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西路军历史再考辩(简略版)㈠ -- 双石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6 阅 62494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3-03 19:16:46
3307456 复 3307389
双石
双石`12362`http://blog.daqi.com/upload/1149993618_small.jpg`70`1958`49902`363000`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6-06-19 07:53:18`
呵呵,介也是搅浑水的一个手法…… 54

目的是回避“枪杆子指挥党”的实质问题。

“密电”问题,因为找不到原电,所以谁也不能作最后确认,而只能谈“可能性的大小”问题!这个电报是朱张红军总部与徐陈前敌总部之间的,徐陈过黄河后连电台都砸了电报也烧了,肯定是找不着了,红军总部应该是留了底的,但在此后北上与会合中央止这么一段时间里,电讯部门并没掌握在中央手里而是在张主席手中……

我个人是认同密电存在的,因为在这个密电前一天,张还有一个给三十一军政委詹才芳的电报,其中一条的就是让詹在中央纵队被叫回后“予以扣留”,这可以起到间接的佐证作用。

另外,据傅钟回忆,任弼时到后,曾让他看过中央与四方面来往来的所有电报,然后对他说:草地分裂,责任不在中央。北上有决议,中央还在哈达铺等了你们几天。“按照列宁的党性原则,我们不是不参加党内斗争。必须考虑到,我们是拿枪的,彼此都带着队伍!意见有分歧不好搞斗争的!我们还在长征当中,艰难困苦,人间罕见,团结一致比什么都重要。”这里的“党内斗争”,很有可能是特指密电中“彻底开展党内斗争”而言。

需要说明的是,任弼时在中央苏区是曾经积极参加过批毛的,长征期间这个历史时期从其思想基础来说,他也谈不上对毛有多么深刻的认同与认识。但任有一个至为宝贵的品质,那就是非常强烈的“党性”!有了这个品质,他才作出了非常难能可贵的判断与选择。

更需要说明的是,有没有“密电”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时张主席的确是要“枪杆子指挥党”,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且红四方面军中的确有人喊出了“武力解决”的口号。

介是傅钟的回忆——

任弼时同志是敏于事而慎于言的,听过我讲的过程,严肃地问我:“北上有决议没有?”

我说:“有。”

“有,为什么不执行?”

弼时同志这个提问,一针见血,刺中我的思想深处。尽管草地的凌晨格外寒冷,我身上还是不由得冒出了汗。关于一、四方面军共同北上的战略方针,在两河口会议、沙窝会议、毛儿盖会议上,党中央都作了决议或补充决定,其中有两个会议我也列席在场,但却没为执行和维护它进行坚决斗争。

这是我终生难忘的过失。后来我多次为此作过自我批评。但这天晚上,弼时同志没有再说什么,只要我明天到总司令部机要科去看电报,说:“凡我看过的你都可以看。”

看过电报才知道,原来在一、四方面军分开前后,不少重要事情我根本不知道,不是弼时同志打破张国焘的封锁,我还是被蒙蔽着。比如:中央率一、三军团到俄界后,不仅等了三天,来电七次,规劝张国焘放弃“南下”,跟随北上,而且直到九月十八日,彭德怀、聂荣臻同志等还致电张国焘,告知他们已占领甘南的大草滩一线,当地的物资丰富,汉、回民众热烈拥护红军,“请你们立即北进”。显然,中央一直是坚持两河口会议精神,希望、等待并准备接应四方面军共同北上的。对争取张国焘一起北上真真做到仁至义尽。所以弼时同志再次和我长谈时语重心长地指出:“看来,不是中央丢下你们走了,是你们不跟上中央走,中央才先走的;责任不在中央,在你们!”

这对我启发很深,彻底分清了是非。

关于张国焘自立“中央”问题,弼时同志说己在李卓然同志那里了解过。我说,那个委员名单,全是张国焘和黄超搞的,别人概不知道。那天晚上开会,事先都不摸底,陈昌浩同志也不晓得要干什么。经过十来年艰苦奋斗和无数先烈流血牺牲创造的红军,眼看分裂到这种地步,谁不痛心叹惜妮?所以不管当时一些同志胡说了什么,胡喊了什么,都是张国焘的分裂阴谋所使然,党会理解的,历史会澄清的。弼时同志就是这样,以布尔什维克的实事求是态度对待这个问题,团结了所有同志。我把那次会上的记录给他看过,他明确指出:“责任全在张国焘,事是他干的,人是他定的,你们谁管得了?”

后来,弼时同志没有为此批评哪个同志。对我则非常诚恳地说:“按照列宁的党性原则,我们不是不参加党内斗争。必须考虑到,我们是拿枪的,彼此都带着队伍!意见有分歧不好搞斗争的!我们还在长征当中,艰难困苦,人间罕见,团结一致比什么都重要。”他的这些话贵如金石,在我心里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共鸣,不仅使我经久不忘,而且每想到它都会引起新的震动。

……

三大主力红军会师,胜利地结束了世界瞩目的长征。中国革命历史进入一个新阶段——全中国人民抗日民族战争阶段。中国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一天,李伯钊同志找到我,问有没有松岗会议记录。她说彭德怀同志来前方,表示中央想要一份。恰巧完整的记录由我保存着,其中也记着我当时的错话,但是我有责任把它交给中央存档。伯钊同志拿走那份张国焘另立“中央”的会议记录,心里感到轻松了些,似乎给那段不幸的历史画了个句号。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几年来,风风雨雨,曲曲折折,经历了重重艰险,度过了多少困惑苦闷的难眠长夜,终于盼得到了与中央会合这一天。

思前想后,感慨万千。

对比一下“草地分裂,责任是不是全在四方面军”的纠结,那个更坦荡更磊落,更具有布尔什维克的襟怀?

最后补充一句:草地分裂,并不仅仅是一封密电所致!徐陈改变态度不愿北上,才是重要的由头——这已经含有要中央按张主席所愿一起南下的意思了!


通宝推:史文恭,
最后于2011-03-03 22:29:23改,共4次;
2011-03-03 19: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