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宿命难逃,命运玩笑 -- xx28

共:💬829 🌺2764 🌵3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第767章 初次合练

去新罗仅几天时间,大演习尚未结束,在向二位部长汇报后,我向自己的老大提出:“部长,我要求继续回演习场,请您批准。”

“你还回去干嘛,演习的情况你都知道了,我觉得对你已没啥意义。”将军不以为然地说。

“部长,可我当兵这么长时间,打了那么多的仗,都没有经历过如此大规模的演习,实在对我太有意义了。”

“是么?”部长盯住我,想要看出我的真实想法。

可这确实是我的真实想法。

“那你去吧,坐飞机去。”

首长挺替我想的。

有了作战部同意,我马不停蹄,在汇报当日就飞去鹭岛,演习指挥部派员派车接机,然后返回了36师演习场驻地。

看到我突然走了,又突然回来,该师的首长和机关的军官不再有觉异常的表现,都很热情地迎接了我,对我更关心了。其实是有心理准备的,谁叫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特殊”的事情呢。

我回来那天,师长、政委一同找我谈话,开宗明义地说:“小陈啊,你是作战部的参谋却打着研究生的名义来我师,可以告诉我们你的意图么?”

“首长,我就是来学习的。我在军队的时间不长,什么都不懂,而且我是地方大学毕业的,没有受过正规的军事教育,部里为了补上军事教育的空缺,特意安排我到国防大学学习。还有就是当初报考国防大学的时候,我的职级不符合指挥专业研究生的报考资格,只能是报考了统考研究生。当时我在一个偏远的山区小单位服役,管它什么统考不统考,管它什么统考出来不属于生长型军事干部,能上学就好了。”我对他们笑了笑,“我就是这么简单。”

“好吧,按你所说,我们师明白上级对你是特别的关怀,尽快让你熟悉军队的情况,看样你在军队中是会有发展的,所以我们师也要领会上级的意图,你在师里这段时间,有什么要求,直接告诉伊科长,由他安排,他安排不了的,会汇报给我们主官。你看怎么样?”

“首长,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我会尽量麻烦你们的,请你们不要嫌我添乱,我知道演习的任务很重,我再插进来会带来不确定的影响。但我会尽量减轻这份不确定,做好师里的工作。”

政委马上说:“小陈,凭你这个态度,我相信你能摆正位置,做好师里委派的工作。”他顿了下,又说:“和你来的研究生都是团级干部,那么你呢?我们知道你的级别,会相应容易安排合适你的工作。”

“妹的,老狡猾了!”我对政委说:“请您别在意我的职级,就把我当成一个军事学的研究生,当作作战部的普通参谋,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学习,没有其它的目的,而且我能做的事也不多,因为我在军队的时间太短了,做些基层的工作就好。”

“好吧,就按你说的。”

“小陈,原来我还想在你研究生毕业的时候,请求上级把你安排到三十六师,部队需要你们这样年轻又懂现代作战的军官,看来是不行了吧?”师长委婉地把让我来师里任职的想法说出。

“首长,能到三十六师这样的英雄部队任职,我求之不得。我会服从大学分配的工作。”

“你愿意从作战部出来?”

“这个,这个,请首长理解,其实我并不是作战部机关的,我是下属部队的干部。”

“嗯?”政委感觉哪里弄错了。

离开师长和政委,我回到作战科,协理员等着我呢。

“小陈,这一趟任务辛苦么?”

“他不是在勾我泄密么?”我心里明白,可还没法直接捅开。

“协理员,任务不辛苦,就是路跑的远点,是从南到北的距离。”

“好,好,坐飞机执行任务不辛苦,就马上开始工作吧。”他大概已经得到了师里的布置。

当晚我就参与了值班,作为作战参谋的值班我不新鲜,但在演习场地安排值班,另有滋味。因为马上就要开始合练了,下面各团千万不能出事,师里抓得很紧。

不过师长、政委的欣赏,科长、协理员的爱护,让我并不觉得回来后有啥不妥的。

回到演习场,就到了首次合练的日子了。

初次合练的早晨,全体参演部队提前半小时起床,提前半小时开饭,提前半小时部署,进入了紧张的演习实施阶段。

我对这种安排不置可否,如果我是指挥员不会打乱平时工作的节奏,难道在战时也可如此蛮干么,那要作战计划干什么?一孔之见哈。

所以我在早饭时问了个傻的问题:“如果部队按照正常作业时间行动,会影响到演习的进行么?”

