以“无文”的由头排斥另一些人。狄仁杰、张柬之、姚崇这一干人,全都长于吏务,多把文士视为龌蹉不堪用之人。宇文融自然是“能吏”这一派的。开元初,宇文融曾任富平县主簿,源乾曜就颇为赏识他的才干。检括田户他走马上任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从户部帐簿中查获许多伪充勋官逃避赋税的人丁。显而易见,官与吏,是两类人,以至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可是,唐玄宗为何又同时重用这二人呢?难道就是为了玩弄所谓的制衡术吗?

我个人所见,这是文化使然。

首先要解释一个问题,德与才,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那里,并非是世俗中所理解的那样。就拿张说来说,他也是极能办事的人。到开元十二年冬,括户工作取得成功,国家财政丰裕,张说率先倡议封禅泰山,百官响应。唐玄宗大悦,以为此举可粉饰太平——这里的粉饰又跟世俗的理解大不一样——于是宣布来年十一月举行封禅大典。筹备一事由张说主持,一年间,紧锣密鼓、有条不紊推进相关工作。在筹备过程中,张说担心突厥在封禅时趁虚而入,欲加强边防。兵部郎中裴光庭建议请突厥参加封禅大典,如此“突厥来,则戎狄君长无不皆来,可以偃旗卧鼓,高枕而有余矣”。张说十分赞赏,上奏唐玄宗后实行。以此可见,张说不仅是知识渊博、文采出众,并且心思慎密、调度有方,是历朝历代中非常杰出的宰相。

那么,德与才之别,究竟别在何处呢?大概可以说,德者若水,才者若火,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们那里,崇尚水治乃是一种至高的政治理想。唐玄宗用张说,不仅是因为张说是他的老师,更重要的是,他也有这种政治理想。所以,粉饰太平,并非是今人所讹用的那个意思,而是水治天下,文治天下,垂拱治天下的意思。

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讲究的是先礼后兵,这先礼后兵,并非是早就想好了要使用武力,而是不到不得已不使用武力。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推崇的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个屈,不是要对方屈服,而是要叫对方罢兵,“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有事好商量”,“万事和为贵”,“从长计议”。正因为如此,需要遏制自己想动武的冲动,尤其是当自己强对方弱的时候。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会主张,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的根本原因。

所以,真实的唐朝跟一些人所想象的、梦里幻化出的那个唐朝,大不一样。真实的唐朝,是中国的唐朝,而不是今天在西方思想武装下的、用西方文化推想出的那个压根从来就不曾存在的唐朝。


  • 本帖 8 回复
通宝推:奔波儿,
2019-11-29 09:05:5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