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和草纹之二——皖南 -- 老拙

共:💬60 🌺570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家园 【原创】和草纹之二——皖南

之一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新四军儿童歌舞队

好傻好天真吧?叶挺军长拍的哦。

叶挺很喜欢孩子,一到南昌听说有个儿童歌舞队,马上领着李秀文去看这帮小捣蛋。看到他们一个个拖着鼻涕给军长立正敬礼,才发现这帮孩子大冬天还穿着单衣(1938年1月)。赶紧下令发棉衣,拉来穿上一看不成,太大。再戴个大帽子,脸都没了。叶挺于是掏钱,给每人做两身衣服,两顶“瓜皮帽”(苏式列宁帽)。再给每人买一把当时最好的上海造的“中善美”牌二十四孔口琴。

叶挺对李秀文说:每个口琴上再给配上一块漂亮的红绸子。

后来有一次叶挺觉得身上奇痒,到军医处一检查,是疥疮。叶挺想,我还得疥疮,那帮睡地铺的小孩呢?赶紧去看。一看不要紧,百分之八十身上都长了风疱,又痒,又痛,又肿,又烂。军长大怒,把儿童歌舞队队长叫去训话。队长明仁宗是老红军,听了一笑说:“我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也是,赣南三年,“夜难行,淫雨苦兼旬。野营已自无篷帐,大树遮身待晓明。几番梦不成”,哪个身上不长些东西?现在能吃饱穿暖,明仁宗觉得很好了。

叶挺把明仁宗狠批一通,下令把小孩们都押到草纹外婆那儿去扎针。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草纹外婆工作过的地方——新四军后方医院

别看医院不怎么样,医护人员可是一流的。

新四军的军医处长是沈其震,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留德的医学博士。他在天津有一家自己的医院,全面抗战后关了自己的医院,跑到上海参加抗日救护,被叶挺请到新四军来。沈其震又找了盛京医科大学的宫乃泉和上海医学院的吴之理、郑乃光、戎和卿。宫乃泉在上海也有自己的医院,关了,跟沈其震来新四军。

吴之理想到了自己的同学兼未婚妻章央芬。当时章央芬在南京中央医院实习,已经撤到了长沙。吴之理就要到长沙去找章央芬,沈其震交代他,顺便从中央高级护校招一些护士来。按沈其震的标准,医生护士都必须是一流大学毕业的。

吴之理到长沙找到章央芬。章央芬一听是去新四军,马上跟中央医院院长沈克非请求批准,沈克非不想让她走,章央芬非走。沈克非只好对她说:“如果你一定要走,那你的毕业文凭就拿不到了。”章央芬说:“国难当头,一张文凭能有什么用?我不要了。再见,院长!”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李人毅画笔下的章央芬

吴之理又招了八个中央高级护校的应届毕业生,带着章央芬到了皖南。

这些医护人员,工作那是绝对的规范化。护士发药,必须看着病人吃下去才能离开。但是他们只知抗日,不知主义。

中央高级护校毕业的郑素文刚来的时候,伤员喊她:“同志?”她回人家一句:“什么同志?谁是你的同志?”伤员们就犯嘀咕了,心想:“这些护士小姐都是南京中央护校、中央医院,国民党那边来的,发药还得看着你吃下去才走,没按好心吧?”郑素文越是盯着,伤员越紧张。等郑素文他们一转身,有的就把药再吐出来,悄悄拿去给草纹外婆看:“指导员,你看这是毒药吗?”

我爸他们每人挨了一针叶挺特批的青霉素,身上的疮是长好了,可又生出许多虱子来。还互相比:“我是排长!”“我是连长!”“我是营长!”不久就传到女生队里。

女生来找他们算帐,我爸说:“懂不懂?这叫革命虫!身上没革命虫能叫干革命?”

