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20-11-07 00:54:35五藤高庆
北非文化圈:7城

阿斯旺:(Aswan)埃及南部著名古城,阿斯旺省(Aswan Governorate)的省府,位于尼罗河东岸,尼罗河六大瀑的第一瀑布附近。

埃及乃至世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公元前3600年左右即有定居者。城市起源于何年尚有争议,但确实是世界上最早的城市之一无疑。初名西涅(Syene),源自古埃及语“贸易”一词的对音,但也有考证说是“大门”的意思。努比亚语则称之为迪布(Dib),意为“堡垒”或“宫殿”。考古认定这里是上埃及的发源地。古埃及分上下两部,大体上以尼罗河三角洲为界。因为尼罗河是从南往北走,所以地图上我们认为是下的,实际上是上埃及。公元前3150年左右上埃及崛起,成功实现两埃及的统一,埃及也进入了王朝时代。而阿斯旺这个时候就是埃及第一王朝的第一个首都。所以阿斯旺也被认为是埃及民族的发源地。埃及统一后,由于下埃及的耕作条件远远好于上埃及,所以埃及统一后,重心逐步向下埃及移动。国都亦不断北迁。从此阿斯旺就逐渐变为边境城市。阿斯旺周边地区非常干旱炎热(阿斯旺是世界上最干燥的地方之一,已知最长纪录是连续七年无雨),其水源主要依赖尼罗河。尼罗河第一瀑布就在这附近。从此地开始一直到亚历山大港,沿途的尼罗河水路都比较平缓,非常有利于水运。素来有尼罗河崇拜的埃及人,渐渐把阿斯旺看作是埃及的南大门。因尼罗河在埃及人的信仰里代表生命,而生命在阿斯旺这个地方开始平缓和美好,所以古埃及人发展出阿斯旺是生命从死地来到生地的门的理论。因此古埃及人把这里称之为“通往南部诸国的大门”或干脆叫“大门”。在古埃及人眼中,阿斯旺就是埃及最南的城镇,越过阿斯旺就是要离开埃及地了。所以阿斯旺从建成开始一直到现代,它的角色就是埃及的南方锁钥,它的任务就是做边关和边贸的椎场,负责和努比亚乃至更南的政权进行各种往来。为了保卫阿斯旺这个战略要点,埃及历代王朝都在阿斯旺大修城塞,加强防务。这就是为什么努比亚人管这里叫“堡垒”或“市场”。在大修边塞的同时,古埃及人一方面为了获取商贸利益,加强控制,另一方面则出于对历史的尊重,所以对于阿斯旺的城建比较上心,留下了众多的建筑遗迹。阿斯旺自古盛产石料,特产一种粉色石材,对于以石造建筑为主的古埃及人来说,是一个极佳的原材料产地,繁荣的石料开采业和加工业让阿斯旺有大量的石造建筑遗迹。比如著名的,历史近3300余年的拉美西斯二世神庙,菲莱神庙,哈索尔神庙和阿斯旺古采石场里大量的方尖碑遗迹。这些古老的遗迹遗址让考古学者和旅游者对此趋之若鹜。直到现在也在为阿斯旺的繁荣提供助力,但阿斯旺到底也只是一座边城(现在阿斯旺市人口只有7万人,说20万人的是连带上阿斯旺市下面的县和村镇),所以在进入现代以前主要靠边贸、旅游、考古,做过路客和学者的生意来维持。在埃及的地图上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和下埃及的开罗、亚历山大港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这座小城镇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是在埃及共和国成立后,埃及总统纳赛尔看中了尼罗河在此处的梯级水利,准备在此建设一个集发电,旅游,水利于一体的大坝综合体。这就是著名的阿斯旺大坝。阿斯旺大坝无论从建设前的博弈,建设中的设计和建设时的综合性的建设,在当时世界上绝对算是首屈一指的工程,到现在依然是工程学上的一大成就,就是称之为世纪工程也不为过。其在建设过程中采用的精密切割+整体提移来转移复原拉美西斯二世神庙的壮举,到现在也是如何在工程建设中保护文物古迹的方法范例被录入世界各国的工程学教科书里。同时还附带制造了世界上水面面积第二大的人工湖阿斯旺湖(湖面面积6500平方公里,但蓄水量1820亿立方米是世界第一),阿斯旺大坝的建成,使得埃及的农作物由一年一熟变为一年两熟,进而成功渡过80年代的东非大饥荒。也进而为阿斯旺这座旅游城注入了新的生机。现在阿斯旺凭借古老的神庙遗址和现代的大型水坝,成为继开罗和亚历山大港之外埃及最有名的旅游城市,来访者历年不绝。

的黎波里:这个大家都知道了,就是前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它是利比亚最大的城市。不过这世界上叫的黎波里的城市至少有六座。所以阿拉伯人管这里叫西面的的黎波里(tarābulus al-Gharb,阿拉伯语里面的黎波里叫泰拉布鲁斯)。还有一个东面的的黎波里(Ṭarābulus al-Sham),又叫沙姆的的黎波里。也是一座很有名的城市。希腊还有一座的黎波里,中文多翻译为特里波利,其实是一样的,只是为了区别所以这么翻译。的黎波里的意思是三一城,Tri是三,poli是城市。两个结合起来就是三合一的城市。

