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茗谈185-五常互保(1) -- 本嘉明

2020-05-01 23:37:24本嘉明
先把欠账补上

(一)

台湾只要一日不收回,其实每一天,你看着再怎么平淡,也有1%的概率,会开打。在2020年5月15日之前呢,大概每天还有2%的概率,会开打。此后就回复到1%概率的“岁月静好”,但如果这一个月里,“疫情起源案”产生了戏剧性的发展,那么,在海上开打的概率还是会再蹿上去的,但即便开火,那已经不是真心实意一心一意要收台,而是转移焦点罢了。

Nimitz航母打击大队,应该在15日左右驶抵西太。而已经趴窝的四艘航母,其实三艘的受染情况不严重,没有干扰因素的话很快也能恢复状态。所以,武力收台的这个机会窗口已经过去了。

这个国家统一的机会窗口,在魔幻的2020年,到底出现过没有?我敢说99.99%的中国公民,都没有意识到,都没有想过。所以很可能广大群众是对的,根本就是幻影。

当然,这个机会窗口,目前还在。只要美国一日没有疫苗,这个疫情还是可能在今秋卷土重来,再感染一遍美军各舰。 从3月10日开始,美国国内抗疫的大方针,还是实事求是的,现在效果渐渐出来。从5月起,陆续有一些州解封,这是一个大坎,如果日死亡人数没有显著上升从而代表着医疗体系不会被击穿,那么美国某种程度上讲,弯道超车超越了中国,因为美国拥有“等待疫苗”和“群体免疫”两张牌,两条腿走路。

在未来两个月里,台湾应该不应该打?这同样取决于解放军的状态和中国人民的状态,状态不好往往不能正常发挥。但是,拿任何其他的理由来否了,来搪塞,我认为也是不对的。天大地大,统一最大,哪怕只有一点点机会,一眼看到,还是应该考虑的。连考虑的勇气都没有,那未来就更不指望了。

(二)

三将军现身了,满面红光永远健康。

这次烽火戏诸侯,我们看到几件事。

一,中美俄对朝鲜的情报能力,在一个档次,都不咋滴。军演的军演,调兵的调兵,虽然不能说是盼着三将军驭龙宾天,但都能这么冷静等待如此令人悲痛的坏消息,可见友情的塑料。当然,不排除某国事先知道得多一点,配合演出。日本台湾的上蹿下跳,更不用说了。

二,三将军还真是重要,全世界都捏把汗,现在全世界都松口气。你说欧盟你赶什么热闹?

三,三将军既然退烧上班了,那该干的工作还是马上要干。中美朝韩或许可以再攒出个外交成果,让老唐的竞选多少有个亮点。

(三)

目前中美关系,最大的不确定性在于,唐纳怆到底还想不想与中国有限度地合作?碰皮儿这个炮筒子,跟中朝彻底闹掰,间接代表着唐派可能要靠“把中美关系搞砸”来争取选票,这个搞砸可以是南海低烈度冲突,可以是对病毒源头的追查。

石正丽曾留学法国,会说法语,最近法国媒体发表文章说,石团队在一月初拿到病毒株后,曾经比对新冠病毒基因与研究所内自用的“所有”蝙蝠冠状病毒,两者并不吻合,在比对的这几天里,她高度紧张,夜不能寐。这个陈述间接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目前流行的疫病病毒,虽然不是研究所内保管的病毒株,但一,研究所内保管的,也是活性病毒株,一旦流出可以传播开;二,研究所内保管的病毒,其毒性接近于已经流行开的新冠病毒。因为这两点,在基因比对结果出来前,石正丽一直在担心,在自我怀疑。我们姑且不论这样搞研究是不是应该(毕竟美国曾资助370万美元并且世界各国(包括美国)的科研人员都在交流/协助武汉所对蝙蝠的研究),凭这种研究方式,在今天就无法把实验室向外国调查团开放,因为外国调查团会鸡蛋里挑骨头,找到许多细节,来间接佐证碰皮儿之流的臆测。这些细节,在中外实验室里都难免,属于对错之间的灰色地带,你好彩出了大事,被人家来查,那难免有些小辫子的。

而中国拒绝把实验室开放给外国调查团,就使得刻意要向中国甩锅的唐团队,始终可以保持无中生有的猜测。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局。

<人民日报>在FACEBOOK发文,向美国方面提了十个问题,怀疑病毒是美国制造和投放。这个问题上,我认为美国没有投放,理由在于:当武汉疫情刚起时,先是海外华人和驻外中国公民自发行动,收集采购医用防护品,后期则由中国驻外机构组织,有序有组织地采购。这个过程中,美国政府没有任何阻碍行动。如果是美国制造/筛选出的病毒,在中国投放,那么出于对病毒的了解,即便这个行动是瞒过白宫,由DEEP STATE策划,那么这些拥有行政能力的“第二政府体系”,仍然有足够的办法,找借口启动“PPE物资自美国出口的许可证制度”,从而限制物资流出美国。

新冠病毒怎么来的?仍然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我在这个楼开篇所说,由于某些原因,武汉市民里有一定比例的人群,受到感染(直接从野生活蝙蝠或其粪便,就像云南土民一样,毕竟蝙蝠粪是中药材;或通过中间宿主比如宠物),感染到的病毒虽然都是弱毒性,但病毒品种比较多,在人类宿主身上不断适应性变异,与宿主体内的其他病毒(比如艾滋病毒)交换基因段,随后在人与人跨区活动接触中,不同的弱毒性病毒不断“会师”,随机“杂交”。假如当时武汉当地的居民和城市栖息动物(宠物与野猫野狗)中,携带弱毒性病毒的个体足够多(比如十万的数量级),在高频的基因交换中,几年时间后,终于“中彩”,产生了这个大毒株,那还是可能的。

帖:4514022 复 450819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