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1 🌺128新:
主题:《左传》人物事略05:晋周——类能而使 -- 桥上
家园博客 《左传》人物事略05附:晋悼复霸3/17

《成十八年经》:

公如晋。((p 0905)(08180004))(083)

《成十八年传》:

公如晋,朝嗣君也。((p 0911)(08180401))(083)

《成十八年经》:

公至自晋。((p 0905)(08180006))(083)

晋侯使士匄来聘。((p 0905)(08180007))(083)

《成十八年传》:

公至自晋。晋-范宣子来聘,且拜朝也。君子谓晋于是乎有礼。((p 0912)(08180601))(083)

《成十八年经》:

晋侯使士鲂来乞师。((p 0905)(08180013))(083)

《成十八年传》:

冬十一月,楚-子重救彭城,伐宋。宋-华元如晋告急。韩献子为政,曰:“欲求得人,必先勤之。成霸、安彊(强),自宋始矣。”晋侯师于台谷以救宋。遇楚师于靡角之谷,楚师还。((p 0913)(08181201))(073、083)

晋-士鲂来乞师。季文子问师数于臧武仲,对曰:“伐郑之役,知伯实来,下军之佐也。今彘季亦佐下军,如伐郑可也。事大国,无失班爵而加敬焉,礼也。”从之。((p 0913)(08181301))(083)

我的粗译:

我们的主上前往晋国,朝见新继位的国君(晋悼公)。

我们的主上从晋国回来。晋国的范宣子(士匄)很快前来访问,也是来拜谢我们主上前往朝见。于是贵族们都认为晋国这样的做法是“有礼”的。

到这年冬十一月,楚国的子重率兵救援彭城,进攻了宋国。宋国的华元前往晋国告急,此时晋国是韩献子(韩厥)为政,献子宣告说:“欲求得人,必先勤之。成霸、安彊,自宋始矣。(要想得到拥护,就首先得为人办事。成就霸业、抑制强梁,就从现在的宋国开始。)”

于是晋侯(晋悼公)率兵开到了台谷,以救援宋国。晋军在靡角之谷遭遇了楚师,楚师退了回去。

晋国的士鲂来请求我们派兵加入联军,季文子(季孙行父)向臧武仲(臧孙纥)询问该派多少兵,臧武仲回答:“伐郑之役,知伯实来,下军之佐也。今彘季亦佐下军,如伐郑可也。事大国,无失班爵而加敬焉,礼也。(上次进攻郑国那一仗,晋国派了知伯(荀罃)来请求我们派兵,他是下军之佐。这回来的彘季(士鲂)也是下军之佐,我们就照进攻郑国那回的数派兵就行了。侍奉大国,可不能弄错了排序和地位,还要格外尊敬他们,这就是“礼”。)”季文子采纳了他的建议。

一些补充:

上面《春秋经》里提到的“公”都是指现任鲁国国君鲁成公。

关于晋、楚两军这一次遭遇,《襄二十六年传》记载了楚国的声子(公孙归生)对令尹子木(屈建)的讲述,容有夸张:

晋、楚遇于靡角之谷。晋将遁矣。雍子发命于军曰:‘归老幼,反孤疾,二人役,归一人。简兵蒐乘,秣马蓐食,师陈焚次,明日将战。’行归者,而逸楚囚。楚师宵溃,晋降彭城而归诸宋,以鱼石归。((p 1119)(09261002))(112)

上面的“鱼石”是占据彭城的宋国的叛臣,“晋降彭城”在十二月以后,见下。

杨伯峻先生注“成霸、安彊”曰:

“彊”,《石经》、宋本、金泽文库本都作“疆”,则“安疆”为安定疆境之义。但楚只伐宋,非伐晋,不足以言安疆。仍当作“彊”。安读为按,抑止之义。安彊,即《管子霸言篇》“按强助弱”之“按强”,“彊”指楚国。说见章炳麟《读》卷三。

“彭城”(杨注:彭城,今江苏-徐州市。),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7.18,北纬34.27(彭城广场,西汉城)。

“台谷”(杨注:台谷,不详今何地。高士奇《地名考略》五引或说,谓在今山西-晋城县境,未必可据。),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6.9,北纬34.1(今徐州往商丘路上,山地)。

“靡角之谷”(杨注:据襄二十六年《传》,靡角之谷当在彭城附近。襄二十六年《传》载晋以雍子为谋主,楚师宵溃。),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7.0,北纬34.2(徐州东,山地)。

下面是靡角之谷遭遇战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

《成十八年经》:

十有二月,仲孙蔑会晋侯、宋公、卫侯、邾子、齐-崔杼同盟于虚朾。((p 0906)(08180014))(083)

《成十八年传》:

十二月,孟献子会于虚朾,谋救宋也。宋人辞诸侯而请师以围彭城。孟献子请于诸侯而先归会葬。((p 0914)(08181401))(083)

《襄元年传》:

齐人不会彭城,晋人以为讨。二月,齐-大子光为质于晋。((p 0917)(09010103))(083)

我的粗译:

到这年的十二月,孟献子(仲孙蔑)前往虚朾与各家诸侯会面,谋划对宋国的救援。宋国辞谢了各家诸侯,但请求留下了一些军队一起包围彭城。我们的孟献子则在向各家诸侯请准之后,回来参加我们主上襄公的葬礼。

齐人不前往彭城会合,晋人向他们问罪。下年,齐国派出了大子光前往晋国作质子以赔罪。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齐-大子光为质于晋”曰:

据《齐世家》,九年后,光始被立为太子。此言“大子”,盖追称之。

“虚朾”(杨注:据沈钦韩《地名补注》,虚朾即今山东-泗水县,则是鲁地。元-俞皋《春秋集传释义大成》以为虚朾即虚。虚见桓十二年《经》并《注》,则宋地,以宋地较确,晋侯未必远至鲁境。),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4.3,北纬34.15(延津县东)。

帖:4115170 复 411302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