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1036 🌺1989 🌵16 新:💬35 🌺39 🌵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杜月笙——一个失败者的绝佳案例

杜月笙出生在浦东(那会的浦东并不是今天的上海浦东,在那个年代,上海是上海,浦东是浦东)的一个贫困家庭,很早就成了孤儿,他只好去投靠他的叔父,并在叔父开的水果摊帮忙做了几年事。杜的叔父很讨厌他,据说是因为他喜欢将烂水果扔到体面人的身上。后来因为偷钱赌博,他的叔父便将他赶出了家门。

“失业”后的杜月笙结识了“老头子”黄金荣,而黄的情妇很快就喜欢上了杜,杜因此在黄金荣的犯罪集团中找到了饭碗。具体而言,杜月笙做起了鸦片生意。起初他在一个广东人在虹口开的鸦片窝子当帮手,不久就被派到法租界去经营黄金荣手下的一个大鸦片馆。没过多久,杜月笙就将黄金荣在法租界的关系玩得风生水起。他开办了一家名为三鑫的公司,按月向法租界各鸦片行收费,交换条件则是鸦片商人可以公开销售鸦片——法租界当局由于捞足了油水,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又过了一阵,杜月笙跟另一个“老头子”张啸林搭上了关系,而张与上海警备司令何丰林关系非同一般。张控制着长江和黄浦江交汇处一带关键地区的鸦片生意,在跟黄、杜结盟之后,他便可以借助警备司令部的力量将鸦片运往上海老码头。靠岸后由杜的手下负责将鸦片运往法租界。

由此,黄、杜、张三人组成了赫赫有名的“上海三大亨”。

时间转眼来到1927年,北伐军剑锋直指长江下游。

显而易见,黄、杜、张三人对革命并不感冒,他们最关心的是如何维持赚钱的买卖,对此了然于胸的蒋介石很快就制订出了一个双赢的方案,以便得到这些“老头子”们的支持。在“4.12反革命政变”前的一个月也就是1927年3月底,蒋介石秘密派出了三位亲信,杨虎、陈群、王伯龄。三人一到上海,就迅速与各帮会首脑取得了联系,而这其中,最重要的是与黄、杜、张的秘密会面。很快,他们就制订出了一个反共计划,由黄、杜、张三人发起成立“共进会”,目的是为了对付上海 总工会以及其它激进势力。租界也卷入其中。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官员与杜月笙秘密会面,杜表示可负责打击赤色分子,但需要租界配合,一是法租界至少提供5000支步枪和足够的弹药,二是公共租界必须允许杜的武装军队通过。租界同意了,这是因为他们急切的想削弱激进分子的影响,而最为有效的手段则是铲除赤党。

将这一切安排妥当后,“上海三大亨”和杨虎、陈群、王伯龄在刘关张结义图前喝下了结义酒。数小时后,也就是1927年4月12日凌晨2点,屠杀开始。

今天的人之所以对杜月笙持有好感,是因为他讲民族大义,当十余年后日军侵占上海时,他并没有投降。对于中国人而言,这是一个大前提。而我打算暂时的放下中国人的身份,同时也放下意识形态之争,以一个讨生活的普通人的视角来剖析杜月笙的成长之路。

如果我只是一个讨生活的贫民,我一定是很欣赏杜月笙的,并且,我并不会认为杜月笙的失败是注定的,后者尤其关键。

杜月笙的发达,明显可以分为三个阶段,身、家、国。

首先是身,很早就成了孤儿的他,无师自通的就能认识到,一个人是混不下去的。所以他先投靠了他的叔父,在被扫地出门之后,他又走了“狗屎运”,拜到了黄金荣的门下。这个阶段为家。恐怕不需要太多的证据,我们就可以轻松证明,杜月笙在这个阶段懂得了什么叫义气。

不讲义气,很难在帮会站住脚,充其量也只能捞到一个跑腿的小角色——这是 一个边缘人,很容易就会被“家”给踢出去。

不讲义气,也不可能扩大帮会的势力,难以将其它帮会吸纳进来。

许多人喜欢说杜月笙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否则他不可能爬得那么快。我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杜有没有野心在其次,不懂义气,野心也只是一个摆设,甚至是一个致自己于死地的陷阱。懂了义气,原本没有野心也会有,这是因为从绝对值来看人人都有基础——野心总是大于0。

