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21-01-31 09:02:44五藤高庆
西亚文化圈:8城 补3

塔尔索斯: 这是土耳其南部城市大数(Tarsus塔尔苏斯)。不过还有好多座城市也叫这个名字,所以这个最古的大数城,现在多被叫做梅尔辛的大数(Tarsus, Mersin),它是土耳其的第四大都市。

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考古发现公元前14世纪左右即有人活动。它位于西德奴斯河(Cydnus,现在叫伯尔丹河Berdan River)流往地中海的出海口附近,土耳其最大的平原楚克鲁瓦平原地带(Çukurova)里。最早是赫梯帝国建城于此,以赫梯神话里面天气之神坦浑兹(Tarḫunz)的名字命名,后名字传入希腊语,转写为塔尔苏斯。起初本为一个贸易站。因处于河流入海口,交通便利。周围地势又平坦,临近陶鲁斯山脉亦出矿藏。所以居民多从事金属加工为代表的手工业,颇有所成,城市遂兴盛起来,逐渐成为东地中海贸易圈里的一个著名的贸易都市。后历经亚述和阿契美尼德王朝统治后,大概于公元前333年,亚历山大大帝东征时期开始希腊化,转入希腊世界。塞琉古王朝时期希腊化基本完成。这个时期大数因贸易繁荣,城市富裕,所以文化得到很大发展。传说当时希腊世界里最大的图书馆,就位于大数,藏书近20万本。同时亦有自己的学派,但是在希腊化时期影响力较为有限。罗马崛起后,公元前67年,前三头之一的庞培在征剿东地中海地区的海盗时到达此地,将此地纳为罗马的一部分。后罗马将这个地区升级为行省,称为奇里乞亚或者基利家(Cilicia)。大数在这个时候成了奇里乞亚行省的省府。奇里乞亚行省由于处在小亚细亚的南部,临近波斯人国家,所以历来是罗马-波斯战争时罗马军最重要的出发基地。也是罗马共和国和之后罗马帝国东方最主要的几个前线军区。因此凡是坐镇东部,需要出征安息/萨珊的罗马皇帝,很多都和这个行省有缘分。第一个有缘分的大军头是罗马后三头之一的马克-安东尼。后三头三分罗马后,负责东部的安东尼来到这里安排防务的时候认识了著名的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从此迷上艳后,追随至终。后来有好几位东征的罗马皇帝,无论胜败,归葬时都埋在大数。其中包括马库斯·克劳迪乌斯·塔西佗、马克西米努斯二世和叛教者尤利安。

屋大维赢得罗马,成为奥古斯都皇帝时期,大数的学术开始出成绩,第一个大数出身的名学者是斯多葛学派的阿忒诺多(Athenodorus Cananites),他是屋大维的帝师。为表示尊师重道,奥古斯都皇帝对大数待遇优厚,给予了大数等同于罗马城的全套城建。大数也因此崛起成为小亚细亚最主要的城市。现在还存留有大量的罗马时代的遗迹。但是后来因港口淤塞,进出口贸易逐渐转移到别的地方,比如大数西南面26公里的梅尔辛(现代因为大数再次崛起,和梅尔辛逐步融为一体,称为大数综合市,这就是为什么这座城市又叫做梅尔辛的大数)。同时军役过于繁重,各路军兵乱过,极大地限制了大数的发展,港口淤塞后大数开始衰落。逐渐成为一个文化意义上比较重要的地方。极毒教诞生时,大数又出了一位名人 —— 十二使徒之一的扫罗(Saul of Tarsus)就是大数的一位罗马公民。但是大数这个地方因为文化气息浓郁,思潮很多,居民思想复杂。导致极毒教难以在此立足。所以极毒教会虽然在中东和小亚细亚发展很盛,但长期并未在大数发展起来。前去传教的人很多都成了殉教者。