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定居点之一,公元前7世纪时腓尼基人在此筑居。腓尼基人先后在这里建起三个定居点。其中最大的称之为奥雅(Oyat),后来希腊人来此殖民,沿袭旧名,将其希腊化称之为奥阿(Oea)。并将另两个定居点塞卜拉泰(Sabratha)和大莱普蒂斯(Leptis Magna)合一起,管整个地区叫三城之地,音译就是的黎波里。的黎波里这个词也就是这时候进入到欧洲语言里的。但是希腊人在这个地区的殖民重心是在东面的昔兰尼加。所以不是很重视的黎波里。于是在迦太基崛起后此地被迦太基并吞。布匿战争之后罗马消灭迦太基,接收了这里的土地。将其改为罗马的行省,称之为的黎波里塔尼亚(Tripolitania)。罗马人承袭这三城,将大莱普蒂斯定为省治。从此罗马一直统治此处,虽然435年汪达尔人曾经夺取此地,但是后来又被东罗马帝国夺回。这段期间这个行省还为罗马帝国贡献了一位皇帝 —— 塞维鲁王朝的太祖老塞维鲁(Septimius Severus)就生在大莱普蒂斯。罗马人对此地近600余年的统治,既为的黎波里塔尼亚留下了无比辉煌的遗迹,又为这个地区的命运定下了基调。罗马人的统治中心比较偏西,把出过皇帝的 的黎波里塔尼亚当做重点。这和重视东部昔兰尼加的希腊人不同。所以基于19度线原理的东西罗马分治,同样划开了的黎波里塔尼亚和昔兰尼加,让这两个地区成为各自文明圈的边界地带。罗马帝国之后的黎波里如果不是一个大帝国的偏远省份,就是某个王朝的边界。即便是阿拉伯帝国征服北非时也是如此。阿拉伯人的征服,一方面摧毁了这里原有的农业经济,并给了游牧民一个新的天下观念,让柏柏尔游牧民成为了这个地区的主导,但是这次征服既没有给他们国家,又没有给他们治理。而这个地区本来就十分干旱,精细管理一旦缺乏,农业就会崩溃,让位给游牧经济。这导致这里和昔兰尼加一样成为游牧人的乐园。之后法蒂玛王朝、艾格莱卜王朝,穆拉比特王朝、穆瓦希德朝、哈夫斯朝等等等等都轮流控制过的黎波里塔尼亚,但是这些王朝的共同特点就是他们的核心区不是在的黎波里的东面,就是在西面。就没有以的黎波里这个地区为核心区的。今天张大帅明天李大帅的变幻让的黎波里实际上成了一个三不管的地带,对当地的游牧民和半耕半牧的农民来说,政事无非就是今天那个大帅说了算,中央更是一个完全听不懂的词汇。国家是来来往往的幻影,而只有各自的巴努(Banu,阿拉伯语,后面接人名,意思是XX的孩子。但后来演化为“部落”的意思)才是唯一的现实。这也可以解释第一个真正把这里当做自己地盘的,居然是“居无定所”的巴巴里海盗集团。因为这些海上的男人们只有在这里才能充分找到建国的乐趣。真正把的黎波里当家的巴巴里海盗集团,是第二个能在的黎波里留下自己痕迹的群体。现在的黎波里的大多古迹如果不是罗马时期的,就是巴巴里海盗们留下来(或至少和其有关系)的。以的黎波里为根据地的海盗集团们纵横海上烧杀掳掠,亚平宁半岛是当时最严重的受害者。海盗们的横行仅仅在1510年因为神罗帝国的入侵而被暂时打断。但是仅在次年,得到奥斯曼帝国支援的巴巴里海盗们反攻成功,摆平了神罗帝国留在这里的圣约翰骑士团势力,以奥斯曼帝国藩王的身份重建了自己的海盗国家。横行近三个世纪的海盗国家一直维持到1711年,才被奥斯曼帝国的反贼卡拉曼尼(Ahmed Karamanli)建立起的卡拉曼尼王朝(Karamanli dynasty)代替,卡拉曼尼王朝最强盛时曾一统利比亚三部,现代的利比亚国家的雏形大概是这时候才有了个样子的。但是这个王朝的基础,是所谓的驻屯军和混血人(奥斯曼驻屯军和当地人生的孩子)。而且卡拉曼尼是通过兵变杀害上级自立为王,随后被奥斯曼帝国招安而成立的,实际上依然是外来的“大帅政权”。而活跃于此300余年的海盗政权,也显然不是卡拉曼尼一个草头王能轻易根除掉的。其实海盗们在的黎波里建国之前,就长期以当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地的政权的合作伙伴存在。卡拉曼尼王朝只不过是复制这个模式,所以不会影响海盗们的横行。事实上,缺乏经济基础和社会管理的卡拉曼尼王朝,更喜欢利用海盗们当自己的红棍,然后采用收取贡金卖船标的方法来获取收入。而此时已经进入了近代,这种黑社会式治国的做法,只会引来猛烈的报复。1801年,因为索要贡金不成,卡拉曼尼王朝和新崛起的美国开战。这是美国海军的第一次远征。在近代新兴强国面前,卡拉曼尼王朝还是他的海盗团都完全不是对手。只不过当时尚还年轻的美国海军只是来打海盗刷经验的,而不是来搞殖民地的。所以只打了卡拉曼尼王朝一顿,签了个和约就班师回国(美国也有一个的黎波里市,就是为了庆贺这次远征而改名的)。但卡拉曼尼王朝从此国势日蹙,只能靠从黑非洲掳掠奴隶来维持收入。1819年,欧陆结束拿破仑战争,在随后的一系列条约中列强均宣布取消奴隶制,打击奴隶贸易。丧失奴隶贸易收入的卡拉曼尼王朝一泻千里,迅速分裂内战。奥斯曼帝国见状立即宣布招安不安,所以不算,派兵反扑的黎波里。建国一百来年的卡拉曼尼王朝就此被消灭,由藩国重新成为奥斯曼帝国的北非省份。卡拉曼尼王朝是第一个统一了现代利比亚疆域的王朝,但是它虚弱的基础,众多的内乱,强敌的打击使得它除了给利比亚国家留下了的黎波里这么一个首都和这么一段国家印象之外,甚少值得一提的成绩。而奥斯曼帝国对这个边疆区的控制,也是十分虚弱的。1911年,昔日海盗国家的第一苦主意大利打赢意土战争,吞并利比亚三部。意大利人按照当年卡拉曼尼王朝的经验,将三部分合一成了现代利比亚。意大利人的殖民统治给了当地人一个反抗的理由,但这是当地人仅有的理由。当地人虽然反抗意大利人的殖民统治,但是反抗的原因只是因为意大利人干涉了自己的巴努的事务。如果意大利不干涉,巴努们的第一要务仍然是清算彼此之间的传统仇恨。所以意大利人的殖民统治十分稳固。殖民时期的意大利人在利比亚殖民地搞了一定程度的现代化建设。因为意大利属于19度线西国家,所以他们的建设重心在西面的的黎波里。这让的黎波里迅速成为一座现代城市和利比亚最主要的城市。1927年的黎波里国际商品展示会(Tripoli International Fair)和随后举办的的黎波里F1大奖赛,是这个地区现代化进程的第一次展示。在意大利人的建设下,的黎波里已经是一座铁港空三运具备,混杂了西方和北非的不同风格的现代城市。在当时非洲地区也是排的上号的。

