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科学地解释——近来大家火气怎么越来越大 -- 普鲁托

注:本帖有补充
2020-05-07 04:02:18编号87405
谈谈真理与公理的关系

或者从某个角度看,可能人类永远 只能无限接近真理,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它无法证明,只能信或者不信。

公理总是会有的,而公理显然是有暴力色彩的,譬如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这两大公理都不是真理,但它存在,这种存在不妨理解为“尚走在去往真理的路上”,是基于现状的一种“妥协”。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能都能(清醒地)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我在学美学的时候,老师提了一个问题:什么叫美?何以为丑?大家都很纳闷:当然是“我”觉得美就美啊。老师继续问:那么依据是什么呢?思索了许久之后,有人提出“源自于人之本性(指先天)”。老师告诉我们,这是一个错误的回答,因为许多美或丑,只是公理,见惯了而已。这些公理都不是天性,但由于公理覆盖面较大,一些人总是用“这是人之天性”来回答。其实,“我看不惯他”才是真实的回答,只是因为少见而不惯。这与美丑是无关的。

为什么遇到类似的问题,一些人总是回之以“天性”呢?这是因为所有人都是被后天养大的————后天(在很长很长时间内)是不可避免的带有暴力色彩的————误把后天当成了自己的“亲爹”,这是为什么科学家一直在追溯人类起源的根本原因。把人类社会长期存在的一些现象解释为人之“天性”,这种解释大行其道,其本身就是运用“少数服从多数”这一公理。

最后,假设真理是存在的,在遥远的未来,那么几乎可以说,所有人都有右倾的嫌疑,因为不可能一蹴而就,最有可能出现的是半途而废,要实现这一点,需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即,成功不必在我辈,也不可能 在我辈,我辈之一切努力都是推动社会离真理更进一步。需,身在曹营心在汉,适度的、恰当的使用明显有暴力色彩的公理推动社会离真理更进一步。

但这比登天还要难,中国近现代史上,能做到的,并且做得比较好的,唯有毛泽东一人。

帖:4515985 复 4515958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3)
屈服跟妥协是一码事吗?

这个世界上,有非常多非常多的人,总是举着公理的牌子捍卫真理,说句不好听的,连自己的亲爹长啥样都不知道,以为那个后爹跟自己血浓于水。这就是多数人的暴政,也就是说,多数人实际上就是有暴力倾向的,因为他们被暴力所养大。

批判有没有意义呢?我不知道。我个人的做法就是,了解,然后知道如何应对。

有人说,我谈的问题太高大上,不接地气,那是哲学家的事,与我无关。真的吗?举一个例子。

一对男女朋友,女子自以为懂对方。有一次,她去逛街,男友告诉她:“你自己去逛吧,我在外面等你。”她去了,但担心男友在外一个人呆得太久,烦闷,因为“我就是这样的,我们都是这样的”。于是急冲冲逛了一圈就出来,后来回家一看,买的衣服有个洞,自己挑的时候因为心里着急没看仔细。

她的男友并不是她所认为的那类人,她的男友,宁愿在外面“干站一个小时,也不愿意在商店里呆10分钟”。有人听到此处,就会把话题拐到“他自私,不爱我”。这是另一个问题。我谈的是多数人的暴政,总把公理、所谓的“我们都”挂在嘴边,当成万能的真理来用,但凡遇到所谓的怪胎、奇葩,不是“不敢相信”,就是“他装的”。

实际上,几乎所有人都明白,简单的少数服从多数、简单的下级服从上级,只会叫人郁闷。为什么他们还要这么干呢?屈服。换一个好听的说法,适应社会。这是真的适应社会吗?屈服跟妥协是一码事吗?

孟子曰,“虽万人,吾往矣”。说说容易,做起来难。

帖:4516011 补 4515985
待认可未通过。偏要看 耗株钱:1
钱输了,还生气

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公理,有没有实际意义呢?有。仍举一例:博尔特是地球上跑得最快的人。我说,并不是,若不信,不如我们来打赌,赌上一万,你说,赌一万多没意思,要赌就show hand,我愉快的同意了。因为我打算邀请一名小朋友跟博尔特赛跑,跑道并非是【常见】的空旷场地,而是一条狭窄的甬道。你必输无疑,我必胜。你不是输在我手里,而是输在公理手中。

因为只要一提跑道,你脑中就会只有那个【常见】的,并且你意识不到那叫【常见】,而在我脑中会有无穷种跑道。

并且我还知道,你输了之后必不服,气得直哼哼,所以说,这就是许多人的现实写照:钱输了,还生气。

帖:4516031 补 451598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