东正教会崇敬的众多圣人里,至少有7位是在大数殉教的。著名的尤里安皇帝东征时经过大数,见大数的思潮繁盛之状,大为钦服,一度想把都城搬到这里。随着极毒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大数遂逐步成为极毒教的城市,但它是通过把大数的众多思潮改头换面的纳入极毒教门下的方法使其改宗的。所以大数附近就出了很多传奇故事,比如有名的“七眠子”的传说,就发生在大数附近的一个山洞里。后来绿教还将这个传说故事抄过去,成了绿教最有名的一个传奇故事。查士丁尼一世皇帝时期重修大数的城建,大数的繁荣得到一定的复兴,但是后来东罗马帝国爆发了尼卡暴动,蓝绿两党的党争,从君堡一直蔓延到地方。大数不但未能免俗,还是当时几个暴动最严重的区域。大数的蓝党大暴动引发大火,重创大数城。从此大数开始一路走衰。绿教崛起后,大数恢复了昔日的对抗前线,成为了东罗马帝国和倭马亚王朝对抗的重点城市。大数背靠的陶鲁斯山脉(Taurus Mountains)有一个很重要的隘口,称之为奇里乞亚门(Cilician Gates)。这是中东军队进入北方小亚细亚平原的最便捷的路线。而拿下了大数,就是拿下了奇里乞亚。进而获得能顺利越过山脉的前进基地。作为兵家必争之地的大数因此倍遭兵燹,迅速成为东罗马帝国军和绿教军队进行拉锯战的主战场。漫长的拉锯战让大数从经济到文化一溃千里,很快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地方。最后东罗皇帝希拉克略(Heraclius)决定采用坚壁清野的战术来结束拉锯,将大数废弃,人口迁走。古典时代的大数城遂亡。

希拉克略的战术是有效的,由于此地被废弃,南来的绿教军队缺乏前进基地,无法继续前进,因此也放弃了对此处的争夺,将其默认为两国的边界达到一百余年。绿衣大食灭亡到黑衣大食早期都没有恢复,直到黑衣大食的最鼎盛时期,五代目哈伦-拉希德(Harun al-Rashid)执政的年代,大数方获重建。787年左右,哈伦派兵接管前代黑衣大食军队在这里遗弃的小型哨站,并同时迁来5000余人口,宣布重建大数。但重建工作伊始即遭到东罗马帝国军的干扰,所以很快就把计划要重建的城市改为了兵站。由于黑衣大食北伐东罗时往往就要在这座兵站集结,所以很多做佣兵的人就逐渐集结在这座兵站找饭吃,人来人往的佣兵们让辅助设施在大数出现,这里也就渐有了城镇的气象。但此时大数讲到底也还是一处战略要津。两军围绕着奇里乞亚之门交锋不断,使大数仍然没有恢复为一座城市的可能。历任绿教政权,包括黑衣大食和下属的图伦王朝/伊什赫德王朝/哈木丹王朝均大力投资此处的军事建设,并利用边军为自己夺取利益。随着黑衣大食统治的崩溃,边军拥立自己的军主进中央当董卓成为常态,大数的边军也不安分起来,哈木丹王朝时期大数的边军成为哈木丹军队的主力部队,协助赛弗道莱(Sayf al-Dawla)进京打内战。而这时大数对面的东罗马帝国,则进入自己第二个辉煌时期——马其顿王朝时期。马其顿王朝的太祖巴希尔一世就是军队马夫出身,其后代能打者甚多,因此东罗军队就在奇里乞亚争夺战里渐占上风。几次吃瘪的黑衣大食无奈靠下放军权,培养节度使(安禄山)的办法来挽回不利形势。这就间接的导致了图伦王朝和哈木丹王朝这种实质独立的突厥古拉姆政权的崛起。965年,东罗皇帝尼基弗鲁斯二世(Nikephoros II Phokas)率4万兵马进抵奇里乞亚门,大数见不能抵抗,开城投降。尼基弗鲁斯命令大数居民携带自家家产离开。只留下基地归东罗军队接管。从此大数再次成为东罗的一部分,一直到马其顿王朝的结束。