意大利人,和他们的罗马祖宗一样,大大的改变了利比亚的样貌。一方面,意大利人没有深刻的改造社会。意大利的殖民秩序实际上还是城邦式的“大帅政治”。出了的黎波里城界,现代化就荡然无存。各个巴努的酋长们的讲话、寺庙的毛拉们的教令才是这里的法律。而另一方面,一些进到城界里,通过给殖民者当打工仔或者二鬼子而感受到现代化的人,形成了对现代思想的认同。可是作为“贫穷帝国主义”国家,又是巴巴里海盗的昔日苦主的意大利人,不可能认同这些“人贩余孽”们是意大利人。所以阿拉伯民族主义逐渐成了这些“城里的现代人”的主流思想。尽管意大利式的“大帅政治”受到“城里的现代人”和“乡下的古代人”的共同唾弃,但是前者人少不成气候,后者人多却不在乎。所以在没有外力干涉的情况下,意大利的殖民统治是稳固的。但外力一来,这个殖民统治就是没有基础的空中楼阁,一推就倒。1939年二战爆发,意大利作为轴心国参战,而他的利比亚殖民地则成为二战北非战线的主要战场。在反法西斯同盟军的打击下,“贫穷帝国主义”疲态尽露,而他的利比亚殖民地也随着二战结束而成了法西斯政权的陪葬品一起下葬了。战后英国负责托管这个地区,而随着民族独立大潮的来临,本来就对这个地方不上心的英国更不想留下它,赶快找了一批昔日的遗老遗少成立了易得里斯王朝,甩掉了这个包袱。但是这时候,那些“城里的现代人”受到纳赛尔在埃及的影响,已经不想再小打小闹,而是要真正掌握大权了。而这个利比亚版本的纳赛尔,名震中文网络的唯一一个利比亚人 —— 卡扎菲大佐于1969年正式夺权,成为利比亚的统治者,的黎波里继续任首都。

卡大佐时期的黎波里作为利比亚的门户,享受了一国能给予的最大的关爱。利比亚巨额的石油财富被卡大佐大量花在了的黎波里上,使得的黎波里依然是非洲首屈一指的城市。其建设至今仍有余辉。但是卡大佐只是成功建立了现代的城市,而不是一个现代的国家。他或许曾经和他的偶像纳赛尔一样试图改造社会,但实际上他最终做出来的依然是一套披着一件现代外衣的大帅政治。很难说他是畏难而退还是迎难而败,但结果是一样的。不能否认,他以“城里的现代人”为基础,比以前的的黎波里之主们来说先进的多得多,所以他创造了现代社会里统治时间的记录,是现代社会里统治时间最长的统治者之一。但是他也只能止步于此,最后以凄惨的大刀灌肠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卡扎菲死后,利比亚陷入全面内战,19度线魔咒再次发作,的黎波里作为西部的核心,成为民团军的总指挥部。但是民团军本身就是个城里人和乡下人的混合体。所以连卡大佐都能维持的起码秩序也维持不了。现在的黎波里日益破败,连保存在红堡博物馆(Assaraya Alhamra Museum)里那些象征着昔日的文化遗产也保护不了了。失去了过去,没有了未来。今日的 的黎波里和利比亚一样,依然在黑暗中蹒跚而行。

巴尔卡:这个是北非古城拜尔盖(Barqah或者Barca,阿拉伯语:برقة‎)。现在这个词已经不是城市名,而是一个地区的名。它是昔兰尼加地区(Cyrenaica)的阿拉伯语称呼,也是阿拉伯征服北非时期这个地区的区府。但是之后因为省治转移,所以这个城市萎缩的很快。到后来已经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古城则化为遗迹。但是它的名字被用于称呼这个地区。所以用拜尔盖来指代整个昔兰尼加也是对的。而昔兰尼加这个名字最早来自古代希腊,罗马帝国据北非时期沿袭其名,在这个地区设立了昔兰尼加行省。昔兰尼加与另外两个行省费赞(Fezzan)和 的黎波里塔尼亚(Tripolitania),合称利比亚三部。现代的利比亚就是这三个地区拼合而成的国家。今日的昔兰尼加的首府就是大名鼎鼎的班加西(Benghazi)。

最早是柏柏尔人居住于此。因为柏柏尔人过半游牧生活,农业技术不行,所以定居程度不高。埃及人对此处亦有影响,因为柏柏尔游牧人常劫掠埃及,导致埃及也经常深入此地区清剿强盗。因此建立了一定的势力。

