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骑兵保卫西河—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十) -- 王外马甲

2006-03-25 09:19:48王外马甲
【骑兵保卫西河—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十)

上接:

/article/675205

征战鲁西北

1939年8月,129师骑兵团完成了在山西黎城县的整军。但就在这段时间,冀南根据地的情况却发生了很大变化。日军经过反复的扫荡,于39年春季以后,逐渐占领了枣强、威县、南宫、肥乡等县城,并控制了主要交通道路,这使得八路军先前的活动地域大为缩小。在这种情况下,骑兵团即使回到冀南,也难以再有实施运动作战的适当空间。

斗争形势复杂,环境也变得愈加艰苦。129师领导决定派骑兵团开赴日军力量相对薄弱的鲁西北,创建新的抗日根据地。

接受命令之后,骑兵团日宿夜行,穿越敌人层层封锁的平汉线,到达山东聊城地区。这时候,共产党在当地已经有一定的群众组织基础,骑兵部队迅疾驰骋于鲁西各地,利用快速、突然的战术特长,打得敌人措手不及,有力地支持了抗日民主政权的建设。

在开辟鲁西北根据地的头几个月里,骑兵作战的目标不是伪军就是地方会道门,总是找不到直接打击日本鬼子的合适机会,这不免让大家都感觉有些遗憾。

39年12月,骑兵团挺进到山东荏平县,配合鲁西七团进攻伪李连祥部的两个围寨,并全歼了敌人。在这次战斗中,骑兵团消灭了伪军一个营,抓了些俘虏,缴获了300多支枪,战果还算不错。

12月29日,骑兵团抬着伤员、押着俘虏,准备从荏平返回聊城七集镇休整。中午,当部队穿越聊城至东阿的公路时,发现路面上有汽车的新轮胎印。团长马上命令部队停止前进,派出斥侯侦察。于是,刘大爷他们七八匹马就立刻分头行动了。

顺着公路往西,不远处有个村庄叫王小楼村。刘大爷在那里遇到个老头,老人家说早上有辆汽车从聊城方向开往东阿,车上有二十多个鬼子,还有个什么宣抚官,下车在村子里走了一趟。刘大爷看这老头挺明白事理的,干脆把他扶上马,带回来见团长。战士们一听情况都嚷嚷起来“鬼子真太横了,二三十个人就敢在平原地上乱跑……”。就在这时,另一路侦察的斥侯跑过来,报告说:“有一辆卡车,从东边开过来了”。

团长和政委商量了一下,决定打这一仗。他命令三连护卫伤员、俘虏,四连带着全团的战马,退回路北隐蔽;留下一连二连负责设伏。刘大爷劝王小楼村的那老头回去躲躲,可他死活不肯 ,非要看八路打鬼子,刘大爷只好陪着老头蹲在路边。

接下来一阵忙乱,战马刚牵走,伏击阵地没弄好,二连还正在找东西设路障呢,大家就听到汽车马达的声音了。参谋长徐国夫急了,他带着一连的两挺机枪往公路上跑,直接把枪架在了路面上。那些鬼子也是没想到会有八路在这里等着他们,毫无戒备地径直过来,徐参谋长趴在公路上迎头射击,卡车一下子就歪倒到路沟里,翻了。八路军战士们高兴得欢呼起来。

西西河,中华文化网站第一河,耶!

保卫西西,人人有责,勤蒸包子,多多灌水,耶!

一连二连的战士都顺着公路往前跑,想去抓俘虏。鬼子从车上跳下来,有的藏在汽车周围,有的跑向公路边的乱坟堆,拼命还击。结果,敌人一开火,公路上我们的人接连被打倒了好些个,队伍就有点散了。

徐国夫参谋长赶紧喊“不要乱、不要乱,一连的卧倒,火力掩护!”,政治部主任况玉纯也喊“二连的离开公路,到路沟这边来!”。

我军的火力再度压制过去,敌人的机枪被打哑了,在汽车边上嚷嚷的鬼子宣抚官也被打死了。这时候,王永元(那位二连的老连长)跳起来,喊一声“党员跟我上!”就冲了出去,一排长王元力(1945年8月牺牲)吼叫着“拼马刀!拼马刀!”跑在了最前头。八路军立刻就把鬼子汽车给围住了。

说起来,日本鬼子还真是有点武士道精神,他们楞是背靠着背和咱们拼刺刀,不死不歇气。在车门边上卧着个鬼子军曹,伤得不能动了,八路军跑到跟前 ,他就拉了手雷……可咱们的战士也是好样的!四班副马德元,腿部中弹,带着伤还砍了俩鬼子,他可是个沧州汉子、真正的武林高手。

况玉纯主任带着二连的其他人,追向躲在乱坟岗里的四个敌人。况主任的警卫员李茂林很机灵,拎着短枪从后面绕过去,先打死了鬼子的机枪射手,剩下的鬼子见距离太近,掷弹筒没法打,转身想跑,被五班的战士给消灭了。

战斗结束后,警卫员小李拎着歪把子机枪找一排长王元力,想用自己的战利品换人家刚缴获的日本军刀,可王排长不干。小李气哭了,跟在他后面不肯离开,不停地唠叨“凭什么你能有两把军刀,凭什么况主任和我就一把刀也没有……”。王元力被闹得怪没意思,只好把刀给他了。刘大爷说,那把日本军刀真不错,刀把上还镶着三颗星呢。

半个来小时的战斗,全歼日军二十六人,缴获掷弹筒一具、机枪两挺、三八步枪二十支。但是,骑兵团的损失也不小,包括王永元在内的8名干部受伤,而牺牲的战士中,竟然有7名老红军。总结下来,这次作战的不足之处是准备不够充分,伏击战打成了遭遇战。

但是,这场战斗在鲁西地区的影响很大。因为,自38年聊城失守、县长范筑先战败自戕以后,在鲁西北的各路武装就没有谁敢和日军交战。骑兵团刚来不久,就消灭日军一个小队,老百姓激动得奔走相告,都说八路军是真正打日本的队伍,骑兵团的威望也因此迅速提高。

当天,骑兵团越过公路,在小冯村安葬了牺牲的战友。王小楼村的那个老头和当地群众也一道参加了葬礼,老头见人就说八路军的英勇,领着老百姓把骑兵团的伤员都接待下来,安排到各自家里精心照顾,住上房、吃水果,老头子自己还和女婿赶着大车去济南为伤员买药。刘大爷说,老百姓的热情不仅让八路军感动,就连那些伪军俘虏都惭愧得哭起来了。

由于担心敌人报复,骑兵团很快就转移了。果然,第二天,鬼子出动了二十五辆满载日伪军的汽车,他们在公路上兜了一圈,除了为同伙收尸,一无所获。从此以后,敌人再也不敢让小部队单独行动,小股日军下乡袭扰百姓的现象也很少见到了。广阔的乡村,成为骑兵团驰骋的战场。

西西河,中华文化网站第一河,耶!

保卫西西,人人有责,勤蒸包子,多多灌水,耶!

资深推荐:铁手,萨苏,
主题:68982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