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1036 🌺1989 🌵16 新:💬35 🌺38 🌵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解释解释,为什么前面那个故事中的女人有可能变成一名性奴

正如前言所述,关键在于这个女人的“我认为”。她把身体的本能反应,当成了一种下贱,因为长久以来,父权社会告诉女人,只有淫娃荡妇才会表现出主动。

同理,N多人学数学之初,发现难以掌握,就“自认为”自己不是学数学的料,因为“大家都在说”,学数学需要天赋。

中国的女人,在床上,很多连叫都不敢叫。在男女交合的过程中,女人的身体会产生快感,这是本能所致,而有了快感之后,就想大叫,这仍然是本能所致,就像一个人爬到山顶,情不自禁的放声喊山。

在性这个问题上,西方人就要“懂”一些,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女人喜欢西方男人的原因。起初,西方男人惊讶的发现,中国女人总是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后来,西方男人才开始告诉中国女人,你要叫,放开了叫。

有没有证据呢?证据太多。鸦片战争之后,先吃螃蟹的女人就知道了,应该叫,叫没有错。“放声叫床”并不是只因为性,而是要摧毁万恶的旧社会。那么,后来,西方男人在性方面“很会”,就成了一种坊间传闻,成了一种标签,一些中国女人无脑的认为西方男人就是比中国男人好。

简言之,这世上有N多人,活活被别人说成了残废。

要不然,我为啥会说,总是用别人的错误在惩罚自己呢?

要不然,我为啥说,你不讲理,你总是去看别人怎么说,怎么做,叫自毁长城呢?

正如我所举的例子,“大放厥词”原本是褒义,可是,歪嘴的和尚,所谓的群众,不就生生把它扭曲成了贬义了吗?

一个词汇,它用作褒义还是贬义,无伤大雅。这里的关键是,有无数的证据表明,“多数人”的N多看法、N多做法,错得离谱!!!

作为个体而言,你只能不断的加强自身修养。然而,对于群体而言,对于全人类而言,就不可能是这样了,相反,只有一条路,砸烂旧世界。也就是说,必然要采取所谓的暴力手段。

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女人进入状态要慢一些?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知道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女人的思想和身体协调度要比男人高得多,简单说,男人可以将思想和身体切割开,对某个女人一点感情都没有,但不妨碍他抽插,不妨碍他达到性高潮。

而女人不是这样。想让女人达到真正的性高潮,必须要“做足”前戏。什么意思?就是要让女人从一般的生活场景中转换到一个男女交欢的场景,并且,得是你爱我,我爱你。只有女人在思想上想爱,身体才会跟上来。

正因为如此,N多男人是上来就干,无比猴急。所以多数女人在交合之初,身体是疼的,因为她的阴道很干涩,并没有准备好。最让人愤怒的是,接下来就是男人已经完事了,女人的身体才刚刚有了反应。

这就是为什么N多中国女人所谓的性饥渴的原因。饿了多少年,能不饥渴吗?你要说,完全没有干过,一点都不知道,当然是不会饿的。恰好就是,每次都是女人的身体刚刚有反应,变得湿润起来,男人已经完事了。这当然就成了驴子前面的那根胡萝卜。

这也是为什么有坊间传闻,男人持久女人才喜欢的原因。

男人持久是很不正常的。男人不需要持久,男人需要懂女人,不要那么猴急,并且,不光是在床上,日常生活中你不能让女人感到嫌恶。你是真的爱你的女人,你的女人也一定会爱你,你们俩滚床单,必然会高潮连连。

请注意,我并非只在谈性,我之所以谈性,是因为这是一个大家熟悉的例子。

一些女人,不懂得,我为什么要使劲追问,你在跟男人交合时,真的是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我的追问,就相当于在问学生,你学数学时,真的是完全无法动笔吗,一点都不会吗?

问题在于,数学不是人,所以,学生只要掌握了正确的学习方法,他的态度自然就会端正过来。或者说,先让学生鼓起勇气,去做一定的尝试,这样,学生就能有一定的自信,相信自己是能学好数学的。后面,就是态度和方法互相促进,雪球越滚越大。

而男女交欢,是人和人。女人如果遇不到一个既懂且会的男人,她一生都不可能有好的体验,她自然是排斥的,可是另一方面,又向往,这是因为她的身体确实会产生一定的回应。如此,当这样的女人,遇到了某个所谓的床上高手,这个高手能让这个女人达到身体上的性高潮(注意,这并不是真正的性高潮,而是割裂的产物),这女人就会变得极其疯狂,能在床上呆一个礼拜不下来,男人必然就会“讨饶”,放过我吧,我顶不住了。

饿了几十年,次次都是刚吃一小口饭就给端走了,突然吃上了大餐,还能撒手?

这样的经历,对于很多中国女人而言,是巨大的冲击,她们的脑子一定会陷入混乱。过了N久之后,才会平静下来,平静之后才会说,性这个东西,也不是那么神秘嘛,也不是那么非要不可嘛。

因此,很多事都是一样的。要么就别干,干就要干好,否则,只能摧毁自己。

帖:4750067 复 470127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