公元前7世纪左右希腊人浮海而来,在此建立一系列城邦。希腊人农业技术较高,懂得修筑梯田和如何扑灭蝗虫。于是希腊人利用泉水修筑梯田,大有收获。希腊人还开发出此处独有的罗盘草(Silphium)返销欧洲。罗盘草可食,可饲,可入药,甚至可以当一种克制野杂草的生物农药。因此深受欧洲欢迎。这些有利因素使得这里的希腊人城邦发展很快。最后希腊人在昔兰尼加建设了五个城市,号为昔兰尼加五邦(Cyrenaican Pentapolis)。五邦之中最大的昔兰尼(Cyrene of Libya),就是日后拜尔盖的前身。昔兰尼大概在公元前631年建城,是由一个来自希腊锡拉岛(Thira)的土豪阿里斯托克莱斯(Aristaeus)建立的。他在到了这里之后,跟柏柏尔土著打交道时改了自己的名字叫巴图斯(Battus I of Cyrene)。之后埃及军队企图借清剿强盗为理由吞并他的地盘。巴图斯组织人成功挫败之,于是被奉为国王。他的王朝就叫巴提亚德王朝(Battiad dynasty),巴提亚德王朝传国190年后因被扩张的波斯帝国打败,成为附庸,波斯帝国衰退后王室灭亡,改元共和。昔兰尼共和国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站队斯巴达,所以战后获得更大发展。这个共和国一直维持到继业者战争结束,托勒密王朝登位埃及。随后托勒密王朝出兵打败昔兰尼,再次将其纳为附庸国。罗马共和国崛起后,托勒密王朝因为难以维持昔兰尼加,所以割让给罗马换取对埃及的保证。自此昔兰尼加成为罗马的行省。罗马帝国时期,首先是因为发生地震,随后又因为对罗盘草开发过度竭泽而渔。导致罗盘草被割干净,贸易断绝。遭到两大打击的昔兰尼迅速衰落下去。罗马帝国见状亦开始将省治转移到别的城市。所以昔兰尼这时候就逐渐从一个城市的名字变成一个地区的名字了。戴克里先皇帝时期搞四帝共治,随后又变二帝,这时候昔兰尼加被划给了东帝。

在地中海史上有一个著名的19度线定理,在地图上以东经19度线往划过欧洲-地中海,画出来的东和西,基本就是地中海世界的东西两部分。日后罗马帝国东西分治时,它的分治线也几乎完美的和19度线重合。后世地中海地区的地缘冲突,甚至一直到现代的南斯拉夫分裂都顺着这个原理。比如波黑就压在19度线上。而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的疆界,几乎就在线两边。现在利比亚东部要和西部分治,而昔兰尼加和的黎波里塔尼亚的边界正好就在19度线上。所以大概从划入东帝之时开始起,昔兰尼加就一直是其他国家,尤其是埃及的附庸或者边界。即便西部的汪达尔人曾经夺取这里,最后也被东罗马帝国收复。随着绿教崛起,阿拉伯人征服北非,昔兰尼加也改名叫拜尔盖,但依然沿着19度线划给了埃及。不过拜尔盖虽然成了省治,但是因为划给了埃及大区管,而之后历届的埃及国家都不停尝试控制整个昔兰尼加。所以拜尔盖的省治很快就在行政上被废弃。随后改名为沙哈特(Shahhat),作为一个小地方而存在。昔兰尼加南部为沙漠,早期农业即十分依赖涌泉。后来因泉水干涸,只能改为依赖自然降水。导致其农业退化为典型绿洲农业。加之柏柏尔游牧民成为当地的政治主导。农业技术进一步退化。使得昔兰尼加从农耕区变为半耕半牧区。即便是控制昔兰尼加的埃及,也只能依赖当地的游牧民酋长们来管理。埃及马木留克朝被奥斯曼帝国吞并后,埃及的政策和区划被奥斯曼帝国沿用。现代的利比亚起源于1911年意土战争。意大利打败奥斯曼帝国后,吞并利比亚三部,将其合为一个,起名为利比亚。这才有了现代的利比亚。现在的利比亚历史只有一百多年,如果从二战后新独立的利比亚易得里斯王朝算政治独立的话,实际也不过六七十年。完全是个人造国家。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卡扎菲死后,利比亚军阀林立,以易得里斯朝遗老遗少为首的赛努西教团,公开宣布成立昔兰尼加议会,裂土分疆。所以在可见的未来里,拜尔盖/昔兰尼加还是会像以前一样,成为他国的边疆区。而利比亚这个人造国也会像其他人造国家一样逐渐不复存在。

提尼斯:这个是需要重点说明的,首先它肯定不是突尼斯(游戏中有突尼斯,不在这个位置),而且它的游戏位置在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尔西边一点儿,此处根本找不到这么个城市。而且突尼斯作为城市来说的话历史其实不长。所以这不是突尼斯。从日文注解的发音来看,更接近 廷吉斯(Tingis)。廷吉斯是一座古城,罗马帝国时期,它是帝国北非-毛里塔尼亚行省(毛里塔尼亚的名字是这里来的,但是实际上它和今天的毛里塔尼亚相距很远…)的省府。阿拉伯帝国征服此地后,取其谐音改称为丹吉尔(Tangier),就是摩洛哥扼守直布罗陀海峡的那个城市。所以这里的提尼斯就是丹吉尔。

