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西路军历史再考辩(简略版)㈠ -- 双石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6 阅 58583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2-17 23:39:00
3289101 复 3286209
双石
双石`12362`http://blog.daqi.com/upload/1149993618_small.jpg`70`1958`49877`363000`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6-06-19 07:53:18`
【原创】西路军历史再考辩(简略版)㈢ 47

三、“西安事变”后西路军的行动方向

“西安事变”爆发后,中共中央曾经有过西路军东进的动议。

这个动议是东北军方面的要求,由周恩来向中共中央提出的,其背景及过程大致如下:

㈠“西安事变”,徐向前、陈昌浩提出河东主力一部速占宁夏与甘北打通

“西安事变”爆发后,西路军军政委员曾提出建议:“争取将马鸿逵、马鸿滨调开,由河东红军以一部主力速占宁夏,与甘北打通,并与新疆取得联络”。

这个要求显然脱离实际,“西安事变”爆发后,张、杨面临巨大的军事危机,大规模内战一触即发。而于情于理于利害关系,河东红军主力也不能坐视不顾,原拟再战胡宗南后续图宁夏的计划也不得不搁置。而“争取将马鸿逵、马鸿滨调开”更不是共产党能作主的事情。

当时,中共中央也曾考虑请驻兰州的东北军于学忠部以一部出兵西进,疏通二马并接应西路军,同时给西路军以物资帮助。

12月15日,军委主席团电告西路军徐、陈首长,指示:“西路军应在现地区加紧休整,进行政治动员,一面争取凉州之补充旅和二马到抗日方面来,一面准备接通兰州和准备一部适时占领安西地区。总之,西路军是负责奠定抗日后方和接通远方之重大使命”。

然已赶赴西安与张学良会商协调处理“西安事变”的周恩来、博古却于当晚20时传回了一个坏消息:“于学忠与回民关系比我方更坏,对二马不能派人疏通”,“因于军与二马部队之间隔着补充旅,于军以一部西进,不起威胁作用”,“目前时局于军须集力守兰州,不便分兵西顾”。

18日,军委主席团致电徐陈:“你们任务应基本的放在打通远方上面,限明年一月夺取甘、肃二州”,“除开远方,暂时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直接援助你们”。

㈡东北军希望西路军一部东进牵制胡宗南,周恩来向中央提出西路军“东进”动议

因南京政府大军压迫西安,东北军方面希望“河西四方面军能以一部击靖远,威胁胡敌,并协同河东各军侧击胡敌”,20日,周恩来致电毛泽东、朱德、张国焘,提出:“我意徐、陈目前应立即出一部绕过凉州,逼近兰州与于军打通。张答应令于军援助子弹,同时以一部骑兵向靖远游击”。

从现有的档案文献看,中央对此似乎没有马上表态。而当时西路军正根据两天前的军委指示精神在准备西进,22日,徐向前、陈昌浩致电军委,:“五军全部约明二月中旬直到安西。远方货是否按时能到,请示。如不能按时到,则拟全部在甘西多休整几月,度过严寒之三月”。

同日,周恩来致电毛泽东,表示了与徐、陈在远方物资“不能按时到”的前提下作出的选择一致:“可否暂留西路军在原地,待春暖后西进”,而中央在此前的12月6日得到的信息是“远方可于二个半月后,将货物送达安西”,是不是真能如愿在人而不在已,所以这个选择基本上就是“唯一”。

但在同一电里,周恩来在通报了“于学忠对四马关系较我方犹坏,其兵力只能退保兰州,不能西出策应我们”的情况后,再次委婉提出“东进是否能达到凉州以东,待到古浪、永登后尚可设法要于策应”。

毛泽东于23日12时复电周恩来,基本同意其所请:“准备调四方面军向兰州、平凉,由兰州补充其被服弹药。如何盼复”——兰州为东北军于学忠部驻守。

㈢徐向前、陈昌浩主张西进,对东进之议也提出了相应前提条件

与此同时,徐向前、陈昌浩致电毛泽东、朱德、张国焘,建议“西路军仍首先坚决按期执行打通远方任务,不过为牵制二马,可以设法在兰、丹线上多活动一时。永昌城重要,惟现存粮极少,只要粮食有法,可尽力控制。如果必须我们东开,则必可东移”,同时也对“必须东开”提出了相应的条件:“兰州友军至少以六个团及其骑兵进到古浪,与我方先夹击消灭两马于凉州一带”,“促新疆以抗日名义至少出六个团,并带货物一直进到甘州,以维持后方及远方交通”。

这个表态可以简要解读为:西进没有问题,东进则需要……等等前提条件。

24日,周恩来向毛泽东发出了一个“万万火急”电,估计可能是东北军方面催得很急,周的口气也很急迫:“无论谈判如何,军事部署即照你二十三号十二时电执行,四方面军主力即向兰州进,但请留一部于永昌,以便打通安西”。

