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病毒战常态化&改革的下半场 -- 达闻奇

2020-03-02 22:51:37敬畏生命
你许多概念的定义有问题

1首先是全球化的概念。

工业化时代,没有那一项经济活动的收益是全社会获益。如果说某国在这次活动中获得了利益也只是代表了这个国家的某个阶级获得了利益。而根据马列主义学说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考证所得出的结论,即当前世代的资无两大阶级的利益是完全的零和关系。

所以我们试着用阶级的分析方法来看待全球化,绝对会得出与你原文不一样的结论,而且我相信比你的结论更能体现实矛盾的全貌。

首先全球化经济下,美国居于全球琏的上端,中国居于中下端,如果真的考虑整体赢利水平,全球链上端的赢利水平怎么会打不过中下端?

或者换一种逻辑,全球化中国获了利所以要高举全球化旗帜,可你回头看看,除了中国之外有多少主要经济体在响应全球化?难道以往的全球化只有中国一家在获利?所以这个全球化意志只能是在阶级立场上来考虑,而许多国家国情不同,作为受损阶级的阶级意志不能作为国家意志体现而已(逆全球化同样使许多金融资本利益收损,这些政治力量历来是中帝收买的对象)。

所以我一直说美国体制还有自我修复的能力,它还能在关健时刻选出附合底层利益的上层建筑代表来。

全球化不利于本土草根利益,这是我的结论。

2毛时代的顶层设计。

你首先要理解唯物辨证法,毛时代从来就不会单独的往一极去理解事物,有顶层因素就有底层因素,这两者只是第一性和第二性的关系。

所以以实践为主要哲学观的毛绝对不会接受顶层占第一性的观点,在他的政治构架中,顶层才是机器,大量的鲜活的政策依据是来自底层。

这里还有一个术语叫主观能动性,在毛的世界观里,顶层是脱离实践观的,所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才是这个世界的反动因素,所以要改造他们的政治观。

3毛时代不是一个整体。

(毛从56年写<十大关系>开始,他一生中最年富力强的时段都是在打造土共的顶层设计架构,希望他们能腑下身来屈于底层实践这个主体需求来作好服务工作,可他最终对自己亲手所带的这只队伍还是失望了,这之后才有文革寄希望启用年青人,可惜他已时日无多,再无六十年代初的精力了。)

如果你是用一个整体的惯性思维而不是用整体局部的动态思维去观察事物,你的结论就是片面局限的。

平时非常喜欢读你的帖,但这次观感和燕人兄的完全一样。

通宝推:ccceee,
帖:4483802 复 448238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