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999 🌺1908 🌵12 新:💬2 🌺3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裹脚与挤胸

如果我是在五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说胸罩是迫害女性的有力证据,恐怕不会有几个人听了之后“若有所思”。但是在今天,我却有把握的说,会有不少人同意我的看法的。

起初并没有胸罩——我并不是在说起初没有后来有就是一种罪——女人用的是束胸。束胸大抵上类似于战士穿戴的盔甲,只在特定场合使用,换言之,它的出现是要解决某些问题。具体是哪些问题呢?比如大胸妹子会告诉你她们为什么不喜欢上体育课。

中国人是很熟悉裹脚的,可这种熟悉只是听得多而已,多数中国人都认为三寸金莲是突然间冒出来的。然而并非如此,这里面有一个演变的过程。我的意思是说,今天市面上那种挤胸式奶罩是经过了一系列发酵才出现的。

演变过程具体是怎样的,我无意在此展开,我关注的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发生了这样的演变。

据我本人的调查来看,其关键在于无限扩大化。

什么叫无限扩大化?数学不是万能的,但实际上被当成了万能,这就叫无限扩大化。价值判断不是万能的,但人们将价值判断变成了万能。

众所周知,女性的奶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是一定会下垂的,但有一些人搞出了一个“伟大”的“发明”:下垂的奶子不好看。

“下垂的奶子不好看”这一观点我相信许多人是认同的,可我要说的是,这是系统性蠢货经常犯的错误。

下垂的奶子,只是一种存在,坚挺的奶子,只是另一种存在。这里面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好看与不好看。好看或者不好看,对应的就是好恶,好恶对应的就是价值判断。

如果有人对此表示质疑,那就不妨去非洲走一圈,要是条件不允许,看看相关的图片或者视频其实也足够了。你会看到无数对下垂的奶子,并且当你看得熟了之后,你的“下垂奶子不好看”之“感”(这并不是观感,而是观念)就会消失。

同理,年龄大了之后,皮肤会松弛,会有皱纹,这也只是一种存在,并不能将价值判断引入。

我估计会有人坚持说:我看到松弛的皮肤、下垂的奶子,我就不由自主的产生厌恶感。当然,这里的厌恶并不是说我反感,而是“觉得不好”,没有紧致的皮肤、坚挺的奶子“好”。这是一目了然的,无可争议的。

不,绝不是一目了然!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只是目测的结果,可显而易见、不证自明的是,纯粹的观感会有价值判断吗?

我们所有人纯粹的观感是不可能产生价值判断的,是不可能产生好恶感的。这就意味着,并不是看了之后觉得这个好、那个不好,而是你的脑子认为这个好、那个不好。

打比方的说,你的脑子如同指纹识别器,你的眼睛用来录取指纹。当你的眼睛看到某种特征的指纹之后,便将其报告给你的脑子,然后才是你的脑子做出价值判断,即好或者不好。

因此,”下垂的脑子不好看,坚挺的奶子好看“,根本就不是一目了然。

下垂的奶子就是下垂的奶子,坚挺的奶子就是坚挺的奶子,这根本不存在好看或者不好看。

所以为什么我前面说N多人是系统性蠢货呢?

系统性蠢货的意思就是他所犯的错误已经深入骨髓了,或者说布满全身,或者说他患了癌症,这种癌症的名称就叫蠢货癌。而之所以 变成了系统性蠢货,其成因就是(前面提到的)无限扩大化。

价值判断不是万能的,它所涉及的范围是有限的。这才是事情的原本。换言之,在更大的范围内,价值判断是不成立的。正因为,系统性蠢货的活法,显然就是吊死在一棵树上,而失去了整片森林。他们把某棵树当成了全部。所以,系统性蠢货的人生,从头到尾都是悲剧。

关于价值 判断的问题,还需要多说几句。这里面有一个“细节”是要注意的,那就是价值 判断有一种类型叫临时性价值 判断。什么意思?这意思是说,原本圆石头只是圆石头,方石头只是方石头。但人们在解决某个问题时,用了圆石头,这样,就出现了临时性的价值判断。换言之,在解决某个问题时,我们会说,圆石头好,方石头不好。如果这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断的出现,那么人们就会不断的说圆石头好,方石头不好,尽管如此,这仍然只是临时性价值 判断。这是因为我们很容易发现,在解决另一个问题时,人们都说方石头好,圆石头不好。

可是系统性蠢货却是不明白这件事的,所以他们非常热心的参与某种讨论、辩论:到底是圆石头还是方石头好?

而这,恰好就演化出了今天那种挤胸式奶罩。系统性女蠢货会主动选择挤胸式奶罩,系统性男蠢货会欣赏这种选择,这就是我们人类社会中的奇观。这种奇观并非今天才有,而是一直都有。从某种角度来看,这样一种长期存在的奇观也只是一种存在。

帖:4759936 复 470127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