摩洛哥的第一古城和摩洛哥国家的旧都,现在它是摩洛哥丹吉尔-特图恩省(Tanger-Tetouan-Al Hoceima)的省会。它位于直布罗陀海峡非洲一侧。和北面的加的斯一起扼守直布罗陀海峡的两侧。处于锁钥之地的丹吉尔,自古就是地中海排名第一的战略要地。公元3世纪时腓尼基人看中此地,来此筑居,城市得到发展,商贸兴旺,成为当时一大都市。廷吉斯的名字也就是这个时候进入希腊语里面的。腓尼基衰退后,公元5世纪时,此地又被新崛起的迦太基人看上,纳入国土后得到重点发展。摩洛哥国家的始祖柏柏尔人也是这个时候来到此地和迦太基人混居的。这个时候丹吉尔就已经是地中海贸易圈中最重要的商港和迦太基在迦太基城以外最重要的军港。布匿战争后,此地纳入罗马,但为了酬答毛里塔尼亚王国在战争中的帮助,罗马仅保留名义治权,实际交给了毛里塔尼亚王国。罗马帝国时期始实现对此地的实控。丹吉尔就做了罗马帝国毛里塔尼亚行省的省府。民族大迁徙时代,汪达尔人占据此地,虽然之后东罗马帝国成功击败汪达尔人重夺此处,但是过远的距离使得罗马的统治很难维持了。东罗马帝国衰退后此处依然由柏柏尔人部落说了算。阿拉伯帝国崛起后,绿衣大食击败东罗马帝国吞并此地,将其变为易佛立基叶大区(Ifriqiya)的一部分。廷吉斯也就是这个时候改名为丹吉尔。绿教征服伊比利亚半岛的军队,就是从丹吉尔出发的。玩过光荣的《大航海时代》的朋友可能知道直布罗陀海峡南侧有一个港口叫休达(Ceuta)。实际上更准确点应该是丹吉尔港。休达离丹吉尔就70公里远,当时它是丹吉尔的一部分,准确点说算是丹吉尔的卫城。休达后来是被葡萄牙征服后,才从纯粹的军事城堡变成一个港口的。