东罗马帝国在马其顿王朝后连续发生内乱,势力大为衰微。而对面的黑衣大食,则完全沦为古拉姆军阀们的傀儡。出现权力真空的大数几度易手,逐鹿中东的各家豪强,如尼西亚帝国、拉丁帝国、塞尔柱帝国、基立家亚美尼亚王国,罗姆算端国等等接连成为大数的主人。其中基立家亚美尼亚王国还曾经用大数当了一段时间的首都。经过漫长的争夺,1516年,大数最终的主宰者奥斯曼帝国在赛里木一世的指挥下兼并了大数。不再为军役困扰的大数终归平静。奥斯曼帝国时期开始在大数尝试种植棉花,获很大成功。重获经济基础使大数再次恢复为一座城市。为支持棉花出口,奥斯曼帝国在大数修了一些基建,但是主要是为了棉业出口而修筑的道路。因为中世纪时水退,在大数周边遗留了很多沼泽地,所以这个地区路基不稳,路况很差,长期富不起来。大数再次富起来要到土耳其共和国独立后。新生的土耳其共和国在奇里乞亚地区搞基建,为土耳其第一座水电站而修筑了伯尔丹河水坝,并利用水坝排干了沼泽地。然后再筑路。新道路使大数和梅尔辛顺利连接起来。从此大数和梅尔辛逐渐融为一体,成为今日的大数综合市。

提拉佩斯:这就是黑海名城特拉布宗(Trebizond),它是土耳其特拉布宗省的省会。不过叫提拉佩斯也可以,因为这是特拉布宗的希腊语写法Tραπεζοῦς,拉丁化发音叫Trapezous。这个词进入英语后发音再次异化为Trebizond,再进入中文之中,最后成为今日的特拉布宗的。

位于土耳其东北部,小亚细亚黑海南岸。公元前8世纪时即有人定居。但早期都是一些半耕半牧的群体,如高加索科尔奇斯人(Colchian)或查尔迪兰人(Chaldian)居住于此。后来锡诺普地区的希腊人发现此处后开始移居,城市遂逐渐建立(特拉布宗城市官方历史认定城市始于公元前756年)。特拉布宗城市整体位于一座地势很平的山上,两边还都有一个小山包。远远一看很像桌子,所以希腊人就以古希腊语的桌子“Trapezous”称之。特拉布宗之名遂始。不过特拉布宗这个时候依然默默无闻,只是一个向希腊世界输出农产品的殖民地。第一次让特拉布宗出名的,是色诺芬的《长征记》。特拉布宗是色诺芬长征的终点。他就是在这里发出“是大海”的欢呼的。《长征记》表明特拉布宗在这个时期就被认定为是希腊人世界的边境。马其顿崛起后,冲击了传统的希腊国家,而特拉布宗这样的边疆区不怎么受影响,所以接受了很多逃离马其顿帝国打击而流亡的难民。新移民的到来让特拉布宗走上兴盛的道路。公元前2世纪左右,本都(Kingdom of Pontus)国家在安纳托利亚崛起,锡诺普是本都的首都,而从首都衍生出来的特拉布宗作为亲戚城市,很快被本都国家吸收,成为重镇。罗马-本都战争后特拉布宗被罗马共和国吞并,但是因为地方比较偏远,而且这个时期丝绸之路尚不通此处。所以罗马共和国为了减少开支,决定保留其自治地位。成为罗马治下的自治市(civitas libera)。罗马统治时期丝绸之路北段的高加索路线被开发出来,以亚美尼亚商人为代表的商旅开发出新商路,通过将东方的商品运过扎格罗斯山脉北段的津加拉隘口(Zigana Pass),将中东两河流域贸易圈,乃至更远的东亚地区联通至罗马而获利。而特拉布宗正好卡在这个隘口前方,是商队越过高山所到的第一站。接入丝路加速了特拉布宗的发展。随着亚美尼亚王国的崛起,罗马、萨珊和亚美尼亚在中东玩起了三国志,而特拉布宗就成为罗马-亚美尼亚边境北段的最重要的支撑点。哈德良皇帝时期,为了加强这个支撑点,罗马中央出资兴修特拉布宗的基建,特拉布宗港遂成,早期黑海贸易亦从此展开。但随着罗马帝国进入三世纪危机时期,民族迁徙的大潮来到黑海地区,特拉布宗作为前线城市惨遭兵燹,刚有一些的景气之像迅速消失。