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讨论】餐馆里的哲学训话 -- 任爱杰

本楼:阅 66687 复 53 🌺417 🌵3 最近: 复0 🌺 🌵0
2017-05-24 05:42:13
青菜鱼
标准的诡辩论

欺负小孩子。

帖:4245488 复 3863627
2017-05-25 18:37:00蓝蚊子
其实就目前这个时间点而言

太祖与秦皇汉武比肩是否有这个资格还还很难说,需要时间来证明

帖:4245706 复 4245482
2017-05-29 00:15:43
飞鸣镝
那当然。这取决于中国发展得怎样了。

祖宗再厉害,子孙是一帮败家子,有什么用?

帖:4246101 复 4245706
2017-06-19 19:12:21
蓝蚊子
秦二世而亡

但是丝毫不影响秦始皇千古一帝的评价

帖:4248947 复 4246101
2017-06-22 09:54:33水草之肃
毛主席的思想是不周山下红旗乱

谁想稳坐江山当老爷就干谁,无论你是皇帝还是老蒋还是“老大哥”官僚。主席懂5%更重要那是主席能客观认识世界,同样,主席认为95%会不断与5%斗争也是他客观认识世界的一部分。反而孩他爹,第一个认识是对的,但第二个就不敢恭维了,多少95%能逆袭成5%,服务5%的体系凭啥要给你95%的逆袭机会?躯干没了只剩大脑,大脑内的组织又要为营养液和信息垄断权内斗了。顺心不撕裂,最好信个教,修修来世。只要想斗,想争,想生存进化,且客观一点认识世界,那么最后大部分又会回到主席的哲学里面来。

通宝推:盲人摸象,侧翼,
帖:4249401 复 4243813
2017-06-22 10:29:32水草之肃
对,求而不得其实更痛苦

这爹说等级社会生而不平等是对的。但是太否定95%,不从革命或者啥哲学意义上说,单就孩子成长来说,万一你孩儿混不上去呢(而且大概率混不上去),那你孩儿信这个是不就要把自己生存的意义否定了?咋平和,咋快乐?

中年的约翰开一个半小时车回到家,发现院子里的草杂芜不堪,屋顶也有点漏水,老婆又在抱怨儿子的公立学校上了报纸,依然是大麻问题,女儿也不打招呼,穿着他看不懂的破了的渔网袜无视他的走过。他开了罐啤酒,把身体深深的嵌入沙发里面去,这让他感到舒适。一切仿佛都离他远去,媳妇叨叨的嘴,老板吐沫狂喷的样子。他的目光定格在五斗橱上那张老爹的照片上,老爹的笑容坚定而克制,像极了布莱尔。真像一匹头狼,小时侯的他就这么想,我也要成一匹头狼。他随手拿起茶几上一本书,是老婆参加读书协会借来的,一眼就看到“于是,我们奋力拼搏,好比逆水行舟,却不断被水浪冲退,退回到过去”的字句,顿时觉得更加烦躁。

帖:4249405 复 3863875
2017-06-22 23:14:17杨微粒
秋风鲈鱼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识鉴》:"张季鹰辟齐王东曹掾,在洛,见秋风起,因思吴中菇菜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驾便归。俄而齐王败,时人皆谓为见机。"

按照他爸那种理论,张翰大概已经和齐王司马囧一起伏诛了把。

帖:4249459 复 3863627
2017-06-26 15:34:50任爱杰
张翰不过是投机失败罢了

张翰开头跟随贺循跑到洛阳为啥?他老爹是吴国的大鸿胪。但是晋朝灭吴后就没有政治地位了。所以跑洛阳想去谋个一官半职罢了。而在洛阳待了几年也就得了个小官(大司马东曹掾 相当于现在的军委秘书处秘书,牌子听上去大,实际京城里见了谁都要磕头。)

而所谓的“莼、鲈之思”无非是其不得志,而觉得齐王冏那里出不了头罢了。至于是不是真的见机避祸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

张翰虽然没有政治地位,但其家族并不是穷人。其父是东吴高官。他自己则能来一次想走就走的旅行。没有经济后盾是绝对不行的。

至于张翰政治投机失败和其是不是属于 TOP 5%可没有必然联系。八王之乱是TOP 5%的内乱。用主贴的比喻来说的话,属于脑子坏了发神经病了。神经病的脑子虽然坏了,但四肢仍然可以是健全的。F

帖:4250003 复 4249459
2017-06-27 19:05:55解甲
附和几句。

张翰、贺循等一干吴地士人纷纷入洛,是西晋武帝太康末年的一场政治风潮,领头的是吴郡陆氏的陆机陆云兄弟,他们拜的是张华的码头。张华是晋初的烂摊子里比较有能力和公心的一个人,起用吴士,是谋国的必然举措。而且张华出身庶族,执政必然被中原豪门掣肘,引吴人入洛,自然也有倚之为助力的意思。

然而吴人身为亡国奴,在洛阳不免招人白眼,世说新语中有陆机的相关记载三则:

陆机诣王武子,武子前置数斛羊酪,指以示陆曰:“卿江东何以敌此?”

卢志于众坐问陆士衡:“陆逊、陆抗,是君何物?”

陆士衡初入洛,咨张公所宜诣;刘道真是其一。陆既往,刘尚在哀制中。性嗜酒,礼毕,初无他言,唯问:“东吴有长柄壶卢,卿得种来不?”

这三问都非常妙,其中体现出的意味,不只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嘲笑,甚至是文明人对野蛮人的蔑视。吴人在中原豪门(其实刘宝都不太能算豪门了)心目中形象如此,在官场上混得艰难,可想而知。

而等到张翰辞官的时候,事情就又有变化了。张华两年前在内乱中被杀,吴人多有退意,比如和张翰一起入洛的贺循,一年前就已经借病辞官回乡。所以张翰所谓的见机,其实没有丝毫特异之处,刚撂挑子司马冏就败死,只是凑巧而已。

啰嗦这么多,想说的就一件事:社会地位的5%,和个人能力的5%,真没多大相关性。不说张翰,就说陆机,陆家是孙吴第一望族,一门二相五侯十余将军,其家学渊源,对上层政治的熟悉程度显而易见的不低。而陆机本人也不是只靠祖荫的无能之辈,其文名也是经过了时间考验的——固然文学才能在政坛上不算是一门重要的才能,但公然折辱陆机的人,乃至最后让他被夷灭三族的人,又有什么才能可被后世追颂呢?

其实说穿了,社会地位的5%,就是圈子而已。想往这个圈子里挤,个人能力不能说没有用,但并不起决定性作用。

通宝推:白玉老虎,
帖:4250182 复 425000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