绿衣大食在北非的统治是成败对半的,成功在于,它顺利的把绿教传入到这个地区,使其成为此地统治性的宗教。绿教的传入大大丰富了柏柏尔人的“天下观念”。并给了柏柏尔人一个国家形态的实践方法。绿教的平等教义和基于游牧人生活观而形成的一套体系,很对游牧的柏柏尔人的胃口。因此绿衣大食虽然核心区域相对于北非来说也偏东,但是他可以动员起柏柏尔人来参加他的征服。这就是为什么同样是远来的政权,距离也相同,但绿衣大食可以获得北非,东罗马帝国则不行。事实上到了倭马亚王朝的中后期,北非战线上已经是柏柏尔人,而不是阿拉伯人在搞扩张。征服南伊比利亚的倭马亚王朝名将赛雅德(Tariq ibn Ziyad),就是个柏柏尔人。失败在于,阿拉伯人是一个种族观念根深蒂固,人种隔阂十分严重的民族。它创造了一个号召平等的宗教,却不能真的实践它。绿教承诺平等,所以它赢得了北非。但阿拉伯人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观念实现不了平等的承诺,所以倭马亚王朝最后失去了北非。承诺平等的绿教教义,让柏柏尔人超过阿拉伯人,甚至出现一个统治整个绿教世界的柏柏尔帝国都在理论上成为可能,所以绿教依然根植在北非。但是绿教非得要把阿拉伯人的文化奉为圭臬,导致绿教非主流的,小众的派系,往往到北非能翻身。而这种思想本身就不能维持一个大国家,所以形成国家非常不稳定,成立之后就不断内讧分裂。这一连串思想变幻极大的影响了今日的摩洛哥国家。而丹吉尔作为摩洛哥的古都,是这一连串变幻的见证者。倭马亚王朝征服北非后,丹吉尔的重要地位得到了保持,成了易佛立基叶大区下属的摩洛哥省(al-Udwa)的省府。但随着征服战争的停滞,柏柏尔人得不到平等的现实逐渐凸显,倭马亚王朝依然把柏柏尔人视作是奴隶,对其横加诛求。愤怒的柏柏尔人日益不满,这个时候绿教三大宗之一的哈列哲派传入摩洛哥。哈列哲派提倡极端平等路线,公开说黑奴也能做哈里发,因此极对饱受压迫的柏柏尔人的胃口。740年,忍无可忍的柏柏尔人发动了著名的柏柏尔起义(Great Berber Revolt),起义军在丹吉尔重创倭马亚军队,顺利入城建政,史称贵人之战(Ghazwat al-Ashraf,Battle of the Nobles)。随后柏柏尔人起义者在巴格朵拉战役(Battle of Bagdoura)中再次大破倭马亚军队,北非从此成为柏柏尔人的乐园。但是柏柏尔人的部落贵人们不能共富贵,所以击败倭马亚朝后就立即分裂为几个相互攻杀的小国。几个小国家漫长的互撕,最终被穆圣的曾孙易得里斯(Idris I of Morocco)给终结了。易得里斯当时受阿巴斯朝迫害,所以率领一些党徒迁徙到当地。虽然易得里斯是什叶派,而柏柏尔人是别的派系。但是传统的逊尼派倭马亚王朝不能实现真正平等的现实,让柏柏尔人愿意资助易得里斯的事业。获得当地人信任后易得里斯扯旗造反,成功摆平这些小国,建立了第一个柏柏尔人的政治实体,首个什叶派王朝,也是北非中世纪时期的第一个王朝易得里斯王朝(Idrisid dynasty)。790年,易得里斯进入丹吉尔,称帝建国。易得里斯王朝是现代摩洛哥国家,乃至整个北非诸国的始祖。它的成立,为后世北非各个王朝提供了一个“建国方略”。后世差不多所有北非的古代王朝都是或多或少用它的方案照办煮碗的。但是以易得里斯王朝为代表的北非古代的游牧人国家,从思想到实践上都不能维持一个大国,所以成立之始就埋下分裂的种子。丹吉尔这时作为易得里斯王朝的首都,达到了极盛。但是到了易得里斯王朝八代目叶海亚(Yahya ibn al-Qasim)的时候,因为其在丹吉尔不受欢迎,所以虽然他成功继位,但是实际上的首都已经变成了他的老窝菲斯(Fez)。这时候的丹吉尔,已经很像是克拉科夫之于波兰和基辅之于罗斯,它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在这个地区依然意义重大。比如中世纪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大旅行家,摩洛哥人和绿教世界永恒的骄傲,蒸汽时代前人类史上最强的驴友 伊本-白图泰就是个丹吉尔人。但是其政治地位已经随着新势力的崛起而衰落,而新势力创造的新城市将逐步取代它成为地区的重要城市。菲斯就是第一个挑战者。易得里斯王朝衰退后,丹吉尔的新主宰就如北非的局势一般如走马灯一样变幻。从穆拉比特王朝到瓦塔斯王朝,都先后统治过丹吉尔。但没有一个王朝还使用它作为自己的都城。丹吉尔依然商贾如云,但是它已经不是政治中心。丹吉尔的再次剧变发生在1415年,这一年葡萄牙阿维斯王朝夺取休达,从此休达港逐步代替丹吉尔,成为地中海的锁钥。交易圈的改变给了丹吉尔极大打击,城市开始萎缩。1471年,葡萄牙王国攻克丹吉尔,瓦塔斯王朝企图夺回,但是三战皆北。最终不得不割让丹吉尔的治权给葡萄牙。丹吉尔城就这样被拽入了近代。但葡萄牙国小力弱的特点,和风云变幻的政治使得它逐渐不能维持非洲地区的管制,新崛起的殖民帝国则跃跃欲试,准备取而代之。看到这一点的葡萄牙也赢得干脆输的痛快,葡萄牙借助英国对于海权的重视,为了巩固英葡同盟,在1661年把丹吉尔作为嫁妆卖给了英国。英国得到丹吉尔后如获至宝,立即大干快上。这就是英属丹吉尔(English Tangier)的开端。英国继承丹吉尔的同时,也继承了当地柏柏尔游牧民的仇视。于是英军和柏柏尔人进行混战,一口气打了将近23年。漫长的战斗让丹吉尔彻底一蹶不振。不再是一座城市,而沦为一座要塞。差不多到1743年左右,英国和摩洛哥的新统治者阿拉维王朝(Alaouite dynasty)达成和议,丹吉尔始获太平,重新上路。阿拉维王朝发挥丹吉尔的地理优势,把各国驻摩洛哥的大使馆都搬到丹吉尔来。外交人员的大量往来保障了丹吉尔的安全的同时,也把这座城市变成了一座国际化的都会。阿拉维王朝的算端,大多长期接触西方,对西方认识深刻,很擅长以夷制夷。美国初成立时,阿拉维王朝就率先邀请美国建交。美国的第一个领事馆就建立在丹吉尔。随着法属非洲殖民帝国的建立,法国吞并阿尔及利亚,打到摩洛哥门口。摩洛哥就借助自己是美法英三国交点的办法,走外交路线制约法国。摩洛哥的政策总的来说是成功的,虽然最终不免被法国吞并,但是摩洛哥维持了半殖民地的地位。殖民时代的丹吉尔被改为丹吉尔国际区域(Tangier International Zone),是欧陆著名的外交场所,外交官往来穿梭,蓝白城之名(丹吉尔的绰号The Blue and White City,因为全城房子刷的漆非蓝即白,配上沙滩,远观海天一色,是摩洛哥一大盛景)享誉世界,成为外交史上的一个著名舞台。190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第一个火星——第一次摩洛哥危机(Tangier Crisis)就发生在丹吉尔。危机之后英法协约国军事集团开始结成,世界大战加速来临。二战时期,丹吉尔国际区成为很多难民的中转站,战后民族独立大潮来临。1956年,新独立的摩洛哥签约收回丹吉尔。自此丹吉尔成为新生的摩洛哥国家的一部分。今日的丹吉尔,依然是摩洛哥最重要的商业中心和经济首都,这座见证了漫长的北非史和世界史的古老城市,在当代繁华依然,并继续作为不朽的见证者,观察着现代摩洛哥国家和欧非两大陆的风云变幻,起起伏伏。

顿果拉:现在多翻译为栋古拉(Dongola)。游戏里的位置是在今天的恩图曼(青白尼罗河交汇的地方),但现实中的栋古拉城在恩图曼北面几百公里呢,它位于苏丹北部,尼罗河左岸地区,在尼罗河第三和第四瀑布之间,北距尼罗河第三瀑布72公里。经纬度是东经30°29′,北纬19°10′。之所以放在恩图曼是因为估计如果在游戏设计上把栋古拉安排和现实相同,位置就和阿斯旺严重冲突了,所以南移到恩图曼去了。栋古拉城市海拔228米。它是苏丹北方州的州府。苏丹人自己管它叫乌尔迪(Al 'Urdi)