“如果你按照正常的规定乘火车来演习场,会不会影响到你参加此次合练?”一个少校参谋不待科长回答反诘一句。

妹的,这是两回事好不好!可我没再说话了。

观看台设在师部野营营区两公里外的一个山包上,视野开阔,视界良好,演习地域的情况一目了然,既可以看到防御一方守备阵地布置的情况,也可看到进攻一方的,从出发、攻击、到占领敌阵地之后的反冲击等情况。

而且,这一天天气晴朗,看样气象组为确定这一天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在进度要求之内选定了这个好日子。我心里对三军气象专家的能力点赞。

演习导调组和参演指挥人员陆续登上了观看台,每次大型演习都有这个设置,方便来观看的首长了解演习全景和过程。可演习指挥人员也这里,很不实战化,但演习指挥员既要指挥参演部队,又要照顾观看检查的上级,才无法按照实战要求设置指挥所的。

三军联合战术演习的指挥机构都设在观看台上,分陆军指挥组、空军指挥组、海军指挥组三个区域。各个指挥组的参谋们,上来就紧张忙碌地架设电台、沟通联络,以及观察环境、布置工位,所有的工作在有条不紊且快速熟练地进行着。

师里没有安排我参与具体工作,却安排我在观看台的边上观摩演习。这不是给我的优待,是对作战部的尊重;许是怕我刚回来,还不大相信我。

有人不理解我为什么能上到观看台,在他向参谋长询问时,参谋长对他说:“如果你来安排上观看台的人,你也得这样办。”这句话的意思是,安排我上观看台那是绝对必须做的事情。

“他的来头这么大?”

“比大军区还大,知道就别说出去了,兀地给师里找麻烦。”

询问的人是师政治部副头,自语道:“来自总部?”

参谋长没再多说,自己忙去了。

听到他俩对话的一个干事,对自己的上级说:“上次有架直升机来师部,接的就是他!这次他回来,师里对他大放绿灯了。”

“他参谋工作能力成么?”副主任问的是以往我的表现。

“娴熟着呢,那思路比老参谋都清楚。参谋长说,人家肯定在总部级别的司令部工作过,去问师长,师长倒是肯定是总部出来的,但又说是下面的小单位,就是没个准确的说法。”

我说你们至于麽!

快到8:30的时候,参谋长接到了演习指挥部的通知,集团军参谋长要来观看首次的实兵实弹演练,正在赶往演习场的路上。

8:45集团军参谋长坐的车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小车沿着山路迅捷而上,很快停在了观看台的下面,车门打开,军参谋长带着两名随从参谋,迈步拾级而上。

大校参谋长显得很年轻和精明,远远看上去,步履有力,身体轻健,和巩少将有一比,那种精气神令人羡慕。

看到参谋长的到来,没有人前去迎接!

红军演习指挥组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演习,每位指挥员和每个参谋各司其职,联系三军各支部队,在等待着“大战”的最终打响。

军参谋长上到了观看台,便坐到观看台中央的椅子上。师长看到大校坐下,走过去向他敬礼,打个招呼。此时,我看了时间,时针已经指向了8点59分,心说参谋长赶来的时间真是掐着点啊!

“参谋长,合练是否可以开始?”师长请示。

军参谋长看向远方,点头说道:“按计划实施!”

师长向着联合指挥组方向挥了挥手,点了点头,发出指示;师参谋长拿起话筒,果断地通过电台向各攻击群下达命令:“各机动集群,我是鹭城,XX项目,执行!”

话音刚落,导调参谋,用信号枪向天空发射出三发红色的信号弹,示意演习开始。

接到了演习开始的命令,参演部队开始动起来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红军的轰炸歼击航空兵,从远方飞来,钢铁战鹰在长空划出道道白色的轨迹,标示了航空兵战斗的足迹。我掏出望远镜,通过镜筒看清战机的型号,推测其对地打击的效能。

强击机在计划时间0秒时俯冲,向蓝军固守地域的表面阵地投掷航弹、发射航炮弹、火箭弹。各种弹准确地击中了地面靶标的白色十字框架之内,顿时腾起一大片碎石土块,然后地面出现不少的深坑。如是工事,里面的建筑、武器、人员应该都完了。

此时天空有歼击机,飞在强击机编队之上,在进行护航,航发的咆哮声再大,也压不住爆炸的轰隆声。制空权啊!我这才有远比塞尔维亚和车臣的领悟。

上一次我没看到过地地导弹爆炸的情景,但这次我看到了航空兵对地攻击的实况,终于还是让我看到了那种从天而降的暴烈打击,作为地面防御真是无可抵抗。当然如果有防空兵力的抵抗,或许会是另一种局面,但这次演习是看不到的。

这样的空中突击,其实规模不算大,但作为合同作战的重头戏,还是有看头的,那就是空中突击集群的低空越海飞行,然后突然拉起,紧跟着实施对地突击,再以编队退出作战空域,飞行技术和空战组织,要求的标准非常高。我虽然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参谋工作,但还是能认识到其中的复杂和难度。

看罢合练的第一部分,我知道自己在联合作战上的本领远远不够,要学的很多……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