而毛泽东要的是对西路军实实在在的帮助,遂于当晚24时复电周恩来:“向张商量派四个团突然袭占永登、古浪,策应徐、陈,并为准备棉大衣一万五千件,鞋袜各一万八千双,子弹带一万五千条,补充子弹十五万发,是否可行,盼复”,同时电告徐向前、陈昌浩:“在整个战略方针上看来,西路军以东进为有利,只要二十天至三十天内到达静宁、德隆地区,便可与于学忠、王以哲之八个师配合作战,至少可以箝制胡、毛、曾、关,而利我主力在东边放手打仗。张学良极盼望你们来,答应在兰州补充子弹、被服”,“你们在接电后两大内,准备一切意见电告。正式决定的命令,明天或后天电达”。

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于25日10时致电军委主席团,表示“目前时局的开展,西路军利于东进,我们当坚决执行此任务”,同时再陈此前提及的东进条件:“此间二十三号十二时致军委电中所述各节请予考虑”,“由友军方面派兵力运送一批弹药到永昌城,同时由兰州友军最少出二、三团兵力配合一部炮骑向古浪出动,配合我们东进,使我们减员更少”。

㈣因张学良陪蒋介石返回南京,东北军方面的配合难以落实,“东进”之议被放弃

25日,张学良陪同蒋介石离开西安返回南京。可能是东北军方面对西路军首长所提出的配合条件难以落实,当时24时,周恩来致电毛泽东:“四方面军主力既不便东下,仍以留原地并打通安西为妥”,因张学良已陪同蒋介石返回南京,所以“于军西去和棉衣、鞋袜、弹药,候张回商后定告”。

没想到张学良一去不复返了。

27日,军委主席团致电徐向前、陈昌浩,取消西路军“东进”之动议:“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前途甚佳。西路军仍执行西进任务占领甘、肃二州,一部占领安西。开始西进的时机及如何作战,由你们依情况决定”。

周恩来的“东进”之议,遂告放弃。

这是西路军第二次东返的机会,也是最好的一次机会。

结论:因西路军首长原本就有“拟全部在甘西多休整几月,度过严寒之三月”的打算,这与周恩来及军委主席团取消“东进”之议的命令并不矛盾,而且中央还给予了“开始西进的时机及如何作战,由你们依情况决定”的自主权,所以从周恩来提起到放弃前后只有几天的“东进”之议,对西路军的行动实际上并无重要影响。而数十年后把“任务和行动方向飘浮不定”作为西路军失败的成因之一,既没有依据也没有道理。

东进计划从提出到胎死腹中,对西路军领导层力主的西进日程,并无太大影响。

这个时间其实很短暂:从12月20日周恩来首次提出东进建议,到25日放弃这个计划,不过5天时间。要再把账做得细一点,从西路军领导层22日就周恩来建议提出东进所要求的配合条件开始算起,也不过3天时间;要从西路军领导层明确表示准备遵令东进开始算起,就连一天都不到。而西路军领导层22日预计的西进日程是:“五军全部约明二月中旬直到安西。远方货是否按时能到,请示。如不能按时到,则拟全部在甘西多休整几月,度过严寒之三月”。

据甘肃人民出版社《悲壮的征程》中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大事记》载:“(12月)26日,西路军总指挥部根据军委主席团24日电示,决定调集部队东返,派出入员侦察、勘探道路,命令永昌、山丹各军集结待命,准备东返。同日傍晚,又撤销上述命令,部队撤回原地”。

西路军领导人的东进命令从决定到撤销,都在一天之内。

徐、陈当时作出的自主选择是:即刻西进。

其实“从事后臭皮匠”的角度看来,这是西路军第二次东返的机会也是最好的一次机会:西路军东进,兰州东北军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也会予以配合,河东胡、毛、关、王各路敌军因“西安事变”且蒋介石返回南京是战是和一时难定之情势,正处于徬惶之中,西路军各个击破安全东返的机会也是有的。虽然风险也不小,但全军覆没的可能性不大,至少骨干队伍能够保留。

双石:【原创】西路军历史再考辩(简略版)㈠

双石:【原创】西路军历史再考辩(简略版)㈡

双石:【原创】西路军历史再考辩(简略版)㈣

双石:【原创】西路军历史再考辩(简略版)㈤

双石:【原创】西路军历史再考辩(简略版)㈥

双石:西路军“蒙冤”?——五十年代西路军将士的部分回忆文字

双石:【整理】陈云关于西路军问题的几次谈话

双石:【整理】徐向前关于红四方面军历史上的几个重要问题的讲话

双石:【整理】徐向前:永远坚持党指挥枪的原则

双石:李未必真明白,朱玉为他的说明提供的52份电文,选择性……

双石:对密电事件的一些看法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穷贱忙人,
最后于2011-03-03 19:52:30改,共5次;
2011-02-17 23:39:0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