后来把郑素文调到教导总队当卫生教员,给他们上卫生课,完了都剃光头,还要把衣服都扒了扔锅里煮。我爸他们不干,因为只有一套内衣裤,扒了就都光屁股了。还是郑素文专门打报告,才又发了一套。史沫特莱拿她的部分稿费,给他们修了一座简易浴室。郑素文站门口,每人发一包药棉:“都给我洗干净了再出来!”这么折腾了好几个星期,才把“革命虫”消灭干净。

困难的时候,军人家里也没有余粮,我们也饿得够戗,回家就往床上一躺。我爸就给我们讲个故事。说他们在皖南,都是坐地上上课,饿得坐不住了,就都东倒西歪地躺了一地,老师跟他们说:圣人的时候,老师坐着,学生站着;后来,老师坐着,学生跪着;民国了,老师站着,学生坐着;抗日了,老师还站着,你们都躺下了?

这么苦,也挡不住来的人越来越多,女的比男的还多。一个八队装不下,分成八一、八二两个中队。还有的说是八甲、八乙、八丙三个中队。有个叫姚瑾春的女孩,她爹是国民党中央委员。跟陈洛涟一起,半夜从学校翻墙逃出来的。后来终于被家里找到了,几次跟新四军要人,她都不肯回去。最后于晶队长在队前宣布:奉项副军长命令,姚瑾春必须赴南京就学。第二天,国民党来的人就将她带走了。

这一下不要紧,教导总队大量招收学员被国民党派来的联络副官告到三战区。三战区强令新四军,不准招收培训女生和小孩等非战斗人员。39年10月,青年队和八队被撤消,象我爸他们大一些的培训后送去军部和战斗部队,太小的孩子就组建成随营学校,继续上学。

40年夏,草纹外婆来到中村教导总队。

2年前我在大哈瑞巨坑中和了一篇美国八路的小文。

有河友问:这个八路情节是为了润色说着玩的还是历史上确有其事呢?

外婆曾在皖南工合工作过,也许见到过这个埃文斯.卡尔逊。那时,卡尔逊因为说真话被美国海军陆战队做退役处理,正倒霉靠边站呢,在马尼拉听路易.艾黎说要去新四军地区检查工合组织,立马就跟着跑到皖南转了一圈。

珍珠港事变后,卡尔逊又回到美国海军陆战队,他那支特种部队的口号就是“工合”!卡尔逊教美国大兵们喊口号“Gung Ho !”大兵们不明白这是啥意思,卡尔逊说这是他对中国八路军的官兵一致、军民一致、集体精神的总结。还是不明白。卡尔逊说,就是:“work together”。这下总算明白了。

有意思的是,尽管卡尔逊从1927年起在中国担任了很长时间的海军陆战队情报官,甚至会讲一些中文,开始他也不相信中国会有八路军、新四军这样的军队。

1935年从中国回美国后,卡尔逊在罗斯福总统佐治亚州温泉担任卫队副队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卡尔逊被派回中国担任海军陆战队情报官。临行前,卡尔逊接到罗斯福总统写给他的信。罗斯福对他说:“我觉得今年夏天在中国会发生很多事,我想听听你的看法。”你的报告“就只是我们俩之间的事。”“信件请直接寄给我的私人秘书玛格丽特小姐”。

到了中国上海,正赶上“八一三”。中国军队打得那个惨烈,让卡尔逊又激动、又伤心。这时候,他的老朋友斯诺给了他一本《西行漫记》。看完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噢买嘎!埃德!天下真有这样的人,中国真有这样的部队吗?还是你凭空编造出来的?

斯诺说:你这是什么话?不信你可以亲眼去看看啊。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外国军官勇敢地穿越封锁线到他们那里去。

卡尔逊去了。第一次直接到山西八路军总部,见到朱德、彭德怀等人。不过瘾,还要到前线去。不让他去,卡尔逊就给朱德立下生死文书。然后随着田守尧等一队八路上路。一天一夜走200里、打一仗,情报官卡尔逊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只部队是世界走得最快的军队。它走得快时一天走60-70英里,平均一天也是30-50英里。“美国军队平均一天才走18-20英里”,卡尔逊补充说。“他们吃得还很差,是什么东西在支撑着他们?”