257年,哥特人攻破特拉布宗,大掠数日。258年,萨珊军队再破特拉布宗,饱掠而还。连遭打击的特拉布宗几乎湮灭。最后在戴克里先皇帝结束三世纪危机后,特拉布宗方获重建。但一夜回到解放前的特拉布宗又如昔日一般默默无闻。三世纪晚期到四世纪初极毒教传入特拉布宗,它抓住当地局势动荡,人心苦闷的情况,积极传教。很快在特拉布宗成为一大势力。后来罗马帝国极毒教化后,第一次尼西亚公会议上特拉布宗的主教,是有自己法座的与会诸大公之一。由于特拉布宗是一座山城,而东正教很喜欢山间隐修,所以在特拉布宗留下了很多古代教堂传承至今,综合了各个年代的教堂建筑让特拉布宗成了一部活的建筑史。现在也是建筑学研究的宝地。

东罗马帝国查士丁尼王朝时期,特拉布宗始获复兴,查士丁尼皇帝为了拉拢亚美尼亚对抗萨珊王朝,决定重修特拉布宗作为前线兵站。通过做军队生意,特拉布宗逐渐恢复。随后因萨珊王朝衰落,最终被绿教吞并,亚美尼亚遭遇到新的国防压力,遂将国防重点放在南面。特拉布宗的安全形势得以改善,随着古商路再次被开发,和环黑海贸易的发展,作为黑海地区最早的拥有港口的城市,特拉布宗在受益于两方面的转口贸易,获利颇丰。逐步恢复的往日的兴盛气象。7世纪后期,东罗马帝国实行军区制度,成立了查尔迪亚军区(Theme of Chaldia),特拉布宗成为军区首府,发展骤然加速。与此同时特拉布宗获准开设大学并很快成为黑海地区的学术中心,经济文化双丰收的情况让特拉布宗的重要性与日俱增。公元9世纪左右,威尼斯共和国的商人来到特拉布宗行商,将特拉布宗连入西欧贸易圈。作为几个贸易圈的中转点,特拉布宗获极大发展。威尼斯商人和亚美尼亚商人为求利益,逐步在特拉布宗尝试种植坚果为代表的各种经济作物,并对丝织业予以投资。这些成功的投资让特拉布宗从一座纯粹的贸易城市逐步转为工商业城市,经济实力显著提高。1071年东罗马帝国在曼齐克特战役中战败,丢掉安纳托利亚给罗姆算端国后,特拉布宗亦丢失,但是由于罗姆算端国的游牧人国家特性,和它重心比较偏南的现实,使得特拉布宗就成为了一些突厥土王的辖地。这种松散的管制让东罗马帝国的势力以缴纳贡赋为代价继续控制着特拉布宗。由于不是核心地区,所以突厥土王很难应对新崛起者的挑战。而新崛起者很快就来了。1184年,格鲁吉亚王国(Kingdom of Georgia)在塔玛拉女王(Tamar of Georgia)的统帅下崛起,一统外高加索。1203年,格鲁吉亚军以先敌行动突击中军的战术于巴斯雅尼战役(Battle of Basiani)中重创罗姆算端国,取得长达二百年的格鲁吉亚-塞尔柱战争的最大胜利。而与此同时,东罗马帝国正经历安格洛斯朝替代科穆宁朝的时期,出身科穆宁家旁系的伊萨克二世夺位后,原科穆宁家本支的皇族纷纷逃离,并在各地自立政权,这些自立政权统称大科穆宁诸朝。其中有两个人阿历克塞(Alexios I Megas Komnenos)和大卫(David Komnenos)。这俩人是科穆宁王朝末代皇帝安德罗尼克斯一世的孙子,爷爷被干掉后,无家可归被追斩的俩人没办法只好跑姥姥家避难,而他们的姥姥家正是此时如日中天的格鲁吉亚王国。本来大获全胜使得上洛君堡称帝梦想大膨胀的塔玛拉女王,见侄子竟被人追斩,果断不能忍。于是让这俩侄子带着格鲁吉亚军队北进还乡。1204年,阿历克塞夺取特拉布宗,在此称帝建国,这就是后世著名的特拉布宗帝国(Trapezuntine Empire)的开始。特拉布宗帝国建政后不久,短命的安格洛斯朝灭亡,按照当时东罗马帝国的法统,有三家可以竞争皇位,即尼西亚帝国,伊庇鲁斯君主国和特拉布宗帝国。