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茗谈185-五常互保(1) -- 本嘉明

2020-06-21 13:49:30本嘉明
美国的未来一年

我知道有些河友还是喜欢听我说八卦,尤其是美国的八卦。不过以后会说得不多,毕竟在西西河玩了12年了,人不能一直玩一个梗,该消停了。

唐纳怆昨晚首开了疫情后的第一场竞选秀,场面冷清,令人唏嘘。这说明什么呢?即便是唐纳怆的死忠,还是利字当头,顾命要紧。唐纳怆在体制内没有地盘,他所依靠的就是民意,但民意如流水,既然参加唐纳怆的造势大会,自己可能送命,那就不参加了。那么推导下去,假如投票给唐纳怆让他当选,自己和家人可能会送命,韭菜们还继续投给他吗?

现在你得了疫病,美国政府给报销医疗费。但这个病有后遗症,肝胆生殖系统等等,那以后二次伤害,你复发了那些病,美国政府还报销不报销?你染过病,劳动竞争力就差了,找不到好工作,美国政府赈济不赈济?疫情提醒选民,民主党的大政府宗旨,在今后几十年里,是更“合理”,更符合小市民的利益的。

(一)

美国将向何处去?

看一个国家真实的各族地位,一个绝对撒不了谎的指标,是看它最精锐的特种部队的人员构成比例。因为培养一个海豹队员的代价极大,他今后的作用也极大,不能吃准是自己人,怎么肯?

我看了看某国的特种兵,非常有意思。

它占第一的人种,超过半数很多,就是WASP。这其中分两种人,第一种是“北京兵”,就是《阿甘正传》里的丹上尉,家境很好,世代忠良,军官世家。第二种是“山东兵”,打小在家里农场吃苦惯了的王宝强。

第二个人种,是西班牙语裔,“新疆兵”,打起阿三兵手也不软。

黑人勉强排第三。

黑人少,是个相当奇怪的现象,毕竟他们报国参战的历史比西语裔要早太多,鲍大爷都干过总参谋长了。我的理解是:

一,特种兵基本上是中矮个子。这很有趣但是事实,因为矮个子打小要打架就必须动脑子打;特种兵经常要化妆进敌占区,火车站茫茫人海里,你比周围高出30厘米,不是找死吗?而且,矮个子可以往潜艇和直升机里多塞几个,饭量也小,饿一礼拜跑得更欢实。

这个,黑人就吃亏了,黑人懒得动脑子,打架靠SIZE,体格庞大的,特种部队不愿意收。那么短小结实的黑人也有,为什么也不行呢?中等身材的兵,大家的体能/脂肪占比是类似的,精疲力竭到达体能极限的时候,就是靠意志力在支撑。而黑人士兵的意志力不如前两种兵。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这些特种兵部队的假想敌是谁?如果他们老是要到香港去劫雪登,你说是多招几个韩裔好呢,还是多招几个黑人好?

黑人特种兵不能吃苦,他们的使用价值不大,上校们淘汰他们的初心,就是打仗不能讲平权,纯是从军事考虑的。但长久看,这带来什么后果呢?

精英特种兵对DEEP STATE的作用是很大的,他们接近内幕的顶端。退役后要么进入黑水,去当赵姨的保镖;要么接单干活,去杀赵姨不想再看见的人。同样是赏金杀手,你能让BRUCE WILLIS去暗杀马丁-路德-金,你敢让WILL SMITH去吗?

世界上有很多“工具人”,志大才疏的骷髅会们以为只是雇他们干活,但渐渐干得多了,小开们依赖他们了,他们就有发言权了,就能建立MAMLUK王朝了。

(二)

美国等于是一个大家族,长房大哥是WASP,二哥是“色目”(杂色白人,比如信天主教的肯尼迪家,信天主教的拜登,信拜物教的唐纳怆,《教父》里的意大利佬),犹三姐管账,四弟是佛洛依德们,五弟是胡里奥们。

这次,是长房联合了一部分二房的人;犹三姐联合了四房和另一部分二房------这么两个阵营对抗。亚裔从来不是家族里的人,只是模范庄丁。不过大哥已经在考虑从亚裔里收几个结拜小弟,赐国姓。所以亚裔开始细分了,细分的目的就是确保大陆华裔不会被“误收”。

“本届大哥不行”,是写在“牛顿第八定律”里的,所以犹三姐和佛洛依德这俩晕血的,敢于跟玩刀把子的大哥叫板,这里有几个关键点。一,目前这种烈度的对抗,只是赌王家族内争产,不会真打起来,最后尘埃落定,不管情愿不情愿,大家还是一家人,毕竟就算少分到一点,那都是几千几百亿落袋。二,WASP眼看在总人口数上要失去优势,但这个不构成危险,南非曾坚持了那么多年的种族隔离制度,台湾戡乱期间就是数百万外省人凌驾于两千万本省人头上,这俩货都屁事没有,还蒸蒸日上呢,因为少数派统治民族的质量还凑合。三,真正的关键,就是五弟跟谁走?

第五房内部,也有好人坏人之分,既有毒枭也有许三多。假如这五个门派内部,注重家庭伦理和积极向上的那些人联合起来,以WASP和胡里奥为主体,摸索出一个“外开明内保守,温和右翼”的政纲,美国可以稳定下来。看看某国精英特种兵部队,可以看到那个社会体未来中坚力量的缩影。

那么,美国华裔(不管是港台澳还是大陆)站哪边呢?华裔是希望美国稳定/岁月静好的,是希望家庭价值得到提倡,是希望“苦读出头”受到公平对待的。从这个角度看,华裔有很多人对共和党保守派有好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政治是政治,美国华裔没有选择,这个阶段应该支持民主党。因为现在就是犹三姐在组织尽可能多的家族边缘人士和家丁起哄,要求长房放权。长房真的被迫放出一部分权力的话,华裔因为在斗争中出力很小,所以能分得的也不多,但毕竟凭空能分到一点,而且随着下届执政党更替也不必吐出去。这样集腋成裘,身为模范庄丁,龟兔赛跑,1000年后大概有出头的机会吧。

从博尔顿出书带来的热闹看,从唐纳怆造势大会的颓势看,从碰皮儿嘴里说着中国银没诚意却不得不跟大骂自己为“人类公敌”的匪类恳谈7个小时,完全不敢中途走开看,这次大选前后(包括大选后的议会改选在内),民主党短期取得一些胜利是可能的。但长久看,共和党的保守价值观,更适应美国社会内部的硬核社区。可以说,稳健共和党派是美国的骨头,民主党人是美国的血肉。美国饿得再瘦,骨头还是会在的。同时,中国最好不要寄希望于骨头和肉会自己打起来。

同时,即便民主党在此次大选获胜,中国的日子也未必会变得好过一点。博尔顿透露的细节------比如唐纳怆请求中国通过购买农产品,变相为唐纳怆贿选------这个可信度很高。但显然习主席也没接这个茬,要不然华为早就摘帽平反了。所以,有辱美国国格的是唐纳怆,中国并没有趁势下蛊,证据就是到今天买美国农产品也不温不火。博尔顿透露的这些细节,使得美国中间选民认识到,以前怀疑拜登家族跟中国的私下关系,但现在看唐纳怆很可能更糟,因为他无法无天,搞腐败敢于后来居上。这两个烂苹果里,拜登胜选的机会进一步加大了,即便他的老年痴呆症已经比较明显了。

从美国的国家利益出发,从美国公民的个人利益出发,唐纳怆最好不要连任,但对于中国,还是照打-----这是美国社会上下比较占主流的共识。

通宝推:桥上,
帖:4530358 复 450819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