每到一地,卡尔逊就给罗斯福写信,当然,抬头永远是:亲爱的莱汉德小姐。这里摘录一段:

八路军在部队进行所谓的“政治训练”,目的是让士兵有自愿服务的精神。他们的信念和训练的基本原则之一是必须正直为人。军官总是教导士兵要有信心,而且不断向他们说明形势,…从而使士兵都知道为什么要打仗,其结果是军官和士兵互相理解,结为一气…,使得这只军队十年来击败了更强大的国民党军队,也使得这只军队今天能战胜日本人。而中国尚没有其他部队能这样做到。

中国共产党人的军事和政治的策略之一,就是当他们进入敌战区,立刻就把民众组织起来…

其官兵自觉遵守纪律,每个人都学会控制自己的感情,对妇女不存在虐待行为。的确,这支部队的官兵是我见过到的最能克制自己的部队。这种情况,是靠纪律、做一些报告和对官兵时间的安排来取得的,使他们身心都有其他事考虑,完全腾不出空来想男女两性上的事。

插一句:确实如此。我们当兵时,连队干部带兵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不让小兵丫的有时间想别的。

八路军像条鳗鱼,在日本部队之间频频游动,神出鬼没。也许更好将他比做一窝大黄蜂,骚扰着一头大象。他们打打走走,切断交通线,夜晚频繁出击,搞得对手日夜不得安宁。

八路军的领导人是这样一群中国人,他们对人生处世的态度,他们的行为品德更加近似我们,而不象其他任何中国大集团那样。我总是发现,这个集团的成员都是忠厚老实,可以信任。这个集团若是答应你什么事,哪怕是用生命的代价,他们也会保证实现诺言。

甚至要是中央政府决定向日本人妥协,我相信这个集团也将继续抵抗继续抵抗日本侵略,直到最后一个人,或者直到把日本侵略者从中国领土铲除。

太多太长,抄不过来,就摘这些吧。

后来,卡尔逊又去了延安,见到毛泽东。毛泽东给他派了五个文学青年——刘白羽、欧阳山尊、汪洋、金肇野、林山,陪着他到华北敌后八路军根据地转了一大圈。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欧阳山尊、刘白羽、金肇野。右边还有林山和汪洋(卡尔逊摄于榆林塞外)

两大圈转回来,卡尔逊逮谁就跟谁说美国应该支持八路军打鬼子,跟各国记者说,跟蒋委员长也说:委员长,八路军的确是一支抗日生力军,可是他们衣食单薄、急需弹药。委员长,我以一个军人的名义代他们提出请求,请你尽快向他们提供援助!

这下坏了,卡尔逊是美国驻华使馆武官处的外交官,到处宣传支持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抗日,把日本人和蒋委员长都给得罪了。很快,卡尔逊就接到使馆海军武官的封口令:要么闭嘴,要么脱了军装你爱说啥说啥。

卡尔逊选择了后者。他给罗斯福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莱汉德小姐:

…我最后决定递上了我的辞呈。我深深地相信,作为一个平民,我会比当一名军官更有用的多。我计划在未来的三个月中写一本书,然后返回中国,做一名不受任何约束的观察员,通过美国的报纸杂志阐述那儿的情况。作为一个平民,我可以帮助美国人民了解远东发生的一些事件的意义。作为一名军官,我那样做就会使美国为难…

1941年4月,卡尔逊申请归队,向海军陆战队司令部提出组建海军陆战队突击队的计划,未获批准。珍珠港事变后,罗斯福总统支持卡尔逊的计划,并把自己的儿子詹姆斯·罗斯福派来做卡尔逊的助手。1942年春,卡尔逊完成了建制为1000人的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营的组建工作,并担任该营中校指挥官,詹姆斯·罗斯福任该营少校参谋主任。

