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我的南疆 楼二 -- 故乡在喀什
共:💬309 🌺3037 🌵5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87。 赛马业一滴水

赛马业一滴水

讨论喀什试水赛马业的帖子发出后,讨论很多。观点主要集中在两个问题上:为什么是赛马业?为什么在喀什。

一,之所以抉择赛马业,是因为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的环境使然。人民币的国际化就是让世界选择道路。一条道路是当前英美主导的,在世界贸易中形成的金融贸易体系。英美在世界贸易和金融上的角色是什么?文明的一面,英美是承包商,是包工头。不文明的一面,英美是车匪路霸,文明和不文明的转换,比翻书还快。金融霸权说白了就是:“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当然,霸权也是讲道理,讲规矩的,当前英美金融霸权的套路就是“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水而兴,遇江而止。”以英镑为例,当美元成为一条越不过的障碍时,英镑选择了入伙。“大智知止,小智惟谋,智有穷而道无尽哉”(止学,王通)。现在说未来的人民币是不是能够让英镑和美元止步的“江”,这不取决于中国的善意。对老妖们来讲,所有的故事都是聊斋。所以,人民币必须有离开了英美金融体系可以生存的手段,要让英美金融体系看见人民币不仅有“不破不立”的本事,甚至还有取而代之的实力。只有这样,才能斗而不破。也只有这样,才可以不害怕前有的堵截,后有的追兵,和内有的潜伏。

至于如何实现这种格局,这就需要人民币,在缝隙中找空间,历史中找经验,扬长避短。在我看来,人民币的网络金融就是金箍棒。在人民币作为单一货币的条件下,人民币作到了“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如何让人民币与网络金融在主场之外生根发芽,这是一个要巧处理的问题。

因为当前的国际金融体系不是泥捏的,任何体系之外的金融尝试都会被围追堵截,赶尽杀绝。欧美的网络金融严重滞后,不是因为欧美无人,或者无钱,而是因为欧美对网络金融的打击是非常残酷的。人民币网络金融有多么欣欣向荣,欧美对网络金融的打击就有多么赶尽杀绝。这是人民币在手段上的制高点。赛马就是实现这种维度和高度优势的产业 。

同时,欧美金融体系老态龙钟也是有原因的。金融就是要融会贯通,但是欧美金融现在缺乏内容支持。欧美主导的贸易已经离不开许多欧美之外的成分了。这些欧美之外的成分有些现在甚至已经达到要素的规模与深度了。欧美金融体系必须要开放,必须要引入新鲜的血液,这不是秘密。人民币与欧美金融体系的互动的深度取决于人民币在贸易之外的功夫。简而言之,欧美金融长于贸易,那么人民币就要在贸易发展的同时,在贸易之外多多想办法,出奇兵。赛马业就是在贸易之外的角角落落,甚至是犄角旮旯为人民币扫出真金白银。毕竟,有人民币在手的人不会用人民币只作赛马一件事的。举一反三是常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生生不息是必然的。

而且,通过中国的5G及其它相关技术的应用,中国的赛马业完全可以实现实名制,限额限量参与。5G在速度上实现即时,深度上实现实名,制度上实现透明,形式上实现互动。并可以通过限额限量参与最小化博彩业的风险。一方面把一个老派的游戏搞得非常新潮,时尚,流行,另一方面人民币走进了国门外的千家万户,风生水起,老少咸宜。金融,就是战场。但是人民币通过时代化的赛马把一个似乎要血流成河的疆场,通过润物细无声的手段让人民币不仅生根发芽,而且开花结果,更化干戈为雨露。这种突破,哪里有防线可以守得住?

另外,人民币的国际化也是需要平台来形象化展示的。英国为了展示5G通讯技术,专门由BBC通过5G设备向全英国进行了一次现场直播。在5G设备的支持下,主持人的手部颤抖都成了话题。把赛马这种在西方非常主流,非常时尚的运动娱乐通过5G,通过人民币展示在西方的主流媒体前,这才是践行“寇能往,我亦通往”的最佳方式。毕竟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最有意思的是赛马可能会带来一种平台效应。从当今技术流的眼光来看,一旦一种精彩的文化必须要通过特定硬件来实现的时候,这种硬件往往能够取代传统手段甚至文化本身成为流行的代言。苹果电脑(1976)到Ipod(2001),再到Iphone (2007),苹果电视(2007),Ipad(2010),苹果手表(2014),苹果音箱(homepod,2018),还有几代的苹果耳机,就是美国举世界之先进科技,结合华尔街的资本,通过音乐和通讯功能推出的时尚消费品。赛马也可以给中国的科技,人民币的实力提供一个时尚的平台。法律如此,硬件如此,软件如此,内容更可以如此。这才是制高点应有的样子。

