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说粽子 -- 胡里糊涂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6 阅 1017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6-26 14:27:59
4531827 复 4531711
春日迟迟
春日迟迟`90120`https://movie.douban.com/photos/photo/2553566629/#title-anchor`70`226`1385`10765`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12-11-19 13:36:00`
碱水棕吃起来很清爽,别有一番风味 20

不仅瓯江一带,东阳一带也有包碱水棕的习惯。

碱水棕煮好之后有一股很难描述的清香,糯米粒不再是晶莹的乳白色,变成了亮闪闪的淡金黄色。

碱水棕就是纯糯米,所以吃起来不会有咬嘉兴大肉粽那种满嘴流油的满足感,但是清爽又Q弹-那种味道,如果联想的话,大概就是“土墙黑瓦,草木焚香”吧?

这种碱水棕,杭嘉湖一带乃至北上苏州都很少见,猜测或多或少有地理和经济的差异。譬如我自己,也是近三五年前才偶然吃到金灿灿的碱水棕这个新鲜玩意儿的。

传统的江南粽子都是重料——恍惚记得孩提时家中仍有裹制端午粽子的习惯,备料就要一两天:甜粽有枣泥和细沙,枣泥馅自家熬制,大红枣和蜜枣二比一的比例;细沙则是红豆沙淘澄去皮后与红糖白糖一起拌匀压实,然后包粽子的时候每只粽子内除了细沙,还得加一节猪板油(备料的时候要熬好猪板油);咸粽则是五花猪肉和板栗猪肉两种,老底子的讲究,糯米和五花肉都要先用酱油膏渍过——当年我家的粽子只只都是扎实顶饱的精品,所以小孩子只能允许吃半只,怕贪嘴一整只积食。

大约2000年前后吧,市面上真空包装的各大品牌的精品粽开始普及,所以家里也都不怎么做了,这门裹粽子的手艺,我现在会的,也只有精制细沙这一步了。

遗憾呐。


通宝推:天河行,铁手,
最后于2020-06-26 14:42:16改,共2次;
2020-06-26 14:27:59