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们都是机器人 -- 编号87405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12 阅 43231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02-24 04:45:18
4096914 复 3967880
编号87405编号87405`87405`/bbsIMG/face/0000.gif`70`722`7087`55876`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12-06-27 21:09:14`
一点不太成熟的新认识:人的存在是为了反抗自然的垄断 21

(如果对以下内容感兴趣,转载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我有点担心“查重”,这里有一些内容都出现在论文里。要转的话,过段时间安全点。拜托了。)

年前接到了一个艰巨的任务,帮媳妇搞定一篇三万字的论文,论文所要讨论的是一个政治经济学领域里的问题。接下来的日子不用我多说大家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是什么样子,除了查阅资料就是睡觉。今天离截稿日不到一周时间,可是在某种意义上我现在一个字都没有写出来,因为这是我第三次把自己的论文给推翻了。

但是,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我似乎把一个关键性问题给解决了:

无论是古典自由主义还是新自由主义,都认为市场是配置资源的关键,如果极端一点,就可以把关键二字改成全部。反对者认为,这一理论的假设条件不存在,世上根本不存在理性经济人,我认为这种反对是无效的,这个假设就像建立数学模型那样,把研究对象抽象成一个符号,逻辑上没有什么问题。补充者认为,经济人的描述只考虑了价格因素——市场至上论认为总能通过价格调整实现资源最优配置,这显然是不科学的。价格不是全部,强调价格只是因为价格是可以量化的,可以计算的,而对于人的利益而言,除了可量化的价格之外还有大量的不可量化的其它要素。如果借用数学的概念,把可量化的物质设定为实数,把不可量化的精神设定为虚数,那么人的利益,就是一个复数。而我们都知道,虚数描述的是一个角度,但人类现在无法测量这角度,只能以模糊的方式来描述,比如“换个角度看某某问题,心情也许就不一样了”。但这其实是无法驳倒理性经济人假设的,只是一种修正,将理性经济人修正成理性复数人。

如果按这个理论来演绎,一切的政府干预只不过是因为人类的短视,无法承受动态平衡过程中所要经历的种种痛苦,而在时间面前,这一切努力看起来很是滑稽可笑。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是接受这个理论的,但同时我又无时不刻的感觉到这个理论似乎存在着一个根本性的漏洞。这已经困扰了我很多很多年。

如果不是为了要写这篇论文,同时我又不甘心抄袭,恐怕这个困扰会伴随我一生。当我极其懊恼的再一次推翻自己的论点时,突然间发现:市场配置资源理论的关键漏洞是,它没有回答“是谁在配置”这个问题。市场是由人组成的,或者说,人是市场当中的关键要素,虽然不能简单的把市场替换成人,只要把这一点想通就会发现,“人工干预”无处不在!市场理论者反对政府干预,却不可能不知道,一切利润的发现、企业的运转、商品的交换等等都是由人来完成的,这在本质上和政府干预有什么不同呢?这就是一个悖论,它所反对的恰恰就是它所需要的。

接下来,我又想,实际上,市场论其实是自然论,真正的假设是“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完全服从于自然规律。而我要提的问题是:无处不在的自然规律是否就是一种最大的垄断?人类存在的意义或者说价值,是否就是为了反抗这种垄断?

我实际想说的是,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这是客观现实,每个人无法忍受在“自然规律”支配下的跌宕起伏,每个人都在行动,无非就是想熨平这种波动所附加的损害和痛苦,人的生活不可能像玩游戏那样,输了再来。这种“人工干预”无处不在,是一种最大的反垄断行为。如果不是这样,人类社会可以停滞于任何一种状态。而在另一方面,自然似乎并不反对“人工干预”的存在,甚至有时候以另一种方式在鼓励人类这么干下去,比如突如其来的地震。所以,人类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反对“人工干预”呢?这反对,倒是真的有些滑稽可笑了。

知足常乐是一种境界,但还有一种境界是不知足且常乐。


  • 本帖 5 回复
通宝推:贼不走空,
最后于2015-03-04 09:44:24改,共3次;
2015-02-24 04:45:1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