二,尝试赛马业的地方之所以抉择喀什,首先是因为喀什周边首先美元体系稀薄,各种国家的货币羸弱,更是因为中国制造强大。在喀什周边 ,美钞本身是作为一种商品的。100美元面值的货币因为发行年份的不同价值会是不同的,100美元之外的其他面额美钞一般更是会廉价些,有的地方甚至还用银币和黄金作为支付手段。最有意思的是阿富汗的货币。各种版本的阿富汗尼用人驮,马运,驴载的方式在巴基斯坦交换,汇兑。我去过这样的铺子,我想向商家了解一下汇率。老板笑着给了我两张,然后送我出门了。人民币的国际化是一场战役,我共的战术是讲究“首战必胜”的。人民币在喀什这个金融相对落后的地方,无论美元和还是其他各种本国货币都不强势的地方,通过赛马这样看似与金融风马牛不相及的手段可以把人民币的各种问题暴露出来,并且有时间纠正错误,弥补短板。换言之,就是“输得起”。别的地方,中国输不起。一旦有事发生,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值得!

对于世界金融来讲,喀什周边的的特点是什么?喀什周边是各种强势货币的半渡之地。在喀什周围,英镑,卢布,美元都是半吊子成功,一场场战役,一道道天险,甚至一条条错误都让大家平面地扭结在了一起,“各抱地势,钩心斗角(杜牧《阿房宫赋》”。战争和贸易只能是平面的,喀什的赛马业不仅可以是立体的,而且可以是跨维度的。拿着立体的优势,携着维度的生命力,在人民币面前 ,和各种其他货币的战斗,是不是符合老祖宗“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而击之(孙子兵法)”的战术要求呢?

喀什周边的心态是什么?墙头草。当年班超出使到了鄯善,就用“不入虎穴,不得虎子”的方式,绝了鄯善国王广骑墙的念想。但是,中原一直没有办法解决骑墙的问题。给货币,各部族把金属化了造兵器。给多了,财政压力巨大。给错了,反生事端。通过赛马,把人民币通过代币的形式把贸易,政治都量化起来。这看似恰克恰克(维吾尔语:开玩笑)的方式达到了战争都未必能够达到的效果。进可攻,退可守,让骑墙成为需要付出即时直接代价的选择,从而彻底断绝了骑墙的念想。这种手段直接了当,一旦成功,一了百了。

喀什周边是人民币历史沉疴宿疾之地。我有两次经历。有一年,巴基斯坦朋友闲聊中谈到了人民币不可靠的问题。我一问是有100元外汇券因为无人接手,被几批巴基斯坦商人带到喀什和乌鲁木齐都没有用掉。我拿自己的卢比按人民币的汇率换到了手。在喀什和乌鲁木齐,的确没有银行接受。这张100元外汇券足以让多少巴基斯坦商人对人民币避之不及?有一次,一驻外使馆传来一张40年前人民币存单要求协查真伪。最后喀什的银行说无从查证。因为中国的存款记录只保留20年。20年以前的存单作为无效存单看待。人民币起于革命,成于流通,阻于制度,败于急功近利!人民币国际化首先需要用制度来证明:人民币到底可以持有多久。然后市场才能再讨论人民币可以走多远。人民币如何好过银元,好过沙俄金币,好过美钞,这是需要中国提前做好功课的,这是对中国最深层次的制度设计提出的挑战。人民币需要一个比拼美元,英镑,卢布,卢比及周边各个货币的赛道。。在别的地方,失真是常态。但是喀什却是一个原生态的状况。所以

喀什,也只有喀什才具有成为赛道的条件。

综上所述,为什么“我的脚步想要去流浪 我的心却想靠航”?因为风险。赛马就是一个从风险中要信心,风险中要制度,风险中要信用,风险中要效益。 在喀什起步,人民币,数字化人民币,人民币的网络金融不是没有风险,而是因为风险是可控的。这是别的地方都没有的。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一滴水里观沧海,一粒沙中看世界”。此时讨论中国的赛马业,就是在讨论人民币在时间,维度和领域上一时,一地和“一滴水”上的突破,值得期待。

通宝推:北纬42度,青颍路,桥上,
帖:4459500 复 441212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