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讨论】聊聊《无名之辈》和《地球最后的夜晚》 -- 烤面包的胖大叔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41 阅 4656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3-07 06:16:31
4394267 复 4394257
烤面包的胖大叔
烤面包的胖大叔`23502`/bbsIMG/face/0000.gif`70`2184`23857`180897`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8-03-30 08:36:50`
阿Q的价值体现在两方面 20

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抗争源于压迫,但并非所有的抗争都自然获得正义性,东北大下岗的工人在燃烧的街垒,流血的道路上战斗是正义的,组织地下工会是正义的,如通钢工人的围堵资方的行为是正义的。

但是,抢劫金库也是正义的吗?滥杀卖淫女也是正义的吗?勒死出租车司机也是正义的吗?

如果不能分清抗争和犯罪,如果不能分清主流和杂音,把所有的抗争都混合在一起,等同在一起,这是对基本立场的亵渎。更是对正义抗争的污名化。这不是艺术的极端,而是艺术的轻佻。

再谈哀其不幸。

大头和眼镜,四肢健全,年轻力壮,和他们类似的绝大多数劳动者都能靠自己的劳动吃饭。他们的不幸体现在哪儿呢?眼镜在监狱里学护理,他早干嘛去了?

他们犯罪的理由是什么呢?整部影片我只能感到犯罪的理由只是一个词“欲望”,你可以说,这种“欲望”的产生源于现代社会对人的异化,但是为“欲望”犯罪这一点,和所谓的社会阶层一点关系都没有,所有人都会为“欲望”犯罪。犯罪自然有其社会因素,但是只看到社会因素,而不看到自身的因素,去正面美化这种犯罪,甚至喷上“爱情”的香水。让人对犯罪理解认同。

那么我认为这不是抗争,而是在消解抗争,解构抗争,污名化抗争。

这部电影并没有什么社会批判性,电影反映了真实的社会场景了吗?没有!反映了真实的阶层压迫了吗?没有!无非是在消费主义的叙事逻辑下,把“抗争”“底层”当成调料品放入“爱情”的酒中,调成一杯散发着恶臭的鸡尾酒罢了。


  • 本帖 1 回复
2019-03-07 06:16:3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