与此同时,小亚细亚的罗姆苏丹国和窃据君堡的拉丁帝国均出于各种目的开始扩张,随后第二保加利亚帝国和匈牙利也开始加入进来,众多势力的勾心斗角,最终在马尔马拉海两岸搞出来了一场大混操。特拉布宗帝国在这个大混操里有几个劣势,第一是武力捉急,特拉布宗帝国是一个格鲁吉亚王国的小弟国家,主要武力靠的是格鲁吉亚。而作为一个山国,能从外高加索延伸到扎格罗斯山北段,已经是格鲁吉亚国家的极限。随着塔玛拉女王的逝去,格鲁吉亚黄金年代也随之结束,随后格鲁吉亚被西来的扎兰丁吊打,从此再没恢复过来。大哥被人撂倒,小弟自然怂包。而且特拉布宗帝国国防压力太大。特拉布宗面对的除了其他家的竞争对手,还有其他安纳托利亚的势力和北方正蒸蒸日上的第二保加利亚帝国。由于武力弱鸡,斗不过反扑过来的罗姆算端国,导致特拉布宗帝国和君堡之间被罗姆算端国隔断。上洛光复之梦自然也就是镜花水月。第二是科穆宁家的君主,真能干的不多。平均素质比起他的主要竞争对手尼西亚帝国来说实在不如。尼西亚帝国有能打的君王,有勤政的君王,最后由一位手法高明的外交家式的君王光复故土。而特拉布宗帝国除了一个科穆宁家本支的头衔,平均能力实在平庸。最后,特拉布宗长期以来是一个商业城市,特别注重经济作物的种植和出口,国家经济非常依赖外贸,所以经济就逐步被热那亚共和国为代表的商人国家控制。但是商人国家的逐利本性使得特拉布宗的经济作物产业发达,而根本的粮食作物受抑制,这让特拉布宗很难像尼西亚帝国的瓦塔基斯那样能养兵。所以随着尼西亚帝国成为东罗马复兴的旗手后,特拉布宗帝国就偏安一隅,成了一个“自守贼”。靠谁强就向谁进贡,然后嫁公主拼肚皮的方法来维持自治的一个墙头草。特拉布宗地区气候温润,又受东罗马帝国的人文影响,科穆宁朝又是东罗马帝国中后期最著名的王朝,发达的商业利益,让科穆宁王室嫁女时既愿意,又能够置办上好嫁妆,所以特拉布宗的公主花容月貌,出身高贵,教养良好,名气很旺,被公认是近东地区首屈一指的美人。先后出嫁到北至匈牙利,南至伊朗的多个国家里。特拉布宗帝国因依赖和亲策略来维持自己的地位,因此频繁生女嫁女。受君主带头影响,这个地区的女孩子地位相对较高,父母亦愿意生女养女,这让特拉布宗的女孩子无论容貌还是气质名震黑海,在现代的土耳其也被公认为是最漂亮的。特拉布宗的美丽公主的诸多故事随着和各国商旅的交往中不断流传,直至四海,在后世吸引了很多慕名而来的追求者和探求者。特拉布宗的绰号“东方童话城”(City of Tale in the East)的绰号也是这么来的。通过缔结婚姻,特拉布宗交通各地,吸引四海诸国百家之长,在文化上建树颇多,著名的伊朗学者图西(Nasir al-Din al-Tusi,图西力偶定律的发现者)和哈齐尼(Abū al-Fath Abd al-Rahman Mansūr al-Khāzini,哈齐尼星表的发明者,哈齐尼星表是世界上第一个提出行星运动是可以用数学计算出来的天文星表)的数学和天文学成果,就是被特拉布宗学院引入翻译成希腊语,进而进入欧洲的。同时亚里士多德派哲学也在特拉布宗的学校中教授研究,惠泽后世。但是不幸的是在14世纪初特拉布宗连遭重创,首先是因为诸王争乱,导致特拉布宗帝国陷入内战,内战方兴未艾的时候黑死病袭击了特拉布宗,大批人口病死导致特拉布宗一路衰落下去。1461年,奥斯曼帝国算端买买提二世为了刷战绩,征服了特拉布宗帝国这个东罗马帝国的最后遗脉。特拉布宗从此开始了作为一座土耳其城市的历史。

