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农狗的梦呓——狗眼中《论语》的零碎 -- 农民家的狗

2008-12-10 07:00:59农民家的狗
【原创】农狗的梦呓——狗眼中《论语》的零碎

农民家的狗,这个名字本身就是很懒,想干什么也行,不干什么也行,所以懒到还不无聊的意思。

因追萨大的文章而入河,入得水里,觉得河中多的是牛人、大虾,开心得很,但知道自己只会狗刨,擅长的就是潜水,在这河里本不敢吭声,前些时因为喜欢回复大哈瑞的文章,蒙他百忙中再回复,并下问我啥时能写点东西,因为大哈瑞是自己很喜欢的大牛,农狗不敢不从命,估计没有人听见的时候就随便汪汪几声,作不得数,故名梦呓。

至于论语,农狗97年偶然接触杨凤贤先生缩编的本子,大为叹服,“尝闻半部论语可治天下,以为玄妙,今日观之,失色击节,叹为观止,实修身、齐家、治国之大略也”。但叹服不等于任何东西,狗眼看圣典,终不能有所得,只看到部分零碎,拿出来委实惭愧。

(一)国办主任 PK 大师

鲁国国务院办公厅阳主任最近心事很大,金融危机已经波及实体经济,税收和外交形势都不容乐观,看来需要个学术强、声望高的人来帮助撑撑门面了,时下最合适的人当然是孔大师。阳主任意有所动,秘书就明白了,先放出风来:阳先生想向孔大师当面请教。孔大师当然不见,这阳主任手段高明,但名声不佳,且属心狠手辣的,说是请教,其实是要自己去国办做事,拿薪水当然好,可只怕没有实现理想,反倒折了名声。

秘书怏怏不快,阳主任毫不在意,说:我让他自己来,外国人给的良种小猪,挑个好的蒸熟,给大师送去。秘书大悟,这孔大师很讲礼节,他是布衣,这阳主任的小猪送了去,他一定要登门回拜滴,遂用心办去了。

孔大师看看小猪,挺香,叹了口气,对几个学生说,你们别光想着分猪头肉吃,谁去国办看看,如果阳主任出去了,赶快告诉我,我趁他不在的时候去回拜。

结果,在路上,孔大师的甲壳虫迎面碰上了阳主任的大奔,阳主任热情地招呼:孔大师,真是太巧了,正要当面请教。孔大师不由得后悔出门没有翻黄历,却没有看见阳主任秘书忍着笑,心里说:孔大师这招阳主任早想到了,派了好几拨人守着路口,大奔出来的时候大师的学生跑回去报告都看见了,这儿大师的甲壳虫一发动,大奔就往回赶了。

这阳主任笑咪咪的,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也不管大师的脸拉多长,道:我有话要和大师讲,先生对金融的研究独步天下,明明藏着大智慧,却偏偏不肯施展出来,听任自己国家的形势迷乱,这叫仁吗?大师说:不可以叫仁。阳主任说:喜欢为社会作贡献,从事政治活动是最好服务公众的方法,却屡次错过时机,这能叫聪明吗?大师说:不可以叫聪明。阳主任说:时光一去就不复返了,岁月是不等待我们的?大师说:好吧,我把科研和教学放一放,来担任公职。

农狗的梦呓:这好人不易当,这大坏蛋也不是一般人做得了的。鲁国权势最大是季氏,几世把持鲁国政权,他的家就是国务院;阳货是季氏最重要的家臣,相当于国办主任,他针对孔子的特点,不谈钱、不谈女人,也不谈名声,只讲公众、社会利益,几句话就把孔子给套牢了。而且他早就预料到孔子也会耍滑头,派了人在路口守,不愧是权臣的得力助手。

当然孔子也不是吃素的,几经交锋,发现苗头不对,也就很光棍地承诺了,可最终也还是没有去国办上班。

还有一点,那孔子是圣人呀,怎么阳货一说话,孔子好象没有什么辩才,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其实这是地位造成的,当时孔子只是个教授呀,那阳货可是国办主任。他的答复:不可,不可,诺!吾将仕矣。正如白天领导训话,他说得再狗屁,农狗还得点头应着;好,好,我去办。可见,人在屋檐下低头,是圣人都作的事。

原文: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涂。

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发‘气’]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发‘遇’]。”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通宝推:dahuang,
主题:193322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