苏丹著名的古城,努比亚王国时期即为重要城市。长期以来是苏丹重要的对北商站和贸易中心。以埃及商人为代表的多国商旅在此大宗交易牲畜、皮革、椰枣、谷物等商品,繁盛一时。公元6世纪时,努比亚地区崛起一个极毒教王国马库拉王国(Kingdom of Makuria)。该国曾以栋古拉为首都统治到公元10世纪,因此留下很多遗迹。栋古拉的第一景观栋古拉古城遗址现在依然矗立在栋古拉城南部。这个遗迹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珍贵人类文化遗产,也是东部非洲考古学的一大圣地。马库拉王国衰落后,栋古拉逐渐从首都退化为边境线。新崛起的达尔富尔算端国等政权其起家的地方都偏南,所以苏丹国家的中心逐步向喀土穆转移。1821年左右,埃及南侵苏丹,夺取栋古拉。从而把栋古拉纳为埃及地盘。随后苏丹马赫迪起义爆发,英国-埃及联合军反攻苏丹,在栋古拉战役中决定性击败马赫迪军队。苏丹成为殖民地,但是此时英国还是决定将栋古拉还给苏丹来管。1956年苏丹独立后接管全部英属苏丹地盘。栋古拉就作为北方州的州府继续下去。现代因为商路的改变,所以栋古拉已经退化为一个常居人口约5000人的小城市,交通上也只有通瓦迪哈勒法和麦罗维的公路和一座航空站。不过栋古拉有一个传统项目叫栋古拉单艇赛(Dongola racing),是英国人纪念当年栋古拉战役时用小单艇(Regatta,一种大概四五个人操作的单薄小艇)侦查的。这个单艇赛现在还在英国举行。

阿比西尼亚:阿比西尼亚是埃塞俄比亚的旧称。不过埃塞俄比亚作为世界历史上也能排的上号的古国,并不是一个城邦,而是有完整行政体系和各级政府机构的国家。所以用国家的名字来称呼城市的话在别的地方可能对,但是对埃塞俄比亚来说就草率了。埃塞俄比亚只是历史研究和考古成绩比较单薄,导致人们容易把它和中东的城邦国家,甚至是黑非洲的部落相提并论。实际上埃塞俄比亚文明的成就要远超这些刻板印象,它是黑非洲极少数的,其悠久历史是有据可查的成型国家。所以真要是拿城市来指代它的话,建议使用阿克苏姆(Axum)。因为阿克苏姆王国时期是可以算作城邦国家的。

阿克苏姆是原阿克苏姆王国(Aksumite Empire)都城,位于埃塞俄比亚东北部,现在城市还在,不过已经退化为一个靠旅游和遗址考古的小城镇。它行政上归埃塞俄比亚北部的提格雷州(Tigray Region)中部辖区(Maekelay Zone)管。靠近红海,与阿拉伯半岛隔海相望。

城市始建于何时众说纷纭,目前考古学推测是公元前940年即有定居者。但是比较详实的论述认为大概公元一世纪左右建国及定都。其起源亦说法众多,但主流说法认为阿克苏姆王国起源于来自现在也门地区的著名古文明赛伯邑文明(Sabaeans)。赛伯邑文明是一个黑人文明,自古行商为业,颇善航海,因此在红海两侧建立了不少殖民地和商站。早期的红海商路和红海贸易圈,就是建筑在赛伯邑文明打下的商业基础的。赛伯邑文明曾在现在埃塞俄比亚的提格雷州地区建起来一个商站,而这个时候提格雷地区有一个当地原生的,称作多姆特(Dʿmt)的文明。这个原生文明是赛伯邑文明的长期贸易伙伴。两家合作将非洲土产通过红海贸易圈向其他国家贩售,获利甚多。长年的贸易需求,使一些赛伯邑人逐步移居此处。这些移居者来到后主动和当地人逐步结合,最后形成了一个新的群体。赛伯邑人操闪族语系的语言,其语言结构要远超多姆特文明的简陋语言体系。并且在器具上亦领先,现代考古认为多姆特人的铁器,基本都是靠和赛伯邑人交易获得的,自身既不会做,也不会用。所以两家合二为一应该承认是各取所需的。在形成了一个新群体后,通过结合两家之长,这个新生的文化里诞生出了新的东西——现在埃塞俄比亚的官方语言格厄兹语(Geʽez)。一个外来,一个土生的两个文明,就这样通过长期通婚和混杂,创造出新的文化,进而逐步融为一体,形成了日后的阿克苏姆文明。

阿克苏姆文明大概于公元1世纪左右开始崛起,第一位有据可查的大王扎-哈卡拉(Za Haqala)就是这个时候宣布在阿克苏姆称帝建国的。从这一年开始起一直到940年彻底灭亡,历代内古(Negus阿克苏姆王国的国王自称内古,意思就是统治者)都以这里为首都,这充分表明了阿克苏姆王国是一个定居文明,而不是一个王廷逐水草而居的游牧人国家。成立伊始的阿克苏姆王国无论是从政治形态还是从文明成果,都已经远高于它周遭的那些极其落后的山寨或者部落。所以阿克苏姆王国的扩张非常轻松,对于周边不服管的势力几乎是吊打。接下来的三个世纪里,阿克苏姆王国控制了北至努比亚,南到图尔卡纳湖,东到也门的广大地区,现代的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吉布提、索马里和部分也门全都是它的地盘。但是赢得太轻松又限制了阿克苏姆王国的发展。阿克苏姆王国是一个因商贸建立的国家,所以国家非常依赖外贸,很像是一个高配版本的商人共和国,其扩张的主要动力要么是获取更多黑非洲的特产品进行外贸出口,要么是铲除竞争对手垄断商路,而不是实行管理,扎实建国。同时阿克苏姆王国夺取的地区都不是什么膏腴之地,其农业技术亦不发达(埃塞俄比亚人千年来的主食苔麸,被称为世界上最差的米食,中国古人认为这类作物只能算糠麸,所以近代中国人在接触到这种作物后,不称为苔米,而呼之苔麸)。因此阿克苏姆王国地盘虽大,实力却只能做一方豪强。对于新扩张的地区,多采用分封制和采邑制,其治理多无足道。阿克苏姆王国专心当城邦,而不关注全国治理,是最后其衰落灭亡,使埃塞俄比亚文明中心南移到所罗门王朝的重要原因。

