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讨论】聊聊《无名之辈》和《地球最后的夜晚》 -- 烤面包的胖大叔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46 阅 5053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3-06 21:08:04
4394231 复 4394197
烤面包的胖大叔
烤面包的胖大叔`23502`/bbsIMG/face/0000.gif`70`2184`23860`180897`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8-03-30 08:36:50`
问题恰恰在于他们并没有被遗忘 31

这里可以称为社会排斥,而不是“遗忘”。这个社会从来就没有遗忘过他们,只是排斥和凌辱他们。

社会排斥体现为一种“污名化”,是在媒体和公众话语的推波助澜下,形成的某种刻板的意识和记忆,是一种排斥出主流空间的城市生态景观中的真实与非真实混杂的叙事逻辑。大头和眼镜以及霞姐等进城务工群体所代表的形象,在媒体和公众话语中,和肮脏、野蛮、愚昧、犯罪、暴力等词语粗暴的联系在一起。

这里所谓的“努力抗争”,无非是反面强化了这种“污名化”标签。抗争就意味着打劫?抗争就意味着犯罪?用犯罪来“抗争”是不是野蛮愚昧?是不是暴力?在他们枪口下的保安算什么?销售人员算什么?事实上,我并不反对描写底层的犯罪,底层本身就有犯罪,但是用底层的社会身份为犯罪开脱是什么鬼?难度底层就活该犯罪?

文艺作品直面社会是好事,从我个人的角度是赞赏的,但我希望,这种直面是直面真实人生,而不是用“污名化”底层来当成喜剧。也许这里有荒诞,也许这里有情感。

但是,我并不喜欢。一个被剥削被压迫的阶层,被社会排斥被污名化,再被剧作组用爱情救赎他们的“污名”,来证明“爱情”的伟大,这里我看不到我了解的社会现实,只看到剧组脸上高高在上,充满怜悯的笑容,真是多重恶臭啊。

进城务工群体,需要的不是同情,需要的不是怜悯,需要的更不是救赎,而是成为这个社会正常的一员。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审度,witten1,
最后于2019-03-06 21:30:20改,共1次;
2019-03-06 21:08:0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