奥斯曼帝国征服后将特拉布宗立省(Trebizond Vilayet),不过对于特拉布宗的管理比较宽松。特拉布宗原有的极毒教社区都得到了保留,奥斯曼帝国致力于恢复特拉布宗的商贸路线,发挥其经济作物强省的特点,引进新的经济作物烟草作为特拉布宗的新土产,大获成功。通过生产经济作物和恢复古代贸易路线,特拉布宗在奥斯曼帝国中后期已经形成了相当有人脉的商贸团体。正因为特拉布宗通过商贸长期接连西方,人脉广博。所以奥斯曼帝国开始搞现代化政策,允许欧洲国家入驻奥斯曼帝国设立使馆,当时很多国家就在特拉布宗开馆。特拉布宗亦和君士但丁堡一样,被奥斯曼帝国立为现代化样板,很受重视。西人来访让特拉布宗大兴土木,城建进展迅速。19世纪,特拉布宗是奥斯曼帝国里学校和国际学校数量最多的城市。剧院、邮局、银行和照相馆亦纷纷在特拉布宗出现,带动了奥斯曼国家的现代化。但是俄土战争和俄罗斯帝国向高加索地区的扩张,导致大批南俄和高加索地区的难民涌入特拉布宗,导致特拉布宗的人口结构发生了极大变化。新来的难民非常仇视身为东正教带头大哥的俄罗斯,然后他们到了特拉布宗发现这里有着很大数字的东正教徒——在特拉布宗常年居住的亚美尼亚人。尽管亚美尼亚国教会当时并不认莫斯科牧首,但是亚美尼亚被俄罗斯吞并,信的又都是东正教一脉,在难民眼里就是俄国走狗。而土耳其在十几次俄土战争中屡遭败绩,国家不稳。一方面急需立威,一方面也畏忌真有人里应外合,因此对亚美尼亚人采取清洗政策,1895年在特拉布宗省发生了哈密点村大屠杀(Hamidian massacres),这是后世称为“亚美尼亚大屠杀”的惨剧的第一幕。这件惨剧的直接结果就是特拉布宗的商贸遭到重创,发展大为减缓,比如直到1901年,特拉布宗港才开始使用起重机运货。亚美尼亚人遭到的毫无公正可言的待遇,给了他们真心拜俄罗斯帝国码头的动力,而俄罗斯也很乐意为自己的小弟出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俄军开始进攻身为同盟国的奥斯曼帝国,两家爆发了高加索争夺战(Caucasus campaign),俄军水陆齐进,连克萨科拉米什(Battle of Sarikamish)和特拉布宗(Battle of Trebizond)。奥斯曼帝国最终被迫签约割地,新生的外高加索三国也就是这个时期出现,并随后作为加盟共和国进入苏联的。但是,签约割地的现实,等于坐实了以亚美尼亚人为代表的奥斯曼帝国境内少数族群的第五纵队的罪名,这让奥斯曼帝国和后面的土耳其共和国对少数族群发动清洗时更加毫无顾忌。随着战争争夺的激烈,奥斯曼帝国和俄罗斯帝国均把种族清洗当做必要的手段,谁主特拉布宗就清洗对手的支持者。这种反复清洗几乎彻底毁了特拉布宗城。最后是因为土耳其人控制着乡村,并且在俄罗斯发生二月革命,导致停战后,俄军撤退回国,放弃了黑海南部地区的争夺。与此同时凯末尔成功赢得土耳其独立战争的胜利,才使得特拉布宗被保留在土耳其共和国的境内。1923年,希腊和土耳其达成换人协议,特拉布宗城内所有少数民族全部被清洗或迁回各国,换为土耳其人。特拉布宗从此才彻底成为一座土耳其的城市。现在特拉布宗是土耳其黑海南岸地区最大的城市,也是土耳其的冬季旅游圣地(不过因为战争和无人性的清洗,多年以来特拉布宗在土耳其城市排行榜一直是吊车尾)。特拉布宗的烟草,特拉布宗的坚果,和围绕着特拉布宗的美丽传说依然有名,历代传承下来的各种道院,犹如一部黑海地区建筑的活历史,和这座饱经风霜磨难的城市一起,继续在世界永久的传扬,被人记叙和纪念。

通宝推:ton,
帖:4587614 复 454667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