阿克苏姆王国建国后,以商为国本,积极搞外贸,通过红海东部贸易的海洋商路与陆地商路,连接印度和埃及的贸易圈,并进一步和罗马帝国建立起稳定的贸易关系。通过这些贸易关系,阿克苏姆王国不但通过做不同贸易圈的中间商赚取利益,还作为印度、中东和罗马帝国的非洲特产品的垄断性供应商而获取暴利。其象牙、犀角,食盐、小麦都远销北至欧洲,东至东南亚的广大地区。兴盛的商贸利益让阿克苏姆王国于公元320年—360年期间达到极盛。通过商贸交流,四海万邦的文明成果都涌入阿克苏姆。阿克苏姆文明是一个善于融合而不善于自创的文明,它善于集众家之长,并通过杂糅而发展出自己的一套东西。比如现在阿克苏姆遗址最著名的阿克苏姆方尖碑。一方面阿克苏姆从埃及引入了方尖碑这种建筑形式,但另一方面却融合了罗马和闪族特色的图案设计。从而创造出了头不锋利,体态如柱的阿克苏姆方尖碑,非常有特色。在继承了自己的赛伯邑起源后,阿克苏姆王国将大量的赛伯邑神话引入本土。随后又借助中东流行的极毒教和犹太教,将原属于赛伯邑文明的“示巴女王”神话引进了埃塞俄比亚。大概于4世纪的某时,阿克苏姆王国最有名的大帝,“埃塞俄比亚的君士但丁”恩扎纳大王(Ezana of Axum)宣布皈依极毒教,并利用神话,自称是自己就是传说中示巴女王的国家,后世的埃塞俄比亚正统教会(Ethiopian Orthodox Tewahedo Church,格厄兹语:የኢትዮጵያ ኦርቶዶክስ ተዋሕዶ ቤተ ክርስቲያን)也是这个时候开始兴起的。示巴女王传说的埃塞化和埃塞俄比亚正教会的形成,是后世埃塞俄比亚民族共同记忆的开始。这些阿克苏姆时期形成的国家记忆之后直接被所罗门王朝接收,并逐步催生了今天的埃塞俄比亚国家。恩扎纳大王时期继续了前代国王的扩张政策,彻底征服了整个埃塞俄比亚高原。同时北并麦罗埃(库舒王国的最后一个都城,在现今的苏丹)西击也门的希木叶尔王国,将阿拉伯半岛的南部纳入囊中。为了彰显武功,恩扎纳开始使用类似波斯式的称呼“内古内”(ngś ngśt,格厄兹语:ነገሠ ፡ ነገሠተ),即王中王,众王之王的意思。强势扩张的阿克苏姆王国就开始和周边其他大国,特别是萨珊波斯起了冲突,为了制约萨珊王朝,阿克苏姆王国利用已有的商贸关系通使罗马,和君士坦丁皇帝递交了国书礼品,约定共同打击正在崛起的萨珊王朝。阿克苏姆-罗马的通商和盟好关系,使得罗马帝国留下了很多关于阿克苏姆王国的记录。阿克苏姆王国也大体上锻造了当时罗马世界对于埃及以南非洲的印象。不过阿克苏姆干买卖行,打仗实在肉鸡。在和丝路列国交手过的萨珊军队面前实在提不上架。6世纪中期,借助希木叶尔王国的余部邀请,萨珊军队渡海来到也门,掀起了萨珊-阿克苏姆战争(Aksumite–Persian wars),战败的阿克苏姆被挤出南阿拉伯,成为更加偏安一隅的自守贼。到了7世纪时,绿教兴起,红海贸易商路悉数落入绿教国家之手,丧失国本的阿克苏姆王国开始衰落。8世纪,阿克苏姆王国最重要的贸易港阿杜利斯被黄沙掩没,遭此打击的阿克苏姆王国一蹶不振,旗下诸侯遂起异心,尤其是以麦罗维地区那些被征服的部族,反乱最甚。阿克苏姆王国和叛乱封臣之间的混战持续了近一个世纪,大概在公元960年左右,麦罗维地区的一个地方诸侯赛眠王国(Kingdom of Semien),在其女王古蒂(Gudit)的领导下成功攻破阿克苏姆城,虽然阿克苏姆王国随后夺回首都,但是颓势已成(亦有南来诸侯攻破城池说,所以目前仍然众说纷纭,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支攻破阿克苏姆城的军队是由一位女王领导的)。战乱导致埃塞俄比亚的经济中心南移今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一带,直接促成了所罗门王朝的崛起。而一路倾颓的阿克苏姆王国在经济中心南移后迅速沦为一个小国家。最后成为了新崛起的所罗门王朝的封臣。大概到了11世纪时,阿克苏姆的记录已无法找到,一般认为已经被新生的所罗门王朝所吸收合并。但是阿克苏姆文明通过交通四海,吸收了列国的文化,并将其交融混杂,成功的孵化出了自己的一套独特的文化产物。而这套文化被日后所罗门王朝全盘接收,在日后顺利催生了埃塞俄比亚民族。埃塞俄比亚在近代能保持独立,是和它悠久的历史所形成的强烈民族意识所分不开的。而阿克苏姆形成的文字,美学理念,社会关系等等,跨越千年之后至今尚存尚在。所以埃塞俄比亚人非常重视阿克苏姆的历史。现在阿克苏姆古城遗址,依然是埃塞俄比亚最重要的历史景观和热门的考古地。著名的杜古尔王宫(Dungur 'Addi Kilte),方尖碑林园(stelae park)等等,作为埃塞俄比亚民族的骄傲,在世界文明史上都占有一席之地。

帖:4565161 复 454667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