北伐后期杜月笙选择投靠蒋介石是一种必然,原因就是,国比家大。恐怕在杜月笙看来,国是一个更大的帮会,他的家帮会从属于国这个最大的帮会,而蒋介石则是所有“老头子”的“老头子”。这跟他当年投靠黄金荣没有任何区别。

那么,为什么他后来没有像张啸林那样投靠日本人呢?是因为杜月笙懂得民族大义吗?我不能确认这一点,但我有一个猜想。我认为在杜月笙看来,日本侵华,如同两个同级别的帮会火拼,而他是一个讲义气的人,他是中国这个帮会之下的一个重要的“老头子”,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理由当叛徒。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日本是一个“天下”级的帮会,我认为杜月笙是有很大可能投靠日本天皇的——当然,在杜月笙看来,还轮不到他出面,投靠日本天皇的应该是蒋介石,蒋介石才是中国这个帮会最大的“老头子”。

如此来看,杜月笙的基本逻辑很简洁,身——家——国——天下。

然而,就是这个简洁的逻辑,决定了杜月笙一定会走向失败。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当杜从“身”跃进到“家”之后,他的手下处于“身”这个阶段,而当杜从“家”跃进到“国”之后,他的直接下属处于“家”这个阶段。如此,他就必然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

杜的手下,跟杜的逻辑一样,因此,他的手下们一定会逼着他更进一层——没有人比杜更了解这一点。

如果杜不能跃升,杜的手下当中的一个就会取而代之。而杜想要更进一层,就需要吸纳更多的势力成为他的家成员。手下“逼”得越紧,杜扩张的愿望就越强烈,越是强烈,就越是“饥不择食”,一些不可靠的势力他也要想方设法拉进来。实际上,蒋介石这个中国帮会最大的“老头子”恰好就是如此这般当上民国大总统的。

这样一来,杜月笙就被两个让他十分头疼的问题捆得不得动弹。一方面,他要搞定的他的家人,既要让家人们团结起来,又要遏制那些有可能取而代之的人犯上作乱。另一方面,他要不断扩张他的势力范围,直到他可以再进一层,比如取代蒋介石,成为民国大总统,也就是国之“老头子”。然而诸多条件决定了,杜月笙既无法进,亦不能退,他被牢牢锁死在他能企及的那个位置上。杜甚至无法脱离帮会,加入国民党政府,成为一名政府职员。这是因为杜离开了帮会就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普通人。

蒋介石比杜月笙“高明”的地方在于,也曾混过青帮的蒋发现帮会的格局太小,在帮会混,充其量也只能混成一个帮会“老头子”,若想当上大总统,就得走军、政路线,进入这个格局才有可能让他一跃成为国之“老头子”。

除此之外,蒋介石和杜月笙并没有其它区别,也意味着,蒋介石的失败是注定的,蒋介石也一定会陷入同样的内外交困的境地。

恐怕杜月笙和蒋介石,以及到今天还欣赏这两位枭雄的人们,仍然没有搞明白,失败为什么是必然的。

身、家、国、天下,并不能割裂,所谓的循序渐进,先当身长,再当家长、再当国长、再当天下长,实属大荒诞。这是唯一的原因。

换而言之,只有天下。天下是谁?天下就是“我”,“我”身上的器官、组织、细胞,就是国、家、身。

因此,器官、组织、细胞是不可能取代“我”的,并不存在一条“向上爬”的路径。

“我”身上所有的器官、组织、细胞构成了“我”,没有任何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各司其职一说。这就意味着,杜月笙并不是因为他爬上来成了“老头子”,而是因为他适合担任“老头子”这个职务。

这样一来,还有杜月笙、蒋介石要面对的那样的内外交困吗?

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每一个人都理当充分的发展自己,并且是在一边学习一边实践中发展自己。今天适合挑大粪那就去挑大粪,明天适合当司令那就去当司令,后天不再适合当司令而适合挑大粪那就去挑大粪,到了大后天,适合当国家主席,那就当国家主席。

无明争,无暗斗,不存在竞争,也不存在背叛,“随遇而安”。

显而易见,毛爷爷讲这个理,讲这个最大的理。

那么,为什么共产党内部也有明争暗斗呢?这是因为光毛爷爷一个人讲这个理是不够的,这是因为现实情况是绝大多数讲的是杜月笙、蒋介石那个所谓的循序渐进实则割裂了身、家、国、天下的歪理。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就是杜月笙本人,就是蒋介石本尊。正因为如此,内外交困。

帖:4750498 复 470127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