为此,罗斯福给卡尔逊写了一封信。

我亲爱的卡尔逊:

…当然我很高兴吉米(詹姆斯.罗斯福)与你一起工作,但是你别忘了他的胃经过切除,一块浓缩食品会让他倒下48个小时。看在老天的份上,不要让他知道我提到这见事,否则他会宰了我。

始终忠实的

富兰克林.罗斯福

1942年3月12日

还有下面两封。

我亲爱的卡尔逊:

正当我今天从报纸上看到你结婚的消息,收到你2月23日的来信,我忠心向你和你的夫人祝贺。

关于中国,我想我们正经历一个过度时期,特别是关于华北部分。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劝阻中国某些领导人不要对八路军领袖们采取反对行动,这似乎使委员长很为难。然而,我确信,总有一天,我们大家需要你回到那儿去。

始终忠实的

富兰克林.罗斯福

1944年3月2日

亲爱的艾文思:

我很高兴看到这几封信。看起来重庆的情况有点好转,我希望祈祷共产党人的局面真的有所改进。

注意你的手臂。希望早日见到你。

你忠实的

富兰克林.罗斯福

1944年11月15日

很明显,卡尔逊始终在为八路军向总统喊话。

艾文思很执拗,总统很无奈。

元宝推荐:MacArthur, 通宝推:二宝,daharry,

本帖一共被 2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家园 哈哈,拙总的沙发!后排的兄弟,等你们花出宝来。
家园 抗日了,老师还站着,你们都躺

圣人的时候,老师坐着,学生站着;后来,老师坐着,学生跪着;民国了,老师站着,学生坐着;抗日了,老师还站着,你们都躺下了

送花一朵

家园 送宝:)

谢谢:作者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

此次送花为【有效送花赞扬,涨乐善、声望】

家园 赞卡尔逊,赞拙总
家园 卡尔孙对于美海军陆战队的改造

最终其实只有两个成果流传了下来:一个是那个“GUNG HO”的口号(不是GUANG),另一个就是八路军的“三三制”。

此前美海军陆战队步兵班是八人制,卡尔孙仿照八路军的“三三制”对其进行改造,改成十人制步兵班,班长领导三个战斗小组,每组都是BAR+Thompson+大八粒儿,长短俱全远近兼顾...

当然卡尔孙还企图玩更大的 -- 把陆战队改造成土八路那样的官兵一致... 很快就被陆战队内部的“反动”实力给轰走,最后不得不以养病的名义回国...

家园 老拙出手,必是精品.上花
家园 哎,想起这些儿童和妇女在皖南事变中的遭遇

就觉得tmd果粉真是他妈的人渣

家园 非常感谢,

在外婆经历中尤其新四军后方医院那一段,我以前都不知道,也许母亲知道。以前做故事听了一些,却都没记忆下来。拙兄的文复活了当年那群朝气蓬勃的皖南抗日的人们......

试图找过皖南新四军的书,比如史沫特莱的《中国的战歌》,但都没有拙兄这里写的这些细节。

感激无以言表,唯有送花。

家园 拙兄写的一向都是资料翔实,送花!
家园 也许还有你不知道的,允许的话我后面接着说?
家园 谢谢拙兄,

已发短信,请查收。

家园 原来出处竟是这里啊~

gung ho - 源自他创建的工业合作社

玩足球经理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比赛选项, 可以猜到意思等于all-out-attack, 但真没想到是这么个意思 :)

家园 送花留名

为拙爹和草纹外婆。

家园 花一个

老家就在皖南,幼年陪外祖父的时候,曾见过当年经历过皖南事变的老新四军。那是90年代初吧,老人家回忆说他们逃出包围圈的事情,还是泣不成声。记得他还说起过当地民众很多同情他们的,有胆大的或者有路子的,会留个水瓢摆在特定位置,他们看到了就进去讨点吃的喝的。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